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

今天上午,据新华社消息,聂树斌被改判无罪。

正义已经迟到,但我们还是等到了。

二十一年前被执行枪决的聂树斌应该想不到,他的案子在21年后,会拖成了中国刑事司法领域的一块“活化石”。从另一个视角观察,聂案也是中国司法体制改革进程中无法绕过的一个“结”。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聂树斌

这21年来,培根的一句名言经由公共媒体的反复传播而广为人知: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几乎每一宗错案的平冤,每一次正义的迟到,都会有人把这句名言再度重述。

司法公正是个最不能进行“数目字管理”的领域。对每一宗个案来说,公正没有99%,只有0%或100%。聂树斌案亦是如此,要么聂是真凶,要么他是冤案苦主。这中间,没有模糊地带。

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它只会迟到。

支撑舆论21年对聂案坚持不懈围观的,是另一句法谚:“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它只会迟到。”我们只是没有想到,正义在这条路上走了21年。

对聂案来说,这条路走得崎岖而坎坷。

11年前,疑似真凶王书金出现,一时舆论哗然。而就在聂案的平冤曙光初现之时,“自我纠错之难”如一大块乌云,又将这片曙光层层包裹,无声无息。

乌云之下,是社会各界、法律人、媒体等持续的关注和喊话。坚持就是力量。2014年,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技术性处理,终令聂案得以推进。饶是如此,也是用尽了依刑事诉讼法所有可以延长的复查期限。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聂树斌曾经的房间,现已变成杂物间

2016年6月6日,最高法决定依法再审聂树斌案。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依刑诉法的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作出提审、再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6个月。再审聂案,也到了该出结果的时刻。

结局并不难猜,半年前,山东高级法院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剧透”,复查结论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在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方面存在重大疑问,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原审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

证据不充分,已不能定案;再叠加证据不确实,聂树斌的清白已然浮现。

这些年来,不断在媒体上“霸屏”的聂案,也激励了众多错案的平冤昭雪。仅近两年来,内蒙“呼格案”、福建“念斌案”、海南“陈满案”等,相继翻盘。

舆论仍在期盼着,聂案也能写入平冤纠错的名单之中。在此之前,法律上我们仍不能称聂树斌就是冤案苦主。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

△聂树斌的坟墓,图片来自网络

11月25日上午,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再审合议庭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第一法庭听取了申诉人张焕枝及其代理人李树亭律师意见。这样的消息传递的是离正义最近的足音。

不管舆论如何笃信聂案之冤,这个年代久远的司法之“结”,终归要司法系统自己来解。聂树斌案的标杆意义,已深深嵌入“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布局之中。

聂树斌死的时候是21岁,为他平冤用了21年。生21年,冤21年。两个21年,整整两代人的鸿沟。

跨越鸿沟,需要有错必纠的勇气,需要有责必追的果敢。也唯有一个更公正、更文明、更权威的法治社会,才能不辜负每位蒙冤者、每个围观群众以及每一个公民。

△作者附言:11年前,我给新京报撰写了第一篇关于聂案的评论,今天,我再次执笔。如同一个巧合的轮回。11年来,我们一同画了一个圈,曲曲折折;11年来,不同的评论作者不断加入评论聂案的队伍,他们来自各个领域,甚至更新迭代,如今,终有结果。

新京报聂案评论部分版面: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高院判聂树斌无罪】社论|聂树斌改判无罪 中国司法的“结”终于解开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