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悉尼唐人街发生爆炸】以色列餐厅狂宰中国游客 一顿烤串近3万元

原题目:以色列餐厅狂宰中国旅客 一顿烤串近3万元

【悉尼唐人街发生爆炸】以色列餐厅狂宰中国游客 一顿烤串近3万元

■被疑宰客的涉事餐馆位于知名旅游目标地阿布高什村,在旅游界中颇有名气。

【悉尼唐人街发生爆炸】以色列餐厅狂宰中国游客 一顿烤串近3万元

以行业协会大战涉事餐馆:“亲手毁掉正在扩张的市场”

据新华社电以色列媒体曝光一家知名餐馆对中国旅客团开出的一份账单,显示8人用餐最终收费近3万元人民币。以色列入境游运营商协会暗示中国旅客在这家餐馆“挨宰”,攻讦这种做法是在给以色列旅游业抹黑。这家用餐平均消费额只有几百谢克尔(约合数百元人民币)的当事餐馆却辩称,旅客用餐时提出了良多要求,收费“合理”。

【悉尼唐人街发生爆炸】以色列餐厅狂宰中国游客 一顿烤串近3万元

以媒爆料 平价餐馆给中国旅客开出了天价账单

以色列《举世报》5日报道,8月下旬,耶路撒冷市郊以本地阿拉伯村定名的“阿布高什餐馆”欢迎了8名中国旅客,开出一张1.65万谢克尔(约合2.92万元人民币)的账单。

按照账单明细,这顿饭的包间费用为4000谢克尔(7080元人民币),开胃菜、酒、主菜和甜点的收费别离为650谢克尔(1150元人民币)、5900谢克尔(1.04万元人民币)、3150谢克尔(5578元人民币)和1350谢克尔(2390元人民币),办事费为1500谢克尔(2656元人民币)。

《卫报》报道,位于耶路撒冷市郊的阿布高什村是知名旅游目标地,而“阿布高什餐馆”颇受当地人和外国旅客青睐,被观光社区网站“猫途鹰”(TripAdviser)评为鹰嘴豆泥最甘旨的餐馆之一。

不外,即便如斯,在“阿布高什餐馆”吃一顿饭一般只需数百谢克尔。餐馆的老板过后认可,几十谢克尔也可以在这里吃上一顿饭。

各不相谋 “他们甚至把所有剩菜都打包带走”

本月5日,以色列入境游运营商协会将天价账单的照片曝光到网上,暗示餐馆可能涉嫌“宰客”。

“中国有10多亿人,但不是所有人都轻易受骗。这些旅客说,他们不会再回来,也不会保举他们的伴侣来以色列了,”这一协会在留言中说,只做“宰客”生意不会带来不变的利润,“这种做法相当于我们为以色列(旅游业)亲手毁掉正在扩张的中国市场”。

针对协会的攻讦,“阿布高什餐馆”老板乔达特·易卜拉欣坚称收费“合理”。

“我接到德律风,说一个中国旅客团但愿来用餐,前提是不再对其他门客开放餐馆,”易卜拉欣告诉以色列《举世报》,“我说的是周五,周五和周六是一周里生意最好的两天,我们餐厅可采取300人,却为了他们全数关掉了餐馆。”

两天后,易卜拉欣接管英国《卫报》采访时又改口称,他们为这些旅客关掉了一半餐馆。

易卜拉欣还辩称,旅客团从当全国午3时一向待到午夜,“还要我出去代买了几千谢克尔的酒……点了30公斤羊肉,这已经不是吃完就走了,他们甚至把所有剩菜都打包带走”。易卜拉欣声称,他认为“这些旅客应该付更多钱”。

应“公允和礼貌 看待访以旅客”

曝光警示

以色列入境游运营商协会负责人约西·法塔勒对此回应称,协会过后与观光团及其导游再次核实,确认餐馆老板的说法不实,旅客并非下战书抵达,而是当晚7时到,用餐4小时;餐馆只为他们供给了一个包间,并未专门为了中国旅客而关门,没有影响其他门客用餐。

此外,这一协会证实,旅客所点的酒就是餐馆用酒,没有让办事员出门另买,也没有如老板所说的点30公斤羊肉。

以色列媒体报道,每年到访以色列的中国旅客大约4.7万人次。以色列旅游部近年来把吸引中国旅客作为提振以色列旅游业的首要方针之一,期望经由过程一系列行动挖掘和释放中国市场的庞大潜力,好比让酒店餐饮业推出更多迎合中国旅客需求的项目或产物。

以色列入境游运营商协会负责人法塔勒说,入境旅客带来的收入占以色列办事出口总额的15%,也是本地就业的主要鞭策身分。这一协会决议发布“天价账单”,就是但愿提醒业界,“公允和礼貌看待访以旅客对这个国度的经济至关主要”。

【延长阅读】澳观光社联手黑店专宰中国旅客 比市价贵3到5倍 港媒称,澳洲历来是中国旅客的热点目标地,由客岁二月至今,已欢迎107万名中国旅客,但悉尼唐人街近期很少看到中国旅客。有媒体称,本地观光社与黑心保健品商铺互相勾搭,只带中国旅客走入有合作关系的保健品店购物,但售价却比市场价平均贵3至5倍。对于唐人街的市道暗澹,有店家坦言:“悉尼不是没有旅客,而是旅客全给观光社吃了。”

据香港《东方日报》网站5月15日报道,不少中国旅客到澳洲旅游,除了游玩外城市采办本地盛产的保健品,如蜂胶、角鲨烯等,都很是受中国旅客接待。有观光社看准商机,勾搭黑心商铺,迫使旅客于指定店肆消费,赚取回扣。

中国旅客王密斯暗示,本年初与丈夫报团去澳洲,当她第一日抵达悉尼时,就向领队暗示想去唐人街。不外,领队当即向她说唐人街很危险,扬言:“你们如果被抢了,我们可负不了责。”成果,她在导游率领下,前去郊外一个出售保健品及羊毛成品的仓库。导游强调仓库是“全悉尼最廉价的正品店”。王密斯最后破费800澳元(1澳元约合4.7元人民币)买了一条驼羊毛被,但她发现统一货物在唐人街只售400澳元。

据知,全悉尼至少有七至八间同类型的黑心商铺,店肆距离市中间较远,但人流很是多,不时有大型旅游巴往返专门接载旅客。而店内商品的订价,都较一般商铺的为高。

曾在黑心保健品店工作的林密斯暗示,这些黑心保健品店的商品,并不是市道上最正宗,售价却平均比市场价还要贵。她指出,当观光团带中国旅客走入这些店后,除了导游会向店家收取旅客消费额的回扣外,观光社有时还按每名旅客收取人头费,有店家愿意出80澳元,也有店家愿出120澳元,旅客就俨如商品一样,店家互相竞价将中国旅客买进店内。唐人街的生意亦因而变得冷僻,连旺季都没有旅客帮衬。

责编:刘思

【悉尼唐人街发生爆炸】以色列餐厅狂宰中国游客 一顿烤串近3万元

【悉尼唐人街发生爆炸】以色列餐厅狂宰中国游客 一顿烤串近3万元【悉尼唐人街发生爆炸】以色列餐厅狂宰中国游客 一顿烤串近3万元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