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农民工讨药费被打死】我妈是越南媳妇,继父要刺激,想母女一起玩

我妈是越南被拐卖来的新娘,头胎生了我姐差点被打死,我奶奶扔掉我姐让我妈生个儿子。

成果二胎又生了我。

从此今后,我妈天天都被毒打,说她是生不出男孩的废料。

七岁那年,我妈其实忍不下去凌虐,从家里偷出几百块钱,带着我逃离了农村。

为了餬口,我妈做过各类轻贱的活。因为沟通障碍,被人误认为是哑巴欺负,擦皮鞋的时辰她被汉子盯着胸看,卖报纸收不到钱,当办事员还被汉子给关在包间里面那啥……整整一年,我们都住在桥洞里面,到我法定念书春秋时,我妈却没有钱供我念书,天天赚钱回来抱着我就是哭,哭累了就睡着了。

那时我感觉能念书的孩子就是天使,看着他们背着新书包穿戴新衣服,而我像乞丐一样吃着妈打包回来的残羹剩菜,我知道我妈辛劳,没有说过一句牢骚。

又过了半年,我妈带回来个汉子。他叫王军,让我叫他叔叔,王军看我妈长得标致又无依无靠,诱jian了她,原本想玩完提上裤子就走,可见过我之后,他将我们娘俩带回了家。我觉得这个汉子会赐顾帮衬我们娘俩,可他却将我们推向了地狱。

王军是个典型的二流子,没有工作,妻子也和他离了婚,家里穷得窗户漏风,我经常在晚上听到我妈的被打的声音。王军还要给我洗澡,让我和妈妈挤一张床上睡。

后来我发现天天城市有新的叔叔来我的家,等他们走后我妈老是躲在茅厕哭,像个疯子……

直到良多年后,我才知道我妈被王军当成了取利的东西,每次一百到五百不等,王军只给我妈五十,我妈把这些钱偷偷攒起来,供我上了学。

糊口的磨难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我不止一次但愿本身是个男孩,若是我是男孩,我爸不会想丢弃我,我妈也不会受这么多罪。

初中的时辰,我妈已经给王军赚了良多钱,这些钱都被他打牌嫖赌挥霍殆尽。有一天我回家早了,发现里屋的门没有关上,王军坐在电脑面前看那些网站,脸涨得通红,我看着他的样子感受很恶心,赶紧往撤退退却,慌张地绊倒在地上,王军回头看见我,关掉电脑跑出来,拿起扫帚就砸在我的头上,骂道:“妈的骚货,你才这么点大就跟你妈一样不要脸,竟然起头想汉子了,明天就别念书了,给老子去帮你妈。”

若是不是我妈回来,用本身的身体和攒下的一千块钱替代了我,我已经被王军摧残浪费蹂躏了。整晚,我躲在我妈的怀里不断的哭。

本觉得王军只是随口胡说,没想到他当晚就跟我妈说要一万卖了我。

我妈固然不喜好我这个女儿,但究竟结果我是她亲生骨血,第二天早上就将我送到了黉舍去住校,每周来看我一次,给我一周的糊口费,让我万万不要归去找王军,汉子都不是好工具。

因为这件事,我对异性都带着有色眼镜,在黉舍里面几乎不跟男生措辞,甚至连男教员都害怕。一向到了月考竣事,同窗们都回家陈述成就,可我却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处所。

这时辰王军来了,带着一堆八门五花的零食,他说我妈生病了让我归去看看,还包管今后会好好对我们娘俩。

我这辈子最亏欠的,就是我妈,传闻她有事我立马焦急上火要归去。

可我刚进房子,王军就一脚反踹上了门……我吓得跪在地上求王军让我出去,我想见我妈,王军啪的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骂道:“臭婊子,你他妈竟然敢躲着我,今天不听我的话信不信我弄死你妈。”

王军一提起我妈,我立马就妥协了,不管什么都听。

他告诉我,我妈生病了,需要一万块钱才能治好,问我还要不要我妈的命。

我拼命的颔首,要不是我妈,我可能早就被农村的奶奶给喂狼了。

“可是叔叔此刻一分钱都没有,若是你想救你妈我可以帮你,带上这个眼罩,今天晚上不管发生什么事不克不及抵挡,明天就会有钱了。”

王军让我在浴室摆了个造型,说是要照一张发给对方,还让我浪一点。

这种话王军经常对我妈说,我妈分歧意他就打她,我不懂他要干嘛,被逼拍了一张照片去。

“如许就会有钱了?”我接过眼罩,将信将疑。

“别他妈磨叽,你还想不想给你妈治病。”王军又是给了我一巴掌,回身将我锁在了房间里。

晚上,我听到王军在客堂里打了一个德律风,大要内容就是把我卖给那人,秽言秽语地说我是混血儿,长得高挑仍是个处什么都不懂,很快就和德律风里的汉子敲定了代价。

王军打完德律风回来,强行灌了我一杯水,喝完之后我就感受头痛想睡觉,含混中听见王军笑着说什么归正都要将我卖了,要让我试试他厉害。

然后他脱掉本身将我推在床上,我拼命挣扎却没有一点用,他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脸上:“操了,老子养你们娘俩这么多年,以前你妈一向拦着我,今天这臭娘们不在我说什么也要让你试试我的厉害。”

他的气力太大,我完全没法子抵挡……那一刹时,我的人生像被关上了所有的门窗,马上暗中。

我已经被撕扯地精光,双手双腿被压制,无力抵挡,就在王军将近得逞时,竟然有人来敲门,痞里痞气的声音懒懒地喊着:“王军,你给我滚出来。”

听到敲门声我本能地欢快了起来,觉得有人来救我。

可他一措辞我又跌入了低谷,他叫黄岐,是房主的儿子,每个月城市来收一次租子,每次来都说我是小乞丐,我妈是贱女人,为此我和他闹过几回。

但我妈对黄岐很好,说他是个孩子,经常给他好吃的。

这让我加倍厌恶黄岐,甚至思疑他跟我妈有问题。

“艹了,什么玩意,这个时辰来坏我功德。”王军可贵趁我妈不在将我脱光,脸上异常冲动,他不吭声装作没人想等黄岐走了再整我。

我胸部才刚起头发育,自己有些涨痛,被王军捏得很疼。但王军很娴熟,似乎已经yy过无数次如许的画面。

王军没想到他瞒天过海的打算泡汤了,门口授来了钥匙进孔的声音。

门开了,王军严重的穿上衣服,不仅仅因为黄岐是房主,他的名声很坏,整条街的人都很怕他。

黄岐一脚踹开了卧室门,一张水电费的票据糊在了王军的脸上,问他:“妈的,三个月了,你到底什么时辰交房租,今天不交就给我滚!”

进门之后,黄岐天然而然看到床上的一幕,眉头皱了起来说你们这家人有没点耻辱。

看了看房租和水电费,王军也知道本身几个月也没交钱理亏,说比来打牌输了钱,等明天有钱了就会交。

说完,王军扭头看了看躺在床上几近赤裸的我,在他的眼睛里我已经明码标价一万块。

可能是求生的欲望强烈,也或许是不想继续呆在这个家让王军欺负,我裹着床单遮住敏感部位朝黄岐看了曩昔,只敢用眼神祈求却不敢喊他救我,否则王军听到必然会打死我。

黄岐这种痞子欺负人的工作经常做,在他眼中我一向只是个会脏眼睛的小乞丐。

可我不知道是老天开眼了,仍是黄岐发了善心,他瞟了一眼床上的我然后又看了一眼王军骂道:“你他妈的三个月了,天天都给老子拖,当我是山公好耍是不?要不交钱也可以,把你女儿扣在我那,什么时辰有钱了什么时辰来取。丑话我可说在前头了,老子可是肉食动物,要还不交房租我可不包管这小乞丐会被摧残浪费蹂躏成什么样。”

接着,黄岐走到我的身边,像提兔子一样把我提了上楼。

王军那时傻眼了,我如果走了他更没钱来交房租,但他不敢惹黄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我带上了楼,在背后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假装没看见。

上了楼,黄岐一把将我扔在地上去玩电脑,以前,他在我眼中只是一个混混,但今天他简直救了我。

可能黄岐注重到了我在看他,抖抖烟灰对我让我把桌上的稀饭吃了赶紧滚去找我妈。

黄岐家比我家大得多,在他玩游戏的桌子旁边有一个饭桌,上面放着一个脏不拉几的碗,里面盛着白稀饭。固然黄岐煮得很难吃,但眼下我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的响。

之前王军来黉舍接走我简直买了不少零食,但我没敢吃,从小到大零食对别人来说只是大人用来哄本身的东西,可对我来说倒是豪侈品。

两口喝完了桌上的稀饭,看着黄岐的脸我突然感受暖和了起来。

“看着干什么,喝了赶紧滚。”黄岐一边玩着手上的游戏,一边看着我说道。

“洗了碗就走。”我心俄然被黄岐塞住了,拖着蹒跚的步履进了厨房,里面堆了一盆的碗不知道黄岐多久没有洗过,我固然很穷但很爱清洁。

快要一个小时,厨房总算被我收拾清洁。等我转过身,却发现黄岐竟然没有玩游戏,而是在门口看着我。

也不知道他如许谛视了我多久……

“黄岐哥哥,你帮帮我吧,王军底子不是我爸,他就是一个色情狂,如果如许归去必然会打死我的。”我俄然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把他当成本身最后的救命稻草。

这是我第一次叫别人哥,除了我妈以外我没亲近过任何人。

“怎么,洗了个碗就要提前提了?”黄岐把烟头一扔骂我,他这里不是收容所。

看到黄岐发火我‘啪’的一下跪在了地上,心里难熬难过支支吾吾的说:“不是,我只是……”

“我妈此刻在病院,王军想把我卖给一个汉子,你不帮我,我就毁了。”

我没哭完俄然看到黄岐在脱本身的外衣,那时我怕极了,黄岐之前说过王军如果不交租就会摧残浪费蹂躏我。

可我没想到他脱下衣服扔在我脸上,让我先把被撕坏的衣服换下来,迁就他的衣服穿,家里没有女生衣服。

黄岐的衣服很大,我穿上之后很不协调像个小丑,衣服已经到了我的膝盖,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从牙缝挤出来一句感谢。

“你可别感激我,我这是还香姨情面。”黄岐刚说完,门口授来了敲门声,王军找上门来了。

听到王军的声音我的腿一下就软了,出格担忧他筹到了钱来交房租,那我就必需跟他归去。

“黄岐,你这是犯罪,我欠你房租你就绑架我女儿,信不信我报警。”好在王军还没有筹到房租,没有我妈在,他底子没有经济来历。

可我没想到王军适才威胁了黄岐一句,黄岐立马扇他脸一巴掌:“滚你妈,我是犯罪?你他妈租我家房子做什么勾当我不清晰?给你三天时候交不上来房租,信不信老子顿时叫人来把你办了。还报警,你他娘的却是给我报一个看看。”

黄岐生成不怕事,说完清洁利落的朝着王军肚子踹了一脚,那时辰我很恋慕黄岐竟然可以指着王军鼻子骂话。

并且,他帮我拦住了王军,从小到大除了妈妈没有人帮过我,眼泪啪嗒一下就流了出来。

王军知道黄岐欠好惹,四周一带都是他家的房子,他被黄岐打了却指着客堂里的我出气:“你有种,找到人帮你就了不得了是吧,还想不想要你妈的命,你妈此刻病院里面需要输血,我可没钱给她买血。”

“只有你和你妈的血型一样,想要她活命就赶紧跟我去献血。”

王军说完我马上就傻了眼,我不知道我妈得了什么病,但我不克不及让她死。

我不怕给我妈输血,但我怕王军想把我骗出去然后卖了。

“哭什么哭,我跟你去病院,老子倒要看看他要耍什么把戏。”黄岐知道我妈是一个薄命的女人,他的一只大手俄然钳在我的手上,扭头冲王军凶狠说道:“不把房租给我,你别想带走她!”

“黄岐,我家的事你最好别管,就他妈一个收房租的屌什么屌。”王军没想到黄岐要在中心插一脚,他天然不肯意带他去。

“香姨在哪个病院。”黄岐没有理王军,他眼里王军完全不算小我物。

“把小蝶给我,救人要紧。”王军伸手过来想要拉我走,他就是不想告诉黄岐在哪里。

但黄岐没那么好脾性,一脚踹开了王军要来拉我的手,吼大了嗓门问到:“长脸了是不,觉得不说老子拿你没法子?”

眼下的黄岐痞样实足,这才是真实的黄岐,一个让街坊邻人敬而远之的痞子。

王军挨了黄岐一脚,他的眼神很愤慨但却不敢说出来,本身固然也是一个混混,可他没有本领吃饭都要靠女人。

来这里租房子这么久了,王军从来不敢惹黄岐,要不是比来打牌输光了钱,早就把房租递上去了。

“最后再问你一遍,不说老子今天拿你开刀。”黄岐怒了,朝着王军走了曩昔。

“就在妇女儿童病院,是你不让我带小蝶去,她妈死了你可要负责。”王军挨了黄岐两下之后从地上滚了起来,夹着尾巴下了楼,到了楼下还骂了黄岐:“臭小子,你给我等着,老子还找不到人来收拾你?”

王军跑了之后我看着黄岐问怎么办,自从我妈跟了王军,我最怕就是被他打。

但黄岐不怕事,说下次不交房租还敢来,他就敢打断他的腿!

我扭头去看黄岐,他穿戴白色背心嘴上叼着烟,膀子上有一个月亮型的纹身,这种痞样是我以前最厌恶的汉子类型。

黄岐带我去了妇女儿童病院,我们楼上楼下跑了几圈,问了几回护士确认我妈底子没有来过这里才知道王军说了谎。

“操他娘的,等老子归去剥了他的皮!”黄岐一脸的愤慨就要往家里赶,原本最先只是看不惯王军,但他没想到这人渣竟然连他都敢骗。

知道黄岐要打斗,我的心里一阵后怕,从出生我就只能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只懂被欺负的时辰遮住本身的脸,我无法想象黄岐打起架来的样子。

“黄岐哥哥……”我正想劝黄岐不要去打斗。

可我话没说出来突然捂着本身的肚子,一阵穿肠的痛让我神色直接煞白了起来。

黄岐看到我倒在地上瞪我一眼,说我事真多,但发现我神色有些不合错误,立马抱起我往家里跑。

回抵家,黄岐将我放在床上,我的身体已经发烫一般的难熬难过,额头上不住冒汗水。

黄岐不知道我怎么回事,他怕弄出人命很慌张,各类药都给我找过了,还问我什么环境。

我身体烫的不可不住的摇头,但我知道这事和王军有关,才将王军给我喝药的工作说了出来,但我不知道那瓶子里还掺了什么。

黄岐听了没有措辞,只看到他红着脸紧拽拳头去了楼下,之后一阵频仍的砸门声,但王军早就不在家了。

黄岐走了之后,我身体加倍的难熬难过,火辣辣的像在烧一样,不自立就脱掉了黄岐给我的衣服,走到了浴室里面去,用冷水不断冲刷本身的身体,可没有涓滴的感化,双腿死死的夹在一路。

后来我才知道,当初王军就是用这种方式诱jian了我妈,若是对我下手成功了,我也会成为他的奴隶。

纷歧会儿黄岐回来了,他说王军跑得很快,明天他就找人来换锁,看王军怎么回来。

可他没说完就看到浴室里面赤裸的我,眼睛一下就咕噜起来了。

黄岐固然只比我大几岁,但他混过社会什么都懂,出格是我此刻面颊绯红的样子朝他走了曩昔。

别看黄岐日常平凡大大咧咧,我赤着身体走曩昔那一刻他也慌了。那时我眼泪也是止不住的流,我抵当不住本身的脚步,与其让王军得逞我还不如廉价了救我的黄岐。

可我刚到黄岐的身边,他一巴掌火辣辣的扇过来。

“胡蝶,你妈为了你被几多汉子摧残浪费蹂躏过,你此刻这贱样对得起她吗?”没想到黄岐不仅没有乘隙占我廉价,反而训了我一顿。

我紧紧捂着本身的身体倒在地上蜷缩着,对黄岐哭着说不可,好难熬难过。

黄岐看我其实不可,给我打了救护车,送我到病院里面洗了胃,然后开了一些药。

这仍是我第一次住病院,以前生病了王军就给我喝点白开水,病欠好的话就打我。

病院回来之后我总算舒畅了不少,但脸仍是红得不可,究竟结果黄岐是个男生,我被他看光了本身每一个部位。黄岐到感觉没什么,给我倒了水吃药,让我睡他的床上,他睡地上。

我发现黄岐其实很贴心,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当一个痞子,可我没敢问他。

喝完药之后身体舒畅不少,翻身看到黄岐正躺在地上玩着手机,仿佛是在给谁发短信,莫名我心里空落落的:“黄岐哥哥,你来床上睡吧,地上轻易着凉。”

“不消了,贱命一条不怕冷,你生病了好好睡觉吧。”黄岐放下手机对我说道,他赞成了让我住在他家一段时候,比及我妈来领我走。并且我在他手上,王军必定会来找我,他也好收回房租。

我没有再措辞,那晚上睡得很香。

第二天早上我六点就起来煮了饭,短暂的周末很快就曩昔了,但王军并没有拿房租来赎我,我妈也没有来找我。

周一黄岐很早就起来吃了饭送我去黉舍,我才传闻他因为打斗留了两个级,在高中部读高一。

黄岐怕我半途碰见王军堵走我,先送我去了初中部,上课铃声快响了他才归去。我担忧他会迟到,不外违反校规对他来说是屡见不鲜。走之前黄岐还叫我下战书下学在校门口等他,跟他一路回省得王军堵我。

归正,黄岐铁了心要从王军的手里收回三个月的房租。

我给黄岐点颔首,可这些年我都已经被欺负惯了。

到了班上,同窗们都围在黑板旁边看帖出来的月考绩绩,而我坐在凳子上打开书,心里却久久不克不及恬静下来。

刚下课间操,我肚子又有些疼就仆从主任请了个假,班主任知道我家里坚苦成就不错,根基不会为难我。

我拿了一包纸进茅厕,蹲了半天也没拉出来,但小腹感受拉锯般疼,大腿上还有一些黑红的工具。

广播响起之后,我们班两个女生没去做操而是到茅厕里面抽烟,那时辰每个班都有这种不学好的人,我一听声音竟然仍是我们班的陈飞飞和赵珊,并且她们第一句话就说起了我。

“妈的,也不知道胡蝶那臭婆娘吃的什么药,每次月考绩绩都在前五,哔了狗了。”赵珊以前是我同桌,我们两脾性很倔,加上赵珊经常拿我妈说事,我们闹了不少矛盾,班主任才给我们更调位置。

“对啊,我传闻她妈是越南来的婊子,难怪她细胳膊长腿的,明明骨子里透着骚气干啥装清纯。”陈飞飞点了一根烟跟赵珊说道。

“你咋知道的?”赵珊一听纳闷了。

“我当然知道!”陈飞飞俄然满意起来,猛嘬一口烟炫耀道:“不仅如斯,我还知道她妈收费一到五百,不外日常平凡低贱得很,农人工给一百块钱都能拱她。你想啊,农人工多脏啊,身上还有水泥都让拱。”

陈飞飞一说完,赵珊完全当听段子一样大笑了起来,呛了两口烟说:“真的吗,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贱的女人!”

听她们笑我妈,我牙痒痒个不断。

“还不止呢,我传闻她妈比来跟一个汉子跑了,你没发现胡蝶来黉舍的时辰欢快的贱样,她妈跑了还笑嘻嘻的,老子真是看不下去。”陈飞飞说完,将烟头一扔在地上蹬了两脚。

这下,我再也按捺不住,也不知道陈飞飞是怎么知道我妈代价的,一脚踹开门骂道她:“陈飞飞,你凭什么说我妈妈,我妈没有才没有跑,她只是生病了!”

陈飞飞和赵珊没想到我竟然在茅厕里,不外她们从来没有怕过我,依旧捧腹笑着:“赶紧去找你妈吧,说不定她又给你找了一个后爸,你们娘俩又可以伺候一个汉子了,哈哈。”

从小到大,我最受不了人说我妈。

加上赵珊跟我简直有过节,我走曩昔踹了她俩一脚,直接在茅厕里面跟她们打了起来。

抓头发,打脸,撕衣服。

我没想到本身会有这么疯狂,但我不克不及许可任何一小我欺侮我最爱的妈妈。

在茅厕里,我不是他们两人的敌手,赵珊抓着我的头发猛踹了我几脚胸,让我疼得不可。

那时我也是急了,从地上捡起一个烟头就戳在了赵珊身上。

烟头烫在身上,赵珊发狂一样的叫了起来,这声音让整层楼的教员都跑到了女茅厕门口,而我也知道本身犯大事了。

课间操刚好竣事,班主任杨教员立马赶来女茅厕外面,我和赵珊、陈飞飞已经厮打成了一团。

杨教员将我们叫到办公室去,我和赵珊的衣服都撕破了,路上不断有男生盯着我们看。

我还好,可能日常平凡出丑出惯了。

但赵珊纷歧样,她是我们班上有头有脸的女生,日常平凡也很爱体面,被人盯着小吊看胸上方才发育起来的肉肉,带看脸都皱成了一团。

到了办公室,杨教员教尺拍拍桌子问我们怎么回事。

赵珊争先说:“杨教员,是胡蝶先脱手的,你看我的衣服都是被她扯坏的,呜呜。”

说完,陈飞飞跟着颔首求全谴责我。

赵珊没敢说烟头烫伤她这么一回事,她也怕班主任知道她抽烟,但烟味早已从鼻孔飘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肚子疼吗?”杨教员在我们班教数学,我成就不错一向挺赐顾帮衬我,回身过来问我。

“是我动的手,她们说我妈和人跑了,我气不外。”我诚恳的交接了,委屈得一下哭了出来。

杨教员领会我家的环境,他也知道赵珊是什么样的女生,处于公允起见让我们先归去上课,回头叫家长来黉舍一趟。

我和赵珊、陈飞飞分开了办公室,出门口的时辰赵珊气得不可让我下学等着她。

进教室门的时辰赵珊居心伸腿挡了我一下,我一个跟头就摔在了地上,脑上冒了好大个包,同窗们全当这是笑话。

陈飞飞和赵珊都不是勤学生,她们有手机,下课的时辰我听到陈飞飞在和赵珊筹议:“别怕,老子找小我收拾胡蝶,把她的处都捅了摄影下来,看她今后得瑟个jb。”

听到陈飞飞的德律风,我一早晨没上好课。

午休的时辰大师都趴在桌子上睡觉,赵珊走到我的身边居心碰倒了我的水杯,洒得我一身都是水,四周的同窗都唏嘘了起来:“看到没,她穿的灰色的吊带。”

“哪是灰色的,分明就是脏了没换洗,哈哈……”

我被赵珊欺侮了一番,但我不敢措辞,在班上没女生敢惹赵珊,据说她还和校外的男生勾搭在一路。

下战书上课的时辰,赵珊的爸爸就来了一趟黉舍,她爹仿佛挺牛的一小我,比年级主任都叫上了,后来杨教员也没说赵珊什么。

赵珊爸爸走了之后,杨教员就来教室里叫走我,说我的家长来了。

那时我觉得是我妈来黉舍了还乐了一阵,我在班主任那只留了我妈的德律风。

可我到办公室的时辰却不知道为什么是王军,他怎么知道我要请家长的……

我吓了一身汗给杨教员说这不是我爸,他不是哥色情狂。

可王军很会编,他给班主任说比来家里闹了点别扭,加上我在芳华期背叛,才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完事还装作一副慈父的样子。

班主任给王军说我打了架,打伤了赵珊要赔钱,王军走到我的跟前就是一巴掌,把我裤兜里皱巴巴的钱掏了出来给班主任,还说要让我先休学一段时候,将我带归去教育一下。

那可是我妈给我的救命钱……

我知道王军无非就想把我骗归去卖了,想要给班主任求救却被王军捂住嘴拖了出去,一个劲的骂我。

正好这个时辰年级主任也来了,给班主任说了一些赵珊家很有钱之类的话。

就如许,我被王军活生生从黉舍拖到了他新租的房间里,关上门他就将我一顿痛打:“操你祖宗了,你却是叫黄岐来帮你啊,你他妈给贱货敢不听我的。”

王军一向打到本身手抽筋才停下来,他又担忧抽鞭子会影响我的色相欠好卖钱,把我按到茅厕蹲便器上,然后尿了我一身还没解气……

那味道难闻死了,我那时就吐了。

到了晚上王军又给我洗澡,他怕那人发现我身上有尿味,但他没少熬煎我,让我痛不欲生。

洗完澡,他把我绑了起来扔在床上。

半个小时之后家里来了个白胖汉子,他穿戴海滩裤叼着一根很粗的烟,仿佛是雪茄,脖子上还有一根金项链,一看就是暴发户。

他先给了王军五千块钱算是定金,本身去洗了个澡裤衩都没留就坐到床上,胖得连床都在响。

我已经被王军脱清洁了,脱光之前他还猥亵了我一番过了手瘾,看到胖子坐在床上我马上就哭了出来。

我不想把第一次交给这种汉子,也不想成为王军赚钱的东西。

“不错,是个雏,混血儿,有意思。”汉子抽了一口烟吐在我脸上,满口蒜味打了个嗝。

“王军,你他妈不是人!”我在心里哭着却不敢作声,双脚拼命的瞪着却挣不脱绳索。

我想,若是有一天王军落在我的手上,我必然将他大卸八块。

可我没有法子,我甚至连面前这个汉子对对于不了,我越挣扎他越高兴,扑过来就压在我身上。

终于,我没动了,像死鱼一样躺在床上。

我知道黄岐这时辰不会呈现,我妈也不会呈现,没人可以帮上我,世界似乎已经丢弃了我。

胖子感觉奇异了,给了我一巴掌问我怎么不挣扎了。

“不就是想要我处吗,给你就是了,你把绳索解开,我陪你玩点新花腔。”我冷笑一声,感觉本身没救了,破罐子破摔。

“呵呵,你他妈一个初中生能有什么好花腔玩?”王军没给白胖子说过我的工作,他完满是处于好奇看着我。

“我妈是ji女,越南来的高级ji女,我从小就耳濡目染,你说我有没有好花腔玩?”我的眼里含着泪水没有哭出来,这是我第一次欺侮我妈,我立誓这也是最后一次。

“哟,有意思,老子倒要看看你能玩什么花腔。”白胖子用烟烧断我身上的绳索,伸手曩昔抖了抖烟灰。

他是在王军手里买的我,加上我适才的话已经完全把我当妓女,没有涓滴戒心。

看到他娴熟抖烟灰的动作,我的脑子嗡嗡了起来,我其实不想再被欺负,不想跟这个龌蹉的白胖子上床,随手抢过来烟灰缸双手紧握,使出满身的气力朝着他头砸了曩昔。

“爽不爽,爽不爽……”我不断的反复着这三个字,烟灰缸拼命往他头上砸,我让你爽,让你欺负我!

等我砸完,白胖子头上已经满是血,他瞪大了眼睛捂着本身的头。

看到血我慌了,我知道本身惹了祸这下完了,拿着衣服一边跑出门一边穿。

出了卧室门,王军在客堂里面数着白胖子给他的五千定金脸都快笑烂了,完全没有注重到我跑出去。

从王军新租的房子跑出去,我看着手上的血迹不知道怎么办,只好一个劲的往黄岐家里跑。

到了黄岐家,他公然已经回来了,开门看到我差点没给我一巴掌,问我脸上抓痕还怀孕上的淤青是怎么回事,还说下学为什么不等他。

我咚的一下给黄岐跪在了地上,想起白胖子一脸血的样子,哭了起来:“黄岐哥哥,我可能杀人了。”

“什么?”黄岐大要猜到我被欺负了,一脸惊奇。

我把赵珊欺负我,和王军来办公室接我的工作给黄岐说了一遍,他第一反映就是:王军怎么知道你要请家长?

接着他看到我胯下在流血,又慌张起来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适才跑回来活动太猛烈都没有注重到腿上在流血。

“你不会被那白胖子给破了吧,妈的!”黄岐的脸上愤慨的不像样。

“黄岐哥哥,我也不知道,他就趴在我身上……”我跪在地上哭了起来,大腿四周疼得不可。

“这人渣真不是个工具,你赶紧看看有没问题,要真动了你,我找差人将他抓起来。”黄岐对我说道。

可我一愣,我什么都不懂,不知道要怎么看。

我只知道那边巨痛无比,疼得让我无法呼吸,望向了黄岐:“黄岐哥哥,你帮我看看吧。”

我知道这对女生来说很主要,没了这工具就会成为男生口中的婊子。

“我怎么看?我又不是你亲哥,再说亲哥也不克不及如许……”黄岐扭曩昔头。

“我妈不在,此刻也只能相信你。”我低着头红了半边脸,没想到竟然对黄岐有一丝依靠。

黄岐瞟了一眼我,喘了口吻:“应该不是,这么黑的血,你是来阿姨了。”

阿姨我知道,班里很多多少女生都来了,可能因为从小营养不良的原因,我的亲戚却一向没来,胸口也没有发育像个假男孩。

“为什么是这个颜色的,仍是……”我盯着滴落的血迹,好恶心,没说出来。

“你一个女生不知道,我怎么知道。”黄岐的眼神游移,踌躇了一会儿才启齿,“仿佛,头回都是这种颜色。”

“你怎么知道?”我顺口问了一句黄岐,在我们班就不乏男生比女生清晰的。

黄岐脸唰的一下红了,没跟我诠释。

“去换你的面包,我要去玩游戏了。”黄岐回身去了客堂。

“可,我没有啊,这是我第一次来……”

“那去买,楼下超市应该就有。”黄岐有些不耐心了,他说完我看了看本身那边,疼得不可勉强站了起来。

我才想起,本身身上所有的钱都被王军抢去了。

并且,我疼得不可,腿都张不开,只好给黄岐投去祈求的眼神。

“服了你了,这是最后一次帮你,王军给我了房租你就滚。”黄岐点了一根烟下了楼,纷歧会儿拿回来两包七度空间,看到上面粉色可爱的图案,我的心安了不少。

不仅如斯,黄岐还给我兑了红糖水。喝下去舒畅多了。

看到黄岐,我想他连这些工作都清晰,以前必然交过女伴侣,并且他留过两次级,据说都是因为一小我打斗的。

我将面包贴好,从茅厕里走黄岐问我还疼不,让我告诉他谁在黉舍欺负了我,给我打回来。

“黄岐哥哥,陈飞飞说我妈和汉子跑了,永远不会要我了。”我委屈的给黄岐说道,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我妈是这个世界上独一疼我的人,她怎么能不要我。

“瞎扯,香姨才不是如许的人,必然是不想被王军这杂粹欺负,才躲了起来。”黄岐抚慰道我,说他找人给我探问。

按照黄岐的阐发,王军知道我要请家长只有可能,一种是班主任给我妈打了德律风,而我妈叫王军去。

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我妈千丁宁万叮嘱让我离王军远点,不会将我往火坑里推。

别的一种可能,黉舍里面的人告诉王军的,八成是赵珊他们,并且我看到赵珊她爸爸走了之后,王军就来了。

而且陈飞飞知道连我妈的代价都知道,我天然而然思疑到了她。

黄岐让我晚上下学的时辰把陈飞飞约出来,到黉舍后面的树林旁边,他帮我问问,说不定还能问出我妈的下落。

原本我不敢陈飞飞和赵珊闹事,但第二天我忍着初潮的痛苦悲伤去黉舍上课,赵珊和陈飞飞看到我来停住了眼睛,一脸不相信。

“小乞丐,你昨晚上没少爽吧。”赵珊走到我面前,有点显摆的意思。

我垂头做功课没有理她,那时班上那么多人,我想赵珊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可她拿起我桌子上的杯子比前次还过度,直接拉开我衣服倒进去。连里面的衣服都湿了。

这下,班里的男生更是看戏一样笑话我。

我哭着跑出了教室,到了茅厕把里面的衣服脱了下来才将水倒出来,打衣服仍是湿的,擦了擦眼泪感觉赵珊真过分分了,如许欺负我。

可我还没穿好衣服出茅厕,赵珊就跑了进来,她一把踹开了茅厕门吼我:“胡蝶,爽不爽,之前撕破我的衣服让我被那么多汉子看了,今天我让你试试身败名裂的滋味。”

说完,胡蝶就筹办拿出来了本身的手机,对着我一阵猛拍。

我那时真是怕哭了,她要拍下来给男生看了,今后我都没脸活下去。

噗通一下,我的腿一下软了坐在了茅厕里面,给赵珊摇摇头说不要,可我的祈求丁点用都没有。

“过来给珊姐舔舔鞋,我也许就把照片删了。”赵珊看到我怕得不可,欢快起来。

我摇摇头,穿上了衣服。

“不肯意算了,陈飞飞去给班上男生都看一下,这个混血儿是什么样的骚货。”说完,她站在茅厕门口拦住我。

这下,我“唰”的一下只好颔首,慢慢爬到了赵珊的面前……

回到教室之前,赵珊拿着手机智告了我,必需对她言听计从,不然将照片给班上男生看。

我从小就受够了被人欺负的日子,可今天不想再被欺负,我筹算将赵珊骗去小树林,让黄岐哥哥帮我抢回照片。

女生第一次来家里人都是呵护有加,可我却穿戴湿淋淋的衣服上了一天课,肉都都泡白了。

到了下战书,赵珊和陈飞飞在筹议着什么,我特怕她们将我照片给其他人看,这时辰同窗宋晨宇靠在我耳朵暗暗说,他从走廊上回来的时辰听见赵珊和陈飞飞说要找男生办我。我的照片自己就在她们手里,她们却还不放过我,到时辰找男生办我,我一点法子都没有。

宋晨宇叫我下学早点走,赵珊不是什么好女生。

我点颔首说感谢,宋晨宇是咱们班上独一一个会跟我措辞的男生,其他男生都知道我妈是做阿谁的,感觉我轻贱。只有宋晨宇不嫌弃我,他是一个小胖子,每次有吃的城市给我吃,长得不高带着眼镜,家里挺有钱,班上的女生都挺喜好接近他,不外都是为了钱。

放了学,我并没有筹算提前跑,做了洁净最后一个从教室里出去。

公然,我出教室之后赵珊还在等我,她很快就跟踪了上来。

可等我到了小树林里面发现黄岐底子不在,而是两个骑着摩托的染发青年,回身一看赵珊就已经跟上来了。

那时我第一反映就想跑,可两个汉子直接将我拖上了摩托车,摸了一把我屁股。

小树林四周没有保安,是黉舍最乱的处所,他们节制住我起头胡来,这俩男的就像笼子里放出来的猛禽。

而赵珊,她点了一根烟走到我面前给了我一巴掌:“贱人,在我身上烫了烟疤还想跑,我要烫十个回来。”

赵珊说完,火红的烟灰抖在了我脸上。

“赵珊,你们干什么!”就在这个时辰,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打断了赵珊。

是宋晨宇,我的同桌。

“你别糊弄啊,班主任都朝这边走过来了。”宋晨宇看了我一眼,较着指责我为什么下学不早点走。

“你他妈骗谁呢,今天周二,班主任下学要年数会议,当我傻啊。”赵珊不喜好宋晨宇,凡是和我走得进的人她都厌恶,让两个骑摩托的汉子曩昔打了宋晨宇一顿,让他滚。

宋晨宇被打得鼻青脸肿,忍着痛跑了,朝讲授楼标的目的跑了去。

“还他妈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本身胖成什么玩意。”赵珊很不不屑的看了宋晨宇一眼,两个男的已经起头接近我。

我挣扎着却没任何用,像被钉起来一样。

赵珊拿着烟灰在我脸上抖了抖,火红的烟芯慢慢接近我的脸:“都她妈说你是混血儿今后必定高挑标致,老子看看你脸上有一片烟疤,还会不会有人说你标致。”

她说完,烟头就猛戳了下来。

我前提反射捂住脸,不让烟头烫到我,可我捂了半分钟发现赵珊的烟头并没有碰着我脸。

耳边响起‘啪’的一巴掌,仿佛打在赵珊脸上的。

赵珊那时傻眼了,她的烟都吓掉了下来,回身曩昔看着适才打她的汉子。

“草,你他妈是谁,竟然敢打我!”赵珊家里从小就有钱有势,并且她身边站着两个社会青年,完全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打她。

等她转过身去,我也跟着展开了眼睛,面前打赵珊的是一个卷毛汉子,我固然不熟悉他,但我知道他死后的黄岐。

黄岐一把抓住了赵珊的手,从她的手上抢过来了烟头,然后卷毛又给了赵珊一巴掌,把她头发都打乱了。

赵珊懵了,那时就哭闹起来对身边两个社会青年吼了一句:“看着干什么,我爸都没有如许打过我!叫你们过来帮手的,不是看戏。”

可赵珊吼完之后,两人依旧木讷在原地,看了看黄岐没敢动,反而叫了一声岐哥。

黄岐是高中部的有名的痞子,但我没想到这俩社会青年也怕他。

“滚。”黄岐站在两人吼了一句,赵珊叫来的两个混混说一句珊姐对不起之后夹着尾巴就跑了。

我知道黄岐是一个痞子,也知道王军很怕他,但我没想到黄岐已经污名昭著到如许的水平,甚至连赵珊也想起来了他的名字,指着说道:“你是高中部的黄岐?你想干什么,不是从来不打女生吗?”

赵珊说完,眼里对黄岐充溢着敬畏,慢慢的往撤退退却。

“你就是赵珊?”黄岐吹了一口烟,他简直没有出手打赵珊,但他身边有俩个男生,一个是光头别的一个是卷毛,他们下手毫不留情。

赵珊听黄岐一说立马颔首,说本身也没有惹到黄岐啊,说完回身看看死后筹办逃跑甚至大呼看看能不克不及叫过来保安。看得出来,她简直很怕黄岐。

“给我带走,我有工作要问她。”黄岐固然匪,可这里是黉舍,他也怕再次被解雇让卷毛和光头带走了赵珊,将她带到了黉舍四周的宾馆,进去就踹上了门。

“你要干什么,要钱我家有的是,不要危险我。”赵珊知道黄岐是黉舍里的痞子,怕得不可,回身看了黄岐一眼说她都愿意说,出格是此刻她被三个汉子关在了宾馆,赵珊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回身问我黄岐是我什么人,让我帮手求一下情。

要放在以前,我简直是一个心软的好女孩,可赵珊真的太欺负我了,第一天来阿姨就穿了一天的冷衣服,此刻身体都还在冷颤。我回身曩昔看了一眼黄岐,冷酷说本身不熟悉他。

这下,赵珊的脸上一下惨白了,眼神在骂我是贱女人,但黄岐在她没说出口。

“香姨在哪里,说了你就可以走,不说的话我固然不打女人,他们会怎么样你就纷歧定了。”黄岐冷笑一声,说完不断看了看手机感受像是有急事。

“什么香姨?”赵珊没听懂黄岐的话,眼里一愣。

“檀香,胡蝶的妈妈,你别给我装蒜。”黄岐刚给赵珊说完他的德律风就响了起来,他接了德律风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时辰他身边的卷毛也很担忧的问了一下黄岐:“岐哥,环境怎么样啊?”

“我先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看着这丫头,找不到香姨和王军不要放过她。”黄岐走之前最后对两人说道,说完之后回身分开了宾馆,异常的慌忙。

黄岐走了之后,卷毛让我来问赵珊,我心底其实是有谱的,那天请家长的时辰,赵珊爸爸走了王军就来了,这莫非不是通同一气的?

“真不是,我给我爸打了德律风之后他就来黉舍了,至于你爸我真不清晰啊。”赵珊怕两个汉子为难她苦求到我,说我们也是同班同窗,之前都是跟我闹着玩的。

听赵珊一说我心想真假,闹着玩用得着往我内衣里倒水?用得着拍我的照片?

黄岐的两个兄弟看我没问出来,阿谁光头拍拍我的肩膀说:“妹子,你先出去,我来帮你问。”光头看起来有些痞,他一措辞赵珊就怕得不可。

不仅如斯,光头朝着赵珊色眯眯的走了曩昔。赵珊跟我纷歧样,她从小家里就有钱,吃得好发育得早,高挑标致还穿戴短裙,光头看得口水都流了出来。

“胡蝶,你爸来黉舍和我真没有关系,你别如许为难我好欠好,求你了。”赵珊彻底怕了,她在班上再怎么拽但本色也是个女生,看到光头色眯眯的眼神,她立马想起什么跟我说道:“对了,你妈的工作也是陈飞飞告诉我的,她还说前一阵子撞见过你妈,应该知道你妈在哪里。”

我看赵珊一脸汗水不像是在扯谎,心一软回身问她我照片呢,给我删了就放了她。眼下,找到我妈妈比什么还主要。

“照片不在我这里,内存卡在陈飞飞手机上,胡蝶我真没骗你。”赵珊急眼了哭了出来,我仍是第一次看到赵珊如许强势的女生被急得眼露珠掉下来。

没想到黄岐走了我竟然什么工作没套出来,那时心里一阵失踪,正好这时辰光头有些暴躁了,将我推到门口去说他帮我问。

我不懂光头是什么意思,但他摆明想照赵珊廉价,并且卷毛将他暗暗拉曩昔,问他:“干嘛呢,岐哥让咱们问工作呢,你别糊弄。”

卷毛拦住光头给他摇摇头,光头连同卷毛一路推了出去,说他一小我鞠问就好了,回身一看赵珊说这妞不错,合他的口胃。正好赵珊此时被推到在了地上,短裙下面美腿露了出来,非分特别迷人。

我和卷毛被关在了门外,不多时赵珊就在宾馆里面呜呜起来,那声音让我满身一震,脑海里满是王军将我卖给白胖子那无助的排场。同样是女生,即使我再怎么厌恶赵珊也不想看着她被汉子欺负,于是又敲了敲宾馆的门。

光头开门一看见是我,问我什么事,一边警告我今天的工作不克不及让黄岐知道,不然剁了我。在房间里的赵珊衣服也被拉开了一个口,估量被占了不少廉价,她蜷缩在地上哭哭啼啼。

“光头哥,我,我知道在哪了,放了她吧。”我站在门口颤颤巍巍对光头说到,看到门内的赵珊更是于心不忍。

赵珊感受到了我是在帮她,哭了起来对我说道:“胡蝶,我可以帮你零丁约出来陈飞飞,她知道你妈的下落。内存卡我之后也会帮你要回来,你别让这恶心的汉子过来。”

光头一听赵珊在骂他,回身看了我一眼砰的一下想关上门,对我说道:“别他妈烦我的功德,此刻黄岐不在这里,再烦我连你一路拉进来,信不信?”

卷毛赶紧也来劝了下光头,将他拉到门口笑声说不要把工作闹大了,这赵珊家里也挺有钱,然后就说想找乐子换个处所。

可光头强词夺理的摇摇头,说赵珊就是他喜好的类型,胸大屁股翘还带点脾性,让卷毛赶紧滚。

看到房间里无助的赵珊,再看看面前色眯眯的光头,我不知道赵珊有没和汉子那啥过,但要真被光头给欺负了,我必然会良心不安一辈子的,站在门口推了一下光头说到:“来啊,你要敢对我想干什么,黄岐哥哥不会放过你。”

原本想用黄岐压一压光头,可我没想到本身刚说完光头一巴掌就扇在我的脸上,连卷毛劝都劝不动,骂道我:“操你妈,蹬鼻子上脸是不?”

那时我也是来气了,站在光头面前吼了一声还他一耳光,冲到赵珊的身边张开双臂护着她。

光头怒了,他没想到我竟然还会还手,踹了我几脚之后骂道我:“操了,觉得我不敢弄你?”

光头也是个暴脾性,可我已经决议好了要帮赵珊,我被汉子赤诚过一次,那时辰的我差点抛却人生,所以我很领会赵珊面前的处境。

就在我拦在赵珊面前那刹时,光头手里的凳子猛的朝我头砸了下来。

黑岩阅读网 文/《痞后代王》(喜好这个故事的伴侣,可以加微信:“黑岩网”,阅读更多后续出色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