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罗一笑捐款事件】"罗一笑捐款事件"究竟怎么回事?微信赞赏算不算募捐

11月25日,深圳白血病患者罗一笑家长罗尔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比来刷爆收集,激发网友纷纷仗义疏财,经由过程微信及公家号捐钱通道,罗尔及某P2P营销公司公家号已收到捐钱270万元,今朝罗尔及友人已告急叫停捐钱。

11月30日,舆情突然反转,有网友起头质疑罗尔有3套房产1辆汽车,而另一家深度介入此事务的P2P公司也被质疑是“带血营销”“透支善意”。

这事实是怎么回事?南边日报记者采访了当事人罗尔及其介入此事的伴侣、一家P2P行业营销公司刘某某,并初步获得人社局、民政局及女童住院的儿童病院的答复,领会到女童住院今朝开销、罗家家庭状况等。

互联网营销仍是真正有坚苦?

“女儿进重症室后有些慌了”

深圳儿童病院介绍,今朝,罗一笑“病情十分危重,已明白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严重脓毒症、脓毒性休克、多脏器功能障碍综合征,正在接管持续呼吸机辅助通气、床旁血液透析滤过(CRRT)等治疗”。

罗尔原名罗春望,湖南祁东人,1993年起头在深圳《女报》杂志社工作,此次患病的是小女儿罗一笑。

关于网上质疑房产和汽车的问题,罗尔介绍,2002年他在深圳买了一套房,此中一半的钱是从杂志社借的。记者从知恋人士处获悉,罗尔深圳的房子位于深大败门旁边某小区。

2014年至2015年,罗尔又别离在东莞买了两套房,但房子是由甲方经营,五年后才交房。此中一套为酒店式公寓,一套是室第,总价值100万元,迄今还有贷款42万元。此刻这两套房子,罗尔每个月收租5249元,每月房贷5200元。然而至今尚未交房、没有房产证、没法变现。2007年罗尔买了一辆别克,价钱10万元,今朝价值不足1万元。罗尔介绍,自其原工作单元《女报》停刊后,他一个月仅有4008元根基工资到手,日常平凡首要打理名为“罗尔”的微信公家号。

本年9月,罗一笑在深圳市儿童病院血液肿瘤科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9月、10月、11月三次入院接管化疗,11月23日转入重症医学科(PICU)。

11月30日,罗尔在接管南边日报记者专访时坦承,他之前还认为依靠本身能力可为女儿治病,但当女儿第二次进入重症室后,他的决定信念起头摆荡。

“我起头觉得有能力治疗孩子,轻松筹、某基金等想帮我,我都没用。可是女儿进重症室后有些慌了,作为一个汉子有其实顶不住的无奈。”罗尔说。

为何选择微信公家号捐钱?

“大师想以我能接管的体例来帮我”

今朝,罗尔及刘某某均暗示,按其之前打算,是但愿经由过程小规模的圈子传布,筹集30万—50万元,再加上P2P公司承诺的一对一配捐数额(最高额50万元),来保障罗一笑的治疗费用。

随后,罗尔颁发了一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激发罗尔友人、某P2P公司刘某某等人存眷,起头一路筹议筹谋一个网上形式来筹集女儿治病费用,“大师想以一种我可以或许接管的面子的体例来帮我”。

在刘某某等人的P2P公司官方微信公家号的介入鞭策下,罗尔本来微信公家号曾经颁发的一些文章经从头编排,以《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仇敌》对别传播,随之,罗尔原作《罗一笑,你给我站住》激发“病毒式”传布,网友经由过程小我转账以及微信公家号打赏来撑持罗尔救女。

11月30日凌晨,罗尔发现,打赏金额数字已经超200万元。按照微信公家号打赏功能要求,打赏金额上限为5万元。

然而此时事务起头反转,收集上起头有文章质疑罗尔家里有3套房产和1辆汽车,并非穷困之辈。此外,网友也对此次医药费发生质疑。11月30日薄暮,深圳市社保部分发布,据深圳医保记账系统显示,罗一笑2016年9月8日至今三次住院,共发生医疗费用20.42万元,医保规模内费用18.41万元,医保记账16.81万元,小我现金付出3.62万元。

对此,网友进一步质疑,罗尔在网上乞助时是否知道医疗费用开支,以及其是否有需要网上乞助。

微信赞赏算不算捐献?

“《慈善法》没有限制小我乞助”

罗尔事务中,在微信公号里赞赏、转发推文捐赠的行为更多属于小我对小我的赠予,即赠与人将本身的财富无偿赐与受赠人,受赠人暗示接管赠与。

刘某某11月30日下战书介绍,当日凌晨已告急叫停捐钱,截至当日下战书,罗尔与P2P公司募集到的金额约270万元,他们会在跟民政部分沟通后向大师公示。罗一笑救治费用之外的节余资金,他们但愿经由过程与民政局协商后,一路倡议一个以罗一笑定名的白血病方面的专项救治基金。

今朝,深圳民政局暗示将成立查询拜访组查询拜访罗尔微信乞助一事。深圳民政局救灾救助和慈善处处长钟礼银暗示,“网友微信赞赏行为不算是捐献行为,可能公家觉得是捐献行为,但不是”。

“慈善法没有限制小我乞助。”广东律师徐宇珊称,打赏与公开捐献完全不妨,谁的文章都可以赞赏。

广东盈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赵波暗示,《慈善法》只划定小我不成以公开捐献,并未禁止小我乞助。罗尔事务中,在微信公号里赞赏、转发推文捐赠的行为更多属于小我对小我的赠予,即赠与人将本身的财富无偿赐与受赠人,受赠人暗示接管赠与。

而南都公益基金会在其官方微信公家号“南都察看”发文认为,察看罗尔的这一步履,就是“小我乞助”。此中,“转发一次给孩子一块钱”,是公司给罗尔的承诺;“赞赏金归孩子”,可以看作是网友经由过程公司的平台账号,将钱赠与罗尔的孩子。两种环境下的资金流动,都是一种赠与行为,罗尔获得资金的所有权,用于孩子的治疗。

记者查阅工商信息发现,以罗尔为法人代表的深圳公司有三家:深圳百推宝收集手艺有限公司、深圳市金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新故事文化成长有限公司。

罗尔向南边日报暗示,深圳百推宝收集手艺有限公司与其没有关系。但别的两家公司与其关系需要再一次核实。此中,深圳市新故事文化成长有限公司股东为罗尔店主深圳《女报》杂志社工会委员会。而对于深圳市金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罗尔在这家公司中占股51%,别的一名天然人陈小军持股49%。记者 李荣华 见习记者 泠汐 统筹 张蜀梅 谭亦芳 刘丽

■回应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