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二十四节气入非遗】二十四节气入非遗呼唤敬重自然

11月30日,正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进行的结合国教科文组织庇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当局间委员会第11届常会经由过程审议,核准中国申报的“二十四骨气”列入结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12月1日《长沙晚报》)

中国老农们洞若观火的二十四骨气,现在入了“非遗”,这让人喜悦之余,也带来某些感伤。喜的是,作为中国农耕文明的代表性符号,二十四骨气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充实承认与高度正视,其入“非遗”,对于促进人类文化多样性成长有主要意义;令人感伤的是,这个二千多年来在中国妇孺皆知且普遍运用的常识系统,现在却面对着“失传”的威胁,甚至要列入“遗产”进行传承和庇护。

只要稍懂稼穑的人就都知道,在没有“气候预告”的古代,我们的老祖宗归纳出来的二十四骨气,是依据太阳在一年中对地球发生的影响而归纳综合总结出的一套景象形象历法,其对于人们把握天气、当令耕种,具有很大的指导价值。这从一些谚语中就可见一斑。好比北方谚云,“惊蛰过,和缓和,蛤蟆老角唱山歌”,就是把骨气当成天气的指示标,二十四骨气好像温度计上的刻度;又如湖南谚云:“春分种菜,大暑摘瓜”,则是把具体的稼穑与骨气对应起来,二十四骨气好似批示、指导春种秋收的鼓点。这一常识系统并非粗浅、恍惚的经验总结,它具有令人赞叹的科学性和精确度,好比冬至这一天,太阳位于黄经270度,阳光几乎直射南回归线,是北半球一年中白天最短的一天。

如斯极具适用价值的传统文化常识,为何当今却让不少人感觉陌生?原因就在于,财产布局的转变、现代科技的成长,使得人们对于这一常识系统的依靠度越来越低。且不说规模空前的城镇化扶植使农村生齿大量流向城市,单说农业出产自己,也解脱了“看天吃饭”的束厄局促,跟着大棚、温室的运用,各类反季候作物的莳植成了屡见不鲜。空调的普及,更使人们对于骨气的变换感受“痴钝”。在此语境下,可想而知,能有几多人把二十四骨气完整地背下来。一些年青人熟谙西方的“恋人节”“万圣节”,却不知老祖宗的“惊蛰”“处暑”为何物。

今天的人类革新天然、操纵天然的能力,当然已远非旧日可比了。种庄稼,旱灾来了可儿工增雨,水患来了可机械筑堤,蝗灾来了可喷药灭杀;建房修路,遇山可铲平、可钻洞,逢水可填土、可架桥……然而,我们总觉察本身的保存情况,远不如前人。一方面,我们离天然界似乎越来越远;另一方面,天然情况自己也常蒙受惊心动魄的污染与粉碎。而当遭到大天然报复时,我们往往发现,要支出很大的价格去填补,甚至底子力所不及。据媒体昨日报道,近日,BBC记载片《行星地球》第二季草原篇播出。该摄制构成员暗示,客岁他们在哈萨克斯坦高原拍摄濒危物种高鼻羚羊时,眼睁睁看到15万头高鼻羚羊在3天内接踵灭亡,专家相信是流行症所致。人类在大天然面前,永远只能是小学生。

正因为如斯,我们任何一项革新、操纵天然,都必需成立在尊敬天然、敬畏天然的根本之上。中国的传统文化,历来强调人与天然协调相处,春秋期间老子就有句名言“道法天然”,影响深远。二十四骨气,更是人类熟悉天然、遵循天然纪律的典型。它启迪我们,顺天然而为,方能事半功倍,五谷丰登;逆天然而行,则必遭其赏罚。只有做到人与天然协调相处,我们的“节”才能祥和,我们的“气”才能顺畅,但愿这成为二十四骨气入“非遗”带给人类的聪明财富。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