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罗尔面对质疑痛哭】罗尔面对质疑痛哭 院方:患儿病情十分危重

【罗尔面对质疑痛哭】罗尔面对质疑痛哭 院方:患儿病情十分危重

11月30日,深圳儿童医院门口,探望女儿的罗尔与妻子。

11月25日,深圳白血病患者罗一笑父亲罗尔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网文最近刷爆网络,引起网友纷纷慷慨解囊,通过微信及公众号捐款通道,罗尔及某P2P营销公司公众号已收到捐款270万元。

不过,短短一周之内,舆情忽然反转,网友指责其“诈捐”之声渐隆。有网友质疑罗尔有3套房产1辆汽车,而另一家深度参与此事件的P 2P公司也被质疑是“带血营销”“透支善意”。

究竟是怎么回事?昨日涉事多方回应显示,罗尔女儿治疗费用报销比例超过80%,自付费用3 .6万元。其本人确实有三套房产,但有两套位于东莞房产暂时无法变现。小铜人公司董事长刘侠风则承认有推广公司的成分。

深圳民政局通过官方微信发布消息,已成立调查组调查相关情况,调查结果将及时对外发布。

院方:患儿病情十分危重

昨天下午,深圳市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武宇辉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患儿罗一笑11月7日入院后,在治疗期间患儿出现发热、气促、心率快,黄疸逐渐加重等感染征象,于11月23日转入重症医学科(PICU )。

目前,患儿病情十分危重,已明确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严重脓毒症、脓毒性休克、多脏器功能障碍综合征,正在接受持续呼吸机辅助通气、床旁血液透析滤过(C R R T )等治疗。治疗期间医院已多次组织多学科联合查房,开展病例讨论,为孩子制定了详细、积极的治疗方案,与患儿家长一直保持良好沟通。

11月29日,该院还组织了正在医院工作的“三名工程”加拿大多伦多病童医院血液专科团队(国际公认血液治疗顶尖团队)对孩子病情进行讨论,专家们肯定了之前的治疗方案,并给出了后续治疗建议。该院将继续组织多学科专家联合开展治疗,包括强有力的抗感染措施,脏器功能保护,如呼吸机、血液净化治疗、营养支持等,尽全力对孩子进行治疗。

深圳市儿童医院副院长麻晓鹏表示,患儿病情危重,希望社会各界暂时先不打扰这家人。

尚未为罗一笑做骨髓配型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据中华骨髓库湖北分库工作人员透露,目前湖北一位志愿者与罗一笑初配成功,但这只是初步判断,最终配型结果,即使是加急处理,也需要两周的时间。据工作人员向媒体介绍,罗一笑的资料数据于2008年入库。

昨日傍晚,深圳市儿童医院副院长麻晓鹏表示,截至目前,深圳市儿童医院尚未为罗一笑做骨髓配型,网传其跟湖北一志愿者初步匹配成功情况不属实,“骨髓移植是在治疗效果特别不好的情况下才做配型,如果治疗效果好就不需要做配型。这个孩子是在化疗的过程中身体抵抗力弱出现了感染,还不符合骨髓移植,目前还没配型”。

此外,中华骨髓库湖北分库工作人员称罗一笑的资料数据于2008年入库。罗一笑今年才5岁11个月,2008年时罗一笑尚未出生。

微信官方:暂时冻结超额部分

昨日,微信官方发布平台“微信派”发布《关于“罗某笑事件”的说明》一文,对其中涉及的问题进行说明。

文章表示,微信公众平台对赞赏功能设定了单日5万元的金额上限,超过额度则用户不能进行赞赏。11月29日起,《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阅读量快速上涨,并导致赞赏资金猛增,达到5万元的上限,赞赏功能暂停。11月30日凌晨零点,赞赏功能自动重新开启,在短时间内,大量用户给公众号“罗尔”进行赞赏,由此触发系统bug,导致单日5万限制失效。

11月30日00:51,平台发现异常并开始拦截。完成拦截后累计超出限额的赞赏资金已经达到200余万元。由于实际赞赏金额远远超过设定的5万上限,经慎重考虑,平台对超额部分进行了暂时冻结。

“微信派”称,由于《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中并没有提出募捐的需求,只是用户自发赞赏,因此不存在违规行为,平台没有处理文章和账号本身。对于冻结的这部分资金,欢迎相关方一起沟通,协商妥善解决方案。

对于因为平台系统bug给广大用户带来困扰,我们郑重致歉。

此外,与此事件相关的另一账号的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敌人》,在摘要和正文中明确引导用户转发朋友圈,涉嫌诱导分享,昨日早上10点该文章已作删除处理。

“微信派”也建议大家在需要帮助时,通过合法合规的网络募捐平台发起募捐;大家假如有捐助的意愿,也建议大家选择合法合规的网络募捐平台进行捐赠,以便相关捐助资金在规范的流程下做更好的管理和监控,这无论对捐助者还是受助者,都是更妥当的选择。

另外,“微信派”再次强调,微信赞赏功能并非募捐工具,《微信公众平台赞赏功能使用协议》4.3.8中明确规定,用户不能用赞赏功能进行募捐等行为。

据成都商报报道,昨日,面对质疑,罗尔在“梨视频”的镜头前痛哭:“现在我的女儿在生死线上挣扎,所有人都不管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治疗的时候)能够有什么保证,就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真的好绝望啊!没有人关心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