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小鱼塘兽药乱投放】新京报评论丨你们“不吃自己养的鱼”,难道不吃别人养的吗?

近日,发生了“活鱼消失”的异象后,新京报记者继续跟进调查,发现背后阴影实在太大:私人鱼塘无证养鱼,养殖、投药均无记录,兽药乱用、违禁药私用,上市销售无需检疫合格证,水产部门抽检难顾所有鱼塘...有养殖户对记者说,“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

这是一条死循环。

A说,我不吃自己养的鱼;B说,我不吃自己养的鱼;C说,我不吃自己养的鱼……但只要你吃鱼,悲哀在于,A难免会吃到B的或C的。在商业社会,妄图损人利己、独善其身,最终也是逃不掉的。事实上,谁又敢保证A在餐馆吃饭或者在其他地方买鱼,没有一条来自自家的鱼塘呢?

在商品无限流通,资源互享、分工巨细的人类当下社会,有时候,坑人就是坑己。

A说,我不吃自己养的鱼,B说,我不吃自己种的菜,C说,我不吃自己产的米……结果是A吃了B的菜C的米,B吃了A的鱼C的米,C吃了A的鱼B的菜。人生如此艰难,何必自己拆穿。

杀人的从来不是刀,而是人;害人的从来不是鱼,而是渔。更进一步地说,是愚。

我个人的价值观形成,从倾向于“人之初,性本善”,再到倾向于“人之初,性本恶”。人类本质的进步,不是基因和智商的进步,不是人性的优化,而是规制人性的“套路”的进步与优化。

法与德,是人类社会祛恶滋善的两大利器,人之所以为人,无外乎有规矩和道德。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法是应然,却未成为必然。我们看到私人鱼塘无证养鱼、兽药乱用、违禁药私用、上市销售无需检疫合格证……这一系列的缺失,一定程度上打开了人性恶源之处的潘多拉魔盒,道德沦丧,乱象丛生,以至于,鱼不聊生。

而鱼不聊生,我们也便无法优雅地聊生活,聊诗与远方。鱼被喂了这药那药,我们何尝不也是鱼呢?

据新京报报道,被采访的一位“塘主”,没有任何“证书”,也未向当地工商或渔业等任何部门备案。他给出的原因是“不知去哪儿备案,也没人来查过”。这种原始的如同真空般的管理状态,也被多位鱼塘养殖者证实。

谈到各种抗生素和兽药、植物用药的添加,“塘主”表示“有没有害,还真不知道”,谈到养殖过程,“塘主”称,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水产养殖记录》;谈到流通环节,“塘主”称“从没听过鱼还有检疫合格证”……

当然,肯定有人会说,以前哪有那么多讲究,抓上来就可以炖了吃。是的,那时也并没有抗生素,没有兽药,没有孔雀石绿,当鱼的体内有了这些,我们就不能再将就。当养殖技术、手段甚至“黑暗养殖”在进步的时候,资质和标准不建立、不落实,就是倒退。

事实上,“德”的不断倒退,也在一次次往“法”身上戳窟窿。今年8月,国家卫计委、食药监总局等部门就联合制定了《畜禽水产品抗生素、禁用化合物及兽药残留超标专项整治行动方案》来堵窟窿。

只是,当行动无法成为日常,成为行业铁律,成为“塘主”心中的“这个我当然知道”,还是会继续恶化下去。而我们,还想好好地活下去。

呜呼!今天碰到同事,问我中午吃的啥,我说,鱼。他说,你咋那么愚蠢啊,不知道最近鱼有问题吗?我说,最近应该是鱼相对比较干净吧。

文/王磊

【小鱼塘兽药乱投放】新京报评论丨你们“不吃自己养的鱼”,难道不吃别人养的吗?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