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朴槿惠将辞去总统】朴槿惠被闺蜜情绊倒|报道

【朴槿惠将辞去总统】朴槿惠被闺蜜情绊倒|报道

2016年10月25日,韩国首尔,韩国总统朴槿惠25日在总统府青瓦台春秋馆发表《致国民书》,承认曾向被指为暗线亲信的崔顺实泄露演讲稿等文件,并向国民道歉

对于朴槿惠来说,

无论她最终是否能躲过入罪或弹劾的命运,

她的信誉都已经遭到彻底败坏,

重蹈10位前任无法善终的覆辙,

是注定的了

“我没有家庭,没有丈夫,没有儿女,国民就是我的家人,让大家幸福是我参政的唯一目的。”这是朴槿惠2011年竞选韩国总统时的表态。由于卢武铉、金大中、金泳三、李明博等多位前总统都因为家庭成员的贪腐丑闻而身败名裂,韩国人很盼望出现一位真正清廉自持的总统。前总统女儿的身份和单纯的家庭关系,使很多人相信朴槿惠是与众不同的,一定能避免贪腐和丑闻。然而,这个神话最近因为一个叫崔顺实的女人而破产,朴槿惠的政治生涯,也因此被推到了悬崖边上。

60岁的崔顺实是一个没有任何官方职务的家庭妇女,但日前韩国JTBC电视台的记者却在崔顺实办公室一台被弃置的电脑中发现了包括44份朴槿惠演讲稿在内的两百多份文件,其中部分演讲稿的打开时间在总统演讲前,文档上有批注痕迹,显示崔顺实可能在总统演讲前修改过演讲稿。这些文件还包括2012年朴槿惠以候任总统身份与时任总统李明博的单独会谈、2014年3月朴槿惠在德国东部城市德累斯顿发表的“韩朝统一基础倡议”讲稿等等。

此后,韩国媒体又陆续揭发崔顺实的一系列丑闻:崔顺实和前夫将多个亲信派到朴槿惠身边担任撰稿人或秘书;崔顺实起草1800亿韩元规模的政府文化事业预算案;崔顺实女儿郑宥拉2014年9月以“骑马特长生”身份被名校梨花女子大学录取,然而该校体育特招生中此前并没有“骑马”一项;崔顺实成立财团,打着朴槿惠的旗号向三星等大企业募捐敛财??

如韩国在野党领袖所说,像这样由民间人士介入和左右国政运行的事情,在世界上绝无仅有。目前,韩国大检察厅已成立由14名检察官组成的特别检察小组侦办此案,在野党也提出要弹劾朴槿惠。而对于朴槿惠来说,无论她最终是否能躲过入罪或弹劾的命运,她的信誉都已经遭到彻底败坏,重蹈10位前任无法善终的覆辙,是注定的了。

总统的闺蜜

朴槿惠姓朴,崔顺实姓崔,两人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事实也确是如此。但问题是,她们之间的情感纽带比血缘亲情还亲,“崔顺实是在我患难之际伸出援手的关系。”2016年10月25日朴槿惠就崔顺实干政事件向国民致歉时如是说。

1952年2月出生的朴槿惠,当选总统前的人生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父亲去世前和去世后。而这两个阶段人生境遇翻天覆地的变化,是理解朴槿惠和崔顺实关系的密码。1961年,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上台,9岁的她和母亲陆英修、妹妹朴槿令和弟弟朴志晚一起入住总统府青瓦台。此后18年,她都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公主”,并曾代行“第一夫人”的职责,众星捧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在回忆录《绝望锻炼了我》一书中,朴槿惠详细描述了早年家中其乐融融的亲情: “我在父亲36岁、母亲28岁的时候出生,因为是稍晚年纪生下的第一女儿,所以两位对我疼爱有加。父亲下班后会与母亲一起帮我洗澡以消除一天的疲劳。为了看我笑眯眯的脸,不时还会做鬼脸引起我的注意,但我总是哭得惊天动地,几乎连天花板都快掀掉,让两人不知所措。每当这个时候,父亲就会连忙跑到隔壁房间拿出相机,开心地拍下我哭的样子。”

“不同于给一般人的刚毅军人印象,父亲对待家人特别温柔,有空就会写诗作画送给母亲。某个夏天和家人度假时,父亲在车上画了志晚的素描,当时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到了晚上,我们三姐弟常会比赛谁画得好,并请父亲当评审,这时志晚就会先画好父亲的脸硬说自己是第一名。其实他只是把父亲的脸画得大大的,再加上歪歪的眼睛、鼻子、嘴巴而已。看着那幅画,全家人不知该说些什么,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应该说,这可能是朴槿惠一生最好的时光:父亲大权在握,母亲因为亲民广受爱戴,一家五口亲密无间。然而,无忧无虑的生活在1974年8月出现了转折。当年8月15日韩国国庆节庆典上,在朴正熙致辞时,受朝鲜当局指使的旅日韩侨文世光从听众席里霍地站了起来,一边向主席台冲去,一边拔出手枪朝朴正熙开枪射击,一颗子弹击中了陆英修的头部,最终致其抢救无效死亡。

【朴槿惠将辞去总统】朴槿惠被闺蜜情绊倒|报道2016年10月27日,韩国首尔,民众戴着朴槿惠及其亲信崔顺实面具抗议,要求朴槿惠下台

母亲的死让朴槿惠“过了一段行尸走肉的日子,那种悲伤无法言传。或许是因为当时心理压力过大,我出现了停经的现象,身体开始到处疼痛,免疫力下降,甚至变成过敏体质,每天都会打喷嚏”。为了帮助父亲,22岁的朴槿惠结束了在法国的留学生涯,也告别了自己的学者梦,开始代行“第一夫人”职责。

根据目前披露的资料,崔顺实父女就是在此时介入到朴槿惠的生活当中的,那个时候,他们的主要目的应该是看在朴正熙权势份上的投机。

崔顺实的父亲崔太敏在日据时期做过警察,战后顺应勃兴的宗教浪潮,转职做牧师,创办了“大韩救国宣教会”。在陆英修去世后,他不断给朴槿惠写信,声称“已故的陆英修女士托梦给我,让我好好照顾她的女儿”。1975年3月,朴槿惠召崔太敏进青瓦台会面。崔太敏当面告诉朴槿惠,自己已被陆英修的灵魂附体,并将陆英修平时的言行举止呈现得惟妙惟肖,让朴槿惠深信他是个具有通灵能力的非凡人物。

崔顺实是崔太敏六次婚姻中生下的第五个女儿。1976年,崔太敏将多个团体合并成“新心奉仕团”,邀请朴槿惠担任名誉总裁,而他的女儿崔顺实则担任该团大学生总联合会长,两人自此结识。当年“新心奉仕团”以开展志愿活动的名义,从大企业收受资金,而这些企业看在朴正熙和朴槿惠的面子上,无不慷慨解囊。可以说,最近才被揭发的崔氏父女利用和朴槿惠的关系谋利的事情,早在40年前就初露端倪。

1979年10月26日,朴槿惠一生最大的打击降临:父亲朴正熙带领卫队长车智澈到情报部长金载圭家吃饭,席间朴正熙指责金载圭工作不力,后者一怒之下,拔枪将朴正熙和车智澈射杀。朴槿惠半夜被叫醒,得知消息后的第一反应是:“前方(三八线)有无异常?”这一幕日后被韩国人反复提起,作为朴槿惠是天生的政治家的佐证。

几天后,朴槿惠带着弟弟、妹妹和一条狗回到了首尔的旧宅,就此开始了18年的隐居岁月。这18年,也是她从高处重重摔下、遍尝人情冷暖的阶段。“我们离开青瓦台后,在政治圈不断出现出卖父亲的言论。我们三姐弟连父母亲的祭日也不敢举行任何公开仪式。”“当时连最亲近父亲的人都对我们变得冷漠,这对我来说是相当大的打击。众多不实的消息不断刊登在报纸和杂志版面上,就连表明自己姓名的人说的也大多是谎言。”“曾经以为非常疼惜我的那些人,在损益计算后改变了太多,反而是一些没有过多少交流的人们,还会心疼我们,试着想要给一些帮助??我要感谢的并不是多给我一杯水的人,而是那些心和理念不会因时势而动摇、以一贯真诚态度对我的人,也就是内心诚实的那些人。”

而崔顺实父女,应该就是“不会因时势而动摇”的少数人之一。在朴槿惠人生最艰难的时候,这对父女对她不离不弃,这肯定让朴槿惠万分感激。崔顺实也不是无知妇女,她曾在德国留学6年,应该是见过世面的,因此才和朴槿惠趣味相投。加上朴槿惠养尊处优惯了,需要有人打理生活,也确实需要崔顺实这个闺蜜。就这样,两人越走越近,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而朴槿惠姐弟三人的不和,更凸显出崔顺实的难能可贵。朴家唯一的男孩、在姐弟中排行最末的朴志晚经受不住世态炎凉,很长时间靠吸毒来排遣情绪。朴槿令更是处处和姐姐作对。1990年,朴槿令从姐姐手中夺下了陆英财团(其母陆英修创办的儿童福利机构)理事长一职;2008年10月,54岁的朴槿令不顾亲友劝阻与40岁的大学教授申东旭结婚,朴槿惠没有参加婚礼。第二年,申东旭在网络上四十余次发表诽谤朴槿惠的言论,后者以“诽谤罪”起诉妹夫,申东旭被判有期徒刑1年半,使这对姐妹间的嫌隙再度加深。近年来,朴槿令的行为越发出格,她公开表示韩国不应该就慰安妇问题持续要求日本道歉,并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是日本的内政,这些言论挑战韩国的主流价值,让身为总统的朴槿惠尴尬万分。

1994年,崔太敏去世。1997年,在多位总统身陷贪腐丑闻、国民开始怀念朴正熙时代的背景下,朴槿惠重返政坛并当选国会议员,2012年12月当选总统,2013年2月就任。崔顺实利用和总统的特殊关系干涉国政,也就是从这时开始的。

朴槿惠会下台吗?

事实上,关于朴槿惠和崔顺实的关系,韩国政圈早有议论。早在2007年大国家党党内初选时,李明博阵营就抛出了朴槿惠与崔顺实一家的关系问题,质问朴槿惠:“如果朴候选人当选总统的话,会没有崔氏一家操纵国政的可能性吗?”“(我们)提出对崔氏的质疑,朴候选人却说我们会遭‘天谴’,这种过度反应很不寻常。”

显然,至迟到那个时候,朴槿惠与崔顺实关系过于密切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了,但在近十年后的今天,真相才得以陆续曝光。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政治家也是人,也有社交的自由,仅仅是和崔顺实走得很近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关键是这种关系是否牵涉到贪腐等违法行为。崔顺实要贪腐、要干政,必须要等到朴槿惠掌权之后,而外界对真相的了解,总是要滞后很多。这就是为什么朴槿惠2013年2月上台,而崔顺实的行为现在才曝光。

事实上,这在韩国政坛不是孤例。自1948年以来,大韩民国共有11位总统,朴槿惠之前的10位,无一有好下场,要么被暗杀,要么自杀,最多的是因为亲属贪腐而灰头土脸、身败名裂,而这些丑闻,都是在任职的后期曝光的。崔顺实的不法行为,尽管其中多有狗血情节,但万变不离其宗,不过是上述现象的又一个翻版而已,最大的不同只是她的身份:别人是老婆儿子兄弟,她是闺蜜。

由于审阅修改总统演讲稿并不是犯罪行为,崔顺实的其他行为虽然恶劣,但从目前看也还不到入罪的地步,加上韩国已进入新一轮总统选举周期,各党派忙于为明年底的大选布局,朴槿惠或可能逃过弹劾和提前下台,但她无疑已经得了和其他前任一样的“执政末期综合症”,这背后暴露出的韩国民主体制的缺陷,无疑更值得深思。

特约撰稿|赵灵敏

编辑|孙凌宇 [email protecte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