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节前保障工资支付】工伤维权路上,请一定保留证据

原标题:工伤维权路上,请一定保留证据?

历经20多个月的等待,在河南洛阳与湖南株洲之间来回奔波十余次后,近日,河南籍农民工凡凡(化名)与株洲某项目负责人曹老板在株洲市劳动仲裁院签订工伤调解,除去工伤保险基金应支付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外,曹老板支付凡凡一次性就业补助金、停工留薪期间工资、护理费等共计6万余元。

维权:用证据说话

2014年,来自河南洛阳的农民张凡与河南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被派往河南某建筑集团在株洲的某项目工地上上班。2015年初,凡凡在工地上不小心摔倒,造成左脚骨折,被鉴定为工伤八级伤残。

“鉴定出来后,我找到包工头曹老板要求工伤赔偿。”可让凡凡气愤的是,曹老板一口咬定项目已购买工伤保险,凡凡的工伤应由工伤保险基金赔付,与他没有任何关系,曹老板拒绝出钱赔偿。

凡凡反复与河南某建筑集团有限公司、曹老板沟通,可双方互相“踢皮球”,谁也不愿意赔偿,无奈之下,凡凡来到株洲市劳动争议仲裁院,在援助律师的帮助下,递交了劳动仲裁申请书。

“在三个一次性补助金之后,我附加申请了停工留薪期间工资、护理费、营养费、住宿交通费4个请求事项。”但是在凡凡与曹老板面对面争辩时,由于证据缺乏,考虑到曹老板愿意一次性支付现金,凡凡不得不选择“退一步”。

凡凡说,他最大的让步是在停工留薪期间工资这一项上,原本他申请的是按4500元/月的平均工资算,可由于株洲项目工地是现金发放,无工资条也无工资卡,领取后直接在财务处签字。工地上由于外地员工较多,春节期间是分节前节后两次发放工资,株洲项目工地就是钻了这个空子,称平均工资只有2000多元,并拿出了一份凡凡领工资的签字收据,而凡凡拿不出有利于自己的证据。

“庆幸的是我保留劳动合同、工伤住院期间的单据,曹老板逃不掉。”最终,株洲项目承包商曹老板愿意一次性赔偿凡凡6万余元。

现状:工伤纠纷减少,以调解为主

“就株洲地区而言,现在的工伤纠纷已经逐年下降。”株洲市总工会职工维权帮扶中心首席劳动仲裁员曾文告诉记者,在早些年,工伤是劳动纠纷的“主力军”,尤其是在建筑行业受工伤的农民工,在讨要工伤赔偿时常遭遇与凡凡一样的经历,承办商与分包商谁都不愿意赔偿,早些年,常常有受伤瘫痪在床的农民工,治疗、生活毫无保障。

曾文介绍,由于建筑行业的高危性,现在株洲市强制建筑项目工地以项目为单位购买工伤保险,这样一方面可以减轻建筑企业的赔偿负担,另一方面又能让建筑工人的权益得到充分的保障。

“实际上在株洲,建筑行业为职工购买工伤保险的基数还可以。”曾文说,以凡凡为例,他是八级伤残一共可以获得12万元左右的赔偿,而由工伤保险基金赔付的金额就占了一大半,剩余的赔偿金根据相关情况,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可以好好协商,“毕竟发生工伤,双方谁也不愿意看到,双方要多一些理解,调解对双方都有好处”。

建议:工伤维权遵循相关程序、标准

“此案中,凡凡可以早些来到仲裁院递交申请。”株洲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刘新华说,在遇到工伤后,员工应该首先根据国家出台的《工伤保险条例》作为工伤赔偿标准,根据自身工伤情况,比对条例中各级伤残情况标准,有一个清楚的判定,然后寻求相关权利范围和法条。治疗期间的费用,一定留好单据。然后,依据相关规定,及时进行申报,以免耽误申报失效,造成损失。

“发生工伤,家属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一定要理性维权。”刘新华建议工伤员工家属要冷静面对,切忌情绪激动,不要与单位负责人产生对抗情绪,准确表达诉求,搜集客观证据以证明申诉内容属实,因为一旦劳资双方就工伤赔付标准不能达成一致,就及时选择劳动仲裁。当然,仲裁结果不是最后的定论,工伤员工还可以提起民事诉讼,在仲裁中未能得到支持的诉求,可以咨询仲裁委员会是什么原因。如果是证据不充分,可以在补足证据之后,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进行最终裁定。(记者 向冠男 通讯员 刘清丰)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