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小鱼塘兽药乱投放】失控的鱼塘|小鱼塘兽药乱用,孔雀石绿多地曾检出

私人鱼塘无证养鱼,养殖、投药均无记录,兽药乱用、违禁药私用,上市销售无需检疫合格证,水产部门抽检难顾所有鱼塘...有养殖户对记者说,“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

小鱼塘兽药失禁 养殖户不吃自养鱼

陈明(化名)站在已经干涸的鱼塘前,满不在乎地说,“你说哪个鱼塘不用药?不用的话,还有活鱼吗?”

(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11月底,天津塘沽周围的过百鱼塘有些荒芜,堤岸上丢弃的空药瓶已经发黄。陈明的鱼塘从鱼苗放进去那一刻,就要撒药,中间还要投放消毒药、抗生素,隔两个月还得增加改善水质的药。一年七八次的鱼药使用,一次就得撒下去30多箱。

早在月初,此地的大部分鱼塘就已经出鱼,通过鱼贩子的货车进入批发市场。而养殖户陈明却没有吃过一条自己养殖的鱼,“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

【小鱼塘兽药乱投放】失控的鱼塘|小鱼塘兽药乱用,孔雀石绿多地曾检出

▲天津滨海新区一鱼塘周围随处可见散落的药瓶。新京报记者 大路

失控的养殖

30多岁的陈明在天津塘沽地区有着60多亩的鱼塘,可产两三万斤鱼。最热闹的时候要属中秋节前后,出鱼时,热闹得跟过年似的,卡车排着队进出。

四五斤的草鱼、鲤鱼活蹦乱跳,一跃蹦出一米高,跟着鱼贩子运往天津市区及周边省市。

中秋节过后,这一年的收成算完成大半。一进11月,鱼塘会将水抽干或是直接用大网拉,将最后收获的鱼都交给鱼贩子。

11月26日,沿着塘沽四道桥往东丽大道,一路上大量鱼塘大多已经干涸,水底结着薄冰,四周枯草环绕。泡得发黑的塑料袋、饮料瓶等各种垃圾混杂在草丛中。

【小鱼塘兽药乱投放】失控的鱼塘|小鱼塘兽药乱用,孔雀石绿多地曾检出

▲11月26日,天津滨海新区一个私人鱼塘正在注水。新京报记者 大路

陈明的鱼塘是自家的,没有任何“证书”,也未向当地工商或渔业等任何部门备案。“不知去哪儿备案,也没人来查过。”

另有多名转包鱼塘养殖者证实,在当地,承包鱼塘只需要签订承包合同,并不需要申请任何执照。

“或是自己的池子或是承包别人的池子,买了鱼苗放进去,长大了卖就行。”多家鱼塘养殖户都称,经营鱼塘不需要任何手续,也没人管。

养殖户所说的不用办证,在天津塘沽个体养殖户中普遍存在。28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以养殖户身份致电塘沽水产局,养殖科工作人员称,塘沽这边大部分个人承包的鱼塘,都没有办《养殖证》。

【小鱼塘兽药乱投放】失控的鱼塘|小鱼塘兽药乱用,孔雀石绿多地曾检出

▲11月26日,天津滨海新区一处鱼塘岸边遍布空药瓶等垃圾。新京报记者 大路

这位工作人员介绍,一般情况下,个人承包集体土地的鱼塘不需要《养殖证》,只要和村里签订合同就行,没有强制规定要办证。

按照《天津市渔业管理条例》规定,集体所有或者全民所有由农业集体经济组织使用的水域、滩涂,可以由个人或者集体承包,从事养殖生产。承包人依据承包合同向所在区、县人民政府领取养殖证。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副会长崔和介绍,鱼塘承包需要有养殖证,当地政府审批,一般在政府规划内的鱼塘才会承包出去。

鱼儿撒欢儿的秘密

养殖户们最怕的就是鱼生病,这时大量的杀菌剂、消毒剂、抗生素就一齐上阵。

冬日里的塘沽鱼塘,死水般沉寂。方方正正的鱼塘边,遗弃着大量空药瓶。

陈明的鱼塘,每年春季开始放鱼苗,每亩鱼塘放1000尾,60亩就是60000尾,有草鱼、鲢鱼、鲤鱼等。在陈明看来,如果池塘不用药,鱼生病了就会全部死光。

今年夏天,30℃的高温里,陈明的数万尾鱼儿集体生了红斑。

有着10几年养殖经验的渔民老李说,红斑病一般发生在夏季,水体环境恶化,容易暴发此流行病。鱼儿身上长满红斑,还会烂鳃。一般发生这种情况,不是鱼塘水体过肥,就是水中的亚硝酸盐超标,造成缺氧引起。

眼看着鱼苗一天比一天蔫,养殖工人急得到处打听救治办法。最后在塘沽一家水产技术服务中心,买来恩诺沙星等兽药,伴着鱼饲料一遍遍撒下去。没出几日,鱼苗又活泛起来,鱼塘的鱼有救了。

至于病愈的鱼会不会有药物残留,陈明摇摇头,他也不那么清楚,“一点吧,哪有不残留的。”可也没遇到相关部门到鱼塘检测过,对于药物超标、残留的问题,养殖户也从未考虑过。

水产专家表示,鱼类用药都有残留限量,例如恩诺星沙,可以治疗畜禽及水产细菌性败血病、烂鳃病、赤皮病等。如果超标,会使人呕吐、腹痛、腹泻,损害泌尿系统。

除了抗生素和兽药,陈明说,他们还会给鱼喂中药和一些植物用的药,“有没有害,还真不知道。”

按照《天津市渔业管理条例》规定,渔业主管部门应当依据有关动物防疫法律、法规和其他规定,组织实施对水生动物及其产品实施防疫、检疫工作;并加强对养殖生产的技术指导,定期进行病原监测和调查,发现重大疫情及时向当地政府及上一级渔业主管部门报告并通报有关部门。

每年10月中到11月初,塘沽当地的鱼塘就到了出鱼的时节。这些用了药的鱼,最终会有鱼贩子来将鱼收购,并流入市场。

同样按照上述条例,水生动物及其产品运输、销售前必须进行产地检疫,并取得动物检疫合格证。

“从没听过鱼还有检疫合格证”,陈明说,出鱼时,会有专门的鱼贩子来收鱼,用车拉走,销往天津的各个农贸市场及周边省市农贸市场。

在这里的鱼塘,鱼养大了,就可以卖,有养殖户说,即使用了“硝基呋喃、孔雀石绿”这些禁用兽药,也不会有人知道。

湖南农业大学水产科学系主任江辉称,水产养殖除了农业部禁用的孔雀石绿 等几十种药物,其他的兽药也需要在技术人员指导下使用,不可滥用。

小鱼塘一年难抽捡一次

2003年,农业部通过的《水产养殖质量安全管理规定》,对内容包括水产养殖用水、养殖生产、鱼用饲料和水产养殖用药等水产养殖过程规定了具体要求。

例如,水产养殖单位和个人应当填写《水产养殖生产记录》、《水产养殖用药记录》、《水产品销售记录》。“三项记录”应当保存至该批水产品全部销售后2年以上。

对于养殖记录,陈明说都在养殖户心里,什么时候撒药、投喂,什么时候出鱼都凭经验,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水产养殖记录》。

陈明60多亩的鱼塘,在养殖科工作人员眼里,“规模都太小了,可能一年都检查不到一次”。

这名养殖科工作人员称,水产局平时会有监管,主要围绕“符合食品安全要求”,水产部门也会对鱼塘抽检,但是不一定能抽到每个鱼塘,抽检频率要看鱼塘规模大小,规模越大,抽检频率越高,规模小可能一年都抽检不到一次。

具体抽检是由水产部门牵头,街道或者村里配合。选好池塘后,水产部门派人去检测。“检测哪个小鱼塘,都由村里安排,比如我们告诉他这次抽检多少户,他去安排。一年标准检测会有七八十个,快速检测五六百个。”

此外,每年都要发放宣传材料,不要用禁用的药,要是检测到使用了禁药的水产品流入市场,追查过来,“该罚款的罚款”,够一定数额还会移交司法机关。

对鱼药的用量,他说,养殖部门不做具体规定,只要不是禁用药,就可以用,而且药品都有说明书,按照说明书,注意休药期就行。

记者了解到,休药期是指“最后停止给药日至水产品上市出售的最短时间”。有些药物虽允许使用,但它在鱼体内吸收、消除要有一个过程,所以必须停止用药一段时间后,鱼才能食用,这就是休药期制度。常用鱼药的休药期5到42天不等。

前述养殖科工作人员说,“在休药期内就把鱼卖了,也有可能,药用多了,会有一定残留,只要不用禁用药,问题都不大。”

“经过休药期的养殖鱼进入市场也需要准入证明。”崔和介绍,比如委托第三方或当地监管部门出具检测报告。合格后,才可进入市场流通。(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批发商开收据拒签字 问题水产难溯源

一张没有签名的供货收据,让海鲜零售商陈春松面临10万元罚款。

在他看来,这是批发商将问题鱼虾的风险转移到了他手里:“货在我手里检查出问题,拿这个没签名的收据去问批发商,他们却不承认。”

在新发地海鲜批发市场,一张签有供货商姓名的收据被认为暗藏风险,“没人会签字。谁也不想找麻烦。”多位水产批发商认为,签有名字的收据,是问题水产溯源的铁证,为规避风险,他们选择拒绝签字。

【小鱼塘兽药乱投放】失控的鱼塘|小鱼塘兽药乱用,孔雀石绿多地曾检出

▲11月26日,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鱼贩们把刚批发来的活鱼运进面包车。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因此,风险从链条开始便层层向下传递,一旦不合格水产品被查出,想要反推追责便难上加难。用批发商的话来说,“货在谁手里出问题谁倒霉,谁就得负责。”

没有签字的票据

陈春松在大兴做水产零售生意,从新发地批发市场进货已有五年。

今年8月,大兴区食药监局工作人员在其店里抽检,“购买了2000多块钱水产品,说要去检测。”陈春松没想到,一个月后,他被告知当中的青虾检测不合格,按相关规定罚款10万元。

检测报告显示,在其店里抽检的水产品经由“谱尼测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检测给出的《食品安全监督抽检检验报告》,任务来源是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报告上标有抽样日期为2016年8月16日,抽检的样品名称为速冻青虾,规格型号是散装称重,抽样数量为10板(约3.5kg)。

检测结论为:经抽样检验不合格。

根据农业部公告第560号规定,呋喃西林属于禁用兽药。自2005年11月,该兽药就被停止生产、经营和使用,违者按照《兽药管理条例》实施处罚,并依法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

对此,大兴区食药监局要求陈春松提供当时交易的票据,以证明产品来源。

陈春松提供的票据显示,开具时间为2016年7月2日,上面印有批发商所属公司、在新发地批发市场经营的地址、电话等信息,并且填有所购货品为河虾、数量及金额。但收据上方的客户、车号、车位以及下方的签字一栏则是空白。

批发商开具的票据上没有签名,这让陈春松很为难,一旦查出问题,责任只能由他自己承担。目前,大兴食药监局正就此事做进一步调查,陈春松的罚款目前也没有上交。

陈春松描述,在他接到食药监的通知之后,就拿着进这批河虾的收据去找批发商。但是批发商表示,此前确与他有过交易。但因其所拿票据上没有签名,所以不能证明此票据是由他们开具的。

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三十六条,食品经营者履行了本法规定的进货查验等义务,有充分证据证明其不知道所采购的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并能如实说明其进货来源的,可以免予处罚。

“我现在就是想,从7月2号那张票据上写的字到公安那里去对笔记。”陈春松说。

批发商怕担责拒绝签字

收据单上的签名,意味着批发商对销售责任的认可和担当。但为规避风险,新发地部分水产批发商选择拒绝签字。

11月27日下午,新发地冷冻水产品批发市场,成排的冷库在大棚下两两相对,几辆柜式货车停在冷库中间的大棚之下。

记者询问,如果从市场购买海鲜,批发商是否会开具相关票据?一位老板模样的男子回答,会开收据,但收据上不会标注公司名及商家信息,“就是从外面买的那种收据本,上面什么都不标。”

记者疑问,如果不开收据,产品查出问题,该如何追究责任?“那我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位老板回答。

在隔壁大棚,一位老年男子也称,收据“就是打个白条”。

据他介绍,“白条”上标注着商铺的名字或冷库号。但肯定不会签字,“没人敢给你签”。

另一位在场商户透露,批发商之所以不敢签字、盖章,是因为“谁都怕找麻烦,食药监抽到了就是麻烦,怕你带着检查人员找来。货在谁手里就是谁的问题。你别回来找,没人会承认。”

在这样的“规则”下,本该正常进行的交易充满了不确定性:“你要是看着没问题你就买,不会给你签字。”

多位零售商也印证了批发商的说法,他们表示“进货的时候就只有票据,不给签字。”“我们有时候进一大车货,直接上秤交钱,没有票据。”

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食用农产品市场销售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规定,批发市场开办者应当印制统一格式的销售凭证,载明食用农产品名称、产地、数量、销售日期以及销售者名称、地址、联系方式等项目。销售凭证可以作为销售者的销售记录和其他购货者的进货查验记录凭证。

对此,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表示,批发市场开办者违反《食用农产品市场销售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规定,应该受到行政处罚。

(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北京新发地市场宣传部一位詹姓工作人员回应称,海鲜市场批发商不开票据、票据不签字等情况确实存在。

他说,海鲜批发商只是海鲜销售环节当中的一环,对于其他环节无法掌控,因此,很多批发商为规避风险,不敢给购买方开具过于详细的票据。

针对陈春松出现的水产品溯源难的情况,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市场会帮助购买海鲜的商户进行协调,严重的也会对相关批发商进行处罚。

溯源难,问题鱼难倒查

“当前我国水产品尚未健全追溯系统,因此即便抽检查出问题,也难以倒查到养殖鱼塘及批发商。”华东理工大学食药监管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少伟指出,目前国内食品追溯的产品编码和追溯标准比较混乱,这也抑制了消费者的追溯积极性。

有水产批发商介绍,一辆车装载10吨鲜鱼,有时是多个鱼塘混装而成。运到市场被检测出有毒成分,很难分清楚“问题鱼”的来源,他们自身就更不愿意担这个责。

面对水产品抽检不合格,又无法明确提供进货票据的情况。大兴区食药监局食品流通监管科的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在零售店中抽检产品不合格,那零售商就要负责。

食药监部门一位内部人士介绍,水产品溯源的证据链能够建立起来,关键在于购买者能否提供正规收据、发票等有效证据,如果出现上述的无签字票据,则属于食用农产品来源不明,无法认定其源头。

如果票据齐全,即能够证明问题水产的来源属地,则由食药监部门进行案件移转,由食品来源地食药监部门进行处理。

此前,国务院食品安全办公室主任、国家食药监总局局长毕井泉就曾对加强农药残留、兽药残留超标的产品溯源做出过公开回应。他称,按照《食品安全法》的有关规定,任何生产者在采购食品原料的过程中要进行国家规定的食品安全标准的检验。

商品的经营者在进货时也要进行检验,在销售时也要对里面农药残留、兽药残留承担全部的法律责任。“要加强对市场上销售产品的抽样检验,并且要对抽检出存在农药残留、兽药残留超标的产品进行追根溯源,要查到它的生产者。”

刘少伟建议对水产品构建信息化物流。比如将产品信息做成标识记录在产品身上,这样用户可以在手机智能终端及政府网站访问到产品安全流通信息,以实现水产品信息的实时追溯。

健全水产品追溯体系,技术已不存在障碍。目前上海一家水产品企业,就在自产淡水鱼及制品上,加附一张追溯卡。扫描追溯卡上二维码就能获得水产品从养殖、加工到销售的全程信息,尤其是养殖环节,可以具体到产地鱼塘、养殖密度、喂养饲料等情况。(新京报记者 潘佳锟 卢通

违禁药孔雀石绿 多地水产均曾检出

“孔雀石绿物美价廉,在消除鱼类水霉病方面的效果无可替代。”周卓诚是中国渔业协会主任委员。他深知孔雀石绿能致癌致畸,商贩们却还要使用的原因。

“这两年有泛滥趋势。”11月25日,周卓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孔雀石绿已在我国养殖业禁用16年,但它对活鱼防病有“奇效”,让水产品商家铤而走险,偷偷滥用。

【小鱼塘兽药乱投放】失控的鱼塘|小鱼塘兽药乱用,孔雀石绿多地曾检出

▲2014年9月3日清晨六点半,广东深圳,布吉水产品交易市场,执法人员对鱼池的水进行取样。图/视觉中国

京津两地水产市场商家透露,活鱼零售、转运商以及生产企业都有可能使用孔雀石绿。面对即将到来的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抽检,一些水产品商家选择将活鱼下架。

孔雀石绿网上能买到

在淘宝上搜索“孔雀石绿”,能找到多个售卖孔雀石绿的商家。在这些商品信息中,有的明确标注“鱼场鱼池专用”。

在淘宝网中,孔雀石绿的零售价为40多元一斤。通过淘宝的卖家信息显示,上面的孔雀石绿厂家多来自天津。记者找到天津的一厂家,获知批发价为15元左右一斤。

天津化学试剂六厂主要生产无机盐、有机化工原料(危险品除外)、轻纺助剂。如今该厂改名天津致远化学试剂公司,网上有售该厂产的孔雀石绿。

新京报记者根据该厂公示的地址寻找其生产踪迹,但发现天津化学试剂六厂厂房已经废弃,新址难以寻觅。

在淘宝网上,孔雀石绿销量较大的厂家之一,天津福晨化学试剂厂位于天津北辰区。

11月27日,新京报记者在该厂看到,厂房仅有一大车间,院内生产线已经停止生产,厂内员工称,他什么都不知道。

而位于天津市南开区楚雄道的天津天新精细化工开发中心一负责人则承认销售过孔雀石绿。这家企业位于南开区一居民区内,门口没有挂任何牌子。

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孔雀石绿的生产很简单,仅需要购进原料,然后进行分装。但他同时表示,近期他们已经不生产了。

“因为环保部门在查。”他说,对于以往孔雀石绿具体销往何处,他表示不清楚。

上海多宝鱼涉“毒”事件

上一次活鱼被大规模检出孔雀石绿的事件距今已有十年。

2006年11月中旬,上海市场的多宝鱼被检出孔雀石绿,引起全国震动。北京、广州、武汉、杭州等全国数十个大中城市紧急停售多宝鱼,农业部会同国家食药监亲自督查溯源。

彼时,山东日照渔民马先进还不知孔雀石绿是何物,但他养殖的4万多条多宝鱼被检出孔雀石绿遭灭顶之灾。

当年,上海的问题多宝鱼追踪溯源,锁定到山东。随后,经过抽检,山东3家企业被查出在养殖过程中违规使用了氯霉素、孔雀石绿、硝基呋喃类等违禁兽药。马先进的养殖场在其中之一。

孔雀石绿是一种性状为翠绿色晶体状的化合物,最初作为染色剂应用于传统工业领域。但是,这个化学名称为“四甲基代二氨基三苯甲烷”的物质,同时具有杀菌防腐的性能。

1993年起,孔雀石绿开始在我国水产养殖领域使用,用来预防和治疗养殖鱼类中高发的水霉病、鳃霉病和小瓜虫病。

上海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大概在20年前,很多国家是把孔雀石绿作为“好东西”来推广的,后来才发现这个物质的危害,开始努力改掉这一做法。在2000年后,农业部开始强调水产品禁用孔雀石绿。

2002年,我国正式将孔雀石绿列入《食品动物禁用的兽药及其化合物清单》,同时还颁布了《无公害食品标准水产品中渔药残留限量》(NY 5070-2002),明确指出孔雀石绿不得检出。

11月27日,马先进告诉记者,他当时彻底懵了。后来他得知,检出孔雀石绿的三家水产商都使用了青岛统一饲料公司的鱼饲料,后来经检验,这家公司的鱼饲料含孔雀石绿。

“我真的被害惨了。”马先进说,至今,他仍背着当年500多万外债的损失。

当年,三家水产商起诉了青岛统一饲料公司。

11月28日,青岛统一饲料公司工作人员表示,该案已经宣判,他们已赔偿养殖户700多万。随后,他们公司停止生产该款饲料。

据公开数据显示,当年轰动全国的多宝鱼事件,导致整个山东约5000万尾多宝鱼囤积,经济损失近20亿元,青岛市场上90%的多宝鱼滞销。

水产市场孔雀石绿泛滥

有关从业人员称,10年前的多宝鱼事件对活鱼市场具有很大震慑力。

但十年过去,孔雀石绿并未在水产市场消失。

中国渔业协会主任委员周卓诚大部分时间都在一线水产市场和实验室,因此,他对孔雀石绿十分熟悉。

他坦言,经常听说也接触过使用孔雀石绿的水产商。

他说,多数长途运输活鱼的转运商、储存活鱼的商超、餐馆等是使用孔雀石绿的高发人群,而多宝鱼、鳜鱼、鲈鱼等因为价值较高,成为主要的使用对象。

(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从已经公开的检测结果来看,孔雀石绿这两年有泛滥的趋势。”11月25日,周卓诚说。

周卓诚通过行业公开的检测结果发现,近两年,武汉、上海、广州等地,陆续出现活鱼检出孔雀石绿的现象,而且不少抽检的检出率达到15%。这是判断孔雀石绿泛滥的一个依据。

周卓诚指出,2011年以来,全国多地的卫生检疫检验和疾控部门抽检数据中,均有检出孔雀石绿的记录,有的检出率达到90%以上。

涉多环节难以溯源监管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员徐向荣做过研究,孔雀石绿的重要致癌物是其在进入生物机体后,通过生物转化,形成脂溶性代谢产物隐性孔雀石绿,其毒性远超孔雀石绿。

“科学研究已证实这类化合物分子进入人体后,能破坏DNA从而引起细胞癌变。”徐向荣等人在《热带海洋学报》上发表的“水产品中残留孔雀石绿研究进展”中表示。

不仅如此,研究还已证实,无色的孔雀石绿还能诱发甲状腺细胞肿瘤的生成。

“泛滥的原因还是孔雀石绿价格低廉,同时治疗效果显著。”周卓诚说,在养殖环节,孔雀石绿的主要使用方法是泼洒,平均成本极低,每立方米水仅需成本0.7元。

范守霖等专家则认为,国家对孔雀石绿的销售和购买并没有限制,仅有的鱼样抽查监管模式并不能堵住所有的“漏网之鱼”。涉及养殖、运输、售卖多个环节,即使抽查到了下游的鱼贩或贸易企业,也难以完成问题水产品的溯源监管,孔雀石绿的真正禁用难以实现。

对于孔雀石绿,周卓诚表示并不是没有替代品。上海海洋大学曾公开一种专门替代孔雀石绿的药品,名为“美婷”,其成本与孔雀石绿相当。但周卓诚表示,这个药品并没推广开来。

从事水体杀菌消毒行业的中天朗洁(北京)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负责人李某称,他们目前也正在针对孔雀石绿研究新药,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安全的消毒杀菌产品。但他同时表示,这种产品比孔雀石绿成本要高。

周卓诚也表示,该药的成本不仅比孔雀石绿大,而且产生效果时间很短。

“两三天可以,时间长了也不行。”他说,所以不适用于长途运输,目前该药也没有在全国范围内成功推广。

今年8月,国务院食品安全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农业部、国家卫生计生委、食药监总局联合制定《畜禽水产品抗生素、禁用化合物及兽药残留超标专项整治行动方案》明确提出,对于孔雀石绿等具有抗生素功能的禁用化合物,要建立实名购买和流向登记制度,实施严格管控。

那些年,检测出的孔雀石绿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至今,各地食药监局和相关研究所确实有过多次检出孔雀石绿的记录。

●2011年,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从福建省6个市的餐饮场所抽取了207个活鱼样品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有48份样品检出孔雀石绿,检出率为23.2%,其中28份鳜鱼样品,有26份检出孔雀石绿,检出率为92.9%。福建疾控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这些抽检的样品大部分产自广州、江西、浙江、湖北等地。

●2012年6月至2013年5月,北京市卫生监督所和北京市丰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丰台区两大水产市场做过一次检测,工作人员从水产市场随机抽取78分活鱼样品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有4份样品检出含有隐性孔雀石绿,检出率为5.1%。检出含孔雀石绿的样品则大部分来自广州。

●2014年第三季度,上海食药监局对上海市场的水产及水产制品抽检169批次,发现13批次不合格,不合格率7%,其中就指出转运商在转运环节添加孔雀石绿等违禁药品。

●2015年2月至6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从全国抽检水产品及水产制品361批次,不合格样品38批次,不合格率达到10.53%。其中,成都、广州两家水产商的淡水鱼检出呋喃唑酮代谢物和孔雀石绿。

●2015年3-4月,成都市食药监局对成都范围内抽检的301批次的水产品进行检测,其中有19家餐饮店、24个水产品样品中检查出了孔雀石绿。

●2015年7-8月,广东省食药监局组织对广州、汕头、惠州、阳江、湛江、潮州等6个市批发市场、农贸市场、大型连锁超市等经营单位销售的水产品进行抽样检验,在抽检的197批次水产品中,合格166批次,不合格31批次,不合格比例达到15.7%,主要的检出物则是隐性孔雀石绿、氯霉素、呋喃唑酮代谢物。(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 实习生张惠兰)

(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本文部分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