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老银杏树长出人脸】银杏树价跌至冰点 西部银杏第一村转型旅游

【老银杏树长出人脸】银杏树价跌至冰点 西部银杏第一村转型旅游

都江堰石羊镇金羊社区,成片的银杏树林

【老银杏树长出人脸】银杏树价跌至冰点 西部银杏第一村转型旅游

聚鑫园艺负责人彭佳林希望通过银杏盆景来扭转目前不利状况

【老银杏树长出人脸】银杏树价跌至冰点 西部银杏第一村转型旅游

工人师傅将银杏树根茎包裹起来方便运输

【老银杏树长出人脸】银杏树价跌至冰点 西部银杏第一村转型旅游

都江堰市石羊镇金羊社区银杏林,起重机将银杏树吊起,这样的场景越来越少见

渐入深秋,银杏叶开始泛黄,即将迎来银杏树一年之中最美的时节。距离成都六十余公里的都江堰石羊镇金羊社区,被誉为“西部银杏第一村”,有着数千亩的银杏种植区域。

在这大树林立的景观背后,花木商们却正艰难转型。

十余年前,在“大树进城”的热潮下,来往的大型货车通宵达旦进出,花木商数钱数到“手抽筋”。2012年底出现行业拐点,以银杏、桂花为代表的名贵大树,开始量价齐跌。十余年树龄、直径20公分的银杏树,以前上万元一株,如今只卖到六七百元。花木商们或退出或转型,在银杏林区内建小木屋,办农家乐,打造乡村旅游。

现状

银杏树价格跌至冰点

投资千万亏损800万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被誉为“西部银杏第一村”的都江堰石羊镇金羊社区,一路葱茏,成片的银杏林立,有些开始泛黄。偶见几辆小货车,在这里拖运银杏树,显得分外冷清。

金羊园艺场包氏农庄负责人包太忠,从事了二十余年花木生意,是村里最早一批种植银杏的人。“十余年树龄、直径20公分的银杏树,2009年,要卖到8、9千元,而到2012年,能卖到5000元左右,现在只能卖到六七百元。”包太忠感叹。2009年,他曾投资1000多万元,租下500亩地,种植银杏树,其中300亩地种银杏幼苗,“当年3元一窝买回来,现在长到10公分,价格10元一窝,当时种植时的人工成本都不止这些。”

包太忠说,每年每亩租地2000元,人工每天200元,这些都是巨大的投入。2012年底,行业开始出现拐点,他开始减退300余亩租地,现在还剩约200亩。当时投入的1000多万元,随着行情下滑,资产缩水到200多万元,“800万元打了水漂。”

聚鑫园艺负责人彭佳林,同样种植银杏二十余年。从三年前承租20余亩地,退到现在10余亩地,“相比三年前,银杏树价格大幅缩水。”自2012年,租地里卖出银杏树后,他不再像往年补种银杏树,而是代以桩木盆景,或种植蔬菜。

转型

办农家乐做乡村旅游

开始寻找新出路

大树产业经过三、四年的洗礼,如今陷入价格冰点。金羊社区的种植户们也开始寻找新的出路。发展桩木盆景,办农家乐,发展乡村旅游,成为新的探索方向。

包太忠在行业出现拐点之时,就开始全国四处考察,摸索出路,他曾考虑到都江堰市区附件去办农家乐。而自去年,社区利用园林资源,打造乡村旅游的思路,与他不谋而合。他决定留下来,就在老家在自己的银杏树林里建小木楼、办农家乐。

“已经投入了五十多万元。”昨日,记者看到,银杏树林深处,一间小屋正在搭建。“到时候,游客来我们这里,可以搭帐篷,可以在小木屋里休息、娱乐,我们提供原料,游客可以自己动手做农家菜……”包太忠对于未来前景,充满期待。

成都商报记者 贺华玲 摄影记者 张直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