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本科毕业住桥洞】12年前他从安农大毕业,12年后的雪夜,却在合肥一座桥洞下被发现……

前几天,

合肥的第一场雪还记得么?

【本科毕业住桥洞】12年前他从安农大毕业,12年后的雪夜,却在合肥一座桥洞下被发现……

当天夜里的气温,

让人直接冻成狗

【本科毕业住桥洞】12年前他从安农大毕业,12年后的雪夜,却在合肥一座桥洞下被发现……就在这天夜里

合肥蜀山区三里庵街道梅山路社区在街上排查流浪人员时,

在金寨路高架桥桥洞里发现了一年轻男子。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该男子小林(化名)是一名本科毕业生,

已在桥洞洗住了两年!

“夏天桥洞里蚊子太多,冬天桥洞里太冷,我都会给自己找借口去医院睡椅子,不是受不了冷怕蚊子咬,而是太寂寞,医院里有人说话。”

男子小林(化名)自称2004年从安徽农业大学本科毕业,做过很多工作,2014再次失业,自认为没脸见人,自此与家里断绝了联系,一个人在桥洞住了2年。

【本科毕业住桥洞】12年前他从安农大毕业,12年后的雪夜,却在合肥一座桥洞下被发现……

发现小林的地方是合肥市金寨路高架桥下,当时,大雪纷飞。他身上盖着塑料布,正瑟瑟发抖,四面都是积雪。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他接受了安置,住进了社区安排的旅馆。

“当时他思维清晰,但是一直不愿意说自己家在哪里,我们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他的话才多一点。”在社区工作站,记者见到了小林,梳洗后,他衣着干净,五官端正,谈吐得体。

小林老家在安庆怀宁,自称2000年考上了安徽农业大学生命科学院生物与技术专业。“农村里经济条件差,父母千辛万苦攒钱供了考上我大学。”当时,农村里的大学生并不多见,家里亲戚都以小林为骄傲。

2004年,小林毕业,弟弟还在上学,他想减轻家里负担,踌躇满志,只身前往南京,想闯一闯。刚到南京下了火车,在公园准备休息一下。小眯了一会,醒来傻眼了:行李被偷,口袋全被割破。不仅身无分文,连自己的毕业证、身份证都没有了。

没有证件,没法找工作,满怀热血的青年被泼了一盆冷水,“当时心情非常不好,也没回来补办证件,就流浪了一阵子。”

后来小林辗转到了浙江温岭,做过很多工作,当过保安,吃过很多苦。

2012年,小林回到了合肥,在同学办的公司里上班,主要负责一家医院的所有打印机的维修,那年他连跑了几个派出所,包括老家的派出所,准备补办证件,但是总是缺少部分证明,认为太麻烦,就没再继续。

2014年,同学的公司竞标失败,小林负责的业务没有了,“不想给同学增加负担,我自己走了。”小林和同学关系很好,但是一直认为自己是同学的负担,就自己离开了,“至今他还在试图联系我。”

离开同学的公司,没证件找不到工作,小林也没钱继续租房子,就住进了五里墩下的桥洞,也断绝了与家里的联系,“没脸见父母,毕业十几年了,一事无成。”在五里墩桥下的铺盖被人烧了后,他又转移到金寨路高架桥下的桥洞里。

平时他去工地打零工,晚上就去附近的医院洗漱,“即使住桥洞,在工地钣金,我也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本科毕业住桥洞】12年前他从安农大毕业,12年后的雪夜,却在合肥一座桥洞下被发现……

有空他也去网吧上网,只浏览学校的网站,还有同学QQ群,从不发言。而他的弟弟,每天都在QQ上给他留言:“你在哪里?这是我的手机号,请与我联系!”

两年中,弟弟每天都给他留言,每次他都看,但是从没有回复过,弟弟的号码他烂熟于心,但是从没拨打过,“父母辛辛苦苦地让我上大学,毕业这么多年,一事无成,实在没脸见他们。”弟弟留言告诉他,补办证件的证明,包括入学通知书都找到了,就等他回家。弟弟的留言他一条都没删。

还有两个月就是春节了,小林说以前家里的年夜饭都是他做的,这两年不在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妈妈做的。“爸妈年龄大了,身体也不好,我其实也想回去,就是迈不出那一步。”社区工作人员欲与其弟弟联系,但小林一直拒绝。社区工作人员一再动员,建议他补办证件,“在政策许可范围内,我们给你提供帮助。”

住进社区安排的旅馆,难得洗了个热水澡,思乡更切,他终于回了弟弟一条:“现在不方便,待会联系你。”

那头的弟弟非常激动,连问他在哪里?他说不敢给弟弟打电话,也不敢说在合肥,怕家人找来,看到他住桥洞,会受不了。“下个月,我应该会回去的!”小林说,其实自己一直想回去,只是不敢。

英国文学家培尔辛有句名言:除了人格以外,人生最大的损失,莫过于失掉自信心了。

小林的问题不在于他丢了证件,而是在找工作屡屡不顺后失去了年轻人最宝贵的东西——自信。没有大学学历、没有所谓的文凭而做出让人一番事业的人不胜枚举,而这些成功人士共同的特点就是具有百折不挠的精神。

小林需要做的就是面对现实,靠自己勤劳的双手,重拾信心,而不是一味的逃避、沉沦。

你觉得呢?

通讯员 孙雨静 鲁长来 仲名山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