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联合国要朝鲜弃核】朝鲜核试将中国逼上抉择边缘

原标题:朝鲜核试将中国逼上抉择边缘

本文是李珉龙和丁咚对谈之二。这一对谈系列旨在以中韩关系及朝鲜半岛局势为背景,在共同主题下分别进行笔谈,通过学者间对话交流,充分切磋观点和思想,以裨益于中韩关系和朝鲜半岛和平稳定。

李珉龙是韩国淑明女子大学教授、安全保障研究所所长,韩国安保政策学会副会长。

附件是李珉龙教授的文章

朝鲜半岛的局势演变正愈来愈复杂微妙,基于一些重大背景因素,该区域国家间的对抗与冲突将进一步加剧,并事实上使其成为战争最危险的策源地之一。

上周五朝鲜再次进行的核试验活动引发区域新的愤怒。正在外访的韩国总统朴槿惠提前结束访问回到国内应对此问题。美韩日力促联合国安理会扩大制裁措施,并考虑单边、双边和三边制裁措施。

美韩将通过强化军事威慑,向金正恩政权释放强烈的警告信号。里根号航母、B-2隐形轰炸机等具有丰富实战经验的战略武器将会出现在下月举行的美韩联合军事演习中。这次演习以精确打击包括朝鲜最高指挥部在内的核心设施为主要演练内容。

韩国军方还为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建立了大规模报复作战理念,旨在无核武器情况下通过韩国自主弹道和巡航导弹力量对朝鲜实施相当水平的报复,甚至计划将平壤的战略地区包括领导人的藏身地点夷为平地,使其从地图上永远消失。与此同时,韩国的特种作战部队也将在危机中向朝鲜最高首脑部发动袭击。

不过,朝鲜新的核试验已经证实了以往威慑策略的无效,这次核试验很大程度上是在朝鲜上次核试验后对美韩在军事上施压的升级的反制措施。

朝鲜新的核试验使中俄立场更难。特别是削弱了中国反对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的正当性。中俄外交官员在会谈中对朝鲜核试验表达了“异常担忧”,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业遂专门召见了朝鲜驻华大使池在龙,重申了中国政府的立场。中俄的传统政策没有丝毫改变,在坚持半岛无核化政策立场的同时,警告有关各方不得采取使局势进一步紧张的措施,强调要通过政治外交方式解决朝核问题。对联合国可能对朝制订新的制裁措施,中国态度谨慎。

但朝鲜官方媒体呼吁美国承认其核拥有国地位,并发誓将采取措施,继续从数量和质量上强化核力量。这就表明,不管是中俄通过谈判解决朝核问题,还是美韩日以军事和制裁威慑的对策,都不成功。

在金正日掌权时期,朝鲜政府尚且把和谈作为一个开展地缘政治的游戏去运作,但在西方接受教育并了解到萨达姆和卡扎菲政权倒台过程的金正恩可能形成了自己的思路。作为一个家族政权的首脑,他意识到自身的非正义性、非合法性以及在全球的孤立,因而不相信任何人的效忠,也不相信任何外国会在自己没有实力的情况下善待朝鲜,保存其家族权力。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金正恩的不安全和不信任感根深蒂固。这在考虑到金正恩的年龄因素时尤其如此。正是这一原始动机的驱动,使其相信“绝对的实力”和“绝对的权力”,对内外都采取恐怖战略,以威服潜在的敌手。

对中俄也不例外。这就是中俄的规劝难以奏效的根本原因。他显然认为,失去核威慑,他的政权更容易被武力打击,并且得不到中俄的有效保护。在此情况下,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朝鲜政权开发和提升核武能力的决心。

有两个外在因素导致了对朝绥靖主义的盛行,纵容了朝鲜的核武计划,并最终可能自尝苦果。

对朝鲜的核武化所能带来的危险认识不到位,使主张朝鲜弃核论,屈从于地缘政治的某些陈词滥调。这是多年来和谈论被置于首要地位的主要源泉之一。从地理到政治上的地缘屏障意义,被中俄视为其对朝政策的基本出发点。在中俄分别在亚欧与美国展开次冷战之际,朝鲜的这一地位更被突出。

凤凰卫视最新的一则报道指出,中俄正在凭借进行中的南海战略演习积极构建新的军事联盟关系。这一趋势可能是在美国强化在亚太存在并在欧洲积极遏制俄罗斯的应对方案。基于此,朝鲜在中俄心目中的战略缓冲地位可能将更为重要。也有观点认为,中国担忧过度的压力会导致朝鲜政权崩溃和动荡,从而在边境地区引发难民潮。而在中国更注重政治安全的情况下,朝鲜被置于更加重要的战略地位。这可能是中国在经过几年冷淡期后重新接纳朝鲜的主要原因。

这就可以解释,它们为什么在反对韩国部署萨德的问题上立场和措施要坚定、具体和有力得多,而应对朝核武化,仅流于原则性声明和空洞的和谈计划。同时,其反对朝鲜半岛核武化的政策基调,更侧重于反对韩国部署核武器。

另一个因素是,美韩过于相信政策和军事施压的效果,并对中俄发挥影响力促朝鲜弃核估计过高,从而实际上成为对朝绥靖主义的重要参与方。在朝鲜半岛上长期进行的猫鼠游戏,以及朝核不仅未受到丝毫遏制,反倒在实战能力提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是这一政策的绝妙讽刺。可能对中俄来说,在自身尚无实力与美国直接对抗的情况下,朝鲜充当牵制美国及美国的亚太同盟的角色,不无裨益。一种观点认为,朝鲜核武远离美国本土,因此是其采取相对超然立场,不愿意采取更进一步措施的原因。

当下首当其冲的问题是,各方打破认识和政策上的误区,抛弃幻想和恐惧——朝鲜的恐吓策略产生了成效,如果加强制裁或者武力应对,将导致金正恩政权在核武上铤而走险的论调,已经堂而皇之出现在报道中。另一方面,对通过和谈促使朝鲜放弃核武化政策的预期,现在看来,是一种幻想。朝鲜政权的内外恐怖政策已令外界对其丧失信心,它不可能满足于在得到一纸协议保证的情况下主动弃核。

对中俄来说,相对于朝鲜的地缘价值以及可能带来的难民潮,朝鲜的核威胁更具杀伤力。在危机或战争状态下,它孤注一掷、铤而走险投放核武器的几率很大。就朝鲜具备的核武实战能力和中俄的反导能力而言,中国更有可能成为受害者。如果真的发生投放核武的情形,俄罗斯仅有人迹稀少且非战略要地的远东地区受害,而中国繁盛的东北地区将直接在其威胁之下。因此,在中俄之间,这一问题的严峻性,前者甚于后者。

在现代科学技术和武器技术高度发展的时代,朝鲜作为地理上的战略缓冲价值已大为降低,即令是作为拱卫大陆的政治屏障价值也无预想的那么大。一个区区的“萨德”部署就令大陆深感威胁,那么朝鲜又能在大陆身陷危机时发挥什么作用呢?

最紧要的任务是,尽一切可能消除朝鲜半岛的核隐患,尤其是有关各方摆脱幻想和恐惧,直面威胁,彼此妥协,通力合作,采取必要和具体措施,促使执意发展核武的朝鲜放弃其顽固政策。为此不排除任何选项,包括各方携手合作对朝鲜关键设施进行定点打击,并为后金正恩时代制订政治解决的过渡方案。

比较令人担心的是,冷战气氛日益笼罩东亚上空,坚持本国制度和利益的中国与大张旗鼓重返亚太并巩固联盟体系、构建对华统一战线的美国和它的区域盟友们互相敌对,从而使前者在安全感缺失的情况下寻求与俄罗斯的结盟的趋势,可能会使推动朝鲜弃核成为一个次要因素,甚至会令朝鲜的地缘地位获得战略上的重视,从而在区域各国相互对立的基础上,加剧朝核的持久威胁。这是解除朝鲜核武装的最大障碍。对区域国家尤其是中国而言,都面临关键的抉择,攸关本地区的和平稳定、各国战略利益和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