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小鱼塘兽药乱投放】大陆活鱼消失陷罗生门 养殖户不吃自养鱼

原标题:大陆活鱼消失陷罗生门 养殖户不吃自养鱼

【侨报讯】超市里并不起眼的活鱼,近日成为中国舆论的焦点。上周,北京多家超市纷纷停售活鱼,一时间众说纷纭:有人传言“北京周边淡水遭污染”,有人怀疑“淡水鱼有毒”,也有商家透露是为了“规避检查”……一时间,活鱼失踪事件成了“罗生门”。随后,剧情又突现转折,北京超市的活鱼又恢复了销售。

下架又上架,此次活鱼事件再次挑起了公众对食品安全问题的担忧。有媒体近日赴天津塘沽地区的鱼塘调查发现,无证养鱼现象屡见不鲜,一些禁用的兽药在网上偷偷售卖,有养殖户坦言,“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

【小鱼塘兽药乱投放】大陆活鱼消失陷罗生门 养殖户不吃自养鱼

11月29日,北京家乐福(马家堡)店内顾客在水产区买鱼。据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店内已经恢复淡水活鱼售卖,主要以草鱼和鲤鱼为主,其他活鱼何时会恢复售卖目前不知情。侨报特约记者李铎摄

3地超市“一览无鱼” 9地正常在售

大陆活鱼失踪事件不断发酵。近日,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对外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近期正在对北京、沈阳、济南、上海、福州等12个大中城市开展经营环节水产品专项检查。而此前几天,媒体披露,北京市不少超市的活鱼销售柜台纷纷停售活鱼,是避风头还是躲检查?一时间众说纷纭。在外界一片猜测之际,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北京超市的活鱼又恢复了销售。有媒体赴上述通知中的另外11个城市发现,目前,石家庄和济南也存在活鱼下架情况,其它9市销售情况基本正常。

北京人民网报道,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在上海、南京、武汉、福州、西安等9地的超市内,仍有活鱼在出售,超市人员均表示对水产品专项检查并不知情。

在上海黄浦区塘桥的沃尔玛超市内,活鱼摊位都在正常营业。沃尔玛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卖的鲫鱼,由一个品牌商供应,这些鲫鱼被专门净化过,超市有自己的检测室,每天检查合格后,再发往各大超市。在浦东新区东方路东三里桥路的一家小超市,也未发现停售活鱼。晚上8时,老板热情招呼客人买鱼,并说未听到相关消息,鱼卖得很好。

在南京大润发超市鼓楼店水产品销售区内,活鱼、黄鳝、螃蟹等水产品均正常销售。销售区负责人表示,截至上周末,他们未收到任何关于水产品下架的通知,店内的水产品货源充足,销售跟以前一样。

此外,在武汉、杭州、广州、福州、沈阳、西安的大型超市,活鱼亦正常售卖。

而北京、石家庄、济南的情况与另外几个城市不尽相同。上周,有媒体走访三地多家超市,活鱼全部下架,各大超市内淡水活鱼水箱一览无“鱼”,仅有冷冻鱼和观赏鱼出售。而周末这两天,北京各大超市的活鱼恢复销售。据北京《新京报》报道,全北京市各主要连锁超市的289家门店陆续恢复活鱼销售,约占连锁超市门店总数的八成。

为何此前有部分京客隆超市下架活鱼?京客隆负责人表示,此前10多家店面进行生鲜区的生鲜2.0升级改造,超市水产品区需要更换鱼缸等设备,因此,近期有部分超市无法供应活鱼。但目前,这些已陆续上架活鱼。

而在济南五大超市门店,之前在售的淡水活鱼纷纷“下架”。位于西市场附近的华联商厦地下超市水产区销售专区,水箱里仅有几十条观赏鱼在售,其他淡水活鱼不见踪影。对此,超市一位相关人士说,超市已经接近半年没有卖活鱼了,据说是检查比较严,货源一直不太理想,索性就下架不卖了。

石家庄市大型超市也存在活鱼下架情况。一家乐福超市工作人员表示,活鱼下架是接到上级通知要求,具体原因尚不清楚;北国超市的活鱼也全部下架,前一周还在售的罗非鱼和河鲈鱼也全都“消失”了。北国超市人员解释,部分活鱼下架是因为受近期雾霾天气影响,造成车辆限行,导致水产品质量不足,品种减少。近期,石家庄当地媒体对此已有所报道。

抽检若不合格 超市最少罚5万

有媒体从权威人士处获悉,此次活鱼下架事件可能与中国国家食药监局水产品专项检查有关。11月17日,国家食药监管总局发出10个城市水产品专项检查通知,内容之一是抽样检验兽药残留。之后,有消息称,国家食品监管二司准备到北京市场抽检。有人推测,北京活鱼下架范围扩大,引发关注升级,与该抽检消息泄露有一定的关系。

北京《生命时报》报道,有细心民众发现,早在半年前,北京部分大型超市活鱼就已下架,但未像这次一样引起媒体广泛关注,也没有看到官方解释。11月23日,北京市食药监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北京市水产品抽检合格率达九成以上,网传北京市水质污染、水体污染导致淡水鱼污染的传闻不可信。”11月24日,该局通报称,2016年至今,全市共抽检水产品1034个,合格率达96.62%;2015年至今,全市共抽检水产品2661个,总体合格率为95.94%。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表示,当下的食品安全监管的确非常严格,不是流于形式,一个辖区每年都有几百批的初级农产品抽检任务。抽检人员重点抽检氯霉素、土霉素、孔雀石绿、多氯联苯、苯并芘等含量。如果抽检发现不合格,处罚不再是“毛毛雨”,超市至少要被罚款5万元(人民币,下同)。她认为,活鱼下架是超市权衡利弊,不愿吃罚单,对严格监管的消极应对,并非水质受污染。

除了罚单金额大,上海海洋大学食品学院水产品加工及贮藏工程系教授陈舜胜认为,活鱼利润低、风险高也是超市不卖活鱼的重要原因。他说,淡水活鱼属于经济鱼类,商家为了销量无法定价太高。但与冷冻鱼相比,它们对保鲜要求很高,单位车次内不能运输太多,而大城市需求量大,长期长途运输成本高昂。如此一来,超市利润较低。超市属于流通环节,货源大多来自养殖场,近年来陆续查出的孔雀石绿等问题让经营者很头疼,因为他们无法把控养殖过程中的非法添加问题。

天津养殖户60亩鱼塘 一年撒200多箱药

此次活鱼事件再次挑起了中国民众对食品安全问题的敏感神经。有媒体近日赴天津塘沽地区的鱼塘调查发现,无证养鱼现象屡见不鲜,有养殖户坦言,“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

北京《新京报》报道,11月底,天津塘沽周围的过百鱼塘有些荒芜,堤岸上丢弃的空药瓶已经发黄。养殖户陈明(化名)站在已经干涸的鱼塘前,满不在乎地说,“你说哪个鱼塘不用药?不用的话,还有活鱼吗?”

30多岁的陈明在天津塘沽地区有着60多亩的鱼塘,可产两三万斤鱼。陈明的鱼塘从鱼苗放进去那一刻,就要撒药,中间还要投放消毒药、抗生素,隔两个月还得增加改善水质的药。一年七八次的鱼药使用,一次就得撒下去30多箱。

早在11月初,此地的大部分鱼塘就已经出鱼,通过鱼贩子的货车进入批发市场。而陈明却没有吃过一条自己养殖的鱼,“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

陈明的鱼塘是自家的,没有任何“证书”,也未向当地工商或渔业等任何部门备案。“不知去哪儿备案,也没人来查过。”

另有多名转包鱼塘养殖者证实,在当地,承包鱼塘只需要签订承包合同,并不需要申请任何执照。

养殖户们最怕的就是鱼生病,这时大量的杀菌剂、消毒剂、抗生素就一齐上阵。

陈明的鱼塘,每年春季开始放鱼苗,每亩鱼塘放1000尾,60亩就是6万尾,有草鱼、鲢鱼、鲤鱼等。在陈明看来,如果池塘不用药,鱼生病了就会全部死光。至于病愈的鱼会不会有药物残留,陈明摇摇头,他也不那么清楚,“一点吧,哪有不残留的。”可也没遇到相关机构到鱼塘检测过,对于药物超标、残留的问题,养殖户也从未考虑过。

2003年,中国农业部通过的《水产养殖质量安全管理规定》,要求水产养殖单位和个人应当填写《水产养殖生产记录》、《水产养殖用药记录》、《水产品销售记录》。“三项记录”应当保存至该批水产品全部销售后2年以上。

对于养殖记录,陈明说都在养殖户心里,什么时候撒药、投喂,什么时候出鱼都凭经验,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水产养殖记录》。

陈明60多亩的鱼塘,在养殖科工作人员眼里,“规模都太小了,可能一年都检查不到一次”。

这名养殖科工作人员称,水产局平时会有监管,主要围绕“符合食品安全要求”,水产机构也会对鱼塘抽检,但是不一定能抽到每个鱼塘,抽检频率要看鱼塘规模大小,规模越大,抽检频率越高,规模小可能一年都抽检不到一次。

孔雀石绿对活鱼防病有奇效 被禁后重现市场

京津两地水产市场商家透露,活鱼零售、转运商以及生产企业都有可能使用孔雀石绿。“孔雀石绿物美价廉,在消除鱼类水霉病方面的效果无可替代。”中国渔业协会主任委员周卓诚深知孔雀石绿能致癌致畸、商贩们却还要使用的原因。

北京《新京报》报道,“这两年有泛滥趋势。”周卓诚表示,孔雀石绿已在中国养殖业被禁用16年,但它对活鱼防病有“奇效”,让水产品商家铤而走险,偷偷滥用。

在网上搜索“孔雀石绿”,能找到多个售卖孔雀石绿的商家。在这些商品信息中,有的明确标注“鱼场鱼池专用”。

孔雀石绿在网上零售价为40多元一斤。通过网上的卖家信息显示,上面的孔雀石绿厂家多来自天津。位于天津市南开区楚雄道的天津天新精细化工开发中心一负责人承认销售过孔雀石绿。这家企业位于南开区一居民区内,门口没有挂任何牌子。负责人表示,孔雀石绿的生产很简单,仅需要购进原料,然后进行分装。但他同时表示,近期他们已经不生产了。“因为环保部门在查。”他说,对于以往孔雀石绿具体销往何处,他表示不清楚。

上一次活鱼被大规模检出孔雀石绿的事件距今已有十年。

2006年11月中旬,上海市场的多宝鱼被检出孔雀石绿,引起全中国震动。北京、广州、武汉、杭州等数十个大中城市紧急停售多宝鱼,中国农业部会同国家食药监亲自督查溯源,后锁定到山东。经过抽检,山东3家企业被查出在养殖过程中违规使用了氯霉素、孔雀石绿、硝基呋喃类等违禁兽药。

有关从业人员称,10年前的多宝鱼事件对活鱼市场具有很大震慑力。但十年过去,孔雀石绿并未在水产市场消失。周卓诚指出,2011年以来,中国多地的卫生检疫检验和疾控部门抽检数据中,均有检出孔雀石绿的记录,有的检出率达到90%以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