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新华社沈阳12月2日电(记者罗沙、白阳)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1994年8月10日上午,康某某父亲康孟东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女儿失踪。同日下午,康孟东和康某某同事余秀琴等人,在石家庄市郊区孔寨村西玉米地边发现被杂草掩埋的康某某连衣裙和内裤。8月11日11时30分许,康某某尸体在孔寨村西玉米地里被发现。经公安机关侦查,认定康某某系被聂树斌强奸杀害。

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提起公诉,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5年3月15日作出(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聂树斌死刑,以强奸妇女罪判处聂树斌死刑,决定执行死刑。聂树斌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1995年4月25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1995)冀刑一终字第12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维持对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的定罪量刑,撤销对聂树斌犯强奸妇女罪的量刑,改判有期徒期十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授权高级人民法院核准部分死刑案件的规定核准聂树斌死刑。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7日,另案被告人王书金自认系聂树斌案真凶。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自2007年5月起,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父亲聂学生、姐姐聂淑惠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多个部门提出申诉,认为聂树斌不是凶手,要求改判无罪。2014年12月4日,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本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查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存在重大疑问,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建议最高人民法院重新审判该案。

最高人民法院同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意见,于2016年6月6日决定提审该案。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决定该案由第二巡回法庭审理。7月4日,第二巡回法庭依法组成合议庭,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第二巡回法庭庭长胡云腾大法官担任审判长,主审法官夏道虎、虞政平、管应时、罗智勇为合议庭成员。再审期间,合议庭查阅了该案全部卷宗及相关材料,赴石家庄察看案发现场、核实相关证据、询问原办案人员,咨询了刑侦、法学专家,并多次约谈申诉人及其代理人,听取其意见,依法保障其诉讼权利,多次听取最高人民检察院意见。最高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改判聂树斌无罪。

最高人民法院鉴于原审被告人聂树斌已经被执行死刑,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有关司法解释规定,决定对本案不开庭审理,并依法作出上述判决。判决主要理由是:原判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主要依据是聂树斌的有罪供述与在案其他证据印证一致。但是,综观全案,本案缺乏能够锁定原审被告人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聂树斌作案时间不能确认,作案工具花上衣来源不能确认,被害人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不能确认;聂树斌被抓获之后前5天讯问笔录缺失,案发之后前50天内多名重要证人询问笔录缺失,重要原始书证考勤表缺失;聂树斌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合法性存疑,有罪供述与在卷其他证据供证一致的真实性、可靠性存疑,是否另有他人作案存疑;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

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法官、检察官、公安干警、律师、高校师生、公众以及新闻媒体记者等120余人旁听了该案的公开宣判。

该案宣判后,合议庭向申诉人及其代理人、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席公开宣判的检察人员送达了判决书,并就有关问题作了释明。据悉,该案后续的国家赔偿、司法救助、追责等工作将依法启动。

【相关报道】

第一视角|聂树斌案21年后终获再审 聂母掩面而泣>>>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6月8日,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右)面对再审决定书掩面而泣 山东高院供图)

最高人民法院6月6日决定,依法提审聂树斌案,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8日,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年逾70的聂母从最高法法官手中接过再审决定书,掩面而泣。

此时距2014年12月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案进行复查,已过一年半。从1995年21岁的聂树斌被认定为凶手并执行死刑算起,已有21个年头。

逝者如斯,但真相不会褪色。该案被提至国家最高审判机关进行再审,无疑点燃了人们看到案件真相的希望。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树斌生前照片 来源网络)

【聂树斌案时间表】

1994年8月,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发生命案,女子康某某的尸体在一片玉米地里被发现。

1994年9月,聂树斌被警方怀疑为犯罪嫌疑人并抓获。

1995年3月,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妇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聂树斌提出上诉。

1995年4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民事赔偿部分维持一审判决。

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2005年,王书金供述曾强奸杀害聂树斌案的被害人。

2013年9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王书金案做出二审宣判,裁定王书金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证据不符,不能认定王书金作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

2015年4月,山东高院就复查工作举行听证会,听取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原办案单位代表和听证人员的意见,并同步微博播报听证会全过程,听证会历时10小时15分。

2016年6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依法提审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

2016年6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向聂树斌的母亲送达再审决定书。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查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在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方面存在重大疑问,不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首先向张焕枝宣读了山东高院的复查结论。

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随后告诉张焕枝,由于聂树斌案原审判决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最高法决定依法提审本案。

接过法官递过来的再审决定书,张焕枝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不过数百字的决定书,她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端详着,看了不下十分钟,然后一笔一划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6月8日,张焕枝在再审决定书送达凭证上签字 山东高院供图)

“作为一个母亲,对这个再审决定我很满意。我奔波了20年,终于在今天看到司法的阳光照过来了,这些年我没有白努力。昨天来的很匆忙,还没来得及到聂树斌的坟上去,回去会第一时间上坟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相信聂树斌的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很欣慰的。”泪水顺着她的面庞不住地流淌,代理律师李树亭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低声安慰着。

“我跟这个案子十几年了,从黑头发到现在头发都白了,我们还有一些证据,下一步我也会提交给最高院,配合好最高院的提审工作。”李树亭同样十分激动。

李树亭对记者说,最高法直接提审,这说明我们距离案件真相大白又近了一步。最终把聂案的真相完全发掘出来,不仅是给聂树斌一个说法,更能提升公众对法院和司法制度的信心。

【高院判聂树斌无罪】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6月8日,张焕枝与代理律师李树亭一同展示再审决定书 山东高院供图)

“最高法直接提审公众影响力巨大的案子,开了一个很好的先例,也显示出法院希望借助案件来传达维护司法公正的决心。”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何家弘说,“但是从法律程序上讲,提审不意味着一定改判,也有不改的可能性。山东高院的结论,只是用来启动再审。最终结论如何,还要等最高法的判决结果。”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陈光中认为,作为我国审级最高的审判机构,最高法的重审将对该案一锤定音。“要尊重最高法,给他们一个良好的审判环境,也相信最高法会公开、公平、公正地审理此案。”

“聂树斌案是历史遗留的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要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之前,我们已对该案做了大量复查工作。对山东高院的复查工作,我们和河北政法机关依法给予全力支持配合。对最高法的决定,我们坚决执行,依法接受最高法的监督并积极配合审理工作。”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卫东说,最高院是最高审判机关,有着最高的权威和公信力,对于彻底解决本案作用重大。“当然,申诉审查的结论不能直接约束再审法院,最高法还将按程序依法再审此案。由于年岁久远,这起案件的再审需要时间,我相信最高院有办法解决。”

“山东高院在复查中看到的问题,相信最高法也一定能看到。接下来我一定积极配合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让这个案子有一个公正公开的裁判。”走出法院,张焕枝的眼神里充满期待。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