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男子相亲被困传销】女孩赴昆明相亲被男方要求投资 至少9人受骗百万

原标题:女孩赴昆明相亲被男方要求投资 至少9人受骗百万

【男子相亲被困传销】女孩赴昆明相亲被男方要求投资 至少9人受骗百万

受骗女子在洛羊派出所门口向记者介绍情况

在相亲网站上,他英俊帅气,迷住了不少未婚女孩,从去年初开始,江西、江苏、浙江多个省份的未婚女孩,千里迢迢来昆明寻找这位“有情郎”。

然而,女孩们相亲不成,却被骗去“投资项目”损失巨大。前晚,6名女孩向昆明警方报案称,包括她们的家人在内,受骗金额上百万元。

记者昨天了解到,3名涉嫌传销的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除报案的6名女孩外,还有其他受害者正赶来昆明。

事情起因

千里迢迢来昆明相亲

来自江西的许女士,34岁还没有合适的结婚对象,难免被父母催促,她自己也急了。去年1月,她在“世纪佳缘”相亲网站注册了一个账号来寻找知己。

“我来自浙江,今年28岁,因为生意的原因常年在江西、云南两地。如果你觉得我的条件还符合,希望可以进一步接触。”注册账号的当月,一个网名叫“品客”的男子向许女士发来了信息。

许女士察看了“品客”在相亲网站上的简介及照片,看到他帅气时髦,还常在海滩度假,一个高富帅的形象顿时映入脑海。

随后两人加了微信,在聊天中,“品客”多次邀许女士来昆明玩。刚开始,许女士没答应。

“天气凉了,你多穿点衣服,要保重身体。”该男子时不时发来的信息,打动了许女士,她决定赴昆明相亲。

去年3月,正好有几天假期,许女士就来了昆明。见面第一天,高大帅气的“品客”带她去看了滇池,两人聊得很开心,“品客”还介绍了自己的家庭情况,给她的第一印象不错。

被骗过程

男方要求女孩投资项目

“昨天我们之间的了解还不够深入,你要知道我是做什么的。”第二天,“品客”开始向许女士介绍自己的生意。

“你不是在微信中介绍过了吗,你在做药材生意。你做什么生意我不感兴趣,只要你人好就行了。”

“现在药材生意不好做,我在做其他生意。你不深入了解我是做什么的,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感觉到“品客”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分手”的威胁,许女士有点怕,就在随后的三四天里,跟着“品客”去深入了解他的生意。

“品客”带她去了几个朋友的家。这些朋友无一例外的都介绍了“品客”的生意。“这些项目涉及到城市建设和绿化,都是国家重点项目,有红头文件的。”

许女士是来相亲的,不是来了解项目的。但几天里,每天都有三四个人重复不断地给她介绍“品客”的“国家重点项目”。

“我们是男女朋友,现在也交往相处了,你要支持我。”最后,“品客”向许女士提出了投资要求。“品客”要求最低投资69800元,还称“你不投资就不能回江西”。许女士表示自己身上没那么多钱,只有1万元。“品客”让她先投7100元。于是,在交往的第五天,“品客”带许女士去打了款,收走了银行小票,还收集了她的身份证、银行卡和照片等信息。

再相处几天后,许女士才得知“品客”姓钮,租住在彩云北路一间出租房里。她发现“品客”有好几张身份证,上面的出生年月和相亲网站上的介绍都不一样。许女士感觉自己被骗了,以“没钱了,要回家找钱”为借口,回到了江西。

但随后两个星期,“品客”不断发来微信,要求她将剩下的钱补齐。还威胁她称,掌握了她的身份信息和家庭地址,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许女士很害怕,问是不是自己将钱补齐了,就没事了?得到肯定回答后,她到昆明补齐了剩下的钱。

联合报警

已知的受骗女孩达9人

29岁的浙江温州女孩金女士,与许女士有着同样的遭遇。

与金女士相亲的男子自称姓郑,也称自己是做药材生意的,金女士辞掉了工作从温州赶来昆明相亲。第一天也是游山玩水,第二天就开始介绍所谓的项目,最低投资要求,也是69800元。

昨天晚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前晚向警方报案的6名女孩,被骗的经历几乎一模一样,都是来昆明相亲,然后男方向她们介绍项目,要求她们投资。唯一不同的是,她们的相亲对象不止“品客”一人,但这些人都是一伙的。

这些被骗女孩大多来自江西、江苏和浙江等地。男方有时会打温情牌,花言巧语关怀她们,承诺要一起打拼;有时会打威胁牌,发一些流血现场的照片吓唬她们,称如果报警下场就是这样。女孩们在昆明的这段时日里,不敢反抗,还有人被打过耳光。

不光是这些女孩投了钱,她们的一些亲戚也向所谓的“国家重点项目”投了钱。她们估算了一下,仅她们6人及其亲戚,就投入了100多万元。在她们报警并发出相关信息后,还有3名受骗的女孩正从老家赶来昆明。

警方透露

犯罪嫌疑人涉嫌传销

女孩们称,在与对方相处的这段时间,一名50多岁的徐姓女子与钮姓男子(即“品客”)以母子相称。女孩们投的钱,一部分交到了徐姓女子和钮姓男子的手中,还有一部分打到了一名黄姓男子的卡上。

昨天,6名女孩在昆明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分局洛羊派出所里做了笔录。她们透露,在报案后,钮姓男子、徐姓女子和黄姓男子已被警方控制。

洛羊派出所证实,本案中的犯罪嫌疑人,因涉嫌传销,已被警方成功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律师说法

若网站确有过错可起诉

云南庭赫律师事务所伍开国律师认为,在婚恋网站上被他人诈骗的新闻,经常见诸报端。一方面是一些婚恋网站对会员的认证把关不严,对虚假会员或不良会员的封杀及惩处力度不够,让骗子有生存空间;另一方面,部分人在婚恋时片面追求高富帅或白富美,也给了骗子可乘之机。找对象不但要有正确的婚恋观,还要有判别能力,不要被高大上的假象所迷惑。

伍律师提醒,如果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一是要尽快报警,并保留好相关证据。二是要向婚恋网站举报,以免他人继续上当。三是如果婚恋网站确有过错,也可以起诉相关网站。

【男子相亲被困传销】女孩赴昆明相亲被男方要求投资 至少9人受骗百万

女子展示扫码

“扫码一族”

求扫码,可先扫码再删除

近日,晨报记者先后走访了多条地铁线路,发现在不同的时段,多条线路的地铁站内均有这些扫码者的身影,其中在非上下班高峰时段,数量尤其多。

前天下午3点,地铁2号线南京东路站,记者碰到了一名自称叫“露露”的创业者。

看到她时,她正手持一张带有二维码的小卡片,劝说一位等地铁的乘客扫码,在被拒绝后,她又快速转向旁边另外一位手持手机的乘客。在接连五次的推销中,仅有一名乘客扫码了。记者注意到,露露挑选的都是正在玩看手机的乘客。

当时,露露很快走向了记者。“您好,我正在创业,您能扫一下二维码关注一下吗?”记者询问她这安全吗?

她说:“这是我自己的账号,您放心,我不会打扰您的,只是加个好友,您可以设置不让我看您的朋友圈。扫完后,如果你怕不安全一会再把我删了也行。”

看到记者没有明显拒绝的意思后,露露一直盯着记者的手机看,催促记者尽快关注。记者关注后,她很有礼貌地说了谢谢,便又去寻找下一个乘客了。

随后,记者在地铁站,又遇到了一位20多岁的小姑娘,拿着手机求扫码关注。她的手机背面贴着一张二维码让记者扫码。她说,她老板在自主创业,她是公司的职员,帮老板增加一下好友数量:“您可以关注一下他,他叫孟×,自己来上海白手起家,您可以看一下他朋友圈,了解一下他的故事。”

在她的再三催促下,记者加了其“老板”的号,她说了一声“谢谢您的支持”后,马上开始去寻找下一位乘客了。

对话

扫一个码可赚2—3.5元

好友验证通过以后,露露的第一条消息出现了。

“你好,我是露露,谢谢你对我的支持!今天在地铁站我们遇到的。我之前经营服装批发生意5年。因为传统生意的下滑,不想被困住选择重新开始,再一次创业也祝你好运。”

于是,记者开始和露露交谈。交谈中,记者了解到,露露其实并非“创业者”,而是某公司的“营养顾问”,工作就是找到潜在的消费者,向消费者推销保健品及减肥产品。

“我自己有一家俱乐部,今天我是带着两个助理去扫码的。她们大学毕业不敢开口,我就做给她们看,帮助她们突破自己的内心。”

交谈过程中,露露一直向记者推荐自己的俱乐部,还发送了几张图片过来。从图片上看,这家俱乐部分上下两层,装修精美,墙壁上贴着某营养品的广告。

记者问,是否可以跟着她一起做“兼职”?

“当然可以,我能给你2块钱一个码,如果你能在最短时间内突破扫码5000个,可以交给你我的号打理,我有三个号。”露露说,她们按照扫码量给助理开工资,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目标都是自己定的,像我朋友圈分享的一个新朋友,今天第一天扫码41个”。

除了露露,记者在地铁被邀请扫码关注的另外4位“创业者”,大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有的自称是老板,有的称是公司员工。加了好友之后,记者发现他们与露露的工作相似,都是推销保健品、营养餐、营养品之类。

一位自称“丁总”的“创业者”在聊天时透露,他干这行已经快一年了,他曾给不同的“老板”打过工,扫一个码最高时能拿到3.5元,最少能拿到2元:“以前靠这个能赚到2万元一个月,现在肯扫码的人少了,而且地铁也在抓,不好做了。”

上海地铁

现有轨交管理条例暂无执法依据

对于这种扫码推销,市民们的看法各不相同。

晨报记者在地铁里随机咨询了30名市民乘客,有23人明确表示不会扫码,大都是担心自己的姓名、电话号码、照片等个人隐私遭泄露,或者担心扫码后会中病毒;有3人表示偶尔会扫码关注,另有4人表示视心情而定。

一位姓何的男乘客表示:“看他们讲话很客气,有时候不好意思拒绝。”另一位曾扫码关注过的王先生认为,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容易,看他们态度很好,也很有礼貌,不好意思拒绝他们:“至于信息安全方面嘛,要是他们跟我推销东西,我就会拉黑他们,自己小心一些就好了。”

除了地铁站台,这类扫码的“创业者”时常还会出现在地铁车厢里,这种行为算不算扰乱轨道交通运营秩序呢?

在南京东路地铁站,站台工作人员表示,当她们发现扫码人员后,都会第一时间劝离:“如果他们一直不肯离开地铁站的话,那我们只能联系警察,把他们交给警察处理。”

至于为什么这种现象屡禁不止,地铁工作人员表示,“这些人和普通乘客的衣着打扮没有区别,我们没办法阻止他们进站。如果乘客遇到这些人可以联系地铁工作人员,而且地铁站和地铁车厢内都会提醒不要轻信陌生人。”

上海地铁相关负责人表示,“扫码一族”有时候确实会骚扰乘客,而且他们的确接到过许多类似的投诉。但《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只对禁止散发小广告进行明文规定,“扫码”属于新模式,目前执法人员已高度关注,发现之后会先行劝离。但在法律没有明确之前,执法队进行积极研讨后已形成专项请示,向上级法律部门进行汇报,请上级主管部门予以明确后,再进行处罚。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