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罗尔面对质疑痛哭】罗尔面对质疑痛哭 被喷“穷酸文人”诈捐也是有道德底线的!

【一条来自海妹的资讯】昨日,面对质疑,罗尔在“梨视频”的镜头前痛哭:“现在我的女儿在生死线上挣扎,所有人都不管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治疗的时候)能够有什么保证,就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真的好绝望啊!没有人关心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罗尔面对质疑痛哭】罗尔面对质疑痛哭 被喷“穷酸文人”诈捐也是有道德底线的!

“罗一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这两天,你一定被《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文章刷屏了。

网友质疑“穷酸文人”诈捐

不过质疑在11月30日早间开始频频出现。网上有声音指出,罗尔在深圳东莞有三套房产,并非如文中所描述的“穷酸文人”。

除此之外,还有网友查出其名下有多家公司。网络上的爱心关注潮由此倒戈,指责罗尔有诈捐嫌疑,小铜人公司则是在进行吸粉炒作。

值得注意的是,小铜人公司本身即是一家营销公司,主要为P2P公司提供营销策划服务。昨日,深圳市人社局、深圳市卫计委、深圳市儿童医院、小铜人公司、罗尔本人纷纷发声回应有关情况。

回应

大半费用不能报销?

深圳市儿童医院:报销比例超过80%

罗尔募捐事件最早由小铜人公司运营的微信公众号“P2P观察”引爆。该微信公众号在11月27日下午5时许发布《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文中披露称,罗尔原本认为购买少儿医保可以解决医药费问题,但是“第一次结账的时候就狠狠给了罗尔一巴掌,一大半费用少儿医保走不了”。

深圳市儿童医院昨日在发布的《关于深圳罗某笑小朋友医疗救治的情况通报》中称,患儿罗某笑今年5岁11个月,于2016年9月在深圳市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2016年9月、10月、11月三次入院接受化疗。

第一次住院共29天,住院总费用44375.06元,其中医保支付30730 .83元,自付13644.23元,自付比例为30 .75%(自付费用中包含自费药物2支国产“培门冬酶”共8011.74元,该药为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一线治疗用药)。第二次住院共28天,住院总费用35961 .66元,其中医保支付30987.35元,自付4974.31元,自付比例为13.83%。

前两次住院的医保及自付费用均已结清。第三次住院截至11月29日共22天,住院总费用123907.59元,其中医保支付106332.8元,自付17574.79元,自付比例为14.18%,第三次费用将于出院时结算。截至11月29日,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 4 24 4 .31元,其中医保支付168050 .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17.72%。

该院还声称,罗某笑患儿后续治疗费用,会因孩子的病情发展而变化。对急危重症病人,该院将继续贯彻“先救治后交费”原则予以救治,不会因费用问题影响治疗。

是否有三套房?

罗尔证实有,其中两套未取得房产证

11月30日,在深圳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南都记者见到刚刚探望过女儿罗一笑的罗尔和其妻子。一提起曾经活泼可爱的小天使如今依然在病床上昏迷,年近50岁的罗尔和妻子泣不成声,“还在抢救,没有恶化但也没有好转”。

对于在网络上的自己房产车辆等资产信息,罗尔介绍说,2001年左右,自己以20万元全款在深圳南山购入了第一套房产。

之后,他分别在东莞购入了一套酒店式公寓和长平一套三房两厅80平洋房一套,两套房子总价值100万。目前,这两套房子罗尔没有取得房产证,“无法交易”,通过“以租养供”的形式偿还银行贷款40万。

车辆方面,全家仅有一台2007年以10万购入的别克车一辆,罗尔说“现在也快要报废了”。

2016年,担任主编的《女报故事》停刊后,罗尔处于待岗筹备新工作内容《深圳故事》的状态,每月只有4008元基本工资收入,和微信公号《罗尔》上来自网友的零星打赏。妻子是没有收入的全职太太,全家没有其他收入来源。

罗尔还曾在个人微信公号的文章中称,开设广告公司、有三套房两辆车,妻子家庭殷实等。罗尔就表示,其微信公号上8月24日发布的一篇名为《我爸的中国梦》和与其女儿罗一笑病情有关的网文以外,其余部分均为体的虚构文章,以第一人称“我”所发表的文章并不是作者罗尔本人的真实情况。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