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湖北打掉贩毒团伙】辣椒酱里藏5公斤冰毒 辽宁警方摧毁42人贩毒网

【湖北打掉贩毒团伙】辣椒酱里藏5公斤冰毒 辽宁警方摧毁42人贩毒网本报讯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吕洋报道一个叫“老都”的人在沈阳贩卖冰毒,出货量巨大。为了不打草惊蛇,警方顺藤摸瓜,发现了什么?毒贩“老崔”去成都进货,为何吃喝玩乐之后没有与上家接头,而是直接返回沈阳呢?被警方盯住的毒品上家“王哥”向沈阳发出一箱辣椒酱,里面又藏着什么?近日,沈阳警方经过一年的长线经营、缜密侦查,成功侦破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特大运输贩卖毒品案件,沈阳警方在四川、辽沈等地共计抓获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42名,其中刑事拘留18人,行政处罚24人,现场缴获毒品冰毒5.1公斤。一条由四川向辽沈地区大肆贩卖毒品的地下通道,被沈阳警方彻底摧毁。“老都”牵出沈阳贩毒网络放长线钓出大鱼“一个绰号‘老都’的人大量出货,主要在于洪区和铁西区。”2015年7月,沈阳市公安局于洪分局禁毒民警在工作中获得这样一条线索。经过缜密跟踪调查,警方确认了线索准确,同时发现,“老都”每次交易毒品的数量巨大。随后,侦查人员没有打草惊蛇,继续调查发现“老都”的毒品均来源于一个叫“老崔”的辽阳白塔区人。“老崔”长期混迹于沈阳,且长期乘飞机往返于沈阳和成都之间。与“老崔”频繁接触的人中,不少人有吸毒和贩毒的经历。警方发现,以“老崔”为中心,盘踞着一个组织层级架构清楚,上下线人员众多,毒资充足的吸贩毒团伙。其中“老崔”平均每月从四川成都购买毒品1-2次,每次购买毒品数量为4-6公斤。警方初步掌握的情况表明,该贩毒团伙贩毒网络巨大,涉案人员众多。沈阳警方立即组成由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于洪分局和相关警种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全力侦办此案。警方推测,虽然“老崔”是该贩毒网络的关键人物,但其经常往返于沈阳与成都之间。说明“老崔”上面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人物。这个人才是贩毒网络真正的源头,只有打掉他才能将整个毒网摧毁。随后,专案组对崔某进行三个多月的进一步侦控。【湖北打掉贩毒团伙】辣椒酱里藏5公斤冰毒 辽宁警方摧毁42人贩毒网吃喝玩乐后毒贩空手飞回沈阳专案组发现,在四川省成都市,一个被称为“王哥”的辽阳人很可疑,每次“老崔”去成都前都与其联系,但到了成都,两人却并不公开见面。警方还发现,“王哥”在成都生活多年,却没有稳定的职业和固定住所。奇怪的是,“王哥”的生活却非常阔绰,经常出入娱乐场所。2016年5月末,专案组掌握情况:“老崔”近期筹集了近20万元的毒资,准备到四川省成都“进货”。2016年6月2日,“老崔”在沈阳桃仙机场乘机飞往四川成都。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早已被专案组派出的侦查人员盯上了。让人不解的是,“老崔”到成都住进宾馆后,每天就是吃喝玩乐,传说中的“王哥”却始终没有露面。正在侦查人员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老崔”却于6月6日下午没带任何随身物品,突然一个人从成都双流机场飞回了沈阳。侦查人员通过缜密分析和研判,推测“老崔”和“王哥”肯定已经完成了毒品交易,只是可能采取了人货分离的交易方式,躲避了警方的布控追踪。一箱辣椒酱藏5公斤冰毒虽然遇到了困难,但侦查员没有放弃,而是将调查的目标转移到了在成都的“王哥”身上。6月7日上午,侦查人员在成都一物流园区内找到了王某发往沈阳的一箱辣椒酱。侦查员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开箱查验,发现辣椒酱的罐子里有东西。打开一看,纸箱内的辣椒酱罐子里藏着塑料袋装的白色晶体。经过检验,一共10罐辣椒酱中藏着35个小包,共计5公斤冰毒。证据确凿,警方立即对“王哥”进行抓捕,在成都一临时住处将其抓获,一同抓获的还有“王哥”的姘头和负责送货的马仔,并当场缴获冰毒100余克。与此同时,沈阳方面的侦查人员将刚从成都返回沈阳的“老崔”在其租住的出租房内抓获。随后,侦查人员根据前期侦查获得的线索对涉及该案的犯罪嫌疑人开展了集中抓捕,经过两天一夜的紧张抓捕,40余名涉案犯罪嫌疑人被全部抓获。在审讯中,被称为“王哥”的犯罪嫌疑人王某交代,其通过快递邮寄、物流货运及自驾私家车等三种方式向沈阳的崔某运输、贩卖毒品,每月1-2次,以每克60-65元的价格运输贩卖毒品4-6公斤。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深挖和审理中。根据我国刑法规定,贩卖超过50克的冰毒,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可沈阳的法官却遇到了这起近年来涉案毒品数量最大的案件,大多涉案毒品论克计量,这起案件的涉毒数量却以公斤为计量单位。更让人唏嘘的是,在9名被告中,湖北一税务局的工作人员成了“上线”,还有一名从小患病、高位截瘫的患者,无法走路的他甚至连双手都无法抬起,却“遥控”购买、贩卖着大量毒品。而他身边的家政人员一来二去也都成了他贩卖、运输毒品的帮手。昨日,这起重大毒品案一审判决,两名被告被判处死刑,其他7人均获刑。主犯走入法庭对家人微笑昨日上午10时,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9号法庭里坐满被告人的家属,8名被告先后进入法庭时,主犯朱权对家人露出了微笑,旁听席则多处传来啜泣声。之所以只有8人来到法庭,是因为其中一名主犯高位截瘫,无法正常出现在法庭上。法官表示,由于这名被告无法行走,在案件开庭时,都是法官进入监区完成的庭审。令人难以想象的是,1961年出生的他,虽然行动不便,竟是此案的关键人物。初中文化的陈宏是辽阳人,在营口市鲅鱼圈经营一家采石场。2004年,他就曾因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并于2007年6月,经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减为有期徒刑十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七年。2008年和2012年,两次因病被监狱暂予监外执行。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高位截瘫,且仍在监外执行的人仍没有悔改之意,继续犯罪。身边的家政人员也贩毒监外执行的陈宏随后结识了湖北人朱权,2014年,两人开始了贩卖毒品的勾当。2014年2月至5月间,朱权单独或伙同石杰多次从他人手中购买毒品向陈宏贩卖。这个石杰身份更为特殊,是湖北省天门市国家税务局工作人员。大石桥人刘利刚明知陈宏欲购买大量毒品而为其出资,并伙同他人驾车将毒品从湖北省天门市运输至辽宁省营口市。陈宏购买毒品后,单独或指使多人将毒品贩卖。陈宏高位截瘫,生活根本无法自理,两只手拿东西都无法实现,但他仍然指挥着毒品的贩卖,就连其身边为他推轮椅、照顾其生活的家政人员,最终也加入到毒品犯罪当中。陈宏经营的鲅鱼圈的这家采石场,成为其贩卖毒品的固定地点,多数毒品藏匿、分装和交易都在这里完成。最少一次也有1000克的冰毒从这里完成交易。贩卖运输毒品以公斤计在主审法官于晓薇看来,本案是近几年来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毒品案件中毒品数量最大的一起。而且涉案人数众多、跨越地区广,被告人将大量的冰毒及麻古从湖北省天门市采用自驾运输的方式运输到营口市、抚顺市进行跨地区贩卖。“涉案被告人之间交易毒品不是以通常的克作为计量单位,而是以公斤作为计量单位,动辄几公斤或者十几公斤,这些毒品大量流向社会后,造成了极大的社会危害。”于法官说。而且由于驾车运毒品相对隐蔽,也让陈宏等人运输毒品多次成功。陈宏一般以每克65元人民币的价格从朱权等处购买甲基苯丙胺(冰毒),然后以每克150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他人。在陈宏多次购买冰毒中,最多一次购得11000克;还曾购买麻古13800粒。其他被告中,陈宏的弟弟也未能幸免,公安机关在其身上查获冰毒33.7克,麻古0.4克。两名主要被告被一审判死陈宏的“能力”不止发挥在贩卖毒品上,他在2011年3月监外执行期间,孙某因涉嫌犯罪被羁押于营口市看守所。为了将孙某释放,有人通过朋友找到了陈宏,陈宏伙同赵某某(已判刑)谎称有能力使孙某获释,并以办事需要费用为由,共骗取人民币65万元,占为己有。法院认为,各被告人均明知是毒品而实施相应的犯罪行为,被告人朱权、陈宏、刘利刚的行为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石杰等多人分别构成贩卖毒品罪、运输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告人陈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亦构成诈骗罪,并应与贩卖、运输毒品罪数罪并罚。被告人朱权在庭审阶段对其与石杰共同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无合理理由拒不供认,故不能认定其构成坦白;被告人陈宏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又犯新罪,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应依法从重处罚,并与前罪尚未执行的刑罚予以并罚,故对二被告人判处死刑。被告人石杰系国家工作人员,为罚当其罪,对其判处死缓,并限制减刑。被告人刘利刚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次犯罪,系累犯,应从重处罚,故对其判处死缓。同案其他被告人根据各自的具体犯罪行为、涉案毒品数量、在犯罪中的具体地位、作用、各自存在的法定、酌定处罚情节,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至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不等的刑罚。主犯朱权在宣判后明确表示不上诉。(当事人均为化名)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主任记者杨帆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