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生意纠纷杀人抛尸】真相大白!16年追凶 杀害两名女子的凶手终落网

原标题:真相大白!16年追凶 杀害两名女子的凶手终落网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栖文轩 记者 顾元森)南京警方科技强警,锁定16年前的杀人嫌疑人,又历经周折终于还原了两名无名女尸身份。

这是一起悬案,但,并不是死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南京栖霞警方终于在16年后抓获真凶,17年后确定了死者身份。至此,一桩悬案真相大白。

16年过去成积案

1999年1月20日是正月初五,人们还处在春节的欢乐气氛中,那天一早,南京栖霞区仙林与马群交汇处的一段郊区公路边,江宁县宁周公路路边,这两处各发现一具女尸,这消息在两地周边居民通过口际交流向外传播,走亲访友时也不免谈论。在南京警方也引起不小的动静,南京市公安局和区县两级刑侦部门大批警力扑上去,马不停蹄地围绕死者身份、相关物证展开调查走访,然而久久没有实质性进展,就连两名死者的身份也无法明确。

一晃16年过去,侦破工作因无进展成了积案。两位女性遇害者是否有联系,是不是同一人下的毒手,究竟发生了什么,凶手为何下手这么狠?历年经案民警脑海里浮现各种场景,但是只有抓获嫌犯才能还原一切。

红衣姑娘被弃郊外公路边

1999年己卯年春节来得比较晚,正月初四已经是雨水节气,不少民工已经按耐不住,过了三天年就迫不及待地结伴进城找工做了。那时的马群和仙林一带大部分区域保持着乡村面貌,城市还没有扩张到那里。田间冻土解冻,雨后林地已经有积水,向阳的田埂和路基开始发出一片新绿。

看护林场的秦宗宝在初五那天一早就去林地放水,公路上基本没有车辆,恬静通透,他远远看到路基斜坡上有个红色物体十分显目,远看像件飘落的衣服。秦宗宝越走越近,越看越不对头,从灌木间的缝隙看到了脚,脚上穿着单鞋,头发盖住了脸,脖子上套着塑料袋。单从这人躺着的姿势上看,秦宗宝断定她不是一个活人。难道是被车撞了?秦宗宝赶紧跑到附近村庄喊人打电话报警。

栖霞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民警立即赶到现场展开现场勘验,同时向南京市公安局刑侦部门汇报,案发现场拉起一大圈警戒线,法医、刑事勘察等都到了现场寻找蛛丝马迹,很快排除交通事故。时隔几个小时之后,原江宁县通往湖熟的宁周公路边的灌木丛里也发现一具女尸,头部有大量血迹,头颈部也套有塑料袋。这两具女尸会不会有关联,引起南京市局高度重视。经过勘验现场,认定这两名女子遭人杀害,头颈部塑料袋是防止血迹流淌,作案手段相似,很可能是同一人作案,南京市局牵头成立专案组并案侦查,调动精兵强将对案件研判。经过法医检验,其中在马群仙林交界地发现的红衣死者年龄较轻,不到20岁,有遭遇性侵迹象,死因属机械性窒息,法医在现场提取了生物检材。

而在江宁发现的女受害人年龄较长,不到40岁,受钝器敲击导致严重颅脑损伤。两区警方经过多日走访,周边人都不认识这两名受害人,很可能是被杀害后抛尸丢弃在路边,根据衣着情况,警方推测山东、河南等省份的可能性,协查通报发了一次又一次,却一直无价值线索。两名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物件,案件陷入僵局。

科技进步锁定16年前的嫌犯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案件没有突破性进展,但是南京警方并没有放弃。

“尸源来自哪里?无法知晓,抛尸肯定要车辆,当年还没有安防监控设备,也无法锁定嫌疑车辆。”办案民警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时间一晃16年过去了。随着技术的进步,2015年1月29日,南京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部门对辖区历年命案积案现场痕迹物逐一重新梳理检验,成功获取到上述案件现场遗留生物检材的准确信息,经过反复比对,与一名叫高林强的男子完全一致。这个人从事个体装潢,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包工头,已经58岁,曾与人发生纠纷被处理过。为了后期审讯作准备,警方开展外围工作研究他的犯罪心理,调取了他的档案发现此人是退伍军人,曾被单位降级处理,后来被劝退,而且有一段不幸福的婚姻。

2015年3月25日中午,专案组经过布控在浦口区浦园北路公交车站台将嫌疑人高林强抓获。三天后,警方突破高林强的心理防线。“别人的路是越走越宽,越走越高,而我是越走越低,如今成了阶下囚。”高林强叹息,自己年轻时很上进,少年得志也是一大不幸,年纪轻轻被提干,30来岁时已经连升几级,接触的圈子越来越广越来越杂。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改革开发蓬勃发展,社会上各种诱惑很大,他贪图享乐,经常不到岗被单位降级处理,后来被劝退。

酒后起色心强奸服务员杀人灭口

高林强离开了单位,原本以为凭着自己积累的社会关系找点生意做也能打出一片天下。令他没想到的是世态炎凉随之而来,失去了职务,那些朋友也渐渐疏远他了。往日过惯了前呼后拥的日子,如今放不下身段做买卖,生意也没有起色。后来,他在江宁开了一家饭店,由于生意不好,留不住人。1999年春节还没过完,他就急忙亲自到中华门附近的劳务市场招工。当时,一名妇女和一名年轻女孩在市场找工作,高林强就招她们去做服务员,她们俩是舅妈和外甥女的亲戚关系。中午,他领着这两名女子到饭店安排她们吃饭,饭桌上高林强见年轻女孩长得标致,皮肤白腻,喝了酒的他心潮澎湃。饭后,他故意支开了女孩舅妈让她去买菜,随后,他就在饭店里不顾女孩反抗,将她强暴了。

女孩的舅妈买菜后回到饭店发现外甥女神情呆滞,眼角有泪痕,就明白了一切,当即与高林强叫骂起来并扭打。高林强怕这事情张扬出去,随手拿到一个锤子对她头部猛击,直到她不能发声。女孩在楼上大声呼救,高林强冲上去死死掐住她的脖子,直到她翻白眼一动不动。那一年,她才17岁,她的舅妈38岁。当天夜里,高林强弄来一辆汽车将她们装上车,分别丢弃在江宁和栖霞一带的乡村公路上。

从寻亲栏目后台筛寻受害人身份

高林强虽然交代了犯罪事实,但两名受害人身份一直不明,认定全案的证据无法形成锁链。2016年3月27日,南京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带领侦查员、市检察院有关人员专程前往公安部打拐办协调开展受害人身份查证。在公安部打拐办、中央电视台寻亲栏目导演协调下,与栏目制作单位取得联系,对后台登记的近20万失踪人员数据信息开展模糊检索,从中获取疑似线索460条,并逐一查阅、排除。经过5个小时工作,发现一重点线索,一名在网站登记的亲属描述失踪家人特征与此案中两名死者情况高度一致。网站信息显示,失踪女子金慧,1999年17岁,安徽人,在春节后与舅妈到南京打工后一起失联,金慧打工时穿红色翻领西装。

专案组民警迅速联系信息登记人,通过辨认死者照片,初步明确死者是其妹妹金慧和其舅妈谷梅兰,舅妈当年38岁。为进一步确认,专案组民警分别赶赴安徽等地提取死者近亲属血样比对,均符合亲缘关系。“犯罪分子不要抱有侥幸,别以为案发年代久远就会成死案,公安锲而不舍的精神,加上技术的革新,更久远的积案告破不是没有可能!”栖霞刑警大队潘斗超告诉笔者,等待高林强的将是法律的严惩。(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