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罗一笑事件】罗一笑事件中我们都忽略的8件事

今天,全国人民的朋友圈都被罗一笑事件刷屏了。

关于此事,你可能已经看了很多,但其实我们忽视了更多。

深圳人罗尔5岁的女儿罗一笑罹患白血病,因一系列文章激发了引发人们捐助渴望,《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有超11万人打赏,募集200多万元善款。结果此事在今日凌晨忽然引发剧烈反转,涉事的当事人罗一笑父亲和参与营销的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遭遇诸多质疑,更引发了网友汹涌的怒火。

【深圳客】采访当事人以及法律界人士,梳理了此事件最全的内容与并提供反思。

【罗一笑事件】罗一笑事件中我们都忽略的8件事

我们可以明确的事实

01

患儿罗一笑的病情是真的

据深圳市儿童医院的通报:

患儿罗一笑,5岁11个月,于2016年9月在深圳市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2016年9月、10月、11月三次入院接受化疗。目前,患儿病情十分危重,已明确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严重脓毒症、脓毒性休克、多脏器功能障碍综合征,正在接受持续呼吸机辅助通气、床旁血液透析滤过(CRRT)等治疗。

02

已筹集大量善款

小铜人公布:根据转发量为罗一笑捐款:306342元(截止11月29日零点)

P2P观察公众号的爱心打赏:101110.79元(已停止打赏)

刘侠风接受个人捐款:25398元(截止11月30日中午12点)

罗尔公众号的爱心打赏:207万元

03

罗一笑医疗费用的情况

根据医院公布的信息,罗一笑共住院三次:

截至11月29日,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4244.31元,其中医保支付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17.72%。

【罗一笑事件】罗一笑事件中我们都忽略的8件事【罗一笑事件】罗一笑事件中我们都忽略的8件事

【深圳客】试图联系罗尔,罗尔未予以回应。

  • 罗尔认为医保等政府补贴是“占便宜”,而自己不想占便宜,为什么如今又接受大家的打赏与企业的转发捐款?

【深圳客】多方了解获得的信息是,罗尔认为,他不愿意占朋友便宜。所以不接受老友 刘侠风的直接馈赠。他觉得刘侠风的公司需要宣传,他需要钱,彼此合作就没有太大亏欠。而关于打赏他根本没想到有这么多。

关于医疗费,罗尔和刘侠风在不同文章中曾提到过:

“重症室的费用,每天上万块,她悲痛我们花不起这个钱,更悲痛我们花了这个钱也可能救不了笑笑的命。”

“面对每天少则一万出头,多则三万有余的费用,一向大条的罗尔也乱了方寸。”

“第一次结账的时候就狠狠给了罗尔一巴掌,一大半费用少儿医保走不了。”

“按正常的白血病治疗费用在20万元到30万元之间,如果有突发交叉感染状况,医疗费有可能攀升到上百万元。”

而根据深圳市儿童医院公开的信息,数据出入较大。

为此小铜人接受【深圳客】采访时回应:当初刘侠风撰写文章时在报销比例上的确考虑不周。

【罗一笑事件】罗一笑事件中我们都忽略的8件事

我们可能忽视的:

1. 罗一笑事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下的中国慈善必须面临的新问题。在道德评判之外,我们可能忽视的是,罗一笑事件是不是欺诈,有没有违法?

据【深圳客】了解,在新实施的《慈善法》中,微信打赏并非募捐平台。但《慈善法》并未禁止个人求助,也没有禁止以营销的手段进行个人求助。

罗尔求助打赏本身不违法,但他的求助同时不属于慈善,不受法律保护。小铜人的营销也不违法,但是真要这么干,注定后患无穷。

北京京尚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原江告诉【深圳客】,如果发起的捐款有夸大或不实的内容,并误导了读者捐赠,那么就会涉嫌构成捐赠无效。从民事角度,应该返还捐款。

事实上,在中国还有很多类似事件遭起诉欺诈的法律案例。

2. 相信很多人参与打赏时就是觉得自己在慈善捐助的。法律是否应该借此完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慈善捐助。

北京京尚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原江认为,以打赏的形式提供医药资助的目的捐赠,法律性质上叫带有特定指向的赠予,这是应该被法律约束的范围。对于目前出现越来越多的移动互联网慈善捐助行为,立法有滞后性,但“罗一笑事件”可能会推进相关领域的法律进程。

3. 无论之后此事最终如何走向,小铜人都应被声讨,初心再良好的企业也要为行为树立边界。

首先,从公司管理角度看,小铜人可能涉嫌超过经营范围、不具备这样的经营职能,工商局可以做出行政处罚。

其次,小铜人处理之后的善款可能与现行法律抵触。小铜人创始人刘侠风在朋友圈表示:“我们今天和当事人、民政局一起商议,初步想法是成立一个白血病基金。但民政局明确回应,这是小铜人的误导,它只是跟民政局的直属单位进行了非正式的沟通,并且没达成协议,并且这次筹款也是和慈善法相冲突的。

再者,小铜人的慈善营销并没有相应的规范约束,但涉嫌利用孩子涨粉的道德争议,却永远也躲不掉。对于很多企业来说,流量营销捆绑慈善催泪的事,最好还是敬而远之。

4. 我们忽视了多少个罗一笑

罹患白血病的罗一笑是无辜的。一个真正成熟的社会,扶助这样的孩子,不应附加太多条件。但是,为什么是罗一笑?

根据红十字基金会发布的研究报告,全国每年新增白血病患者4万人左右,其中一半是儿童,超过75%的患儿来自农村,年收入不足3万元。治疗费用高达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有400万家庭经济困难的患儿得不到及时治疗。

我们知道,罗一笑在深圳享受的医保条件算是十分优渥。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只有17.72%。

而在中国但报销额度仅在30%到40%之间。报销的药品有严格限制,一些进口药动辄几百上千,却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内。尤其内地贫困地区,大都要到一线城市治疗,异地就医很多报销也无法实现。

即使同样在深圳,罗一笑是深圳户籍,而非深户,社保参保时间短的外地孩子面对的可能就是天差地别的待遇。

5. 我们都在以自己度量谁需要救助

一个有公司的人也可能濒临破产、焦头烂额,一个深圳中产房奴也可能感受生活困难非常。罗尔在他自己的阶层里感受到了莫大的穷困。他和社会对内地赤贫穷困的评价,是永远不会合拍的。人们不可能逃脱自己的阶级感受。在你看来他是个有钱人,在罗尔和他所处的阶层看来,他就是需要救助的。

我们都忽视了一点,我们都是以自己的阶层身份去判断富贵与贫穷。

6. 不能只是被煽情感动,慈善需要专业

正是因为每个人对痛苦的理解都是相对的,我们要参与慈善绝对不能只是被煽情感动。

因为某些人具有天生的传播能力,他的问题就会得到眷顾,而几百万困苦的人群,就只能等死。如此,只会让我们的电视,公众号,媒体上塞满苦情戏和屌丝的梦想。如此,我们谁都没有得到救赎。

因此,慈善捐助绝不可依赖个人面对大众的乞求,它必须仰赖专业的孔道,专业的系统体系和法律规范。我们还有腾讯公益,有轻松筹等很多公益组织。

没有人会责怪有需要的人去占用这些专业的资源。

7. 慈善的渠道是否会因此被收窄,未来慈善行为是否会因此受到冲击。

此前因为红十字会遭遇公信力问题,官方和半官方的慈善渠道被公众打入冷宫。移动互联网的崛起,让诸如腾讯公益,轻松筹、壹基金等机构迅速发酵。通过专业性的表现,这些慈善渠道得到了大众的高度认可。

罗一笑事件有可能波及移动互联网上的民间公益渠道。法律规范收紧篱笆的同时,若只是强化官方慈善机构的作用,中国慈善事业还会受到更多波折。

8. 深圳并不冷漠,互联网让全民监督快速发酵

据了解,在11万打赏的人中,多数是深圳人,而那些转发者多数是深圳的年轻人。

深圳市民争相买完老人滞销土豆帮其回家的事情,也才刚刚过去。一次又一次的事实反复证明——深圳这座城市绝不冷漠,且与评头论足的看客不同的是,深圳人更愿意用行动说话。

我们还忽视了一点,尽管有很多人可能感觉受欺骗,但也正因为移动互联网的高度透明度,可以让我们每个人成为监督者,并迅速发酵,让一个有瑕疵的事件成为全民关注的大讨论,推进社会整体进步。

终究,无论科技与时代如何进步,我们依旧有被欺骗被伤害的可能。但我们更应该相信,在这个信息更畅通透明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对于我们的善意与爱心,这是最好的时代。

请不要忽略为自己的爱心而骄傲,并依旧选择相信。

【罗一笑事件】罗一笑事件中我们都忽略的8件事

我们想知道你的声音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