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癌症男边治病边诈骗】专家解读为罗尔女儿筹资治病事件:不构成诈骗

原题目:专家解读为罗尔女儿筹资治病事务:不组成诈骗

白血病患儿罗某某的父亲罗尔凭借一篇网文筹集到百万金钱,随后是以文涉及到企业营销而身陷“诈捐”的舆论漩涡,直至今日,此事务依然在发酵。不少网友求全谴责罗尔的行为违法,也有人要求罗尔退回被“打赏”的金钱。罗尔的行为若何界定?所筹措的金钱可否退还给捐钱人?本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法学专家及律师。

事务最新进展:罗尔道歉

深圳白血病患者罗某某父亲罗尔所写的一篇网文近日刷爆伴侣圈,文章大意是说女儿住进了重症监护室,费用昂扬,以及作为父亲的哀思,此文引起网友纷纷解囊。

但随后,在另一篇文章《我认可,我被钱砸晕了头》中,罗尔暗示本身和一家公司商定,本身写的文章由公司公家号推送,读者转发一次,该公司便给女儿一块钱,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数归女儿,据报道称,今朝已筹集资金200余万元。

同时,有网友曝出罗尔家中有三套房。对此,罗尔在接管采访时认可,本身确实有3套房,其经由过程小我公家号“打赏”、私家捐助以及上述公司捐献获得的捐钱已经足够付出医疗费用,今朝已封闭捐助渠道。

深圳儿童病院发布白血病女童医疗救治的环境传递,称截至11月29日,罗某笑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4244.31元,此中医保付出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17.72%。

有三套房子,女儿的医疗费自付部门不足4万,文章与企业营销有关……这些信息立即触发了网友舆论的反弹,求全谴责罗尔“诈捐”的声音渐浓。

今天上午,北京青年报报道称,罗尔发声明道歉,并暗示在征得捐赠人赞成的环境下将全额捐出所募集的金钱,成立白血病患儿救助专项基金。

罗尔的行为涉嫌诈骗吗?

北京律师许昔龙认为,本领件中罗尔首要是经由过程发送文章获得打赏的体例,以及推送文章获得公司赞助的体例取得资金。收集上打赏文章本色是一种对原创文章的付费阅读,网民阅读后感觉好就进行打赏。打赏也不是公家阅读的必经法式,公家在读完文章后,有权选择赏仍是不赏。本案关头在于取得财帛的体例和路子,就今朝报道的新闻内容看,尚难确定其应负诈骗罪的刑事责任。

全国律协刑事营业委员会副主任许兰亭认为,诈骗罪的要件是隐瞒本相、虚构事实为前提,以不法据有为目标,从此事务的报道来看,孩子抱病是事实,并且文章也没有呈现呼吁捐钱的表述,罗尔的行为不组成诈骗犯罪。

凭借“打赏”筹款是否属于捐献行为?

昨日,微信官方发布平台“微信派”发布《关于“罗某笑事务”的申明》一文,文章暗示微信赞赏功能并非捐献东西。微信方面称因为罗尔文章中,并没有提出捐献的需求,只是用户自觉赞赏,是以不存在违规行为,平台没有处置文章和帐号自己。11月30日,平台发现账号异常并起头阻挡。完成阻挡后累计超出限额的赞赏资金已经达到200余万元。因为现实赞赏金额远远跨越设定的5万上限,经稳重考虑,平台对超额部门进行了临时冻结。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许身健认为,罗尔的行为不属于捐献,也不是倡议慈善勾当。《慈善法》所称慈善捐献,是指慈善组织基于慈善宗旨募集财富的勾当。《慈善法》只划定小我不成以公开捐献,并未禁止小我乞助。公开捐献和小我乞助的区别在在于,是否是由本人、近亲属来募集金钱,若是是由本人或亲属来呼吁捐钱,则属于小我乞助。罗尔的行为属于乞助行为,不属于慈善律例制的对象。就是说,《慈善法》对罗尔的行为没有禁止,也不倡导。“没有法令要求必需败尽家业之后才能向社会乞助。从今朝披露的环境看,罗尔的行为没有触犯刑律。不外,若是是操纵孩子的病情进行营销,应予以道德训斥。”

“打赏”人可以要求退款吗?

北京律师卢涛认为,罗尔经由过程“卖文救女”筹措资金,可以认为是一种接管赠与的行为,“打赏”属于赠与行为。依据我国的法令, 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本身的财富无偿赐与受赠人,受赠人暗示接管赠与的合同。赠与人在赠与财富的权力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是以,若是响应金钱已经捐出,则捐钱人不克不及撤销赠与,不克不及要求退还。

不外,媒体报道称罗尔暗示,“若是有人感觉上当,我会退钱给他们。”卢涛律师认为,受赠人自愿退还响应捐钱是可以的,在其承诺退还的环境下,任何故为感受被骗的捐钱人均可以要求其退款,罗必需按照承诺退款。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