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癌症男边治病边诈骗】对不起,我不会为你的不要脸买单

【癌症男边治病边诈骗】对不起,我不会为你的不要脸买单

前几天,我把一个原本就不熟的旧同窗拉黑了。
原由是如许的,她母亲得了白血病,原本简直是一件很是不幸的工作。万幸的是,这个同窗怙恃均有医保和退休金,她本人也有几千块月入,家中有房有车,家道不克不及说有多优胜,可是治病、至少是头几期,仍是绰绰有余的。
成果在母亲查出癌症后,她的第一反映不是哭到起死回生,也不是带母亲做进一步的查抄,而是敏捷在微信、伴侣圈向大师乞助,求捐钱,求转发,求扩散。除了声泪俱下讲述本身的母女情,还恳请大师给母亲一个“活下去的机遇”。
后来,真的有和她关系不错的同窗拉了捐钱群。公共原本就有从众心理,出格是在表示本身善良泛爱这件工作上,一经带头,群里立马就争相发来慰问,陷入一片“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片爱”的夸姣空气中,几个原本暗里对此颇有微词的人也未便在此刻发声了。就在此刻,一位热心同窗圈了我:看你公号做得还挺大的,粉丝应该不少吧,你帮她募募资呗。
究竟结果,人家的母亲得了癌症。我也不想说什么,打着哈哈,默默就筹办退群了。成果就看到了这小我给我发来的私聊:对啊,差点忘了你。我没措辞,她紧跟着说:你这几天哪天便利?发之前可以给我看一下。
Whaaaaaaaaaat?
我有点无语,就回了八个字:深表同情,力所不及。
她出格生气:你也是有怙恃的,怎么能这么冷血!
我也火了,我说恰好就是我也有怙恃,我才看不起你。你本身有收入,你怙恃有医保有退休金,再不济,你还有房子,此刻只是方才查出癌症,治疗方案和费用都还没出,你先忙着从别生齿袋掏钱了。对不起,我其实看不出来你是本身有孝心,仍是想让别人帮你尽孝心,是真盼着给你妈妈治病,仍是唯恐她拖累你的糊口。
若是她的母亲因为没人捐钱就落空了活下去的机遇,那独一的来由就是这个女儿不孝。
逢生病,第一件想到的事不是治病,而是要钱,也算是国人一大特色了。我小学读的是铁路的后辈黉舍,有个比我高一年级的女生得了癌症。她的爷爷是本地铁路局的副局长,怙恃也都是铁路干部,她生病,住的是最好的病房,打得满是进口药。
不知道是这家人向黉舍提的建议,仍是校长急着要捧臭脚,黉舍课间小喇叭播报她的病情播了足足一个礼拜,强迫大师捐钱,班长挨个去收钱,还要把每小我的捐钱金额记在本本上。
我出格清晰地记得班上有个女生是农村过来的,家道很欠好,勉强掏了一块钱,被全班同窗笑话。几个男生很高声地说:你看阿谁谁谁谁才捐了一块钱!
那会儿黉舍天天都在放那首【爱的奉献】,可是在我听来,这就叫爱的绑架,从此听到“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的旋律响起,我就反胃。
前一阵,网上还曾有个卖惨众筹捐钱给女儿治病的人被扒出一家人观光买名牌一样不缺,曝光后,做父亲的出格淡定地说:凭什么为了给女儿治病降低我们夫妻的糊口质量?
轻松筹这类众筹平台的普及,给了一些不要脸的人新型的餬口手段,说好听点叫要饭,说难听点叫诈骗。不花本身的钱治病仍是小事,更有狠心极品的,拿着亲人的病要钱,钱到手了,策画着这人反正一死,索性抛却治疗,等着靠剩下的捐钱发家致富,的确就是吃人血馒头。
我感觉这些人需要众筹的不是钱,而是一张脸。
有个伴侣劝我,别这么过火,看不下去别捐就好了,愿者上钩的工作,谁也没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捐。我说这不是过火的问题,是有些人,装成一副弱者脸,吃相太难看。
这个世界对大好人太薄情,我真的不想再有第二个丛飞。安徽利辛女子李娟明明被自家男友养的狗咬成重伤,却编造了一个勇救女童的故事,一天就收到捐钱跨越70万,此中据说有个以卖破烂为生的老迈爷,省吃俭用给她捐了五千块钱。
一小我装成弱势群体,去骗那些真正的弱势群体的血汗钱,是无耻。我曾亲眼看到阿谁因为只捐了一块钱被全班同窗赤诚的女孩,天天的午饭就是一块馒头加上一袋咸菜。因为穷,被歧视,被欺辱,比起阿谁住在特需病房的绝症女孩,我倒感觉这个同窗更需要帮忙,谁来治愈她的伤?物质的,精力的。
也许你会说,这怎么算棍骗,人家抱病究竟结果是真的。若是你坦率直白地说,我(或家人)得了绝症,我家里有三套房,可是我一套都不想卖。我的银行卡还有几十万存款,可是我一分都不想动。医保给我报销了大部门的医药费,可是我仍是需要钱,我会拿这笔钱观光、度假,买你们这些给我捐款的傻瓜一辈子都不舍得买的豪侈品。那么我会说,固然你不要脸,可是不要脸的挺坦荡。若是有人还愿意捐款,那么才是真的愿者上钩。
社会资本是有限的,人们的爱心透支额度也是有限的,恰是这些人对他人爱心驯良意的滥用,关掉了那些真正有需要的贫民们的乞助之门。良多真正的弱势群体,甚至连众筹平台是什么都不知道,中国75%的自杀发生在农村,走投无路时,除了死,他们底子不知道该若何乞助。
所以,我只会帮忙两种人:
一种是真正需要帮忙的弱势群体。为了给亲人治病变卖了一切可以变卖的家产,已经行到山穷水尽,只为了万分之一的古迹不丢弃不抛却,我不克不及说如许是否理智,但至少这份执着的爱可以打动我。
一种是那些值得你去帮忙的人。他们并不会向你申请帮忙,可是你仍是会禁不住想要帮忙他们做点什么。好比我的伴侣方洛洛,是个出格开畅的女孩。她的公家号方洛洛久未更新,后知后觉的我才从一条推送里得知了她不幸患上乳腺癌的动静。她和读者们聊本身秃了的头发,吐槽本身放化疗的履历,所有疾苦都被云淡风轻地一笔带过。
“人生就是这么刺激,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发生啥。”她跟我笑着讥讽,仿佛再说一段别人的故事。
我和她没有见过面,可是她的这份乐观深深打动我,就让我出格想帮她做点什么,好比帮她打个硬广:喜好的可以去存眷她的公家号,她比来还出了本身的书~
还有个伴侣,家里穷,昔时为了给父亲治病砸锅卖铁,后来不得已募了捐,他把每一笔钱都记下来,父亲后来仍是走了,他用了五年的时候,一笔一笔去还钱。有几年他熬得很苦,除了上班,晚上还接翻译的工作,周末去做家教,一天睡不到5个小时。他肯吃苦,又守信用,大师有机遇都愿意去看护他。现在除了还清了那笔恩典债,他还给本身攒够了出国的膏火,客岁去了美国。珍惜本身羽毛的人,命运都不会太差。
一个别面的人,即使身处绝境,也依然是面子的。对于那些拿悲凉当卖点,甚至盈利东西的人,不要被道德绑架,该拒绝拒绝,该拉黑拉黑,人生苦短,精神有限,请把爱心留给那些真正需要的人。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