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女孩设爱心冰箱】老板娘每晚施舍面包被质疑 “爱心冰箱”遭遇水土不服

【女孩设爱心冰箱】老板娘每晚施舍面包被质疑 “爱心冰箱”遭遇水土不服

爱心冰箱

鲁迅在《纪念刘和珍君》一文中写道:“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当然,借用这句话并不是来恶意揣测邹曼宁的,平心而论,她用另一种方式践行了我们很多人心底温良的善心,所以她理应得到所有人的敬意。

磅礴新闻 | 韦羽凌 综合报道

邹曼宁在温州市区闻宅步行街自己的面包店门口放置了一台“爱心冰箱”,将每天卖剩下的面包放在冰箱供有需要的人免费享用。每晚放在冰箱的面包第二天都会被取完,当然,面包被取走就证明“爱心冰箱”发挥了它被赋予的效用。

但是网上确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小”的人一看到放在冰箱的是卖剩下的面包就忙不迭的解构此事,大意觉得邹曼宁是用卖剩下的面包做顺水人情,或者卖不掉的面包送给别人吃不厚道。完全不理会人家的面包虽然是卖剩下的但距离出炉不超过36小时,所以说总有人在审视别人的时候就患上了道德“洁癖”。

邹曼宁的“爱心冰箱”行动源于在德国、意大利旅游的经历,请允许我又要拿“国情”说事了。

确实是中国与欧洲的经济、文明发展水平不同,此“文明”非造纸术、指南针等创造的“文明”,所以导致国民对规则的认同感不同,比如说超市打折会发生后面的人踩着前面被挤倒的人的身体去抢购,或者高速路货车侧翻车上东西被哄抢一空,枉顾一旁急哭的车主等“中国特色”的事件。

这不是片面的“道德自我矮化症”,更不是带着正义的幻觉与道德的优越感去一棒子打翻一船人,并由此得出“中国人素质低下”的结论就更荒谬至极了。

一个国家在经济、政治、文化齐头并进,共同抵达“发达国家”的顶峰时自然而然会衍生出非常高的国民素质和讲规则的社会秩序,很简单的道理,如果我每天需要算计将生活成本控制在十块钱的范围内,此时看到打折或免费的食品出于节约成本的目的我就会去染指,所谓“仓廪足而知荣辱”。

所以此处我必须“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邹曼宁“爱心冰箱”的食物原本是想给那些真正需要这一块免费面包果腹的人的,但正如她自己说的“我也不知道每天那60多个面包是不是真的被有需要的拿走了”。

于是有人提议在冰箱附近安个摄像头进行“社会检验”,但邹曼宁原本的“爱心面包”就沦为考量人性的“变味面包”,相信邹曼宁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

如何避免邹曼宁从德国“引进”的“爱心冰箱”在中国水土不服异化为“南橘北枳”?

“因地制宜”也许是最好的策略,邹曼宁本意在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那就精准定位需要帮助人群,比如环卫工、失去劳动能力的贫困人群,可以每天在“爱心冰箱”领取定量的面包。

唯其如此,此类“爱心冰箱”才能在中国形成长效的善意工程。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