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1350万不翼而飞】男子存银行1350万不翼而飞 银行理财最新消息:业务陷入困境

日前,绍兴中院开庭审理了一起巨额诈骗案。受害人林某曾在杭州一银行开了个活期账户,存入1350万元,并修改了账户密码。大约一年后,林某前往银行查询余额,发现卡上只剩下158元。银行账户的钱不翼而飞,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1350万不翼而飞

【1350万不翼而飞】男子存银行1350万不翼而飞 银行理财最新消息:业务陷入困境

被告人之一的卢某今年57岁,浙江衢州龙游人。2011年3月,卢某因在建德有工程项目,需大量资金周转,便找到从事资金中介的钱某,希望他能够帮忙找到大笔资金。很快,钱某就通过自己公司的员工联系到了受害人林某。

林某被告知,只要他在银行开设一个账户,在规定期限内不查询余额、不转账、不支取现金、不开通电子网银,就可以获得年利率20%-24%的高额利息,这让林某动了心。2011年4月27日,林某在杭州某银行开设了一个活期账户,第二天便转入了1350万元。

随后,钱某以银行内部需要确认信息为由,要走了林某的身份证号码、账户号和账户初始密码。为了保险起见,林某将钱存入后,还修改了初始密码,保证钱不会被他人取走。

此后一年时间里,林某先后收到两笔共100多万元的利息,这让他尝到了“甜头”。然而,2012年的一次余额查询却让他大吃一惊:林某发现,他的银行账号上只剩下了158元。

钱存入了银行、及时修改了密码、账户还在自己手上,究竟是什么人通过什么方式盗取了账户里的钱?

原来,钱某拿到受害人林某的银行卡和身份证信息后,立即告之了卢某。而卢某早和该银行的员工说好,两人很快为该账号开通了网上银行,并由卢某的员工冒领了U盾。如此一来,林某的账户就在其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开了后门”。虽然他更改了账户密码,但并不影响网银的正常使用,账户里的钱仍然可以随时通过网银转账。

卢某、钱某等人通过这种方式,将林某的1350万元转走,用于归还债务、支付另外数笔借贷的高额利息。事实上,在此之前,卢某就伙同钱某等人,在江苏骗取了约7.78亿元的资金,以还本付息的方式归还约4.47亿元,实际骗得人民币约3.3亿余元。

除了诈骗之外,卢某被指控的另一项罪名是变造金融票证罪。2009年,卢某曾和浙江上虞某银行的支行行长钟某串通,通过涂改存折、更换户主原存折的方式,获取了受害人朱先生账上8000万元资金。之后,钟某利用职务之便,违规将这8000万元转入到卢某个人账号及其名下公司的账户,归卢某使用。至案发,这笔钱仍未归还。

法庭上,卢某辩称,自己为了做生意筹措资金,只是通过“银行操作”把这部分钱转为己用,之后会通过银行归还。“我只是在变相筹措资金,即便有所不当也只不过是违规,不存在违法。”

公诉人则说,卢某虽然掌管多家公司,但其财务状况十分混乱。他只好“拆东墙补西墙”,实施诈骗后再把骗来的钱拿去还债。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1350万不翼而飞】男子存银行1350万不翼而飞 银行理财最新消息:业务陷入困境

银行理财业务陷入困境

银行理财业务陷入困境,随着近年来利率市场化的不断推进,中国资金来源端需求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存款利率的不断走低使得居民不再满足于较低的银行存款利率,转而依据自身风险偏好产生了个性化的投资诉求。为迎合资金来源端的需求和中国金融业发展的客观趋势,银行等金融机构广泛开展相比于传统存贷款业务要求更少资本消耗的银行理财业务。

自2004年光大银行发行第一只理财产品以来,在过去的几年中,理财规模经历了迅猛的发展:银行理财产品余额从2010年年末的2.8万亿元增长到2016年年中的26.28万亿元,2010-2015年的五年间同比增长率均在40%以上。截至2016年6月底,理财资金账面余额较年初增加2.78万亿元,增长11.83%,年末规模突破30万亿元几无悬念。

银行理财产品存续规模相较于存款规模不断上升,已成为金融体系中重要的资金来源。根据中信建投的统计,16家上市银行2015年年末理财余额总计17.8万亿元,占全国426家银行业金融机构2015年年底23.5万元存续理财资金账面余额的75.7%。2016年半年报中有15家银行披露了理财产品存续余额,总计18.5万亿元,若将华夏银行(中报未披露理财余额)的理财资金规模按照年初值计算,则16家上市银行占全部银行业机构理财账面余额的72.3%。

截至2016年6月,工商银行理财产品余额居同业第一。上半年理财业务规模绝对数额和相对增幅较大的分别是:建设银行理财余额增加3304亿元,增长20.4%;民生银行理财余额增加2761亿元,增长26.1%;平安银行理财余额增加2172亿元,增长29.3%。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兴业银行4家银行理财产品存续规模有所收缩。

无论从产品数量还是资产规模来看,近年来资管市场风起云涌,各机构的资产规模均大幅提升,给目前体量最大的银行理财带来较大的竞争压力。在去杠杆、去通道,监管引领机构回归资产管理本源的趋势下,面对主动管理能力较强的券商、基金等资管机构,银行资管面临转型,需要开发自身独特的竞争力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相对于100万亿元的贷款余额,目前银行理财与贷款的比重为26%,银行主动管理的客户资产规模已十分巨大,而主动管理资金规模越高,则越不利于风险把控。

根据中信建投统计的2015年年末和2016年年中,16家上市银行的理财业务余额和贷款总额情况,若以截至2016年6月底,15家银行(华夏银行未公布)加总的理财业务余额和贷款总额计算,整体的“理财与贷款比率”为29.02%;若以各银行的理财业务余额作为权重进行加权平均,则理财-贷款比率的加权平均数为42.65%。纵向对比,这两个比率2015年年末分别为29.33%和42.60%,变化不大。国有大型银行“理财-贷款比率”较低,大多数低于上市银行平均水平,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中则有7家银行的理财规模达到了贷款总额的50%以上。

银行理财业务陷入困境,存贷款业务作为商业银行的传统业务,各银行在多年间经历了丰富的实践过程,形成了贷前、贷时和贷后的全流程管理体系,具备完整的前中后台管理部门。信贷的经营管理往往要经过贷款受理与调查、授信审查与审批、贷款发放、贷后监控和不良贷款管理等多个环节。相比于庞大的理财产品规模,理财业务事业部制创设不久,专业人员远少于信贷业务相关人员,主动管理资金规模已经非常高,这不利于银行对理财资金投向的风险把控。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