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老银杏树长出人脸】中车启动600km/h磁悬浮项目 北京至上海仅2.5小时

原标题:中车启动600km/h磁悬浮项目 北京至上海仅2.5小时

【老银杏树长出人脸】中车启动600km/h磁悬浮项目 北京至上海仅2.5小时

磁浮列车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目前的京沪高铁运行时速为300公里,京沪之间最快5小时到达。如果替换为时速600公里的磁浮列车,意味着京沪之间的铁路旅行将只需花费2个半小时,与坐飞机几乎无异!

近日,中国中车宣布启动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铁路项目研发,将于2020年交付首台样车,并在山东建成一条高速磁浮试验铁路。在中国稳居高铁第一大国的同时,“磁浮时代”也悄然而至。

一度“败北”的磁悬浮

上世纪末,京沪高铁技术路线引发“磁轮之争”,磁浮走进国人视野

“中国又要开建高速磁浮铁路了吗?”“哪些城市会率先迈入‘600公里时速带’?”日前,随着中国中车宣布启动时速600公里磁浮项目、中国铁建成立磁浮公司,关于磁浮项目即将大面积建设的猜测以及磁浮技术是否成熟的讨论又热了起来。

磁浮技术是指利用电磁感应原理,以直线电机驱动车辆,使列车克服重力悬浮或吸浮于轨道运行的一种技术。由于列车悬浮于轨道,不产生轮轨摩擦,只受空气阻力影响,高速磁浮列车的时速是既有高铁的2倍以上,与飞机差不多,因此被比喻为“贴地飞行”。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为提高交通运输能力和效率,德国、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相继启动磁浮运输系统的开发。上世纪末,约31公里的德国埃姆斯兰磁浮试验线、约19公里的日本山梨磁浮试验线相继建成,高达400至500公里的列车时速震惊世界。在那个中国铁路平均运行时速仅60.3公里、最高时速仅160公里的年代,高速磁浮技术的出现让很多中国人看到了铁路提速的另一种可能。

1990年,当时的铁道部提交了《京沪高速铁路线路方案构想报告》。尽管直到1997年京沪高铁是否启动仍悬而未决,中国高铁是采用轮轨技术,还是采用磁浮技术,却引起了激烈争论。

轮轨技术最大优点是技术成熟、安全可靠、互通性好;高速磁浮的最大优点是速度快、爬坡能力强、铁路选线空间大。不分伯仲、各有长短的两种技术路径,使争论持续了近7年,最终,高速磁浮技术“败北”。2004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京沪高速铁路采用轮轨技术。

“磁浮技术的最主要问题就是没有投入实际运营。”时任铁道部副部长的孙永福,当时多次带队去海外考察。他后来发表的《中国高速铁路成功之路》一文也明确披露,磁浮技术最终输给轮轨的原因主要有三:一是磁浮列车没有进入商业运营,技术上还有待深化研究。二是磁浮技术的造价要比轮轨高。三是其与中国既有铁路体系兼容性差。“比如说修了北京至上海磁浮铁路,那么从上海到东北或到西北去的旅客,必须要换乘别的轮轨技术列车才能到达,这就给旅客带来不便,也会因此丢失一部分客流。”

“磁轮之争”盖棺论定也直接导致了中国轮轨技术与磁浮技术截然不同的两种命运。2006年起,中国铁路迎来了历史上的“黄金十年”,投资规模、建设规模屡创历史新高。伴随着中国高铁运营里程跃居世界第一,中国铁路的高速轮轨技术也跨入世界先进行列,而磁浮技术则渐渐淡出了公众视野。

被误读的磁悬浮

曾被指责“烧钱”、噪音过大,其实不然,中低速磁浮运行效果好

就在人们似乎已经遗忘磁浮的时候,今年5月6日,中国首条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低速磁浮铁路——长沙磁浮快线正式通车。这条线路全长18.5公里,总投资46亿元,最高时速100公里。“运营近半年,效果很好。”长沙磁浮快线建设运营单位、中国铁建副总裁夏国斌表示。

不仅是长沙的独唱。在北京

【老银杏树长出人脸】中车启动600km/h磁悬浮项目 北京至上海仅2.5小时

右侧树干上的图案,像极了一张人脸。(市民戚女士供图)

树干上长出了一张“人脸”,这件奇怪的事就发生在高港区城东村一户人家,村民戚女士向晚报报料,几年前她发现,自家门前一棵老银杏树树干上有点异样,后来越来越像人脸的图案,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她想请专家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戚女士说,家门前的这棵银杏树是丈夫的祖辈种下的,树干很粗,需要两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勉强抱得过来。村里的老人都说不上来这棵树究竟长了多少年,她自己看到报纸上刊登过一棵90多年的银杏树,但与自家的这棵树一比,就显得小很多,戚女士推测,自家的这棵树至少要有200年树龄。

这棵树不仅年代久远,更曾是戚女士一家的收入来源。

“大约30年前时,白果售价很高,而这棵树又大又肯结果,那些年每年靠这棵树的果实和叶子就能赚2万元左右,而那时普通工人每个月的工资才数十元,在那个年代,是它养活了我们一家人。”戚女士说。

数年前长出人脸图案

这棵树并不是一开始就有张人脸图案,而是近几年才慢慢形成的。“眼睛鼻子嘴全有,看上去是个老人的模样,并且这两年更像了。”

听到戚女士家的树长出了人脸的模样,附近的村民都来围观,亲戚朋友看到后都会拍照与树合影,戚女士越来越为这棵树感到自豪。曾经还有买树的人看上了它,但当看到人脸图案后,也觉得很奇特,说这棵树不一般,如果移走很可能影响它的生长,就放弃了购买的念头。

想请专家解释这一现象

对于树木长出人脸图案的现象,戚女士除了觉得奇特,另一方面也担心树木的健康可能出了问题。

“树木外在的表现是其生长状态的一种信号,但我对树木没有研究,现在不知道‘人脸’是树木年代远了自然长出的奇怪形状,还是树木健康出了问题。”戚女士说。

戚女士希望能有树木方面的专家到现场看看,解释树上长出“人脸”的原因,如果能确认大树的树龄,判断该树是否属于名木古树,并对树木提供一些保护措施就更好了。

请查看评校网http://news.PingXiaow.com/2016/1129/72459.html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