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媒体探访童工家庭】江苏常熟童工卧底拍客:他们打工是觉得读书没用

原标题:江苏常熟童工卧底拍客:他们打工是觉得读书没用

11月21日,一段名为《实拍常熟童工产业:被榨尽的青春》的视频曝光了“中国服装之都”江苏常熟一些小作坊存在雇佣童工的现象:中介把孩子从云南卖给当地服装厂,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5小时,工资年底一结,每月只有800元生活费,有人想跑,老板就把他的身份证、银行卡、手机没收,甚至使用暴力。

21日晚,江苏省常熟市政府通过官方微博表示,已将涉事工头依法控制,并展开调查取证。据查,视频中的作坊为无证无照作坊。次日有媒体报道称,该市已把排查发现的8名疑似童工暂时送至当地中专进行安置上课,待事件处理完毕再送他们回家。

【媒体探访童工家庭】江苏常熟童工卧底拍客:他们打工是觉得读书没用

这些年龄不大的工人们一天工作超15小时,活没干完就不能下班 视频截图

“只报道不扶贫”,随着视频引发广泛关注,质疑声也随之而来。“常熟童工”视频的拍摄者老韩告诉北京时间(),这些孩子外出打工,并非因为家里贫困上不起学,而是觉得读书无用,“出来打工既能赚钱,又可以被村里的同龄人‘羡慕’,尽管很累,但出来也不想回去了”。

一天工作超15小时20分钟吃饭就是休息

【媒体探访童工家庭】江苏常熟童工卧底拍客:他们打工是觉得读书没用

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招聘广告 视频截图

北京时间:你是如何发现雇佣童工现象的?

老韩:一次聚会上,一个开服装加工厂的亲戚说起两个月前刚转行,工人不好招,成本很高。他说很多老板都是从云南贵州那边买一些工人过来,年龄还比较小。我觉得不可思议,以前从没接触过,觉得这是一个很黑暗的现象。

北京时间:什么时候准备开始拍这个视频?

老韩:9月份做了一些实地探访,卧底前我已经见到了很多童工,越来越觉得触目惊心。我从来没干过那种体力活,看起来都觉得累,我的亲戚说这在常熟很正常。后来我就想去尝试几天,和那些童工交朋友,多了解一些信息。

北京时间:所以你就去作坊暗访了?

老韩:9月底的时候,我挨个问服装厂老板缺不缺工人,老板愿意要,就干了,其实很简单。因为他们缺工人,有人主动上门,不用去掏中介费,求之不得。

北京时间:当时工资要求是多少?

老韩:老板直接说工资2500到3000之间。

北京时间:当时找作坊的时候有目标吗?

老韩:当时走访了一两家,看到有的作坊里工人比较少,明显是成年人,就没有去。后来去了我干的这家,当时去的时候感觉里面的面孔都挺稚嫩的,后来就在这干了。

北京时间:卧底的时候被拍摄者知道吗?过程中有遇到什么意外吗?

老韩:大部分是用手机偷拍的,被拍摄者都不知情,也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北京时间:在你工作的作坊里,大概有多少人?

老韩:工人大概有二十一、二个,其中有3个15岁左右。其他人年龄也不大,大部分在16到18岁之间。

北京时间:工作时间是如何安排的?

老韩:我去之前,老板和我说从早晨7点多到晚上9、10点钟。去之后,我基本每天6点就起床,6点半左右开始干活,一直干到晚上10点,最晚的时候干到快11点。

北京时间:一天有休息时间么?

老韩:没有休息。早晨6点多就开始干活,一直干到11点10分。中午准时开饭,一人端个碗蹲在路边,吃点米饭,扒点菜,最多10分钟,吃完全部回去干活,然后一直干到下午5点10分,也是蹲在路边吃10分钟晚饭,吃完继续干活。一天的休息时间顶多也就两顿饭的时间,加起来不到20分钟。

北京时间:伙食如何?

老韩:吃饱是可以的,米饭够,菜不够,基本夹一下就没有了,大米也非常粗糙。一般一个菜,像白菜粉条,偶尔会有两个。记得有一回加餐做了一小盘荤菜,但只让每人夹三块肉。

北京时间:工友之间会聊天么?

老韩:都忙自己的活,根本没时间聊天,很少能走动。因为大家都在赶活,每个人的工作量是固定的,彼此不希望打扰。到晚上10点下班和10点半下班区别是很大的,我能提早下班半个小时都会很高兴。他们也都是这种心理。

一道工序重复720次10人睡8张床

北京时间:每个人的工作是如何安排的?

老韩:一般是熟手和生手结合起来干活。我虽然年龄大一点,但没有经验,只能从杂工开始干。杂工也需要分工,我和视频里的童工小熊一组,干同样的活。

北京时间:你俩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老韩:第一:翻衣服。一般做衣服都是从反面开始做,反面做的差不多再翻到正面,这个过程中熟练工是没时间翻衣服的,我俩一起翻,每天720件。第二:装按扣。一般一个按扣分为一个扣身,一个扣冒,小熊用一个尖的东西先打洞,我再用小压机定扣身,一个衣服上下各一个按扣。这个流程最麻烦,有时候还会扎到手。第三:拉拉链,装帽子。然后每十个打成一捆,堆到仓库。活儿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很多工序,很杂。

北京时间:一天下来感觉如何?

老韩:一天连续下来做15个小时,基本上受不了。每天要做720件衣服,每道工序要做720次,我的手是不能松懈的,不能放下去的,又没有休息时间。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感觉浑身酸痛,等干完四天后,我的手腕是肿的。

北京时间:你都觉得受不了,那些童工累的时候怎么办?

老韩:有一天下午两三点钟,小熊坐着给衣服上扎洞,结果工作的时候睡着了,被老板叫醒。我觉得他当时肯定特别累,没有任何依靠就能睡着。

北京时间:作坊的工作环境怎么样?

老韩:屋里的扬尘特别大。第一天去的时候,我都能用肉眼清晰地看到空气里弥漫着烟尘、棉絮、衣服的纤维,一天坐在那里是受不了的。

北京时间:住宿环境呢?

老韩:那是一栋民宅,老板租下了其中的两层,一层工作,二层住宿。住宿的屋子脏乱差,被子都是黑的,还有味道,那几天我都是穿着衣服睡觉的。屋里也很少通风,窗户外面是一个阳台,阳台上老板搭建了一个铁皮屋子,临时给工人当厕所和浴室。

我那个房间有8张床,住了10个男生。因为瘦小,小熊跟一个16岁的男孩睡一个下铺,还有另外两个男生也挤在一张铺上。屋子里除了床没别的,房间也很小。

北京时间:生病了会怎么办?

老韩:我去了五天,第一天刚好停工,因为有好几个熟练工得了感冒,当天没法干活。老板打电话找了个游医,拿点药,严重的就打点滴。医药费都是工人自付。我知道有个人感冒拿了点药花了30多块钱。对于他们来讲,这是很大一笔开销。每天几十块钱对他们来说都特别珍贵。

北京时间:生病了还要工作么?

老韩:请假特别难,一般来说请半天假都不行。

北京时间:这里的工资怎么发?

老韩:这里的行规是年底发工资,平时只发生活费。工资发放标准就是熟手、生手,小熊和我的工资是一样的。我呆的那个作坊半个月发400块钱,休息一天。

北京时间:半个月400块钱够么?

老韩:根本不够。工厂只管两顿饭,晚上干完活11点多了,不吃点东西睡不着觉。早餐和夜宵一天加一起也要十几块钱,平时还要买些日用品。半个月放假一次,出去也会吃一顿好的。

姐弟同在一处干活形同陌路

北京时间:这些童工给你的印象是怎样?

老韩:又瘦又小,精神状态很差。

【媒体探访童工家庭】江苏常熟童工卧底拍客:他们打工是觉得读书没用

正在作业的工人 视频截图

北京时间:你和他们平时交流多么?

老韩:很少交流,因为每天时间都很紧张,有一点空闲时间,都想多睡会。但我和小熊毕竟一个组,相对其他人来讲,交流还是多的。

有次早餐,小熊只买了一杯豆浆,后来他和我说他没钱了,因为赌钱输了。

这里每半个月休息一天,休息前一晚老板会发400元生活费,发钱当晚男生宿舍都通宵打牌赌博,每次输赢100至200块。刚来的时候小熊不打,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孩子一打就一夜,小熊一开始休息不好,最后也参与了,基本上是输多赢少。我想他如果在学校读书的话,接触这方面恶习的可能性就会小很多。

北京时间:小熊家里状况怎么样?

老韩:小熊有一个姐姐和哥哥,而且姐姐和姐夫也在这个作坊干活,但他们之间沟通非常少。小熊从来没有主动跟我说过他有个姐姐也在这里,是后来我特地问才知道的。

有一天我俩快到晚上11点了还没干完活,他姐姐姐夫干完活就直接上楼休息了,到楼下打水看到小熊,都没有上来问几句或者帮帮忙。每个人都是独善其身的那种感觉。

北京时间:这些童工是如何来常熟打工的?

老韩:每到过年的时候,老板会和打工的人说,回去问问亲戚朋友有谁愿意打工,介绍人过来,会给点钱作为奖励。每年春节的时候这种现象非常普遍。

北京时间:介绍一个童工中介收多少钱?

老韩:中介把人送到常熟,在常熟买劳动力,要给中介2000-3000元。如果老板自己跑到云南昆明那边找人,可能只要1000块钱。这就好比买东西,如果去当地批发,肯定会便宜很多。

北京时间:这些孩子有没有感觉到自己是被骗过来的?

老韩:有的孩子也知道,但有可能不晓得中间人拿了多少钱。他们第一次出来打工年龄普遍比较小,而且是云南大山里长大的,他们的辨别力很差,不会考虑很多问题,很单纯。

北京时间:有人想过逃跑么?

老韩:今年4月份,有三个人逃跑。其中有个人跑到了别的工厂,但还是被以前的老板找到了。找到人后,老板花言巧语把他骗回来。结果刚回到工厂,身份证、电脑就被老板扣了。老板说,三个人同时逃跑,导致工厂停工一天,一天3000多块钱的停工费由你们来付。因为逃跑,之前的工资全部作废,而且还欠老板3000多元。这种杀鸡儆猴的做法使得大家都不敢逃跑了。

北京时间:有人想过出来报警么?

老韩:我当时和那个被扣电脑、身份证的孩子聊的时候很吃惊。他听说关于劳动上的争议有工友去找过警察,也找过人力部门投诉,但都没用。老板在那边生活的时间很长,孩子生活时间短,又缺乏生活阅历,从云南偏远地区过来,也有一种胆怯,所以基本没想过报警的事。

和上学比起来孩子们更愿意打工

北京时间:另一个拍客小周曾说,拍完视频就在犹豫要不要发。你有没有这样的挣扎或矛盾?

老韩:之前也犹豫过会不会因为发了视频这些孩子会失去工作,我后来发现这样的担心是浅层的。如果不发,以后可能会有更多的小孩来这边打工。

我还记得后来去童工的老家云南文山州,当地老师说的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特别怕过春节,每到过春节,外出打工的孩子回来,做了很酷的发型,买了很帅的衣服,兜里有了些钱,会动摇那些正在上学的孩子,上学的孩子会很羡慕那些外出打工的孩子。

当时在云南的时候,有个小孩就跟我说也想出去打工,他觉得他们在家时一点都不帅,打工回来看上去很厉害。

【媒体探访童工家庭】江苏常熟童工卧底拍客:他们打工是觉得读书没用

工人们正在整理服装 视频截图

北京时间:视频出来之后,有网友说童工家里很穷,你这样报道把孩子的生计都搞砸了。

老韩:不是这样的,网友没和这些小孩接触才会有这样的观点。我去了云南那边,发现这些孩子的家庭并不是穷得上不起学,才不得不出去打工。他们的家庭光靠种地一年也能有1万多的收入,九年义务教育,上学收的费用是很少的。

我了解的出去打工的孩子都觉得读书无用。他们没有辨别力,听说某某上了大学也没有找到很好的工作,他们就会以这种个例来否认上学读书的意义。

有次和一个刚满16岁的小孩聊天,他说在学校不自由,在这里打工很自由。我当时很诧异,这是之前没有想到的。

北京时间:和上学比起来,他们更愿意在这里干累活?

老韩:他们一开始刚去的时候,老板会把工作量定得比较低,没那么累,到后期才会慢慢增加工作量。小熊说,刚去的时候老板对他特别好,基本8点多就能干完活,一天350件。后来等他们熟练后,加到一天500件,再熟练些,加到一天600件,等我去的时候已经一天720件了。有点“温水煮青蛙”的感觉,这种渐进的过程使他们干到最后都变得有些麻木了。

我接触的大部分孩子,他们都觉得外出打工能好些,也有说后悔的,但也表示既然已经出来了,也不想回去了,而且出来也能挣钱,不再花父母的钱。

北京时间:他们如果被送回家乡上学,会不会又跑出来?

老韩:有的可能还会跑出来,有的可能会留恋学校,这些孩子其实是很缺乏判断力的。

当时去云南,有一个14岁的男孩已经辍学,准备外出打工,但家里人还是希望他上学,他的姐姐也在读高一。他觉得在外面打工更好,去当地采访和离开后我和他的家人都劝他继续上学,他最后同意了。

这些孩子其实处于自己也不知道能干什么的状态,如果被其他童工影响,就出去打工了。如果有人给他正确的指导,可能又回去上学了。

北京时间:如果他们知道是你把他们“解救”了出来,你觉得他们会感谢你,还是恨你?

老韩:这件事情很难说清楚。我之前和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工友聊,他也抱怨觉得这件事情动静很大,搞得人心惶惶的,但就一两句,没有怨恨的意思。

北京时间:对使用童工的老板你怎么看?

老韩:有些老板对童工还不错,但有些就很差,人和人之间是有区别的。我工作作坊的老板表面看起来还挺和善,但只要牵扯到钱和用人的问题,比如有工人逃跑,他都是很严厉的。工人们觉得大部分情况下老板对他们用的是怀柔政策,只有对个别不听话的才会杀鸡儆猴。至少我那个作坊的工人还是蛮怕老板的。

北京时间:你认为童工广泛出现的原因是什么?如何减少这类现象?

老韩:我觉得主要是两个源头:童工输入和输出的源头。首先,童工输出的源头在于这些孩子们觉得读书无用,辍学的很多;其次,童工输入的源头,比如江苏、广东发达地区,没有对企业,尤其是小作坊和个体户管理好。

我认为如果能把这两个方面管理好,童工自然就会减少。云南那边需要改变“读书无用论”的盛行,怎么能让更多的孩子留在学校,让孩子对上学有信心,这是很重要的;江苏广东地区如果能把用工法律法规执行到位,就不会给童工工作的机会,我觉得两个方向都努力下,还是可行的。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