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飞行员遇难前救人】“黑飞”坠机 遇难飞行员家属索赔430万 调查显示涉事飞机非法飞行

【飞行员遇难前救人】“黑飞”坠机 遇难飞行员家属索赔430万 调查显示涉事飞机非法飞行

昨日,遇难飞行员赵新宇家属参加庭审,向涉坠机事件的被告公司索赔。

【飞行员遇难前救人】“黑飞”坠机 遇难飞行员家属索赔430万 调查显示涉事飞机非法飞行

赵新宇坠亡的飞机残骸。

【飞行员遇难前救人】“黑飞”坠机 遇难飞行员家属索赔430万 调查显示涉事飞机非法飞行

今年3月1日,赵新宇父亲赵兰生在飞机坠毁地点给儿子烧纸。

两飞行员家属要求组织实施飞行的公司及负责人赔偿340余万元;事故调查显示涉事飞机非法飞行

2015年5月一架小型飞机在安徽濉溪县坠毁,机上美国飞行员杰森和中国飞行员赵新宇遇难。根据事故鉴定,此次飞行是在组织方无相应资质,不具备适航状态的情况下进行的,是一次“黑飞”。两名飞行员的家人根据事故调查报告认定的责任,将与此次飞行相关的北京乔海航空设备有限公司、河南乔治海茵茨飞机制造有限公司,以及两家公司负责人陈伟诉至法院。

昨天,该案在密云法院开庭审理。杰森父母要求三被告赔偿包括1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的167万余元的赔偿;赵新宇的父母则提出了包括2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的182万元的赔偿。三被告则表示,坠机事件是飞行员的过错导致。

中美两飞行员“黑飞”遇难

去年5月3日,一架小型飞机从安徽濉溪县起飞几分钟突然坠毁,机上中国飞行员赵新宇和美籍飞行员杰森遇难。

对于这起事故的原因,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做出的《事故调查报告》分析称“由于事发前事发单位或者当时飞行员未将此次飞行任务向有关单位报告,飞机上也未安装飞行记录设备,故不能对此次事件作出客观分析。”

该报告对此事故得出的结论是,涉事飞机属北京乔海航空设备有限公司(简称乔海公司)生产,但未取得中国民航的型号认可证和生产许可证;未取得中国民航的适航证、国籍登记证和民用航空器电台执照。

调查报告指出,机上执行飞行的一名外籍飞行人员未持有中国民航飞行执照或执照认可函;此次活动未向军、民航空管部门申报;此次事件为一次非法飞行的通用航空一般飞行事故。而这种未经登记的飞行,即所谓的“黑飞”。

调查报告还显示,乔海公司以及涉事的河南乔治海茵茨飞机制造有限公司(简称乔治海茵茨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陈伟。事故中飞机的零部件是由陈伟委托北京一家公司进口,在京完成装配,于去年4月,运至乔治海因茨公司。

事发后,赵新宇的父亲赵兰生先是将安徽濉溪县政府起诉到法院,要求当地政府对此次事故调查报告进行批复。代理律师介绍说,政府一旦对事故调查报告进行了批复,就意味着对调查报告中的事故性质、原因和后果做出了最终的确认。此后赵兰生撤诉,并且起诉了事故报告中认定的相关责任人。

遇难者家属诉“黑飞”公司

截至目前,这次坠机事件已经过去18个月,赵兰生将《事故调查报告》中认定与坠机事件相关的乔海公司、陈伟、乔治海茵茨公司诉至法院,美国飞行员杰森的父母也委托律师起诉了上述三名被告。

赵新宇和杰森的起诉书显示,三被告在明知乔海公司、乔治海茵茨公司不具备相应资质,不具备适航状态的情况下,由陈伟指令两家公司组织实施并使用该飞机进行非法飞行,造成飞行事故,导致赵新宇和杰森在事故中丧生,两名飞行员家属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痛苦。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8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三被告应向原告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并承担连带责任。赵新宇的父母则提出了包括2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的182万元的赔偿。杰森父母要求三被告赔偿包括1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的167万余元的赔偿。

被告称飞行员明知“黑飞”

昨天上午开庭时,三被告委托一名律师应诉,陈伟亲自到庭。

三被告答辩称,对原告方陈述的事实经过没有异议,但飞机坠毁的事情与陈伟和乔治海茵茨公司没有关系,原告起诉没有依据。被告方还提出,杰森是这次航空事故的直接侵权人,应该承担侵权责任,现在杰森死亡,要求追加作为杰森继承人的其父母为被告。赵新宇明知黑飞还要参与,在此次事故中存在过错,应当相应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

陈伟表示,杰森和赵新宇都是持有飞行驾照的飞行员,在此情况下,两人都进行了此次飞行,杰森在美国没有工作,是自己邀请他到国内“来玩”,而赵新宇是听别人说自己公司的飞机性能好于是过来试试,并不是自己公司请来的。

陈伟说,他邀请杰森过来一起飞,是觉得“有义务通过自己的举动向国人展示,低空飞行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被媒体称为“黑飞狂人”的陈伟曾于2014年4月8日,驾驶一架小型飞机降落在绵阳北川新县城的一个加油站,迈出舱门要工作人员给飞机加油。这段飞机开进加油站的视频火爆网络,陈伟因为“黑飞”被相关部门处罚60万元。

此案未当庭宣判。

■ 追问

“黑飞”为何屡屡发生?

专家称通用航空领域法律规定有不足并且滞后

据公开报道,去年我国在通用航空领域已发生10余起坠机事故,致近20人死亡。

去年3月20日傍晚,一架民用小型直升机坠入合肥董铺水库,造成一死一伤的悲剧,后经民航监管部门查证,这架小型飞机属于黑飞。

同年10月末,滑翔机爱好者龚某驾驶一架三角形动力装置滑翔机,在崇明县港沿公路近北海滩附近坠毁。据悉,龚某是去年7月份在上海市区购买的这架滑翔机,后将飞机运回至崇明家中,升空当天是他第一次飞行。

北京法学会航空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起淮律师表示,随着时代发展,通用航空领域的市场越来越大,但是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对飞行器的人、财、物方面的监管与规定都没有跟上,于是市场需求和监管薄弱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在这个监管空隙下,就有人开始冒险进行“黑飞”以谋取利益,这也凸显了现有通用航空领域法律规定的不足和滞后。

新京报记者 王巍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巍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