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男子背枪入境】中国男子赴韩打黑工入境遭拒被关“小黑屋”

原标题:中国男子赴韩打黑工入境遭拒被关“小黑屋”

【男子背枪入境】中国男子赴韩打黑工入境遭拒被关“小黑屋”

被关在济州岛“小黑屋”的各国游客。(手机截图)

遂宁一男子被遣返回国,讲述在韩国济州岛4天经历

10月6日,四川遂宁男子肖德兵手揣崭新的护照和机票,和旅行团成员一起,踏上了飞往韩国济州岛的旅程。4天后,他乘坐返程航班回到成都。身边的其他团友游览了美丽的济州岛后意犹未尽,肖德兵却一脸愁容,入境成都时还接受了边防警官的盘问。

原来,肖德兵的这趟济州岛之旅,实际上根本没入韩国国境,而是在“小黑屋”里度过的,并且整整待了4天。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媒体报道有好几百名中国游客因种种原因被困韩国济州岛“小黑屋”,肖德兵正是其中一员。

打地铺、蹭WIFI、排队上厕所、无聊苦闷、抗议……10日,肖德兵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讲述了自己亲历的4天韩国济州岛“小黑屋”生活。

韩囧之旅

39人团3人入境遭拒 下飞机被“请”进小黑屋

10日中午,肖德兵乘坐济州-成都的3U8078次航班回到成都。从双流机场打车回到市区后,他先来到太升南路买了一个充电宝,手机开机后,他告知家人自己已回国。

说起在韩国济州岛的这段经历,肖德兵连称“遭罪遭安逸了”,自己不但连济州岛的影子都没看到,还在那边的“小黑屋”被关了4天。

9月底,肖德兵通过网上找到成都一家中青旅公司,报名参加了“济州岛一地6天4晚”的跟团游。这次跟团,他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和一个叫罗国玉的宜宾朋友一起参团。记者看到了他参团的交费收据,上面显示两人共交纳团费3598元,每人1799元。另外,每人还交了押金2000元,总共是7598元。出团时间是10月5日深夜。

6日凌晨2点,肖德兵、罗国玉和其他团友在双流机场国际出发厅集合并登机,整个团队一共是39人。韩国当地时间清晨6点左右,他们所乘坐的航班抵达济州岛。

下飞机过边检,带队导游让大家填了入境单,罗国玉在另外一个窗口通过了边检,顺利入境。等到肖德兵递上护照时,不曾想却遇到了麻烦。

“我是第一次出国,对方中文也说得不好,我表现得很紧张。”肖德兵回忆,当时边检官问他,“是一个人吗”刚从飞机上下来,还迷迷糊糊的他愣了一下,理解对方问话后,就答道:“三个人。”“因为导游给我们填的入境卡是三人。”对方又问了第二遍“是一个人吗”他还是回答“是三个人。”

随即,肖德兵被喊出队列,带到了旁边的办公室,问话、填表。肖德兵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自己竟被禁止入境。随后,工作人员把他带到一个很大的房间,这个房间,就是媒体广泛报道的“小黑屋”。同一个旅行团除了他,还有另外两人未能入境。

【男子背枪入境】中国男子赴韩打黑工入境遭拒被关“小黑屋”

10月10日,回到成都的肖先生打算到旅行社讨说法。

关入黑屋

被扣200多游客多来自中国 房间没床只能打地铺

肖德兵被送进“小黑屋”后,发现里面有很多人。后来大致数了一下,足足有200多人,其中大多数是中国游客,也有的来自越南、蒙古和尼泊尔等国家。

“小黑屋”面积宽敞,男的一个大间,女的一个大间。肖德兵所在的房间面积有200多平方米,他被送进去时,因为人多,仍显得比较拥挤。

房间里没有床,韩方工作人员提供了床单、被褥,大家就在地上打地铺。大部分人都百无聊赖地躺着,玩手机游戏。靠近电源插座的位置人最多,大家都在一边充电,一边玩手机。

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床单被褥,肖德兵很快和旁边的其他中国游客搭上话,边聊边在地上铺好被褥。他说,房间里有地暖,睡在地上并不冷。

对于这次意外遭遇,大家不断发着牢骚:这趟旅游才倒霉,耍没耍到,却被关到“小黑屋”来了。

先来的其他同胞告诉肖德兵,被关在这里的游客已经建了一个微信群,邀请他加入,“大家团结起来,在群里发出我们的声音!”

但是,肖德兵在使用手机时没收到WIFI信号。其他人告诉他,这屋子里有WIFI信号,但特别不稳定,一天最多有个把钟头就不错了。

此后的几天,每当搜到WIFI信号可以上网的时候,肖德兵就觉得很兴奋,“能上一下网,和外边保持联络,感觉就没那么难受了。”

煎熬四天

每天发呆聊天睡觉 感觉和拘留没有什么两样

除了不允许离开“小黑屋”外,肖德兵说吃住保障还可以,也没受到什么刁难。

每天早上9点多,工作人员会过来安排订餐,有拌饭、盒饭等可以选择。11点过,食物会统一送来。肖德兵基本上都点猪肉盖饭,他说每晚睡得还可以,但就是吃感觉很恼火,一是口味不习惯,二是没什么油水,每顿只能勉强吃下三分之一,几天里基本上饿着肚子,感觉特别难受。

在这些被困在“小黑屋”的游客中,还有几位四川人,大家在一起聊天打发时间。有了WIFI信号后,肖德兵加入了一个微信群,群号“小黑屋狱友群”。

他保留了手机上的微信聊天记录,从中可以看到,开始的时候有不少人调侃、自嘲,还有人和同关在屋内的外国游客合影,发图到群里活跃气氛。但到后来,时间久了,大家都失去了兴趣,说话的人少了,发牢骚的多了。大多数时间,肖德兵也像其他人一样,除了吃饭,就是躺在地上睡觉。

在肖德兵被关的4天里,曾发生过一次中国游客的集体抗议行动。当时,几位情绪激动的中国游客告诉韩方工作人员,不想再滞留在“小黑屋”,能不能自己出钱买机票回国韩方工作人员解释,根据相关规定,只能跟团来再跟团走,不允许自己买机票离开。

一天接一天,肖德兵在“小黑屋”里备受煎熬。他说最痛苦的是每次上厕所时很多人排队,再急也没用,只能一个接一个来。而里面没网的时候,除了发呆、聊天、睡觉,其他几乎什么都做不了,“感觉和拘留没什么两样。”

就这样掰起指头盼望,肖德兵总算熬到了10日原旅行团返航的时间,他终于从“小黑屋”走了出来。

相关新闻

【男子背枪入境】中国男子赴韩打黑工入境遭拒被关“小黑屋”

肖先生被困“小黑屋”期间,对当地饮食很不习惯。

遣返背后

旅行团领队:被拒入境因其面试未过关

同行一男子抵韩首日脱团

针对肖德兵在韩国被关“小黑屋”一事,华西都市报记者10日联系到了其所在旅行团的领队杨静。

杨静说,团队开始入境时,面对边检官的询问,肖德兵表现得很紧张,回答问题吞吞吐吐。尽管济州岛免签,但韩国边防对于允许何人入境有自己的判断标准,而且审查很严格,对个体游客有“面试”的权力,肖德兵“面试”没有过关,因此被拒绝入境。

“韩国方面怀疑他以旅游的名义赴韩打黑工,因此拒绝其入境,并按规定让他跟随原团队遣返回国。”据杨静了解,“十一”黄金周这段时间,包括中国游客在内,共有四五百人被扣留在济州岛。他的39人团队被扣留了3人,10日回国时回来了38人。

回国的游客为何少了1人杨静透露了一个惊人的突发状况:有一个团友到韩国后即自行脱团离开,而这个人,正是当初和肖德兵一起参团的罗国玉。

“第一晚,我和他住一个房间。趁我不注意,他就跑了。”杨静向记者透露,事发后,旅行社和中国驻济州岛总领馆都在设法寻找罗国玉,但目前还没有消息。

回国后的肖德兵两手空空,在记者追问下,他说,“我和他(罗国玉)的行李都装在一个箱子里,东西都被他带走了。”

当事者说

承认想赴韩国打黑工 涉事旅行社面临罚款

10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找到位于成都市西大街的四川省中国青年旅行社天佑分社,工作人员蔡先生说,9月底肖德兵和罗国玉两人一起报名、缴费参团。审核材料后,每个人都交了2000元押金。

蔡先生说,近年来,免签的济州岛是很多国内游客的中转地,部分报旅游团的游客过去后,却滞留在了韩国,“打黑工去了”。

根据肖德兵和罗国玉的经济状况、首次出国等诸多因素考虑,行前,旅行社和他们签了一个《告知函》,明确告知“因参加韩国跟团游的游客频发恶意逃跑滞留及海关拒签遣返事件,两人不得恶意逃跑滞留,否则押金不会退还。”

蔡先生认为,从目前情况看,罗国玉通过边检后恶意逃跑滞留,难逃打黑工的嫌疑。肖德兵虽因自身原因没通过边检,但从两人同行和安排来看,也难逃嫌疑。

蔡先生说,这是他们遇到的第2起游客恶意脱团事件,旅行社面临相关部门罚款几万元、3个月禁止送韩国签的处罚,这对旅行社来说损失非常大。

“是不是原计划想去打黑工”面对记者追问,肖德兵沉默一阵后,轻轻点了点头。他说,他和罗国玉此前在杭州打工卖烧烤,听说去韩国打工挣钱多后,就回到成都报了团,试图以这种方式去韩国。他说,目前自己也联系不上罗国玉,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因当事人要求,文中肖德兵为化名)华西都市报记者李逢春摄影吕甲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