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大学生流浪十余年】大学生流浪十余年 疑因未挣到钱没脸见家人

摘要:2016年广东深圳,天寒地冻的时候有一个温暖的家是多少流浪汉的梦想,在深圳沙井,一名叫鲍三木老的云南佤族大学生流浪十余年在志愿者帮助下找到了家人,然而,面对前来接他的亲人,他却不肯回家。

【大学生流浪十余年】大学生流浪十余年 疑因未挣到钱没脸见家人

大学生流浪十余年

2016年广东深圳,天寒地冻的时候有一个温暖的家是多少流浪汉的梦想,在深圳沙井,一名叫鲍三木老的云南佤族大学生流浪十余年在志愿者帮助下找到了家人,然而,面对前来接他的亲人,他却不肯回家。

【大学生流浪十余年】大学生流浪十余年 疑因未挣到钱没脸见家人

大学生流浪十余年

志愿者说:“其中一个叫鲍三木老的兄弟是云南佤族的,他提供的信息。我们在昨天的时候联系他的家人,他的家人说他有十几年没有回家,家人也一直在找他。而且他也说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说他是大学生,上学的时候从学校出来就和家人失去了联系。”

【大学生流浪十余年】大学生流浪十余年 疑因未挣到钱没脸见家人

大学生流浪十余年

表弟鲍先生接到失联多年的表哥在深圳的消息,匆匆忙忙从东莞赶到深圳沙井,当鲍先生拨通哥哥的电话的时候,鲍三木老怎么都不愿意接听。

【大学生流浪十余年】大学生流浪十余年 疑因未挣到钱没脸见家人

网络配图

拒不出席将受罚明年或全省推广

四川省检察院未检处副处长陈王莉说,近几年的数据显示,很多涉案未成年人来自问题家庭或者是留守儿童,所以对没有尽到监护职责的监护人进行强制教育势在必行。

在办案中,试点地区的检察官将监护人有明显失职情况和家庭结构不全的筛选出来,最终确定有条件参加的家庭进行强制亲职教育。“比如那些因家庭教育原因造成未成年人犯罪情节较轻,可以附条件不起诉的案件。”陈王莉说,对于这种家庭教育缺失,或在检察机关看来父母疏于监管的,就可能会对未成年人的家长进行强制亲职教育。

对被列入强制亲职教育名单,而拒绝出席的家长,检察机关可依据相关法律对家长进行警告、训诫等处罚。甚至,检察机关还可以建议公安机关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5条,对拒不出席的家长予以行政处罚。

“下一步,在试点成熟的基础上,预计明年将在全省范围内推广。”陈王莉说。

对话孩子父亲/

我们教育很失败希望专家有办法

华西都市报:

娃娃拒绝回家,你认为问题主要在哪?

文有之:

和我们离婚有关系,但主要还是我们教育很失败,娃娃现在拒绝跟我们沟通。去年,我把他拉到了一个茶楼,让他把我当朋友,交心地给我聊一下,但为时已晚,他仍然说他选择流浪,不愿回家。

华西都市报:

娃娃流浪一年,你就真不管他了?

文有之:

自己的娃儿,怎么可能不管嘛。真正没管他,确实有两个月,我当时真的是被他气心慌了。我也知道他不会走多远,就在隆丰镇,甚至还跟隆丰镇的很多朋友打过招呼,让他们别给他钱,把他逼回来。中途我曾偷偷跟踪过他。

华西都市报:

现在这样的情况,你准备怎么办呢?

文有之:检察官发现这事,我被检察官训(诫),反倒是个好事。这个娃娃的教育,我是方法都用尽了,好多次我半夜想起这事都流眼泪,希望专家们真的有办法教育好我娃娃,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

(应当事人要求,小雷及其父均为化名。)

(原题:大学生流浪十余年 疑因没挣到钱没脸见家人——来源:东北网-光明网)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