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垃圾焚烧厂遭抵制】垃圾焚烧厂遭抵制 两地交界处的"烫手山芋"致村民头疼

原题目:垃圾焚烧厂遭抵制 两地交壤处的"烫手山芋"致村民头疼

[摘要]
近年来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标邻避事务层出不穷。天津蓟县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刚巧建在了天津紧邻河北的鸿沟上,位于河北玉田县的东南边向。村民郑旺告诉记者,“一路风,我们河北这边的臭味飘好远。”

【垃圾焚烧厂遭抵制 两地交壤处的“烫手山芋”致村民头疼】垃圾焚烧厂遭抵制 两地交壤处的“烫手山芋”致村民头疼 近年来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标邻避事务层出不穷。天津蓟县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刚巧建在了天津紧邻河北的鸿沟上,位于河北玉田县的东南边向。村民郑旺告诉记者,“一路风,我们河北这边的臭味飘好远。”

【垃圾焚烧厂遭抵制】垃圾焚烧厂遭抵制 两地交界处的"烫手山芋"致村民头疼

这是个烫手山芋。针对该项目,记者找到玉田县环保局,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属地办理,该项目不归玉田县管,并称村民们所反映的问题,已经上报至上级部分。她说,“我们监管不到天津,这都跨省了。我们只能负责我们这块的问题。情况问题是他们造成的,应该他们解决。我们的监管是包管我们县内不出问题,没法摆布他们。这已经是河北省和天津市的问题,不是县区间的问题了。一个县和一个市之间,这还差着级别呢。”

【垃圾焚烧厂遭抵制】垃圾焚烧厂遭抵制 两地交界处的"烫手山芋"致村民头疼

一名玉田县卫生系统的官员向记者暗示,项目标位置选在这里很较着,玉田县就在发电厂的下风口。另一名玉田县卫生系统负责人则称,“从小我来说,我也不但愿这个厂建在靠我们县这么近的处所。”

针对村民反映的污染一事,蓟县和玉田县两地当局不是没有过协商。蓟县一名当局官员向记者透露,就玉田县东九户等村村民抗议蓟县垃圾发电厂一事,蓟县当局曾与玉田县当局协商,告竣的共识倒是将玉田县的部门糊口垃圾也拉到蓟县垃圾焚烧发电厂处置。

蓟县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是蓟县垃圾处置的“救命稻草”。该县以旅游为成长重点,以往的糊口垃圾处置体例首要采用卫生填埋措置模式,截至2014年,县内填埋场的残剩库容仅为5万立方米,面对垃圾无处填埋的逆境。该项目试运行后起头正式负责蓟县全县的垃圾焚烧,每日处置700吨糊口垃圾。

蓟县环保局的一位监察负责人告诉记者,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是天津市属的项目,蓟县只是代为监管,项目标审批和验收都是天津市环保局负责。今朝该项目已颠末天津市环保局的验收监测和专家评审。

针对村民所反映的前述污染问题,前述监察负责人坚称是村民“炒作”,他暗示在该项目试运行的3个月里,从未发现各项污染物排放超标的现象,也不存在偷排偷放的行为。

一名留驻在该厂进行24小时监察的负责人也称,该项目不成能排放村民所描述的浓烟,在他留驻的时候里并未发现污染物排放超标,“都正常达标”,他还称本身在厂区都很少闻到村民所说的恶臭味,“邻边村子底子不成能闻到”。

记者未在现场闻到较着异味。张子臣告诉记者,经村民几回再三否决,现在该发电厂的异味已有了改善。“但我们不知道没臭味是不是就代表平安。”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该发电厂80米高烟囱的周边300米规模内不仅有两户持久栖身的村民,还有大量农田果林。

60岁的刘英就是此中之一。他家不足20平方米的彩钢瓦房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不到200米,他和老伴儿已经在这里住了5年。

从本年4月起头,空气里的恶臭味让他不得不起头寄望这座身边的发电厂。他向记者描述,站在家门口就能看到发电厂烟囱冒的青烟。刘英称,深夜睡觉时不止一次被恶臭呛醒,气候再热也不敢开窗。“喘不上气,空气里看不到烟,但仍是止不住流眼泪。”

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不到300米的还有东九户村的孤身白叟赵显芳。他在这里住了20年,家里的3亩果树分布在发电厂四周。

面临记者,80岁的赵显芳一脸愁容,往年卖生果能收入几万元,本年因为果树种在垃圾焚烧发电厂四周,果子很难卖出去,“卖生果时不敢说是在这四周摘的,都不敢说本身是东九户村的人,说了就算再廉价大师也不肯买”。

空气里的恶臭味最浓时,赵显芳躲在40平方米的房子里,紧闭门窗也挡不住刺鼻气息钻进来。“鼻子和眼睛都受不了,一向不断流泪,眼睛恍惚看不清,以前没有过这种环境”。

在建厂前,刘英一家和赵显芳均未被扣问过是否赞成建厂。

天津蓟县环保局一名曾在该发电厂留驻一个月的监察负责人明白地向记者暗示,其间在300米内没有看到有人栖身。

发电厂四周300米规模内所分布的大面积果林,分属河北玉田县和天津蓟县两地。按照东九户村党支部书记张子臣所获得的测绘成果,距离电厂烟囱300米规模内共有根基农田面积50734平方米。

该发电厂的影响规模也未止于300米规模内。该项目环评陈述书显示,处于该发电厂2.5公里影响规模内的共有10个村庄,此中处于天津蓟县境内的有西九户、南仇庄、窦庄子、东毛庄、周庄子;处于河北省玉田县境内的有东九户、小庞各庄、大庞各庄、石岭口村、小白山村。

西九户村、周庄子村、东九户村、小庞各庄、大庞各庄、小白山村的不少村民均向记者暗示,在村内能较着地闻到来自觉电厂的异味。

小庞各庄村和东九户村距离发电厂比来,别离为1.1公里和1.3公里。从小庞各庄村村民胡燕(假名)家的院子里就能清晰地看到发电厂的烟囱,她告诉记者,炎天再热也不敢开着门,往年电费只花100元摆布,本年电费花了400元,空调不断地开,“臭得头晕恶心”。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