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国考50万人弃考】国考50万人弃考 弃考原因回归理性?并不是

【国考50万人弃考 弃考原因回归理性?并不是】29日,2016年国考公共科目笔试在全国31个省(区市)47个城市的900多个考点同时举行,共有120多个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计划招录2.7万余人。

相比往年,今年国考的热度已经出现降温。据统计,本次考试共有139.5万人通过招录机关资格审查,较去年的140.9万人减少了约1.4万。有 106.9万人网上缴费确认参加笔试,而考试当天,只有近93万人实际参加考试,参考率约为86.9%。与报名人数相比,超46万人“弃考”。

这已经不是国考第一次出现大规模“弃考”现象。根据华图教育统计,2012年度国考,133万人报名,最终37万人“弃考”;2013年度国考“弃 考”人数逾38万人;2014年度国考“弃考”人数逾40万人;而去年国考“弃考”人数高达50余万人。此次超46万人“弃考”也令今年国考竞争比降至 33:1。

国考50万人弃考 兵不在多而在精数量堆积不如质量保证

【国考50万人弃考】国考50万人弃考 弃考原因回归理性?并不是

记者采访时发现,今年参加考试的考生中,不少人是抱着“试试看”心态轻松应考。

“公务员并非我就业方向的首选。”在北京市中关村中学双榆树校区参加考试的大四学生小张告诉记者,他对考试并未准备太久,只花了几天熟悉题型,学材料专业的他报考公务员只是希望多一个就业选择,自己最想去的还是企业,同班同学今年报考的比例也不是很高。

史上“最严国考” 监考巡考等人员近10万

于本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中明确,包括公务员录用考试在内的法定国家考试中,组织实施考试作弊的行为被列入刑事犯罪。

此次修正案在新增条款中明确,“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因而今年的国考也被称为“史上最严”。

记者注意到,在中关村中学双榆树校区考场入口处,除有监考人员负责检查考生准考证等证件外,公安部门还专门部署了警力进行巡视、监控。

国家公务员局有关负责人透露,考试当天,全国有近10万名监考、巡考和考务工作人员为考生提供考试服务,各地公务员主管部门加强与公安、无线电管理等部门的沟通合作,采取多种措施防范和打击考试作弊行为,创造了良好的考试环境。

国考50万人弃考 兵不在多而在精数量堆积不如质量保证

早前,北京市丰台区人事考试中心主任崔元海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说,金属探测仪、身份证识别仪、“作弊克”、执法记录仪等防作弊利器今年都被运用在了监考中。

考题关注时政民生话题 更“接地气”

“这次行测考试难度和往年持平。”上午的行测考试结束后,大部分走出考场的考生这样评价。但和以往一样,多数考生仍因题量过大,没来得及看完所有试题。

从考察内容来看,今年的行测题中涉及法律、时政热点不少。有考生对记者反映,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等相关内容在题目中有所考察,“新食品安全法”、“行政法”也纳入了考题中。此外,今年的行测试题还涉及到“雾霾”、“减排”等热门民生话题。

“今年题目涉及时政话题众多,最大特点就是比较接地气。”华图教育公考辅导专家贾文博对记者分析称,时政知识储备是对公务员基本能力的考察,但同时 考题设计不是针对单一知识点的考察,而是整体知识积累,以时政为主,同时涉及历史、文化、科技等等。题型灵活,知识面广,这是大的发展趋势。另外他强调, 行测中的数学题未来也会越来越轻计算,重实用。

在下午进行的申论考试中,“政府施政效果”成为主题。长期从事申论考试研究的华图教育公考辅导专家赵军洋认为,这考察的是考生如何理解政府政策落地 与惠及民生之间的联系,这也是中国本届领导人在施政过程中的核心目标。纵观以往几年的考题,无论围绕“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这五位一体如何 变化,其核心还是以百姓的切身利益为出发点,只不过切入口不同,而民生话题是国考中的一个永恒话题。

国考50万人弃考 兵不在多而在精数量堆积不如质量保证

据悉,公共科目笔试成绩及最低合格分数线可于2016年1月10日左右在考录专题网站查询。7个非通用语职位的外语水平考试成绩和银监会、证监会特殊专业职位考试成绩也同时在考录专题网站上查询。

“46万人弃考”不能说明什么

不出意料,这则新闻成为许多人早餐后谈论的话题。其实,我们对于国考的关注度一直很高,因为国考牵动着万千考生的神经,承载着万千梦想。

但是,46万考生弃考,并不能就此过度推理出诸如“国考降温”、“考生回归理性”等论断。需知,今年通过招录机关资格审查的人数仅比去年的 140.9万人减少了约1.4万,况且,今年国家公务员考试首次仅面向体制外人员招录。此外,33:1的竞争比以及去年“弃考”人数高达50余万,都说明 国考仍未“退烧”,至少还是“低烧”。

应该说,公考遇冷,但仍没有冷至“合理区间”。看竞争比,依然平均还有32个人与你挤的“头破血流”。看考生心态,虽然有些考生把公务员当做普通职 业并非首选,但“围城”内的吸引和诱惑依然是考生报考不能忽视的动力,两千多年来形成的“学而优则仕”不会轻易在一朝一夕变成“学而优则商”或“其他”。

参加公务员考试的考生减少,并不能说明什么。也许是有些考生产生畏难情绪,也许是被“打虎拍蝇”吓到了,也许是对“油水日寡”没有了期待,“也许” 还有很多。总之,不能因为招录比稍有降低,就过度推理,认为公务员招录考试发生了“质变”。国考仍在“高位运行”,报考人数没有本质减少,考生心态没有调 至完全理性。

所以,我们不该只是去关注报考人数的多寡,更应该去关注莘莘学子的职业规划。在二三十岁这个“黄金阶段”,在机遇喷发的时代,每个考生都要对自己负 责,不要再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态,要慎重做出自己的选择,准确分析自己的职业定位,坚定职业追求,把职业当做事业,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精彩。

既然公务员也是一份很普通的职业,那么就从减少关注开始吧。

46万人弃考并不代表“国考回归理性”

今年弃考人数达到46万人,那么往年呢?数据显示,这并非国考第一次大规模“弃考”,2012年国考,133万人报名,最终37万人“弃 考”;2013年“弃考”人数逾38万人;2014年度“弃考”人数逾40万人;而去年国考“弃考”人数高达50余万人。数据虽无声,但却极具说服力。从 弃考比例来看,并没有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以今年46万人弃考便得出“国考回归理性”的结论,无疑是不谨慎的。

虽然今年弃考人数不少,但也有其他的客观条件。比如,今年是“最严国考年”,《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出现作弊行为将最高获刑7年,这能在一定 程度上震慑一些意图不轨的考生,同时会增加弃考人数,但与理性无关;再比如,国考落幕后,网络上便有不少人吐槽称考点设置不合理,很多在城边边上,不少大 城市都是“堵城”,自己稍微睡过头就无法赶上考试了,只好选择“弃考”,这同样与理性无关。

46万人弃考,对“国考回归理性”而言,并非由此及彼的逻辑命题。若以此断定“国考回归理性”,必然会带来误解与误读。当然,推进与促使国考回归理 性,还需要进一步努力。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曾经表示,“很多受教育程度良好的年轻人,都挤着想去做公务员,这是一种严重的浪 费。”诚如斯言!那不断地减少公职队伍的“灰色收入”,确保充分的财政透明,则是应有之义。

46万人弃考,请慎言“国考回归理性”。毕竟在这背后,还有许多不得不考虑的外部因素。而事实上,当46万人弃考本身依然引发关注,依然成为新闻便 足以说明:国考降温,或许才刚刚起步,任务仍然任重而道远。若“国考回归理性”,最起码关注应该回归理性。社会的关注,也是民意的一种写照,当社会仍然不 把公务员当一个普通职业,国考降温其实无从谈起。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