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裸条信息遭贩卖】10G裸条不雅照泄露 女生压力大离家出走

大学生“裸条”照片从涉及收集假贷的QQ群陆续流出已经不是新颖事。然而近日,有人将10G的“裸条”照片及视频打包并在百度网盘发布,167位女大学生的小我信息、亲朋联系体例以及私密照片遭到泄露。彭湃新闻联系到的一位当事人的父亲暗示,早前女儿已经不胜裸照漫衍压力,离家出走跨越10天。

“把整个家庭都毁了”

“她走之前留下一张纸条,说对不起怙恃亲,我此刻到外面去了,这个收集力量太大了,”吴泓(假名)说。

【裸条信息遭贩卖】10G裸条不雅照泄露 女生压力大离家出走

涉事者借单

吴泓的女儿吴菲菲(假名)本年刚升入大二,于11月16日离家出走,今朝他们已经联络了合肥本地的派出所,但至今泥牛入海。

吴菲菲之所以离家出走,一方面是因为借了50多家校园贷平台,累计需要还款50万元,给家庭造成了庞大压力,另一方面,本身典质的裸照被出借人在收集上肆意传布,心里不胜重荷。本次泄露出来的10G裸照中,也有她的身影。

吴菲菲刚进入大一就学会了操纵校园贷告贷。那时怙恃给她的糊口费在一个月2000元摆布,可是她很快就发现不敷用了,KTV、买衣服、学生会会餐的费用远远超支。这时,有同窗向她保举了校园贷,可是开初她胆量比力小,也就敢借两三千。

本年8月,工作越来越不成控。短短三个月后,也就是11月,因为借入的都是每周利钱跨越30%的高利贷,利滚利之后,欠款已经达到了50万元。

“其实她真正借到手头花掉的钱不外三四万,可是为了还上一个校园贷平台,她就要问下一个平台借,拆东墙补西墙。这些平台每周30%地‘吸’她,更况且有50家平台,”吴泓透露。

对于女儿的出走,吴泓表示出的是“恨铁不成钢”。早在11月初,知道本相的吴泓带着女儿去合肥公安部分报案,差人也正在查询拜访。但女儿俄然不辞而别,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派出所还没有给我们任何信息的话,起码她是平安的,到必然时辰必定会找到的。”

当记者扣问需不需要媒体帮忙登载寻人启事时,吴泓表示得很纠结,“她原本就是因为良多人看到照片而感应压力大,我只但愿工作平息了,她本身会回来。今朝,我就等等派出所吧。”

吴泓数次在采访中提到女儿伤了他的心,“她说他们班良多这种现象,我相信此外黉舍也还有。这个工作很严重,国度应该正视。把青年人本身一个毁了,把整个家庭也毁了。”

这些裸条告贷事实有没有法令效力,又可不成以撤销呢?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股人刘新宇律师暗示,法令上有划定,若是是重大曲解或者是订立合同的时辰显失公允的合同,以及一方以欺诈勒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反真实意思的环境下,签定的合同是可以被撤销的。可是一般案件中告贷人自动供给裸照,在这过程中,没有人勒迫,也没有其他可撤销的景象,并且这些大学生已经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拿裸照来贷款也根基出自自己真实的意思。此外,这种在互联网情况下所发生的假贷行为,很难认定存在另一方勒迫拍摄裸照、签定假贷合同的景象,所以这种告贷合同被撤销的几率也不是很高。

可是,吴菲菲的案子是个特别环境,暗里签定合同的年化利率已经远远跨越24%,跨越24%部门的利钱很可贵到法院撑持。

与吴泓的家庭相似,别的一位女大学生周小纯(假名)的父亲也天天不胜催收德律风的骚扰。

“催一次交几千,催一次交几千,”周荣(假名)暗示,今朝已经替女儿断断续续在至少20个校园贷平台上还了七八万元,可是隔三差五仍是会接到催收德律风,不外这已经好过此前三四家平台天天给他打德律风的环境了。

与吴菲菲分歧,周小纯之所以陷入债务危机,是因为本年7月骑摩托车不小心撞人。“撞了人之后被这小我敲了竹杠,赔了一万多块,此中几千块是跟同窗借的,兜不住了就听了别人的话去网上贷款。然后就一发不成收拾了,”周荣悔怨常日对女儿管教过分峻厉,“她就是不敢告诉我们撞了人,才去借钱的。一向到借新还旧,其实还不上钱才告诉我。此刻我们都不知道这洞穴事实有多大,她也糊里糊涂,我们就等着人家打德律风催钱。”

“她是男是女?”

“裸条贷款”影响的不仅仅是一小我或者一个家庭,也影响着与贷款毫无关系的人们。

“良多人打德律风骚扰我,各个处所的,”王丹(假名)也在本次泄露名单之中,她的身份是一位打裸条的女生的室友。

王丹已经持续三四个月天天城市接到催收德律风,可是她底子与借钱的室友不熟悉——这位室友很少住在宿舍,也不知怎的就在借单的亲朋一栏填了本身的信息,而此刻,这位打裸条的同窗已经“消逝”了三个多月,黉舍方面曾经测验考试联系,被奉告在家避债。

而被这位室友“坑到”的不只是王丹一小我,四周好几位同窗都经常接到莫名的催债德律风,“我底子联系不上她,怎么催债?我一个学生,也不克不及做什么,就总被骚扰。”

王丹所说的联络不上是有原因的。彭湃新闻从本次泄露的10G信息中,找到了30位涉事女大学生的德律风,可是没有一个德律风可以或许拨通,全数显示停机或者关机。大部门学生的亲朋德律风也拨欠亨,出格是怙恃德律风,大部门显示空号。这此中,不少都是因为欠了巨额校园贷被催债,又无法了债。

更冤的是被打借单的学生误留德律风号码的手机用户。当彭湃新闻按照泄露信息,拨打显示为某位同窗母亲的德律风时,接德律风的是一个广东口音的男人。当记者扣问认不熟悉这位同窗时,该男人不耐心道:“她到底是男的是女的?”

该男人暗示,近期已经遭到良多催债德律风骚扰,张嘴就提这位同窗的名字,可是他身在广东,底子不熟悉这位同窗:“所以我才问你她事实是男是女,她住在哪里我完全不知道啊”。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泄露信息中标识表记标帜为某大学生母亲的德律风的用户。当听到记者暗示女儿是否在收集上借钱时,她嗤笑道:“我女儿才2岁,你问我她有没有在网上借钱,骗子!”显然,这位密斯的号码也被盗用,还在通话中把记者当做了实施电信诈骗的犯警分子。

漫衍裸照组成犯罪

彭湃新闻发现,不少大学生之所以欠债累累,是因为在多个平台上反复告贷,而且借旧换新,可是良多平台的放贷人士在平台之外向其收取高额利钱,最终导致利滚利,让家庭和身边亲朋背上繁重的债务承担。

在此次收集流出的不雅观视频中,不少文件夹都标识表记标帜为“假贷宝”,这是因为这家也是在校园贷中比力风行的平台。12月1日凌晨,假贷宝在12月1日凌晨经由过程“假贷宝官微”发布《关于网传假贷宝不雅观照泄露的通知布告》,称假贷宝不供给发送照片功能,此次流出的照片是6月曝出的“裸条”被人打包后的成果。

【裸条信息遭贩卖】10G裸条不雅照泄露 女生压力大离家出走

假贷宝方面声明

假贷宝方面声明称,假贷宝是正当合规的收集直接假贷平台,平台上从未发生、储存过任何“裸条”照片。此类不雅观照系少数用户与第三方不正规假贷公司或放贷人暗里买卖而发生。部门用户因急于借钱,绕过平台法则的限制和监视,经由过程QQ、微信等渠道,以押“裸条”为前提进行假贷,相关不雅观照片皆经由过程QQ、微信、短信等渠道传播。此类行为,是假贷宝平台一贯高度正视并峻厉冲击的。此外,假贷宝称公司法务部分已经手机相关证据,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12月1日午时,百度网盘已经不克不及下载上述裸条内容。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股人刘新宇律师暗示,若是放贷者将告贷人裸照漫衍出去,很可能组成违法犯罪,“若是放贷者欠亨过合法的民事路子来追求布施,而是把他已经把握的裸照对外发布,或者传布,这个可能涉及到违法犯罪。好比加害当事人的隐私权、名望权,情节严重的,复制打包下载甚至营利,那么会涉嫌建造销售传布淫秽物品罪。一旦是以取利为目标,组成刑事犯罪,对应的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管束。”

女儿被卷入此次泄露事务的吴泓称,昨天有良多人打德律风提醒他,他筹算联系合肥公安局报案,“我相信,他们必然会为本身做的工作承担响应的后果的。”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