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数万元报销单被寄丢】救命钱没输没丢 拿回4万元 然而真相是

广受存眷的“儿子等着母亲肝移植,父亲赌钱输光救命钱后失踪”的新闻主角韦进林前日现身病院,面临公家的质疑,韦进林起头说他带走的数万元“救命钱”赌钱输光了,后又改口说钱掉了,对于这些说法,韦进林的老婆徐娟均暗示不相信。

【数万元报销单被寄丢】救命钱没输没丢 拿回4万元 然而真相是

昨日,对于钱的去向,韦进林再次改口,称这笔钱是本身“藏起来了”。“还了几万块债,过年用了一些,还有4万多。”昨日下战书,他在德律风里告诉老婆徐娟,藏钱的原因是徐娟要和他离婚,他“得为本身今后做筹算”。他还暗示若是徐娟不跟他离婚,他就把这笔钱拿过来给儿子治病……几经挽劝后,韦进林于昨晚11点45分,将还债事后剩下的4万元钱,交到了老婆的手里。

下战书3点

再次改口

“钱被我藏起来了”

自从韦进林前日现身病院后,对于6万元钱的下落,徐娟就心生思疑。“他之前说赌钱输完了,还借了水钱(高利贷),后来又说掉了,那么多钱掉了都不报警?我不相信。”在媒体报道韦进林编造赌钱假话后,有网友起头质疑整个乞助事务的真实性。“网上有人说我们一家人都在演戏,还有人问我是不是有幕后筹谋,我感觉韦进林必需把6万元钱的工作说清晰,否则会寒了捐助者的心。”徐娟说。

昨日上午,徐娟打德律风给韦进林,扣问他那时拿走的6万元钱和年末在工地要的2万多元,到底去了哪儿?“他那时回覆我说,考虑下。”下战书3点,徐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对于“救命钱”的下落,韦进林再次改口了,“他说这个钱没有赌钱输掉,也没有掉,他把这些钱还了一些账,还有4万多,他藏起来了。”徐娟说,韦进林告诉她,这么做的原因是两口儿之前闹离婚,“他想把这笔钱藏起来,为本身离婚后做筹算。”

徐娟说,韦进林在德律风里暗示,若是老婆今后跟他好好糊口,他就把这4万多元拿出来给儿子治病。“我那时告诉他,我好好跟他过日子,让他把钱交到病院来。他这小我措辞变得太快,没把钱拿过来之前,也不晓得他说的是真的仍是假的。”

下战书6点

多次频频

“我此刻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昨日下战书4点,徐娟和母亲再次来到四川大学华西病院重症监护室,探视了儿子,还有几天就要进行肝脏移植手术,徐娟的表情有些复杂。直到下战书5点多,徐娟和母亲分开病院时,之前承诺送钱过来的韦进林仍然没有任何动静。成都商报记者拨打韦进林的两部手机,一部无法接通,另一部则关机。

下战书6点,徐娟再次给丈夫打了德律风,德律风一接通,同化着脏话的骂声就传出了:“你找那些新闻媒体,把工作搞得那么大,此刻我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你把我害惨了,我此刻压力大得很。”

徐娟问他,钱到底在哪里?韦进林岔开话题,继续说本身此刻“名声臭了”。持续问了几回,韦进林要么答非所问,要么说:“我此刻不想说这个问题。”

在至少问了十遍后,韦进林终于说:“阿谁钱我还了一些账,还有4万多,我把钱藏起来了。”徐娟让他将钱送到病院来,以证实他仍是愿意救儿子的,韦进林继续岔开话题……徐娟要他赶到病院为儿子捐血小板,韦进林没有正面回覆,而是再次岔开了话题。

徐娟问韦进林此刻在哪个工地,但他没有回覆。“我此刻过来找你,就在地铁广都站口等你。”徐娟说,韦进林起头承诺过来碰头,但仅两分钟后,又变卦了,“我要处置工地上的工作,等我完了晓得给你打德律风。”

晚上9点半

漫长期待

过了商定时候,他还没有出门

晚上7点半,徐娟打通了韦进林的德律风,但愿他能对整个工作给出一个申明和澄清,韦进林称,他将于晚上9点半,带着残剩的4万余元赶来。

从7点半到9点半,短短两个小时,但在徐娟身上,却变得相当漫长,她和母亲在当天租的出租房内,焦心地期待着。然而,晚上9点半,丈夫韦进林仍然没有赶来。徐娟再次给韦进林打去德律风,德律风里,韦进林说,本身在家中还没有出发,同时抱怨道,本身因为此事丢掉了工作——工地老板也知道了他儿子生病的工作,要他先回家,像个汉子一样承担家庭的责任。

丈夫的几回再三频频,让徐娟不由得和他争吵并抽泣起来。“我29号就要做肝移植,时代不克不及伤风生病,你如许做,到底有没有心疼我和娃娃的生命?你晓不晓得,你如许频频扯谎,别人就不相信我们了,觉得我们都是哄人的,你一小我拖累了我们一家子。”挂了德律风,徐娟擦着眼泪拿出一个簿本,上面记实着他们收到的捐赠,此中好心人微信转账接近4万元、现金7200元、银行卡3万多元,合计7万7千多元。她出示的病院收费单据显示,今朝,她已掏出7万元,存入儿子的就诊卡中。

在徐娟期待丈夫的时候里,她的微信上又收到3000元的转账。截至昨晚11点30分,徐娟的银行卡和微信上共收到捐钱8万元。

【数万元报销单被寄丢】救命钱没输没丢 拿回4万元 然而真相是

晚上11点45分

送钱到病院

今天上午将为儿子捐血小板

几经挽劝后,韦进林终于决议先在德律风中对媒体进行一番澄清,他在德律风中告诉成都商报记者:1、他带走的那6万元钱,加上后来要账要到的2万多,合计8万多元,本身没有赌也没有掉,而是藏在老家了。后来这笔钱有2万元还给了本身的哥哥,别的2万元还给姐姐,还剩下4万余元。而藏钱的原因是因为一向在和妻子打骂闹离婚,藏钱是给离婚后的本身“留条退路”。2、针对有网友说其筹谋一事,本身背后没有推手也没有筹谋来骗好心人的钱,之前没有说真话是因为心理压力太大了。

韦进林同时暗示,剩下的那4万元钱,他将在当晚拿到病院给娃娃治病,估计赶到病院的时候为晚上12点。韦进林说,他必需要把这笔钱当着记者的面给了,才能安心。

韦进林说,今天是他39岁的生日,因为儿子的血小板较低,可能会影响手术,他决议今天上午到病院为儿子捐血小板,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昨晚11点45分,韦进林来到了四川大学华西病院,在病院急诊科门外,见到了老婆徐娟和岳母。韦背着一个黑色背包,里面装着他之前藏的4万元钱,他将钱点数后,装进背包,拿给徐娟,又送两人回到租住地。他皱着眉头,频频强调本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拿到钱后,徐娟暗示将在今日一早将钱存入病院账户,到时辰会保留交费的单据作为凭证。

成都商报记者 梁梁 摄影报道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