趣答网

【黑心棉加工村被曝光】徐甫祥:整治“黑心棉”莫祸及再生纤维产业

河北深州市东留曹村的再生纤维厂,是村里几十号人的命脉,却因媒体曝光被贴上了“黑心棉加工点”的标签,连曩昔撑持这个村办企业的各级带领,立场都起头变了。村支书汪瑞岭感觉委屈,他们操纵旧衣物加工的再生纤维,用到工业范畴就是正当的原材料,如果被做成糊口用品,则是典型的黑心棉。可他们产出的材料最后会被做成什么工具,底子就不是东留曹村能决议的。(11月26日《北京青年报》)

曝光甚至整治“黑心棉”,无疑是人心所向,也是势在必行。不外,正如扶贫要精准一样,冲击“黑心棉”也不该祸及无辜。就如东留曹村的这家再生纤维厂,其产物原本就是正当的工业原材料,若仅因个体不良厂商擅用于糊口类成品而被视为“黑心棉加工点”,岂不是泼脏水连孩子也一并倒掉?

界说“黑心棉加工点”的尺度其实很明白,要么本就是这个链条的一环,要么则是心知肚明为其供给半制品。而东留曹村的再生纤维厂显然不在此例:自建厂伊始,除严酷把好原材料关,对峙禁用包罗医用纤维性烧毁物在内的五种禁用品外,每当加工的再生纤维出厂,他们城市贴上“禁止用于糊口用品出产”的警示语,可见其并非“黑心棉”出产厂商的“同类”。

诚然,因为经验欠缺、意识不足,加上把关不严,致其加工的再生纤维,曾被一些犯警厂商用作出产汽车坐垫被媒体曝光,进而被贴上“黑心棉加工点”的标签。但话说回来,对于善钻空子的犯警厂商而言,就算监管部分也不免挂一漏万,遑论这些方才从经营砖瓦窑转型而来的村民?况且,无心之过与为虎作伥当有天地之别,又何故不克不及区别看待呢?

正因如斯,河北省质监局经由过程核查,结论为“不该该把这里界说为黑心棉原材料基地”,从而为东留曹村洗刷了“冤屈”。然而,“黑心棉加工点”的标签一旦贴上,要“洗白”也难。即便权势巨子部分出头具名力证,也难救东留曹村再生纤维厂于危难。据悉,该厂眼下仍然处于停产状况,且复工之路迷茫。

从概况看,该厂复产的障碍不在于“臭名”,而是环保手续尚不完美。但正如东留曹村村支书所说,只要尽力,环保及手续问题“总有法子解决”,而“上级对村再生纤维厂从撑持转向否认,才让他发愁”。据悉,这并非村支书的揣测,而是他为厂子环评手续“四处跑动”后的亲身感触感染。可见,相关部分对此“心有余悸”,才是导致厂子难以苏醒的最大障碍。

东留曹村再生纤维厂的困境,无疑是整个再生纤维财产现状的缩写。应该说,相关部分的“由热变冷”,在必然水平上显示了对再生纤维的一种误读。据相关资料,2014年我国服装总产量为299.21亿件,同时,每年扔进垃圾桶的旧衣物约2600万吨,再操纵率不到1%。而将这些旧衣物“变废为宝”,则是出产工业包装用织物、工地及农业大棚用保温材料等的绝佳材料。若仅为个体犯警厂商之故,而无故挤压再生纤维财产的保存空间,岂不是得不偿失?

而对当下东留曹村再生纤维厂的出路,理性而务实的做法,应是变“舍弃”为“帮扶”:帮他们完美环保举措措施,做到依法出产;帮他们健全相关出厂轨制,提防犯警厂商“混水摸鱼”。当然,更不要忘了“扶上马、再送一程”。如斯,东留曹村再生纤维厂的“回复”,必然会对再生纤维财产的成长,起到示范及鞭策感化。而整个再生纤维财产的规范运行,则将大大挤压诸如“黑心棉”等行业“毒瘤”的空间,这莫非不是皆大欢喜的成果么?

稿源:荆楚网

作者:徐甫祥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