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遇虎袭女子道歉】遇虎袭女子道歉 起诉索赔155万余元获立案

原标题:遇虎袭女子道歉 起诉索赔155万余元获立案

关于东北虎伤人事件中,然而因为女儿赵菁的贸然下车,这个就是就是害母亲丢了性命。

事情过去了四个月,赵菁依旧不敢面对母亲离世的事实。但生活仍在继续,事情过后,赵菁到底要如何原谅赵菁?本期节目,老虎伤人主角赵菁现身,讲述虎口逃生之后。

雷明:主要责任在谁?

赵菁:是我。

雷明:你觉得妈妈会原谅你吗?

赵菁:我妈妈会原谅我,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

雷明:赵菁我知道你为什么,为什么掉眼泪,掉眼泪里面有悲伤的成份,更大的成份是对自己的不原谅对吧。现在告诉我,有没有想过这一生怎样赵菁才能原谅赵菁呢?看最后一眼的时候你跟妈妈道过歉吗?

赵菁:道过。

雷明:说出来了吗?

赵菁:没有说,我跪在那。

雷明:为什么不敢说出来?为什么不敢把自己的歉意说出来。

赵菁:说不出来。

雷明:为什么?

赵菁:还是太难受了。

雷明:还是因为你知道说出来妈妈也听不见了?

赵菁:对。

雷明:那我告诉你,你知道说出来谁听见很重要吗?赵菁的建议要说出来赵菁听见很重要你懂吗?我要的答案就是赵菁这一生怎样才能原谅赵菁?因为赵菁不能永远活在对自己的不原谅里,那样这一生都不会再有幸福。为什么不说出来,你觉得妈妈听得见吗?

赵菁:听不见。

雷明:你觉得你听得见吗?

赵菁:听得见。

雷明:你怎么知道妈妈听不见呢?其实妈妈她应该听见,而且赵菁需要说出来。但是你在最后一眼的时候心里想,嘴上却没说吧。

赵菁:没有说。

雷明:因为你都原谅不了自己对吧。所以这个歉你不敢道,一个不可能被原谅的歉你不敢道,真正的不原谅是自己对自己的不原谅,你需要说出来。现场的扩音设备不错,妈妈不在这儿了,妈妈也在天上,你需要说出来,你需要听见,她,她有权利听见。

赵菁:妈妈,我没有想到你来到北京20天之后我就会跟你天人永隔,我以为粗心大意就像小时候做错了一道题一样,用橡皮擦了还可以改,可是我没有想到,我的疏忽大意造成了你永远离开了我。我错了,我也很想你,我一直觉得你没有死,我一直觉得你还活在这个世上,我从来就没有觉得你离开过我。我希望你下辈子还做我的妈妈。

【遇虎袭女子道歉】遇虎袭女子道歉 起诉索赔155万余元获立案

家属 起诉索赔155万余元获立案

据了解,赵女士以及家属要求园方支付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以及赵女士后续医疗整形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失费等共计155万余元。其中,针对赵女士母亲的索赔金额为124万余元,针对伤者赵女士的索赔金额暂定为31万余元。

原告在起诉书中表明,虽然原告在本案中具有一定的过错,但作为经营者的动物园管理方过错明显更大,应当对损害结果承担大部分责任。

园方提供的猛兽区“自驾游”项目系违法经营,项目设计本身的缺陷很大,是造成原告遇袭并重伤的根本原因,也是导致其母周某死亡的主要原因。被告仅着重于商业利益,漠视游客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严重缺乏安全风险防范意识,游客安保制度极度缺失、无应急预案是造成原告被老虎重伤,并导致其母周某死亡的直接原因。

赵女士还指出,在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未有效救助的情况下,没有法定救助义务的母亲下车施救,其性质应属于“见义勇为”,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应全部承担母亲的死亡赔偿。

起诉书中称,事故发生后,双方就赔偿问题协商过几次,起初,被告态度积极,有赔偿意愿,但在政府部门公布了《事故调查报告》之后,被告突然改变了态度,不再同意予以赔偿,也不再与原告就赔偿事宜进行沟通。

原告称,《事故调查报告》的结论虽然认定此次事故不属于安全责任事故,但原告并不认可该调查报告的结论,正在提起行政复议。并且原告认为行政责任与民事责任虽有关联但并不能等同,即使不属于安全责任事故,也并不表示被告对死者没有民事赔偿责任。

故赵女士和家属要求园方按照70%的比例承担侵权责任,赔偿原告各项损失。《法制晚报》记者获悉,目前延庆法院已经立案。

提出指定管辖申请

昨日下午3时许,赵女士的父亲赵先生来到延庆人民法院立案大厅,他带了两份《指定管辖申请书》。申请书中表明,由于延庆区政府在此案中有地方保护倾向,且此事在全国有重大影响,因此申请指定管辖权,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或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级管辖。

赵先生称,他在市工商局网站查询到的工商登记注册信息,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为北京八达岭实业总公司,而北京八达岭实业总公司系北京市延庆区八达岭镇人民政府的国有独资企业,因此他担心延庆法院会受到延庆区政府的行政干预,希望由非延庆区法院审理此案。

大约等了一个小时,赵先生来到立案大厅窗口提交了指定管辖申请书。他告诉记者,法官收下申请书称之后会与原被告双方谈话,再决定是否指定管辖。

园方 愿意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今天上午,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负责人曹先生回应称,事发后园方与死伤者家属(包括受害者的律师)进行了10次左右的沟通谈判。由于双方对赔偿数额、责任认定方面完全不一致,双方的谈判未获成功。

如今,赵女士方面在法院提起诉讼,园方愿意上法庭解决,“法律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我们有自己的律师,随时都能出庭应诉。”曹先生说。

但曹先生坚持认为,政府部门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调查之后,已经得出结论,此事并非安全生产事故,园方没有责任。

而对于赵女士一方提出的指定管辖申请,曹先生回应,“到底在哪儿审理,必须由法院确定。无论在任何地方审理都一样,都需要根据法律法规进行。”

对于园内的近况,曹先生说,近期有一场全市性降雪,由于园内以山路为主,坡度较大,近几天园内工作人员忙着清扫积雪,防止游客车辆出现湿滑导致事故,所以暂时将动物园关闭,根据园内的清理进度,在明日前后开园。

进展 延庆法院正与上级法院 沟通指定管辖事宜

今天上午,记者从延庆法院了解到,11月15日下午,遭虎袭击受伤的女游客赵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到延庆法院,以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侵害周某(下车救女身亡的赵某母亲)生命权、侵害赵某健康权为由申请立案。经审查,两案均符合立案条件,延庆法院已于当日正式受理两案。目前,两案均在依法审理当中。关于申请指定管辖一事,法院会依法依规办理,目前正在按照民事诉讼法中关于管辖的规定与上级法院沟通。

观点 指定管辖申请很难得到支持

该案是否符合提级管辖或者指定管辖范畴?当事人提出的申请理由能否获得支持?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宗玉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指定管辖包括: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由于特殊原因不能行使管辖权的;人民法院之间因管辖权发生争议,协商解决不了的情况。

而提级管辖是指下级人民法院对它所管辖的第一审民事案件,认为需要由上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可以报请上级人民法院审理。

在王宗玉看来, 级别管辖是法律规定的最基本的管辖,基层法院管辖本辖区内的第一审民事案件到了一定标准和条件才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因此本案不符合指定管辖和提级管辖的规定。

此外,原告方质疑地方保护以及延庆法院是否能对该案公平审理,但并没有提供相关证据。家属所列举的理由涉及区、镇政府行为,但与法院无关,凭此推测存在公正质疑,理由不充分,很难得到支持。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