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罗一笑捐款事件】罗一笑事件刷爆朋友圈 民政局未接投诉院方今做说明

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比来刷爆了伴侣圈,数以万计的深圳人经由过程各类体例进行捐赠,但愿为这个罹患白血病小女孩的哀痛家庭送去暖和。11月29日,笑笑的父亲罗尔接管金羊网记者采访时暗示,熟悉的不熟悉的人都经由过程各类路子给他汇钱,“出乎料想”,同时“很是感谢感动”。他还称,此刻笑笑的治疗费已经足够了,很感激大师的存眷,但愿大师不要再给他“砸钱”了。

但事务随后呈现了舆情反转趋向。有网友爆料称,“关于《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与作者罗尔同在深圳女报的伴侣Po了本相,此事有人在背后做营销(营销人是小铜人,出书界)。”

深圳市民政局工作人员告诉彭湃新闻(www.thepaper.cn),今朝尚未接到响应投诉,具体环境需要领会。针对罗尔为女儿筹集善款行为,该工作人员称,起首得判定这种行为是捐献仍是小我乞助,按照响应法令律例,小我没有捐献资格。

深圳市儿童病院工作人员告诉彭湃新闻,在深圳市卫计委要求下,病院迁就此事于今日内做出正式的环境申明。

据封面新闻报道,深圳市小铜人金融办事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11月30日称,据不完全统计,仅30日凌晨腾讯开通的捐钱通道,已收到捐赠200余万;按照小铜人金服承诺的,将实现50万元的捐赠。“近日,我们会对外发布捐钱明细等内容,谣言将不攻自破。”报道称,今朝深圳市民政部分已经介入,配合监视这笔善款的利用。

【罗一笑捐款事件】罗一笑事件刷爆朋友圈 民政局未接投诉院方今做说明

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比来刷爆了伴侣圈。

5岁女儿俄然得白血病

据金羊网报道,本年1月,罗尔就职的杂志社停刊,他一会儿成了闲人。9月8日,5岁多的爱女笑笑查出了白血病,住进了深圳市儿童病院。

从笑笑入院起,罗尔就将一家人与白血病“战斗”的过程写下来,陆续在本身的公家号“罗尔”上颁发。文章发到伴侣圈后,大师纷纷仗义疏财,为笑笑最初的医疗费供给了包管。“我的公家号存眷者也每日上升,冲破了一千,又冲破了两千。文章赞赏金也收成颇丰,到9月21日,关于笑笑的几篇文章赞赏金已达32800元”。

颠末两个多月的治疗,眼看笑笑的病情一步步获得节制,没想到却在本月不幸被传染,病情转危,从23日至今仍未分开重症监护室。病情加重,治疗费用也成倍增添。这时罗尔第一次感应了发急。罗尔说,很多伴侣建议他用风行的众筹、轻松筹等体例为笑笑筹集医疗费。其实一个多月以前,德义基金就自动找他,要为笑笑倡议筹款勾当,那时他感受本身还撑得住,也不想去抢据有限的公益资本,就把机遇让给了其他患儿。但病情危重后,天天一万元的治疗费用让这个小家庭左支右绌。

【罗一笑捐款事件】罗一笑事件刷爆朋友圈 民政局未接投诉院方今做说明

旧日的笑笑

网友微信“赞赏”捐钱

金羊网的报道称,罗尔考虑再三后,打德律风和小铜人创始人、老友刘侠风筹议若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最后筹议的成果是,由侠风整合他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家号P2P察看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元(保底捐赠两万元,上限50万元),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数归笑笑。罗尔说,侠风是独一的老板,他们可以在公家号上吸粉,同时也可以帮忙笑笑,他就赞成了。

笑笑系列文章,罗尔写了两个多月,最多的一篇阅读量三千多次,转发一百多次,罗尔想,就算阅读量翻十倍,侠风也不会“损失”太大。“没想到经侠风加工后,竟变成了 收集大事 。”

“他是一个老父卧床的儿子,也是一个女儿方才住进重症室的父亲,同时肩负着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儿子。人到中年,四面碰鼻,罗尔对家里每一小我都抱着沉痛的亏欠表情。”这篇繁重的文章击中了很多人的心里,更从27日起在伴侣圈中掀起刷屏之势,不到半天,阅读量冲破10万,赞赏金达五万元上限,赞赏功能暂停。午夜事后,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阅读量冲破100万人次,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元上限。微信后台封闭小铜人公家号P2P察看赞赏功能一个礼拜。

P2P察看赞赏达到上限后,读者循小铜人留下的线索,找到罗尔的公家号,让罗尔的赞赏功能也持续两天冲破五万元上限。

短短几天已筹够治疗费

双方都不克不及赞赏后,读者又找到罗尔的微旌旗灯号,加他为老友,直接给罗尔本人进行转账。微信后台发现加他老友的人太多,且一加他就给罗尔钱,不让他再加老友了。伴侣们赞赏不了,也加不了他的微信给他发红包,于是有良多人辗转托伴侣的伴侣,把钱交给他。

据金羊网记者领会,深圳还有一位本土公家号大V“淼哥故事会”也同样被笑笑的故事打动并撰文开通“赞赏”功能,帮忙筹款,截至记者发稿已经有9万多元经由过程“赞赏”的体例进行筹款,“淼哥”经由过程微信转账体例给罗尔本人,并对金额和转账进行了“截图”公示。

罗尔自嘲:“我彻底被钱砸晕了头。”他说,有些微信红包都来不及收取,就沉底了,“很多的留言我看不了,很多的恩典我感激不了,很多的钱我数不清晰,感激山呼海啸一般的人世大爱。”不外罗尔不竭向记者强调,此刻笑笑治疗需要的钱已经足够了,大师不消再给他“赞赏”了,但愿大师可以去帮忙更多需要帮忙的人。

“赞赏”开启捐钱新渠道?

深圳一家公益组织机构“蒲公英天然教育促进中间”相关负责人郑蜜斯认为,微信“赞赏”这个做法冲破了传统的募集方式,操纵伴侣圈的黏合度进行普遍传布,仍是很是有用的。她说,这么短时候就有如许的结果,她本人也感应很是的震撼。

郑蜜斯说,总体来说,她长短常撑持这种立异的做法,因为如许的方式筹集时候很短,却很是有用。她说,以前在传统媒体长进行募集资金是有难度,此次操纵了新媒体社交的转发和存眷反而有了纷歧样的结果,很是值得切磋。同时,郑蜜斯也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工作,她察看到已经唤起社会对于白血病儿童的存眷,感觉很是好。

不外郑蜜斯也提到,固然做法立异,可是资金的用途、去向若何监管?“既然向公家募集,监管的问题都是值得切磋的”。

【罗一笑捐款事件】罗一笑事件刷爆朋友圈 民政局未接投诉院方今做说明

入院后的笑笑。

一位不肯签字的中国资深公益人在接管记者采访时暗示,此刻国度民政部已经经由过程了首批13家慈善互联网捐献平台。不外,她认为,微信打赏的体例,不是直接进入受捐人的账号,此刻属于监管的“灰色地带”。

这位资深的公益人告诉记者,在微信公号里打赏的行为属于小我对小我的赠予,不算是“捐赠”,“捐赠是有法令界说的行为,捐赠给公益机构是有单据,可以免税的,进入到公益成为公家财富一般就不成逆。”她告诉记者,对于小我乞助捐献的问题,原则上属于个别之间的民事法令行为,与有组织进行的慈善勾当有相当的区别。

她告诉记者,《慈善法》划定小我不成以公开捐献,可是并未禁止小我乞助。她暗示,此刻受到民政部承认的13家平台都是有着成熟的机制,受助者的项目是有反馈,是可以追责。“但若无合法来由,赠与是不克不及随意撤销的。所以,针对小我乞助者的赠与,以及可能发生的风险,捐赠人必然要有清醒的熟悉,谨严行事,做好求证与监视,争夺多方核尝试证其供给信息的真实性,并要求对方公开赠款的利用环境及相关的证实材料。”

被指营销

罗尔的这一做法被指“炒作”,有网友报料称:“关于《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与作者罗尔同在深圳女报的伴侣Po了本相,此事有人在背后做营销(营销人是小铜人,出书界)。”

11月30日上午,封面新闻记者致电深圳市小铜人金融办事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据不完全统计,仅30日凌晨腾讯开通的捐钱通道,已收到捐赠200余万;按照小铜人金服承诺的,将实现50万元的捐赠。“近日,我们会对外发布捐钱明细等内容,谣言将不攻自破。”该公司同时暗示,今朝深圳市民政部分已经介入,配合监视这笔善款的利用。”

11月30日上午,彭湃新闻多次德律风联系罗尔本人,德律风无人接听。

深圳市民政局工作人员暗示,今朝尚未接到响应投诉,具体环境需要领会。针对罗尔为女儿筹集善款行为,该工作人员称,起首得判定这种行为是捐献仍是小我乞助,按照响应法令律例,小我没有捐献资格。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