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摘要】:我在开罗大学读书时,隔壁宿舍住着一个小伙子。有一天,小伙子兴冲冲地告诉我,他父亲已去向他喜欢的女孩求婚了。我听了不禁一愣,心想怎么是你父亲去向你钟爱的女孩求婚呢?问了半天,才弄清原委。阿拉伯人问亲也就是求婚,通常由男方家长或委托人向女方的父亲提亲。...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摩洛哥的新娘市场

我在开罗大学读书时,隔壁宿舍住着一个小伙子。有一天,小伙子兴冲冲地告诉我,他父亲已去向他喜欢的女孩求婚了。我听了不禁一愣,心想怎么是你父亲去向你钟爱的女孩求婚呢?问了半天,才弄清原委。阿拉伯人问亲也就是求婚,通常由男方家长或委托人向女方的父亲提亲。

在不同的阿拉伯国家,求婚的具体方式不同:约旦的方法别具一格,男方家往往请当地有名望的长者前去女方家求婚。长者到女方家后对姑娘的父亲说:“我们想喝你们家的咖啡。”如果对方不接话茬,或者顾左右而言他,说明求婚无望。若对方回答:“好啊,我们一起喝吧。”表示求婚成功。

在摩洛哥阿特拉斯山区的柏柏尔人居住地,有“新娘市场”.每年9月,那里都要举行“穆塞姆节”,即圣徒纪念日,也是求偶盛会。期间,女方家长或亲戚领着准备出嫁的女子来到市场,小伙子们睁大眼睛悉心挑选自己的意中人。女子的打扮各不相同,待字闺中的少女穿着鲜亮,戴面纱,披圆形头饰;准备再嫁的寡妇则身着肃穆,戴面纱,但披的头饰是尖顶的。求偶的男子可以主动与女子搭讪,如果女子对他中意,就允许他握住自己的手。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土耳其男女共浴,浴池里选新娘

土耳其浴早期是男女分开洗,后来演变成今天的男女共浴。如果到土耳其旅游,在当地人光顾的洗浴中心里能看到男女共浴。洗浴时,人们多半赤裸上身,下身围一块浴巾。在土耳其人眼中,土耳其浴池是真主的圣地,在真主的圣地清洗身体是没有任何顾忌和邪念的。

土耳其浴对土耳其人来说,不仅仅是清洁皮肤的地方,还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有时婚姻大事也在浴池里决定。

原来,信奉伊斯兰教的土耳其女子平时除了用头巾包住头和脸部外,还穿着厚实的长袍,外人无法看清女子的长相和身材,这样一来,土耳其浴室就成了未来婆婆挑选儿媳的重要场所。一般来说,未来婆婆在媒人的陪同下邀请未来儿媳一同沐浴。在浴室里,未来婆婆不仅要看儿媳的长相和身材,还要看她的骨盆,骨盆大的女子才能给家里带来多子多福的好运。另外,未来儿媳的体味如何,有没有狐臭也是考察的重点。由于土耳其人的饮食以奶酪和肉食为主,体味重在所难免,有狐臭的女子被认为是不吉利的,人们认为那是真主惩罚她的缘故。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在背篓里长大的民族

达奥人居住的地区距离中越边境不远。人们从河内出发,乘12个多小时的火车到达沙坝,下了火车再沿着陡峭的山路攀登,不久,就能看到一层层梯田由下而上延伸着,新插秧的稻田像一面面镜子映着蓝天白云,一座座大山被雕琢得瑰丽多姿,到处都是翡翠般的颜色。达奥人就生活在这如诗如画的世界里。

达奥人身材不高,长得精瘦,身上总背着竹背篓。那是他们的“宝贝”,下地干活背着,赶集买东西背着,探亲访友也背着。竹篓里不仅放东西,还装小孩,达奥人就是在竹背篓里长大的。达奥人以种植水稻为生,漫山遍野都是梯田。梯田走势高,在灌溉上颇费心思。于是,达奥人就地取材,把山上的竹子砍下来,接成输送山泉的“管子”,通过竹管子把泉水直接引进稻田里灌溉。

达奥男人虽然是壮劳力,可女人干的活儿一点不比他们少,带孩子、做农活、背重物、放养牲畜,到处都能看见头裹花巾、身系花兜兜、耳戴大银环、足蹬茅草鞋、穿着绲有花边的肥大衣裙、婀娜多姿的达奥女人。她们心灵手巧,不仅自己缝制衣裙,连项链也是自己做的。达奥女人爱美,可是因为炎热的天气和辛勤的劳作,她们大都显得疲惫苍老,脸上早早地出现了皱纹,从外表上看很难猜出她们的实际年龄。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巴基斯坦新娘不能笑 哀愁受尊重

笔者到巴基斯坦工作后不久就结识了地一家报社的记者塔蒂姆。不久前,这位23岁的小伙子与自己的另一半喜结良缘,邀请记者参加他的婚礼。

巴基斯坦的婚礼通常在新娘家举行,但现代的婚礼已经不那么严格了,塔蒂姆的婚礼就在他家举行。与其他一些伊斯兰国家一样,巴基斯坦新娘要在婚礼的前5天进行一次正式的沐浴。沐浴之后,由女性至亲好友为其梳妆打扮,并在手上和脚上染指甲花油。她们还用一种特制的褐色树脂油在手背、手腕和脚背、脚腕上绘出美丽的花纹,来表达自己喜悦的心情。记者刚到巴基斯坦时还以为这是在文身,后来才知道涂料是天然的,花纹可以洗去。

婚礼上,新娘越哀愁越好傍晚时分,宾客陆续到来入座,一边攀谈一边欣赏小舞台上动人的歌舞演出,来宾如果有意粉墨登场,也可趁着这个机会一展歌喉或舞姿。在婚礼这样的场合“献艺”被看作是对主人的尊重和对新人的祝福,主人会很高兴的。

月上中天,新人开始与宾客见面。先是盛装的新娘在自己亲姐妹的搀扶下围着新家绕3圈,这意味着从今往后她将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 接着,新郎新娘坐在小舞台上用鲜花和树枝编制成的“秋千椅”里,每一位来宾都要走到新人面前呈上自己的温馨祝福。按照巴基斯坦的风俗习惯,新娘在整个婚礼中即使心里充满喜悦,脸上也必须表现出哀愁的样子,而且愁容越重越会受到人们的尊重。塔蒂姆的亲戚告诉笔者,这是为了表现新娘对自己娘家人恋恋不舍的心情。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伊朗:公共游泳池有秘密 女人穿长袍游海滩

也许是地广人稀的缘故,即使在首都德黑兰这样的繁华都市里,塔楼也不多见,而独门独院却比比皆是。虽然一座座院落风格各异,但是房前屋后总少不了核桃、柿子等果树,还有大小不一、形状多样的游泳池。我的朋友卡里米说:“游泳池既能点缀庭院,也是休闲的理想场所。现在,游泳池几乎已经成为伊朗中产阶级家居的标准配备之一。”

普通人家的游泳池一般建在庭院的一角,多为规矩的长方形,也有浪漫的曲线形。游泳池的大小根据院子的面积而定,大的有50平方米,袖珍型的则不过十几平方米。式样则根据主人的财力和爱好而定。经济条件较好的人家,在游泳池壁上贴上瓷砖或漂亮的马赛克,旁边还配有按摩池和桑拿房。普通人家则在游泳池池底和池壁上简单地抹上水泥后刷漆,不讲排场只求实用。喜欢在院子里多留些绿地和活动空间的人家,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则把游泳池建在自家的地下室里。

修建游泳池花费不是很高,简单的约合2000美元,奢侈点的需要上万美元。由于伊朗有游泳池的人家很多,社会上出现了专靠维修和保养游泳池为生的工人。按照工作量大小,他们每保养一次游泳池,能挣二三十美元。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阿拉伯女子:长袍·美甲·爱金

在人们的印象中,阿拉伯妇女穿长袍、蒙面纱,颇有几分神秘。然而,你要是以为她们一点也不化妆打扮,那可就完全错了。

其实,阿拉伯妇女的长袍、面纱和丝巾也是颇有讲究的,如款式的选择、颜色的搭配、面料的讲究等,不一而足。

阿拉伯妇女爱美,还表现在她们对指甲花的大量使用上。指甲花是一种植物,地中海东岸一带十分常见。据史书记载,阿拉伯人很早就种植这种植物,并喜欢用它的汁液来染指甲和修饰自己。后来,指甲花演变成阿拉伯女性的专用化妆品,她们将指甲花汁涂在自己的手心、手背、胳膊和腿等部位上,上面画着各种精美的图案,以植物、树叶、树枝、贝壳、蝴蝶、蜗牛等为主,以此展示自己别具一格的美。结婚时,尤其要把指甲染得花花绿绿的,这样才能白头偕老,多生贵子。在阿拉伯人的传统婚礼中,进洞房之前还有一个夜晚被称为“染指甲之夜”.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印度,女人没金鼻钉不出门

印度政府近日计划发行“纸金”,也就是让老百姓认购银行里储备的黄金。虽然购买“纸金”并不意味着能将实物黄金拿到手,但印度人还是趋之若骛,充分体现了他们对黄金的喜爱和信赖。

金饰胜过衣着

在印度,女性出门不带首饰会被认为是没有礼貌的表现。在各种材质的首饰中,印度人最青睐黄金首饰。印度人肤色普遍较黑,佩戴金色首饰更容易突出这一特点。走在街上,印度妇女耳畔项间都是金光闪闪的饰品。甚至那些在路边乞讨的小姑娘,虽然衣着肮脏,蓬头垢面,鼻翼上也有一颗金色的小钉。

印度男子带饰品也相当普遍,一只手上带3个金戒指的男士大有人在,而且戒指上多镶嵌有大颗宝石。家中如举办婚礼,父母普遍会选择金饰作为女儿的陪嫁,既衬托了女儿的漂亮,又可当作未来生活的经济基础。亲朋好友也会以金饰作为礼物,表达心意,增添喜事气氛。

日本:新娘越美丈夫越苦

以前,在日本的一些贫穷农村里,漂亮的姑娘大多嫁到外村,同村的小伙子只能“望美兴叹”.于是,他们对来迎娶的新郎心怀“恨意”,想办法进行报复。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奇祭”缘自报复

松之山町是日本新泻县的一个普通小镇,既没有招揽游人的旖旎风光,也没有可开发的悠久历史资源,但是,每年1月15日小镇举行的“奇祭”活动却吸引了众多游人。

今年1月15日,在朋友山田的陪同下,我慕名前往松之山町。

从大坂出发,沿日本的北陆高速公路行驶约5小时就到了新泻县境的松之山町。只见镇子周围山地环绕,丘陵连绵。由于紧靠日本海,每到冬天,温暖的日本海暖流带来丰沛的降雪。隆冬时节,小镇积雪厚达1米多,山间地带的积雪则达数米之深。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不丹女人家中称霸 男人靠边站

被世人誉为“最后的香格里拉”的不丹王国(The Kingdom of Bhutan),位于中国的西南边陲、喜马拉雅山脉东段南坡。千百年来,由于巍峨的群山隔断了与外界的交往,使得不丹淳朴的民风和生活习惯得以保存,以至于在许多外国人的眼中,不丹着实有些“怪”.

走在不丹首都廷布(Thimphu)的街头,我看到不丹女子身穿齐脚踝的“基拉”裙;男子都宽衣肥袖,上身穿着名为“果”的传统长袍,挽着雪白整齐的袖口,下着齐膝裙和长筒袜。据当地人说,肥大的衣袖可兼作口袋,把东西往衣袖里一塞,用手捏住袖口,里面的东西就不会掉出来。男子的服装上既没有扣子,也没有兜,只靠一根宽腰带束紧衣服,因此形成了不丹男子“开阔的胸怀”,袖子里装不下的东西可以放在怀里。成年人将身上带的“零碎”都堆在怀里。学生上学不用背书包,所有文具和书本都揣在怀里,衣服鼓鼓囊囊的。

与世无争的性格并不表明国民孱弱。不丹森林茂密,黑熊、雪豹等猛兽多,当地男子的怀中都少不了匕首。而且,上至国王大臣,下至平民百姓,个个都是射箭高手,一些不丹高级官员上班时甚至还随身佩带长剑。

墨西哥单身女人想出嫁,急把石像作月老

在墨西哥的莫雷利亚市有一个“单身女人角”,它占据了圣米盖尔画廊餐厅的一个大厅,里面摆放着400尊头朝下的圣安东尼奥雕像。圣安东尼奥是墨西哥人信奉的负责人间姻缘的“月下老人”.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在墨西哥有一个古老的传统:如果女人到了该出嫁的年龄还没有嫁出去,就要去惩罚“月下老人”圣安东尼奥。着急的女人把圣安东尼奥雕像倒着放,让它头朝下呆着,直到圣安东尼奥“让”她们找到如意郎君。“单身女人角”的圣安东尼奥雕像,大小各异,材质不同,多数是石像。它们出自不同时期、不同国家的雕刻家之手。

每年这里都吸引约1.5万名来自墨西哥各地甚至中南美洲的单身女子。画廊餐厅的主人辛迪亚·卡内洛介绍说:“8年前,当我的父亲提出要为单身女子建一个圣安东尼奥馆时,几乎遭到全家人的反对,我们担心那些找不到‘白马王子’的女子可能会把画廊餐厅当成泄愤的对象。不过,父亲认为,为墨西哥的单身女子开辟一个可以祈求心愿的地方是件行善积德的事。事实证明,‘单身女人角’不但为画廊餐厅带来了可观的收入,还使它声名鹊起。迄今,已经有50名单身女子通过到这里祈祷找到了终身伴侣。”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辛苦的韩国少妇

新村有一条长达1公里的婚纱街。100多家婚纱店毗邻而居,橱窗内各色西式、韩式婚礼服向过往的年青女孩们呈现出婚姻生活最美丽的一瞬。然而在至今严格恪守男尊女卑思想的韩国社会中,少妇们却是活得最辛苦的。

韩国男人凌晨回家是常有的事,因为最普通的韩式应酬也要按照“饭馆吃饭-酒馆拼酒-歌房纵情”三步进行。韩国人又大多认为没有应酬的男人都没用,因而即使没正经事儿,男人们也喜欢在夜店流连。别说平日不帮老婆干家务,就是周末也休想。韩国老人一般不帮子女带孩子,加之保姆费奇贵,一般韩国老百姓根本请不起保姆,所以在公众场合见到的少妇们多是背上或前胸绑着个小的,手上拉着个大孩子。

孩子大一些后,少妇们也迫于经济压力选择重新上班。然而在加薪、晋升方面,她们根本无法获得与同龄男性同事一样的机会,就连晚进公司的年青男同事也比不上。年纪在三、四十岁,在事业上又能独挡一面的韩国妇女越来越多,但十有八九是单身。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出生于70年代的我,从小受到的是“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教育,而当我来到韩国后才发现,这里至今依然严格恪守着男尊女卑的观念。令人奇怪的是,在这种观念下,韩国各年龄段的女人地位却是完全不同的。

新村的“野蛮女友”

位于汉城市中心的新村周围有三所着名的韩国大学--延世大学、西江大学和犁花女大。这里的女孩们尽情地享受着韩国女人一生中最无拘无束、也是最美丽、浪漫的一段时光。

【土耳其女宿舍起火】令人大开眼界的奇异风俗 浴池里选新娘

新村到处是时髦的美容店、美发厅、餐厅和服饰店。鳞次栉比的店铺并不愁没有生意做,从中午开始这里的街道上就到处可见成群结队、打扮入时的女孩子。韩国的中学生是不允许化妆的,所以到了大学的女孩子就像放出笼子的小鸟,尽情地涂脂抹粉。新村的咖啡馆、冰琪淋店和蛋糕店也格外多,脂粉香与咖啡、甜品的味道融和在一起,使这里到处弥漫着一股甜腻腻的味道。无论什么时候去新村,都能看到一群群的韩国女孩穿梭于各种店内,对此我总是觉得好奇,难道韩国的女大学生们不用念书吗? 位于新村的延世大学是电影《我的野蛮女友》的取景地,这里虽见不到片中女主人公一样的“野蛮女友”,但恋爱中的女大学生的地位也是其她年龄段的韩国女子无法相比的。新村的街道上常常能见到男生们亦步亦趋地陪在女友身边的情景,他们可以为女孩子拎包,陪女孩子逛化妆品店。一起吃饭时,女孩子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大声说笑,这种情形是绝不可能发生在比她们年长的女人身上的。

说韩国女大学生们不爱读书并不公平。位于新村的犁花女大不仅在韩国各类大学中名列前茅,也是世界知名的女子大学。进入该大学的女孩们的学习成绩绝不亚于同类男孩子,从这里毕业的学生中不乏活跃在韩国各领域的“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韩国的女长官(部长)、女议员、女CEO们。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