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癌症男边治病边诈骗】村长媳妇找上门:晚上那死鬼不在,你能来给我治病吗...

【癌症男边治病边诈骗】村长媳妇找上门:晚上那死鬼不在,你能来给我治病吗...杨逸有一个出格的快乐喜爱,就是去村后的河滨偷看女人们洗衣服打闹。

偶然幸运的话还能看到在里面洗澡的。杨逸很巴望看到,那种朦昏黄胧的感受很有趣。

他去的时辰天已傍黑,一天中最为风凉的时刻,村妇们三三俩俩地来到河滨,边洗衣服边聊天,时而嬉闹地把水互相泼洒在对方身上。

杨逸找到一棵大树靠坐下来,借着浓密的树荫袒护朝河滨望去。

只见乔兰正弓起腰身在河里洗衣裳,落日西下,薄薄的金光撒在她光洁的鸭蛋脸上,更显得她五官娇俏,此刻大要是洗衣服累的,她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非分特别娇艳欲滴。

杨逸痴痴地瞧着乔兰的侧影。

看着看着他的面前浮现出那日乔兰在山上跌落,本身去救她成果两小我一路滚落到山脚下的事。

那时乔兰羞红的脸蛋,猛烈升沉的胸口,雪白的脖颈,漆黑的眸子慌乱地盯着他看,那贴身的景象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他很喜好乔兰,固然她已为人妇,可是乔兰那迷人成熟的风度仍是能等闲撩拔起汉子的心思来。

村里的汉子们都说,只要能跟乔兰睡一觉,哪怕只一晚,这辈子也值了。

杨逸也是一个正常的汉子,可是凭他一个无钱无布景的穷小子,又怎么会让乔兰看得上眼呢?杨逸只能在远处赏识她了。

突然远处传来惊啼声:“欠好啦,有人淹死啦!”

人群哗然。

跟着杨逸看到一群人将一个女人的身子拖到了岸边。大师七手八脚地按压着那女人的胸口,想要救醒她。可是按了好半天那女人却一点反映都没有。也没有吐水。

“是不是已经死了?”

“还有气。只是咋整都不醒呢?快去找大夫!”

有人赶紧朝村里跑去。

杨逸知道必定是去找本身的老子杨成去了,可他也知道这一去也是白去,他老子正醉着呢,哪能给人瞧病。

杨逸远远地看着那女人,恰是村里葛壮的妻子,长得挺白嫩的,有一次他还看到过她在河里洗澡呢,不外看她神色发青,已经奄奄一息了,禁不住心中暗讨可惜。

找大夫的人回来说杨医生醉得厉害,底子叫不起来。这功夫葛壮也闻讯赶来了。看到自个妻子躺在地如同死人一般,他禁不住嚎啕大哭:“哎呀,翠瓶啊,你咋能抛下俺们爷俩不管呢,你快醒醒吧,你死了,小柱子咋整?他才五岁啊!呜呜……”翠瓶的儿子小柱子也大白是怎么回事了,趴在娘的身上大哭起来。

人群皆唏嘘,有心软的就起头抹眼泪了。都在一个村住着,眼看着好端端的人就死了,大师心里都很焦心。

“这可咋办呢?去乡里请医生还得走七八个时辰,比及那人也死透了。”

“唉,这老杨头也真是的,早不醉晚不醉,咋偏这时辰喝醉了,这人命关天啊。村里咋就没有旁的医生呢?”

人群起头闹腾起来,大师人多口杂的都没啥好法子。

葛壮父子的哭声越来越惨痛,哭得杨逸心里难熬难过极了。不由得从树后走到近前。不声不响地来到翠瓶的身边,蹲下来细心查看着。

“杨逸,你会看病吗?”刘孀妇不屑地问,其他人也纷纷用置疑的目光瞧着杨逸。

如果搁日常平凡,杨逸才不趟这趟混水呢,他知道村里人都看不起他,他十分困难考进一所三流医科大学,却因打斗斗殴被解雇,连个学历都没混着,只好回到乡间吃老子住老子的。幸好他老子是村里的光脚大夫,还能混口饭吃。但此刻一条人命,他能不克不及都要一试,固然他不知道师父给他的破旧医书到底是不是管用。

“会点,尝尝吧,归正此刻也没有人能治得了她。”

大师就都不作声了。人群静了下来。

杨逸把手放在翠瓶的胸口上,感受手下一股寒意。固然那处所又软又滑腻,可是却贫乏温度。直觉告诉他翠瓶溺水事有蹊跷。葛壮看到他把手按在本身媳妇的胸上,心里很不欢快,但为了救媳妇人命忍着不爆发。心里却策画好如果这小子不克不及治好媳妇,他必然要给他都雅。

杨逸将翠瓶翻过来,查看她的耳后。就在看到她耳后的那片掐痕时,他的脑海里浮现出那本破旧医书上看到的记录。心中突然有了数。心想:这翠瓶面色苍白,鼻下人中处发青。四肢冰凉与一般的溺水不太不异。可是翠瓶的脸色有些狰狞,像似之前受过极大的惊吓。

“俺媳妇到底有没有救啊?”葛壮带着哭腔问。

“有救!可是我得先回家一趟取样工具。”杨逸严重地说。

“那你赶紧归去吧。”

“好。”杨逸拔腿就跑。返回家中,他仓猝钻进房中从枕头底下拽出那本破旧医书。慌忙翻到第七页。把上面的咒语在心中默念了很多多少遍,然后顺手抓了一些草药就返回了河滨。

归去后他先是一手按住翠瓶耳后的天都穴,一面竖起另一只手掌,口中念了三遍阿谁召魂咒。只见翠瓶的神色垂垂转暖,心中禁不住大喜。没想到破书中所记竟然好使!

过了一会儿翠瓶悠地吐出一股股浑浊的河水来。挺拔的胸脯也一耸一耸的。“啊,媳妇你终于醒了?太好啦!”葛壮惊喜地上前搂住翠瓶的身子大叫。世人皆惊喜不已。

翠瓶展开双眼,看到四周这么多人哇地一声哭作声来。夫妻俩紧紧搂在一路。

“杨逸,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以前真是小看你啦。你适才念的是啥啊?你咋把她治好的?”刘孀妇热情地凑上来问,一对胸口居心往前顶了顶,趁人群没注重,伸手就在杨逸下面抓了一把,这一抓没关系,那么大的工具实在吓了刘孀妇一跳,刘孀妇一会儿馋坏了。

“呃……这是我比来研究的一种医术。”四周人多,杨逸只好忍气吞声。

“啥医术?这么神奇?都快不可的人啦竟然给你救活了?”刘孀妇历来爱刨根问底。

世人也都说:“是啊,你是咋整的啊?”

杨逸无奈,他总不克不及说前些日子跟他老子打骂,就跑到村里的破庙留宿,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地窖里,模模糊糊的被一个女神一般的佳丽给上了,成了中古派第三十八代门生,女神还教给了他一些心法口诀和一本破旧医书。而此刻按着破书上的记录还真就把病人治好了,说出这个没人信不说,说不定还得被人戳脊梁骨,骂他小气、忽悠大师。

“翠瓶嫂,仍是你来告诉大师你是怎么落水的吧?”杨逸赶紧转移了一下话题。

“俺家洗的裤子掉进河里,俺想捞出来就下了河,谁知腿一进里面就被什么工具给缠住了,拔不出来,后来俺就感受有人在河底下往下拽俺。呜呜……俺吓坏了,拼命挣扎。”翠瓶哭哭啼啼地说。

世人皆骇然。

杨逸接着说:“后来你看见了很可骇的工具对不合错误?”

“是的,你咋知道的?俺看见一张婴儿的脸,上面满是血,两个眸子凸起着。吓死俺了。它抓住俺的脖子,掐得俺喘不外气来。”

翠瓶用手背擦了擦眼泪说。

“你细心回忆一下之前是不是往河里扔了什么脏工具?” 杨逸安静地说。翠瓶心里一惊,失声道:“这,你咋知道的?俺,俺是往河里扔过工具……”

“这就对了,问题出在你扔的工具上。你此刻是不是感应全身无力,发冷?”

“是啊。”翠瓶颤栗地答,一头乌发不竭地滴着水滴。碎花的褂子完全紧贴着身上,将全身的曲线毕露。

杨逸潇洒地举起手中的几包药说:“这几副草药你拿回家天天熬了喝。一周后身体就会痊愈。可是我只是临时唤回了你的灵魂,真话告诉你,你招惹了鬼上身。待你身体好些后必需得找我来驱鬼。否则如许的事还会发生的。可能在你家里也会发生这种事。”

“啊?”翠瓶吓人的得再次瘫软在地上。

“翠瓶,那你就听杨医生的。”葛壮按了按媳妇肩头说。然后又转向杨逸说:“兄弟,这事就奉求你啦,求你无论若何都要救救俺媳妇。”

“你安心吧,这是必需滴。”

“那就感谢兄弟了。这药几多钱?”

“钱没关系,嫂子着了凉受了惊,你仍是先带嫂子回家换身干衣裳吧!” 杨逸很高贵地说。村里人谛视他的目光都纷歧样起来。 杨逸心中很受用。

世人把杨逸前呼后应地送回了村里就四散而去。

人们起头疯传铁撅村出了个神医。能治邪病。话说四周几个村的人都很迷信滴!村落的人最怕的就是中了邪,惹了鬼上身。有些病吃西药治欠好,人们便会四处求会巫术的大夫给瞧瞧。是以杨逸在村落的社会地位一会儿高了起来。

走到哪都有人热情地打号召。孤立的, 杨逸还有点不顺应捏!

老子概况上对这件事嗤之以鼻,实则心下大喜。这小子终于有点前程了!

这一天乔兰俄然找上门来,指名要找杨逸看病。

杨逸心咚咚地跳着把她领到本身的房间里。

乔兰今天穿戴一件合体的蓝色半截袖,胸前耸立着。跟着她的走动而一颤一颤的。 杨逸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喉咙里咽一下一口口水。

“乔,乔兰姐,你咋来了?”他严重地结巴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自动来到他家。

乔兰掩唇一笑,羞怯而又狡猾地白了他一眼说:“俺咋就不克不及来你家啦?俺来是想让你瞧瞧病。”乔兰说着就扭动宽宽的臀部不客套地坐在了炕沿上。

杨逸的目光落在她的下面,只见一条白色长裤将她浑圆修长的双腿包得紧蹬蹬的。清洁白嫩的足下蹬着一双白色的细带凉鞋。显得清爽怡人。

杨逸真想捧起她清秀的脚丫……。看着杨逸盯着本身的脚丫发呆,乔兰的脸一红。低低地啐了他一口:“你发什么呆啊?给不给看呀?”

“当然给看。” 杨逸说着将目光上移,发现乔兰的神色挺好的,不像有病的人。便问:“乔兰姐感受哪里不舒畅?”

“看病的不是俺。是俺妹妹,你能跟俺去家里一趟吗?”乔兰的脸上现出忧虑的神采。 杨逸鉴貌辨色,心想这病必定欠好治。

“当然可以。你妹妹啥时辰回来的啊?”

杨逸背起他的小药箱边走边问。他知道乔兰有一个很标致的妹妹,一向在外面打工,很少回村里。他只在几年前见过她妹妹一面。不知道这丫头此刻变了没有?

“回来好几天啦,她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到城里好几家大病院都治过了,就是治欠好。 杨逸你必然要帮帮俺。”乔兰请求地说。

“你安心吧,我必然会极力。”

措辞间已来到乔兰家。乔兰的汉子是个瓦工,挺能抓钱的,就是常年不在家,总在外面跑活。他家盖了四间大瓦房,收拾得锃明瓦亮的。院中的两个大园子里种满了各类蔬菜,几棵李子树和沙果树上也挂满了红艳艳的果实。

杨逸一进院,她家的大狼狗就凶猛地朝他扑过来,嘴里狂吠着。很是骇人。

“呃……” 杨逸不由自立地躲到乔兰的死后。乔兰轻声呵叱了大狼狗几声,那狗就蔫了,诚恳地伏在狗窝旁,虎势眈眈地盯着杨逸。

“ 杨逸,俺妹在这屋呢。请进吧。”乔兰指着西边的一间房子说。

“哦。”两人走进那间小屋。

一推开门一股刺鼻的腥瘙味道就冲进鼻孔。 杨逸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抬眼端详着周围。

房子不算小,正中是一铺炕,白色的绣花窗帘紧闭。光线暗淡。

炕上躺着一个身段欣长的女人。身上盖着薄被。但依然能透过被子看出她身段的曲线玲珑凹凸有致。是个尺度的佳丽。

“阿琴,大夫来了,你醒醒吧。”乔兰温柔地呼唤着炕上的女孩道。

杨逸走到近前一看。只见阿琴神色惨白,一头乌黑的长发胡乱散开。白皙的脖颈上戴着一条挺重的金项链,脸蛋标致极了,比乔兰还要标致几分。

听到声音她展开双眼,虚弱地叫了一声:“姐。”

“阿琴,这是杨逸,村里最有名的大夫,前阵子翠瓶嫂子掉河里都快死了,都是他给救活的。这回你的病有救了。”乔兰欣喜地说。

阿琴踌躇地看了杨逸一眼,脸上现出羞愧的神采。低声说:“姐,我看仍是算了,他是个男的”

“妹妹,只要能治好你的病,你在乎那么多干嘛?俺就你这一个亲人了,俺不克不及看着你死。”乔兰呜咽着抱着乔阿琴说。

杨逸已经从阿琴胳膊处的一片红点和她脸上的怪异颜色看出眉目。走上前往说:“阿琴,你不熟悉我啦?三年前咱们还见过咧。你安心,你这病我能治。”

“真的吗?那感谢你啦。你,你看看吧。俺得了这种脏病真是不想活了。”阿琴眼睛潮湿地说,徐徐地翻开了身上的薄被。

复制链接:http://wap.tyread.com/goBookInfo.action?bookId=100000225920539&qdid=12002301到浏览器即可查看全文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