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共享单车被清理】共享单车 走红观察

原标题:共享单车 走红观察

【共享单车被清理】共享单车 走红观察

11月23日,春熙路,停放在街边的共享单车 摄影 王红强

【共享单车被清理】共享单车 走红观察

这是星辉中路附近的一处公共自行车停靠点 摄影 彭亮

【共享单车被清理】共享单车 走红观察

11月23日,大慈寺路,一位市民骑着共享单车 摄影 王红强

极短的时间内,成都的大街小巷密集出现来自不同公司的“共享单车”,这些街头出现的新事物,迅速引起成都市民的关注,并开始风靡。仅从街头观察来看,使用者不仅是年轻人,不少年长市民也在尝鲜。而来自其中一家单车公司的数据就显示,公测三周后成都地区已经有10万注册用户。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前成都也曾推出过两个公共自行车系统,但使用者寥寥。至于原因,有的市民称办理公共自行车骑行的手续太麻烦,有的市民表示固定停放不方便,还有市民吐槽不能即时了解停车位置,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车。

然而,受到追捧的“共享单车”背后,也并非完美无缺。比如,这些随处停放的单车,也引来一些用户和城市管理者的抱怨。比如,因为乱停放,华阳街道的上百辆“共享单车”被清理。

如何让受欢迎的“共享单车”更好地服务市民?专家表示,共享单车平台可以通过信用积分等技术手段规范用户;同时,城市管理者也应给予自行车足够的停和行的空间。

先来看一组数据:

来自一家共享单车公司的数据显示,三周试运营,注册用户在10万人左右,活跃用户稳定在80%上下。“使用高峰期集中在早晚上下班时段,使用场景多为地铁站、公交站以及写字楼周边。”90%的用户是18岁~40岁年龄段的人群,不仅仅只是年轻人。

/ 它的风靡 /

共享单车公司试运营三周

活跃用户8万人

几乎是一夜之间,成都的大街小巷出现了各种样式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在很多街头也能发现,以往市民们可能是随手招出租车,现在却随处可见不少市民拿着手机研究起“共享单车”上的二维码。的确,进入成都逾一周后,红色的、浅蓝色的、蓝黄色的“共享单车”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成都的大街小巷。

不少市民毫不掩饰对这一新鲜事物的喜爱和追捧。“一般中午出去吃饭,我会选择骑共享单车。”在软件园附近工作的张先生说,从单位到银泰城约1.5公里,“走过去太远,打车又不划算。”

张女士则是为了每天早上上班才注册了“共享单车”账户。她说,每天从草堂北路下地铁后,“以前要走约两公里才能到单位,早高峰公交车要等,而且比较拥挤,骑单车则省时又快捷,花费也更低廉。”

除了年轻人,前几天,45岁的王先生也注册了账号,他现在已经习惯了骑着单车从天府三街出发去软件园办公。

数据也和街头的现象相吻合。“目前1步单车的使用者中,90%的用户是18岁~40岁年龄段的人群。”1步单车联合创始人林袁告诉成都商报记者,11月10日上线公测后,经过三周的试运营,目前注册用户在10万人左右,活跃用户稳定在80%上下。“使用高峰期集中在早晚上下班时段,使用场景多为地铁站、公交站以及写字楼周边。”

再来看一组现象:

在幸福梅林附近,一处公共自行车停车区已无一辆自行车停靠,部分停靠桩外壳破损;星辉中路附近一段路上的三处公共自行车停车区,仅一处可使用,停有4辆车。天久街和天顺中街的公共自行车站点,分别剩下12辆和4辆车。一些市民称公共自行车停放和办卡不方便。

/ 它的萧条 /

停车点车辆寥寥

公共自行车为啥没火起来?

还记得曾经出现在成都的公共自行车吗?事实上,在1步单车、摩拜单车以及永安行等“共享单车”出现前,成都曾出现过两种公共自行车。

在幸福梅林附近,成都商报记者就见到一处曾经的公共自行车停车区,不过已经没有一辆自行车停靠,部分停靠桩外壳破损,内部的线都被扯了出来。“两年前开始就没有车了。”环卫工人邹大姐告诉记者,自己在附近上班两年了,都没有看到过公共自行车停。“不过,最近有那个手机扫码的自行车停在这里的。”

外观与幸福梅林处一样的公共自行车点,星辉中路附近一段数百米的路上分布了三处。不过,三处里面仅有一处可以使用,停靠有4辆自行车。从张贴的一张“金牛区公共自行车服务系统”上,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想要使用需要先前往茶店子或者沙湾路凭身份证办卡,本地户口押金100元,外地户口押金300元,均可在退卡时返还。

对于这种公共自行车的使用方式,不少市民表示并不方便。“在固定的地方取车和还车,不太方便。”附近上班的李先生吐槽。另一位市民也表示,自己从来没想过骑这个车。“万一到了停车地方,没有停车位咋办?”

另一个系统的公共自行车则仅分布在高新南区,是由成都市公交集团推进的。在天久街和天顺中街,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其站点,这两处的公共自行车均在使用,分别剩下12辆和4辆车。“高新区这边站点很多。”家住天府长城的刘先生表示,去附近的超市时他经常会用车。通过站点处的机器刷天府通卡后,还可以看到附近站点哪里有车和停车位。

不过想要用车,需要带天府通卡去火车南站附近办理开通,并交300元押金。“办理手续跟共享单车相比还是要麻烦一些。”刘先生表示,“尤其对外地游客来说很不方便。”

A

共享单车·新困境

随意停放成问题 “能否划统一停车区”?

跟之前的传统公共自行车使用系统相比,“共享单车”的优势足够突出,尤其是手续简捷这点,打动了不少市民。然而,通过一段时间的使用之后,也有市民发现,“共享单车”的停放问题已经值得注意。部分管理部门也留意到了这一点。11月24日,华阳街道城管办执法人员就对辖区内的“共享单车”进行了清理,清理原因正是“占用城市道路进行经营活动。”

对此,不少市民表示城管的做法并非全无道理。“我觉得城管的清理可以理解。”市民张先生称,“共享单车”出现后,乱停放的现象他时有遇到。“随便停当然方便,但大家都随便停的话就乱了。”家住喜树街附近的一位市民表示,小区外人行道原本就不宽,“就算不是乱停放,也影响走路。”成都商报记者也注意到,基于此,各家共享单车公司都在呼吁用户文明停车,并试图通过信用积分体系引导用户将车停在公共非机动车停放区域。

此外,成都商报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部分有意识规范停车的市民也遇到了现实的尴尬。昨日,在把“共享单车”骑到地铁高新站后,刘先生找了半天,也没想好该把车停在哪里,最后在他把车停在了地铁站外的一块空地上。停好后,他心里还是有点“虚”:“我也不晓得停哪里合适,就只能尽量停在不影响他人的地方。”他建议,像地铁口使用频率高的地方,可以设置专门的停放区域。市民余先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刚刚骑车的时候我还在担心,到了小区门口车停哪里。”11月25日,余先生中午回家取东西他骑了“”,但到家后停车遇到难题:停哪里好呢。他建议,“人行道沿街处,是否可以划统一的停车区?”

B

解决之道·专家谈

公司通过技术规范用户 城市提供更多停车空间

“共享单车作为共享经济,符合城市绿色发展的理念,本身是值得鼓励的。”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院长陈艳艳表示,“但交通工具在使用过程中会占用公共资源。”她表示,自行车乱停乱放在影响城市风貌的同时,也会侵占步行空间,乱行则会对其他交通方式造成干扰。

“自行车的运行要融入城市的有序管理。”陈艳艳认为,从共享单车公司来说,在提高单车使用率获益的同时,也可以通过一些技术手段,将使用者的不良使用纳入信用积分管理。另外,陈艳艳特别提出,从城市管理者来说,“政府相关部门可以多划一些停车的空间。”陈艳艳表示,市民乱停放不能简单归结为市民素质问题,如果城市管理者能提供更多的停放空间,加上相应的引导,可以更好地解决自行车停放的问题;另一方面,城市也应该给自行车等非机动车更多路权。“现在一些城市,非机动车道往往被其他行车以及停车挤占。”

陈艳艳称,对于“共享单车”这种新事物,“使用中出现问题,政府和企业之间应该相互理解和包容。”成都商报记者 彭亮

针对共享单车 成都正抓紧研究制定措施

将加快推进城市管理等方面的配套建设 使共享单车更好地服务广大市民

针对近日出现在成都街头的“共享单车”以及成都天府新区华阳街道办事处城市管理办公室对辖区内100余辆“共享单车”进行清理引起的争议(成都商报近日连续报道),昨日,成都市有关方面召集城管、交通、质监、交管等相关职能部门进行专题会议,正抓紧研究制定措施,方便市民绿色出行。

相关部门表示,作为一种新型交通方式,“共享单车”的出现,让市民出行多了一种选择,一定程度上方便了市民,这对市民绿色出行、绿色生活起到了积极作用。与此同时,“共享单车”不仅对缓解城市交通压力,特别是解决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难题,推进城市绿色发展有着重要意义,也与成都市委十二届六次全会提出的“坚持绿色发展,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典范城市”主要目标相契合,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将创造有利条件,在相关法律法规的框架下,加快推进城市管理等方面的配套建设,在方便市民选择绿色出行方式的同时,规范市容环境秩序,使“共享单车”这一新生事物更好地服务广大市民,共同把成都建设成为绿色低碳城市。

吐槽 建议 困惑……

成都共享单车沟通群

等你扫码进来

与单车公司畅聊

“软件定位不准,找了半个小时没找到车。”这是一位共享单车用户的不爽经历。而令用户于女士苦恼的是:“每天早晚高峰,我住的小区附近都抢不到车。”由于共享单车有规范使用的信用积分体制,市民余先生骑上车后就开始发愁:到目的地后停哪里呢?要是没有规范停放信用受影响咋办?

“软件定位能否更精准”“希望在我们这里多投放单车”“是不是可以多划一些停车区”……今日起,成都商报邀你扫描下方二维码,一起加入“成都共享单车沟通”微信群,不管是吐槽,还是建议和困惑,都可以在群里和各家共享单车公司相关负责人摆一摆。未来,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工作人员也会陆续加入,倾听你的声音。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