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莫言书法5000元】对不起

去参加婚礼,路过齐河县,这个县属于全国百强县,别看离济南市区这么近,实际属于德州。有时,我们看到一座城市,往往会想到三两朋友。看到“齐河”二字,我想到了老秦。老秦在齐河县的机关单位工作,岗位是非常牛的,遗憾的是临时工,每月工资不到2000元,他的优势就是擅写,写一手好文章,以前在乡村做民办教师,因为经常发表一些豆腐块,从而被相中,先是去了广播台,后来又被领导相中了,带到了身边。2008年,我们认识了,那时他已经38岁了,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家是农村的,离县城有40分钟的路程,每天无论多晚他都回家,所以他的网名就叫:风雪夜归人。这么一描述,你能想象出他是一个多么爱家顾家的男人了吧?就这一点,使我非常感动。他听说,有个叫懂懂的人,在网上写文章,也能养家糊口,于是他背上德州扒鸡就来了,一见面,说他像城里人吧,不完全像,说是农村人吧,又不准确,有点今天朱之文的味道。简单一聊。他带了很多手稿给我,让我看看能不能行?他的意思是想在一些文学网站上连载,问我会不会火?我简单翻了翻,只是鼓励他试试吧,实事求是地讲,文笔是蛮流畅的,至于故事嘛,就有些小儿科了,太像过去的《故事会》了,《故事会》为什么吸引不了我们了?因为读者在成长,那些故事已经骗不了我们了。一连载,石沉大海。他又急了,又急忙跑来了。这次来,带了2万元现金,说是贷的款,希望我能推他一把,让他赚点钱,我心想这是什么逻辑?我推你不代表就有人会付费阅读你的文章,对不?何况假如你写的真好,不用我推,平台就会主动联系你。我拒绝了他。他真哭了,但是不是为文学梦而哭的,是为家庭困难而哭的,他说自己翻盖大瓦房已经负债3万多了,总感觉自己不给力,一个大男人连家都养活不了。这个,我也帮不了,场面很尴尬,当时他跟同事一起来的。发自内心地讲,我觉得他的文学性不错,毕竟他只是高中毕业,能写到这个程度已经属于高中生里的佼佼者了,至于说能成为一名作家?几乎没有可能,因为他写的文章太板正了,太正经了,哪怕写小说,也太像小说了。他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自然成不了优秀的写手,这是天赋问题,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前几天,有个家长联系我,让我看看她闺女写的文章,闺女是90年的,有文学梦,坚持每天都写。这个家长也是听朋友讲,说有个叫懂懂的,以写字维生。发给我一看,写的很美,应该是有童子功的,从小做词汇积累,背诵大量的诗句,参加一些写作培训,细节处理得非常好,包括标点符号,修辞手法,别说病句了,我翻了几篇连错别字都没发现。完美。但是呢,我觉得她不适合互联网,也不适合这个时代。她早出生50年,会很火,因为她太像余秋雨。但是,这个时代喜欢莫言的作品,就是文字简单、结构简单、故事深邃,用最简单的文字来驾驭最复杂的故事。这才是高手。家长问我,我只是很委婉地说,很像余秋雨,适合写一些比较优美的散文,但是不适合互联网,因为互联网太浮躁,只喜欢快餐。她有个公众帐号,每天都写,但是每篇只有几个、几十个的阅读量,应该也都是亲戚朋友看的。所以,她很苦恼,觉得不公平。真正吸引人的文章是能深入人性的,但是能写出这样文章的女人往往是放荡不羁的,李银河、木子美,她们的文章都非常的深刻。但是,你希望自己的女儿变成这样的疯婆子吗?性格太中庸的人,是很难在艺术、文学领域有所建树的,因为他不敢突破自己,把自己时刻钉在规则以内。继续说老秦。有时,我也觉得他挺可怜的,我甚至在想,他应该会有精神分裂,对外,他有着体面的工作,甚至经常有人求自己办事,虽然办不了,但是至少给人的感觉挺牛B的。对内,他满是愧疚,债务缠身。但是,我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他找到我父母家去了,送了我爹一箱古贝春,把自己的情况跟我爹又说了一番,我爹对机关人士从来都是崇拜有加,对他肃然起敬……我回家,我爹就反复地建议我:你看看有没有办法帮帮你秦哥?想来想去,我想到了一个小子,当时他在做国外的广告业务,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用软件作弊点击YAHOO的广告,从而赚取广告费,国外的反作弊技术不行,国内的作弊技术太牛,他们利用国外的信用卡收钱,这个业务叫:域名停靠。这个圈里曾经出过太多牛人了,例如静水,他们都移民国外了,当时一年赚200万算是业余人士,买别墅的太多了,这些都可以百度到,这个圈子今天依然存在。当时,互联网广告圈有三大门派,我们算是一派,静水算是一派,湖南那边有个老大算一派,我们水火不容,咋可能相互学习呢?我们当时主要是做国内的ADSENSE,他们主要是做YAHOO。但是,我们圈子里有些人是互通的,例如有人跟着我,也跟着静水,例如红玉他们一年赚几百万,他就既跟着我也跟着静水,不过跟着我没赚到钱,他赚到钱是从跟着静水开始的,这都是真人真事,那真是一个抢钱的时代,只是当时我还没有觉醒,视金钱如粪土,王通那时总是骂我,说我是不好意思赚钱。也许吧!我说的这些都是真实的,可以找一些过来人问问,当年的我,比现在风光多了,走到哪都是一群人跟在屁股后面,为什么?因为我特擅长数据分析,我知道什么东西会流行,他们需要我提供的信息,那时我是真的能提供真金白银给大家,自然会换到格外的尊重……好汉不提当年勇。不管什么东西,我只分析,不做,那时我真是这个行业的风向标,我说什么,什么火,真是如此,所以前几天我看到留言里说,懂懂写这些项目,总感觉不伦不类的,意思是一个写文章的人去谈赚钱,太业余了吧?那是你太不了解我了,哈~我对很多东西有着出奇的敏感,我看到一条广告,我就能分析出整条生意链,现在大家依然从我这边获取信息,定期会找我聊一聊,现在有什么趋势,有什么项目,但是我现在已经心思不在上面了,我提供的信息基本上都是道听途说的。所以,我说我买房买车不花钱,你还觉得意外吗?这是他们应付我的信息费,我每次买车都是他们凑钱给我买的!当年跟随我的一群人里,红玉算是奇葩,类似今天的腚疼,但是他又不同于腚疼,为什么呢?他本身是中科大的研究生,计算机专业的,在上海工作本身就能达到5000元的工资,只是他希望自己有所建树。他有个特点,没有家的概念,四海为家,哪里都可以当家。所以,他可以在我这里住,也可以在别人那里住。当时,我这个圈内的大哥大是相逢,前些日子我写的我和媳妇去福州喝很臭很臭的那种汤,就是相逢带我们去的,我们去福州也是住他家,他觉得让我们住酒店不卫生。红玉就直接搬到相逢家附近去住了,相逢当时跟着静水做国外项目。后来,大家团购买宝马,红玉也买了一辆,但是他不会开,走到哪,托运到哪,后来他又去北京了,车子也随之托运到北京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买,我知道他赚钱了,是因为他花了16万买下了aiqing.com,这个域名后来价值翻了几十倍,现在卖500万以上没有任何问题。我和媳妇去福州是2009年底,当时红玉股票帐户里就有200多万了,他觉得自己认识了一个股神,炒股很厉害,让我媳妇找他帮着炒,我媳妇拿了10万给他,结果呢?亏了。提前说好了,赚了是我们的,赔了是他的。结果,赔了,他给了我媳妇10万元。从某个角度而言,对于追捧,我比一般人更加的平静,因为我20岁左右的时候,就已经走路带风了,身边总是围着一群人,拍马屁的,唱赞歌的,我都遇到过,所以我早就淡然了……我又该挨骂了,挨骂也挺有意思的,你想想,一个人,跟你完全陌生,因为你看到了他的文章,而大动肝火,你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反正就是生气,生完气,明天继续看。我就把老秦介绍给了红玉,我的意思是你带带他吧。这东西说简单,非常简单。但是有运气的成分,可能你申请了100个域名都未必有一个能通过……老秦赚到钱了吗?貌似赚了个五六万,最初学艺时,他承诺给我1/3,给红玉1/3,自己拿1/3,这个想法是非常好的,当然我知道这只是说说,给我挺好,不给也无所谓,本来就不是我的,其实我是一个从来不相信承诺的人,人为什么要承诺?因为做不到,想哄哄别人才给个承诺,安慰剂+画饼,谁认真了谁傻了。在那之前,也就是2007~2008年之间,我还没娶我媳妇,她那时还是两面派,既跟着我,也跟着静水学习,我媳妇当时一天也有5000元的收入,当时我也写过,我之所以同意跟她结婚,只是我看中了她的赚钱能力,没有别的原因。当然,我这么写,会让人觉得你们好浮夸,赚钱有那么容易吗?别急,还有更容易的,在后面。老秦,怕分钱,赚了五六万,就不联系了,他觉得自己摸到了套路,其实这玩意规则是经常变的,他闭门造车不久,就赚不到钱了。后来的后来,就没有联系了。只是听别人讲,他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只是,他应该更加的不甘心了,因为他曾经扒着井沿朝外看过一眼,我一直不理解,你为什么不跟我们联系了?后来,我在《遥远的救世主》里找到了答案。过去,我混在商业圈,却太像文人。如今,我混在文化圈,却太像商人。所以,凡事不能看表象,我媳妇跟着我的时候,她一直都觉得我应该超有钱,毕竟有着太多的大佬恭敬着我,事实上,我还真没钱,当然十万八万的肯定有,再多,就没了。结婚后,她因为我没钱,闹了好几次,嫌我花女人的钱,吃软饭,这在过去她是不敢说的,因为她是我读者,过去我能对她笑一笑,她都会激动好久……为此,我给她贴了拜金女的标签,贴了好几年。婚后,我们自己也做生意,也赚了一些钱,该买的都买了,我媳妇又反过来劝我,意思是咱不需要这么多钱,你也别太累,钱少了咱就少花点,无所谓,别把自己搞得太累。要么就抱怨我:事业重要还是家庭重要?你就不能花点时间陪陪孩子?我一这么写,大家就批评我,你哪来的优越感?不过是个穷屌丝,可是我就纳闷了,我有优越感吗?这就是我生活的常态好吧,何况即便是我有优越感,也总比我每天自卑强吧?回到婚礼。高速上,我遇到了牛哥的车子,他开的慢,一路100左右,我也不能超了他,我在后面可憋屈了,国庆又在我后面,他也发现了我。我们下了高速,哈哈一笑,真巧。一起去婚宴现场。牛哥带了一个哥们,樊老师,搞星象学的,我心想,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些玩意,问我信不信?我说不信。牛哥说,我也不信,但是我被征服了。我问,你最近在忙什么?牛哥说,我没事啊,每周学一节星象学,每周练书法,否则还能干点啥?我问,真的准吗?牛哥说,你试试。樊老师问了我一系列的问题,问什么,我回答什么,这东西就跟GPS定位一样,问的问题越多,那么参考标准越多,定位就越准确,据说星象学比八卦准,理由就是星象学是多维定位。我是不信的,我觉得胡老师那句话有道理:我相信人是有命运的,但是我不相信有人能算出来……我问牛哥,樊老师算什么最准?牛哥说,当年大运,还有就是几个女人,几个孩子。这个,我觉得不靠谱,因为有几个女人,我自己也算不清,何况是他了……婚礼进行。我和牛哥在聊一些生活私事,毕竟半年没见了,说别墅都涨了,当时每人付了70万的首付,别墅卖350万,现在涨到500万了,牛哥讲述了当初为什么坚信会涨,因为华山(济南)那边别墅300多套,但是湖边就这么十多套,肯定涨。等于大家拿了70万赚了小200万,现在还没卖,还会继续涨的。当时,牛哥喊了一群人团购的,单峰也买了一套,他的那套也涨了150万。我问,单峰的红珊瑚现在做的如何?牛哥说,一个月100万左右的利润。我说,那真了不起。这小子跟着我的时候,就是个屌丝,没人搭理他,他严重缺少交际能力,2013年跟了牛哥,才慢慢成长起来的,我们都说,等于找了个干爹。不过,牛哥也跟着他学到了不少,例如牛哥现在主要做珠宝,其实就是借鉴了单峰做红珊瑚的模式。我在微信上调侃单峰,现在牛B大了,牛哥说你一个月利润过百万了,单峰说,不是每个月都是,从这些信息可以获知,的确有过月收入过百万的时候,毕竟红珊瑚太暴利了!每次参加聚会,我就一个感觉,这说明我就是屌丝一个啊?我右边的小伙子,是做医疗俱乐部的,类似私人医生,这个模式我很早就听过,例如张伟过来玩时,他就提到青岛有个做私人医生的团队,一年做6000万。但是,我没有太多的概念。今年一直跟医院打交道,我才意识到一点,医疗待遇真的是不公平的,而且永远不公平,例如产房现在住院紧张吧?电梯口都住上人了,但是护士长依然能给你找到床位。如果关系到位,还能给你单间。右边的小伙子一讲,牛哥超级感兴趣,急忙互加了微信,这也是当年跟着我的小伙,如今牛B大了,他说要见我,我都要屁颠屁颠的跑去,如今主要做资本生意,整天跟徐小平、熊小鸽他们在一起。有钱人是怎么看病的?有专属团队,专属通道,包括拍CT都不用排队,例如阿里巴巴的高层全部都享受类似的医疗服务。医疗不公平还表现在什么?例如一个医学博士,很有能力,但是他却要去做一台普通的手术,这么一台手术医院只收费9000元,而这个博士团队却要为之工作一整天。这个博士觉得委屈。感觉自己的才华价值没有最大化。但是,他可以加入这样的医疗俱乐部,那么他的才华就可以变现,例如我儿子便血,这边是儿科主任给看的,说是肛裂。去了上海,找了这小子,这小子给安排了一个专家,上门来给看的,一看,推测是蛋白质过敏,给写了个建议,让去做过敏检测,一检测,果然是。能上门服务的,多是主任级的,有的70多岁了。你觉得每年花10万元,值吗?实际上,一年也用不到一次,但是你就觉得值。牛哥说,经历过一次事,就明白了,医疗资源是所有资源里最要命的……这小子叫墨子军,互联网圈里应该有很多人认识他,我觉得他是那种有创业天赋的人,读大学时就挨着宿舍卖袜子,他也是新郎的证婚人,新郎当年怎么认识他的?就是我写了墨子军,新郎直接跑去了,如今新郎也是圈内风云人物了,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捧场,新郎叫流水,据说一年流水也过千万,应该也是90后的小子,也是宝马一族,现场有接近一半的宾客是他的粉丝,来自全国各地。两类人是可以享受到一流医疗服务的,超有权的,超有钱的。不用说大地方了,就是我们县,地方小吧?有家三甲医院,你想找主任帮着做手术,比登天还难,我媳妇带着我儿子去排队,我媳妇多问了几句,他就有些不耐烦了:我非常忙。他说的也有道理,每周有200多人找他看病,哪怕一个2分钟,也要400分钟,他每周只在门诊两天。继续说樊老师,算的准吗?他说,你今年不顺。我问,不顺是指什么?他说,身体。我说,哪方面?他说,意外。我问,还有呢?他说,你媳妇也是发生了一些小意外,类似车祸之类的。我问,还有呢?他说,身边有小人。我说,算命的都会说这一句,你说,我家,男孩女孩?他说,两个男孩。我说,我只有一个儿子。他说,你有两个。我说,只有一个。牛哥说,他的确只有一个男孩。牛哥问我,准不?我说,也准也不准,我媳妇今年的确出过车祸,我也受过外伤,但是这个都太笼统,你仔细想,每个人都可能受一次外伤,有赌的概率。樊老师很肯定地说,你肯定有两个儿子。争论了半天,消停了。后来,他说了一件小事,蛮让我惊讶的,是说我们家的布局,是关于厕所与客厅还有镜子的位置,他说准了,因为我们家的布局很奇葩,这个应该不是蒙的……但是,我对这些一概归纳为猜+赌。我不信这些,你这么牛B,去算彩票多好?婚宴结束,牛哥的意思是让我去济南,可以跟樊老师继续深入探讨一下,我说我要回家,家里正在装修。回程的路上,我在想,难道人做事,真是天注定的?人在遭遇了大的变故时,往往会迷信这些,牛哥这两年也是经历了很多事,使他思考了生与死的话题,从而开始研究这些东西,至少说明一点,牛哥是被戳中内心了,否则不会把这么一个江湖郎中带到身边。可是,那又如何解释汶川地震呢?以前,我混论坛,写一些风花雪月,当时我的网名叫九天小子,混过青岛新闻网的人应该对我有印象,粉丝还不少,其中有个小粉丝,她已经参加工作了,在车管所,虽然穿制服,但是属于临时工,甚至算不上临时工,因为她们的关系属于一家企业,企业与车管所是合作关系。她在那边卖拓号纸。大家挂牌时应该买过吧?20元一张,这几年新车挂牌不用买了,因为车子出厂就直接给拓好了,貌似年审还需要买。论坛上很有默契,后来就加了QQ,我们俩就见了面,我去青岛找她,她戴个眼镜,很文静,有点婴儿肥,她是中专生,没读过高中,对我略崇拜,因为当时我还是学生身份,本科。我的专业是学印刷的,当时我们的实习单位是DG(山东一家知名印刷企业)。反正没见几次面,就跟婴儿肥勾搭上了,有次她来我们学校,我故意把她给灌醉了,就睡在一起了,睡在一起归睡在一起,我没打算娶她,因为我当时在学校里有女朋友,另外我看不上她的低学历,她应该也没有嫁给我的可能,青岛姑娘有着天生的优越感,是不会下嫁的,至少她父母那一关就过不了。我从读书时,貌似就喜欢吃软饭,她偶尔给我汇款,当时还用邮政。她定位成了我女朋友,我把她定位成了女粉丝,所以两者定位本身就有差别,我就是打算玩玩而已,每次出来,我都让她把工作服带上……有次,她很小心地问我,能不能从实习单位找到关系,买一些拓号纸?我觉得这个也太容易了吧?整个山东高端印刷资源我都能联系上,在山东省大学里设印刷专业的,只有我们,这些顶级人才基本上就是我师哥师姐。我还真联系上了。这东西一张3毛钱。她怎么做呢?每天大约要用150张,她掺进去10~20张,因为她负责收钱,那么这些钱就属于自己的了,每日需要的拓号纸数量本身就不是定数,所以有作弊的空间,例如有人拓烂了一张,那么就需要重新买一张。这个事非常的隐蔽,每个月至少能多赚1万元,当时拓号纸资源是非常难搞的,一般的印刷厂你就是找他们印刷,他们也不敢,这跟印刷彩票是一个道理,每张拓号纸上都有防伪标记。她跟我讲:其实所有人都盯着这个事,包括领导,但是大家唯一解决不了的就是拓号纸的货源。她赚钱了,也有些害怕,总是想找一些洗钱渠道,万一被查了怎么说明这些资金来源呢?她想过很多办法,例如买房子,买车子,最终都没有付之行动,只是存起来了,干了两年半左右,她已经攒了30多万了,后来也做不了了,为什么?因为领导找到了拓号纸的资源了,做成了一个内部小金库的项目,若是领导安排员工每天掺进去30张,那么等于每天可以在小金库里积攒600元,大家年底可以分分。她顺势也辞职了。这个业务慢慢就成了车管所一些部门的潜规则,其实,你可以试着在淘宝搜索一下:拓号纸。看看有多么大的销量。让谁买去了?反正个人车主不会买的。婴儿肥的妈妈是个妇科医生,主要是做生殖医学,也就是试管婴儿,她从车管所辞职后,就开始做医疗器械,日本产的一种试管手术导管,做的还算不错,毕竟她有这个资源,但是也不是说赚的特别多,一个月在5千到1万元之间,因为她只是个业务员。那时,中文系要搬回曲阜,我女朋友是中文系的,也就说,我们要分手了,分手了很难过,我又想起了婴儿肥,其实仔细想想,又觉得娶了婴儿肥应该也不错,至少人家是青岛户口,咱娃也会是青岛户口,何况她家有两套房子,就这么一个姑娘,至少也会拿出一套当婚房吧?当然,我觉得她父母看不上我。怎么才能看上呢?让她怀孕!我就给她洗脑,描绘美好的未来,说我毕业后准备考青岛的公务员,那时我们就结婚吧,要不先要个孩子?你愿意先怀孕吗?女人,太容易被感动了。她愿意。我也说的很明确,你不怀孕,你父母是不会同意你嫁给我的,她说她愿意怀孕,只是有一点,她不喜欢结婚,她觉得女人一辈子最悲哀的事,就是因为家庭而失去了自我,不婚族。那我一听,更高兴了,等于我白拣个孩子,你负责生,负责养,我什么都不用管。试了几次,都没怀上。我又交了一个新女朋友,乔羽音乐学院的,学美声的,我把婴儿肥又忘了,只是偶尔问她借点钱,其实借了也不还,等于白要的。2007年,婴儿肥去了日本,她姑姑在日本,她姑姑在那边做医疗中介,就是中国人到日本做体检或手术,她们主要是负责发商务邀请函和安排医院。她去了日本,我突然又想反过头来追她,总感觉她高我一头了,我一主动,反而是她不爱搭理我了,说她有个初中同学也在日本,俩人相处的不错,反正对我不冷不热了。2008年春节,她回青岛,我跑到青岛去见她,我能感觉到有了一定的陌生,这个陌生感主要是她出国以后不怎么关注我的文章了,她去了日本,对国内的这些文章没有太多兴趣了,她不关注我的文章了,自然就不关注我这个人了,即便见面,也是念了旧情。我们在八大关散步,顺便去开了个房,这点她是不排斥的。分手时,礼节性的抱了抱,我心想,最后一日了。分了就分了吧,高攀不起,就不高攀,应该说她去了日本,审美变了,感觉我这样的男人没有吸引力了?分手我也不伤心,有句诗是这么写的嘛: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不缺。她回日本不久,告诉我,怀孕了,而且她是熊猫血,不能流产,当时我是蛮害怕的,虽然我是希望有人给我生个孩子,但是真有人怀孕了,我又怕惹事,急忙忽悠她去流产,她说流产后就再也不能生孩子了,坚决要。我就四处联系她姑姑,她姑姑就是小尾燕,我跟小尾燕就这么认识的。小尾燕内心也瞧不上我,但是她认为也是应该流产的,要为将来考虑,你真的不打算嫁人了?她被说服了,去做检查。但是,医生不建议流产,同时她说感受到胎动了,应该是心理作用,母性迸发了,说什么都要生。2008年10月22日,产下一男婴。这些我都不知道,也没告诉我,我也没有概念,毕竟我还没准备好当爸爸,是小尾燕给我发了一对杯子,里面有封信,信里有张照片,我才稍微有了那么一点感觉,一看眼睛就是我的娃。在这之前,我是没有任何愧疚感的,反而觉得拣了金子,心想,你父母攒一辈子的家业,都给了我儿子。一直到2011年1月9日,我儿子出生,我才感觉到婴儿肥太不容易了,一个女人生产时,男人不在身边,内心该是多么的痛苦?无论她多么的坚强,都无法度过这一关,所以她是恨我的……有了孩子,我们之间沟通反而少了,总觉得不知道该怎么沟通,我跟小尾燕沟通的比较多,偶尔通过小尾燕给转点钱,略表心意,也被退回了。2014年,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我去机场接他们,孩子打扮的蛮洋气的,不会说中文,我忍不住的抱了抱,他一脸恐慌,使劲的挣脱我。我又抱了抱婴儿肥,说了一句:对不起。看到这个孩子,他不说话,我就觉得这是我的娃,可是坐在一起吃饭,他说日语,另外明显提防着我,我又觉得好陌生,这是我的娃吗?咋是个日本鬼子?我有些凌乱。我问婴儿肥过的还好吗?她说,跟一个朋友一起生活,还不错,他蛮喜欢孩子的。我问,你初中同学?她说,是的。我问,登记了?她说,暂时没考虑到这一层。听了这话,我不知道应该是心安了,还是更不安了,人生两大悲剧,一是自己养着别人的孩子,二是自己的孩子别人养着。我原来有个想法,等我攒够了200万现金,就每个孩子给100万,是给他们的母亲,后来我真的攒够了200万现金,我又没舍得给她们……2015年,我媳妇和儿子去日本,去了小尾燕家,小尾燕在微信上问我,是否让他们见个面?反正早晚都会知道,不如提前见见,避免未来尴尬?我拒绝了,原本彼此都很平静,何必非要打破呢?媳妇上教练技术时,有真心话倾诉,我就跟她坦白了这些,她说她原谅我了,因为这都是婚前发生的。其实,我是蛮内疚的,对不起!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