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聂树斌终获清白】幕后黑手就是他!阻挠聂树斌平反 场外指导真凶翻供

聂树斌冤死21年关获清白!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认为,原判未达到根基事实清晰、根基证据确凿的科罪要求。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居心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讯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树斌终获清白】幕后黑手就是他!阻挠聂树斌平反 场外指导真凶翻供

聂树斌爸爸和姐姐在得知聂树斌改判无罪后失声痛哭

对于上述判决,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已经苦等太久。从1995年聂树斌被判处死刑,已颠末去了21年。

在追寻“真凶“的21年里,聂母张焕枝“处处奔波,处处碰鼻”。良多人的命运也因这件疑案变轨——年青人落空生命,伸冤母亲垂垂老去,曝光此事的警官被调离岗亭。

跟着聂案水落石出于全国,幕后的层层阻力也浮出水面:早年间有省带领批示快杀;省政法委书记亲自坐镇三天,批示“真凶”王书金翻供,还在开庭进步行“模拟审讯”。而这一切事实都指向了一小我——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据媒体报道张越在政法系同一手遮天。身为河北省政法系同一把手的他甚至被同僚称为“河北王”。

【聂树斌终获清白】幕后黑手就是他!阻挠聂树斌平反 场外指导真凶翻供

张越掌管河北政法委 聂案没了下文

聂树斌案爆出“一案两凶”后,复查十年一向没有成果。

2005年1月,聂树斌案真正的凶手王书金在河南就逮,后自动供述称本身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真凶。

聂树斌案“一案两凶”初次曝光后,那时的河北省政法委构成工作组,从头查询拜访聂树斌案,承诺争夺一个月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媒体陈述。

但在2007年末,张越由公安部调任河北后,聂树斌案也就此没了下文。

从2007年末接管张焕枝申诉,一向到2014年12月,七年间,河北高院对聂案的复查,纹丝未动。

聂母张焕枝曾经一个月跑几十次法院,却得不到任何动静。

直到2014年12月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案异地再审。此后复查四度延期,2016年6月8日,最高法决议再审聂案。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2015年9月16日,山东省高院对外颁布发表,聂树斌案因案情复杂,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再次耽误聂树斌案复查刻日3个月。那时河北省政法系统个体人在共同复查时依然立场强硬,称“这个案子就别想翻”。

【聂树斌终获清白】幕后黑手就是他!阻挠聂树斌平反 场外指导真凶翻供

王书金

有人劝王书金 “别蹚聂树斌案的浑水”

2006年4月,聂案真凶王书金一审被判死刑,但他的罪状中不包罗“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他以“检方未告状石家庄西郊女工强奸杀人案”为由上诉。他曾暗示:“我不克不及让别人背黑锅,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

2013年9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

据媒体报道,如许的二审成果与“河北王”张越有关。

二审前,张越曾亲自坐镇邯郸三天,场外“指导”王书金翻供,开庭前,看管所内还曾对王书金进行“模拟审讯”,教他以新口供串词。二审时代,河北政法委的一个工作组介入该案核查,劝王书金“别蹚聂树斌案的浑水”。遭到拒绝后,工作组人员竟对王书金进行了刑讯逼供。

王书金也是以吃尽苦头。此中一点即是频仍改换看管所,“监犯最害怕的就是换看管所,换一个看管所,监犯也得揍你。”

他曾告诉律师,2013年二审前夜本身曾蒙受河北方面的过刑讯逼供:对方称,只要不说石家庄这案子,妻子孩子都能给办低保。一位知情者称,对方还拿宽木头板子猛打他的脚心,他撑不住,“你叫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据聂树斌案的首位报道者马云龙透露,河北公检法固然一向回避聂案,但并非铁板一块。2013年6月,马云龙从公安系统存眷聂案的人处得知,河北省不单不筹算给聂案平反,反而将对王书金案进行二审,有河北工作组劝王书金翻供,否定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

“他们要杀王书金。”这将导致聂案平反无望。“这就是我们和张越们,一次面临面的斗争。”

张越下决心把聂树斌最主要的证人王书金杀掉。

马云龙曾在一篇博文中写道:“据来历靠得住的内部动静说,王书金将在24日的法庭上按照官方的要求,周全推翻八年来的供述,不再认可他是昔时康菊花被害案的凶手。如许一来,八年来被舆论存眷的中国今世冤案的代表聂树斌案就落空了翻案的充实来由了。这个即将呈现的场合排场是河北省政法机构精心筹谋和实施的阴谋的成果。”

最终,王书金没有翻供。

2013年6月25日,在王书金案的二审庭审中,固然没有翻供,却呈现了律师口中的中国刑事审讯“奇观”。控方拼命辩称当事人并非真凶,而被告律师死力证实本身的当事人就是真凶。

面临查察机关并未指控的罪过,被告人王书金坚称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是本身所为,并为此上诉。

“王书金罪不成赦。但在聂树斌这件案子上,王书金够爷们儿。”马云龙暗示,“张越在这件事务打了败仗。”

在聂案平反11年中,这是最危险的一次履历。

2014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多年事后王书金胖了,也表达了对聂家人的歉意。

【聂树斌终获清白】幕后黑手就是他!阻挠聂树斌平反 场外指导真凶翻供

聂树斌

层层阻力让人绝望 背后势力很是壮大

在聂树斌案复查过程中,据律师李树亭回忆,聂案取证过程“处处奔波,处处碰鼻”,此中的层层阻力曾让本身绝望。

最初因没有判决书,聂家的申诉数次被河北高院拒绝——李树亭做工作从死者康某的家人处获得判决书,才得以立案。查阅檀卷材料也屡屡碰鼻。

2014年末聂案移交给山东高院异地复查后履历四次延期。 2015年4月底的复查听证会上,河北原办案单元代表对聂家提出的质疑做出周全辩白,称“法式上有瑕疵”,不影响聂树斌的犯罪事实。

据媒体报道,那是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河北王”张越一方“最后的反扑”。

4月30日,央视《核心访谈》节目聚焦聂案听证会。在马云龙看来,节目倾向性很是较着,“替河北措辞”,否定聂树斌被冤判。节目中,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传授洪道德暗示,聂案关于犯罪东西、犯罪恶程和现场发现的环境高度吻合。

这个节目那时给聂家、给律师、给存眷聂案的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当晚,张焕枝和老伴在家中看了节目。她说:“那时最后说,这个案子,河北做得没有错。那时我出格愤恚,我跟老头说,我要告他(洪道德)。我老头说,它(央视)有什么资格做决议啊?应该是山东高院做决议啊!”

张焕枝还担忧,“上面的风是不是变了?央视都这么说了,这个案子是不是没但愿了?”

马云龙说,“这一切都预示着,聂树斌案的平反长短常坚苦的。不在于证据的几多。而在于有一种力量一向抵御着这个案子的复查、平反。斗争是很残酷,很激烈的。”

“聂树斌案涉及的政治势力很是壮大,并且涉案人员级别之高。这些人持久抵制、压制要为聂树斌平反的呼声,这个斗争一向斗到客岁都没有停过。之所以有转折呈现是因为有两个看得见的身分,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这两小我都是聂树斌案无法正常推进的阻力,解除之后聂树斌案也就能正常进行了。”

2016年4月16日,中心纪委颁布发表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6月上旬,最高法院的法官就把再审决议书送到了聂树斌母亲的手里。

现在,水落石出于全国,聂树斌含冤21年关得平反。

尽管位高权重的“河北王”全力设置障碍,但他没能反对公理的脚步,因为时代真的在改变。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