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送餐员绑架订餐女】送餐员劫持订餐女 外卖奇葩事儿你都见过吗?

【送餐员绑架订餐女】送餐员劫持订餐女 外卖奇葩事儿你都见过吗?

送餐员劫持订餐女外卖奇葩事儿你都见过吗?送餐员谢某将外卖送到了她租住的团结湖路某小区。张女士接过外卖,核对完外卖单后,谢某没像通常一样离开,而是站在门口不走。

01送餐员劫持订餐女【送餐员绑架订餐女】送餐员劫持订餐女 外卖奇葩事儿你都见过吗?订餐要小心!

送餐时持刀劫持订餐人,企图以此让民警击毙自己,今天上午,记者从朝阳检察院获悉,犯罪嫌疑人谢某因涉嫌绑架罪已于近日被批准逮捕。

2016年6月某天中午,被害人张女士像往常一样在网上订了一份外卖。很快,送餐员谢某将外卖送到了她租住的团结湖路某小区。张女士接过外卖,核对完外卖单后,谢某没像通常一样离开,而是站在门口不走。

几秒钟后,谢某突然冲进屋内,将门关上,将张女士按倒在地,并拿出水果刀。

谢某向惊恐万分的张女士声称不要钱,就想劫持人质,让警察来击毙自己。

此时,听到响动的两名女室友小原、小白从房间出来,看到眼前场景立即跑回屋内报警。

张女士则不断与谢某说话,对其进行开导。或许是被张女士的话语打动,谢某突然用刀向自己的脖子刺去。张女士立即用手阻止,小原和小白这时也跑过来抓住谢某的手。因谢某一直用左胳膊搂着张女士的脖子不放,三人紧抓着谢某持刀的右手不敢松开。

此时,接到报案的民警赶到现场,在房间外敲门。小白见谢某情绪逐渐缓和,趁机打开房门。民警一边安抚谢某情绪,一边慢慢靠近并控制谢某持刀的右手。谢某放开张女士后,民警把他按倒在地。

谢某交代,他因生活不如意,想自杀却又不敢,于是便想杀个人,让自己被判死刑。据谢某供述,2015年至2016年4月,他多次试图作案杀人,但都下不去手而作罢。

谢某说,这以后,轻生的念头愈发强烈,于是他决定劫持人质,让警察将自己击毙。于是有了上面的惊魂一幕。

据承办该案的检察官刘作宇介绍,绑架罪嫌疑人一般多体现为劫持他人求财,本案中,谢某声称劫持被害人,目的竟然是为了让警方击毙自己,并无求财和伤害他人的想法。

但作为精神正常的成年人,谢某明知持刀劫持可能对被害人人身安全产生严重危害,仍对这种危害持放任态度,直到民警实施解救,他始终未终止对被害人的劫持行为。因此,谢某的行为涉嫌绑架罪。

02外卖背后是“脏乱差”还是“高大上”?【送餐员绑架订餐女】送餐员劫持订餐女 外卖奇葩事儿你都见过吗?你经常吃外卖吗

“中午吃什么?”“上XX外卖看一看。”坐在家里动一动手指就可以从手机APP上买到心仪的美食,这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上班族”的不二之选。

百花齐放的订餐平台

打开网络订餐APP搜索附近商家,一大串的名字跃入眼帘。

订餐平台为这些商家建立了页面,展示有简介、地址、电话等信息。商家提供的餐食种类,也以图文的形式,分门别类地展现出来,小到快餐盒饭,大到火锅一应俱全。

不少商家还提供各种形式的优惠服务,吸引顾客下单。一次点餐超过特定金额,还有满减或折扣回馈。

网友春燕作为一名外卖达人,她经常从各大网络订餐APP点外卖。

“忙到中午,懒得出门,吃饭问题手机上喊个外卖就解决了。”

“下班的时候点个外卖,等坐车回到家,外卖也差不多送到了。”

一边是动动手指美食送上门的方便快捷,一边是网络订餐背后隐藏的诸多问题。然而,丰满的理想和骨感的现实,让很多想享受网络订餐便利的消费者无所适从。

通过机智的小盟调查发现,虽然在各大外卖平台上有很多肯德基、必胜客等知名度较高的连锁品牌餐饮企业,给我们一众吃货带来便捷,更是有许多不知名的小商家,他们主要销售的也是炸鸡、烤肉、便当等看起来很美味的食物,而且月销售量都在100单以上,也算是生意很好啦!

吃货感叹“不太放心”

然而,网络订餐虽然既方便又实惠,但也会令人担心原材料和餐饮店的卫生状况。在享受便利的同时,送上门的“美味”来自“脏乱差”还是“高大上”,让许多网友有着隐隐的担忧。

小盟发现,在网络订餐APP里是不能看到商家的营业执照和餐饮服务许可证的!也就是说,我们只能根据买家点评来判断他们到底靠不靠谱。

“配送迟到45分钟,送来的面根本吃不成”、“送过来的东西缺斤少两,分量没有在店里吃的足”、“打包太差,送到家油全洒出来了”、“差评,炒面里有头发,真影响食欲”……

在几个网络订餐APP上,几家销量排在前列的商家都有不少中差评,原因主要集中在配送时间长、包装差、分量少等问题上。而最让网友们担忧的,则是食品安全问题。

机智的小盟打开几个网络订餐APP,随机点开了10多个商家,在商家信息里,我们发现仅有一家上传了餐饮服务许可证、营业执照副本等证照。在商家实景(环境)一栏,部分商家上传了实体铺面的图片,但有少部分商家上传的照片盗用别人的图片或翻拍图片。同时通过实地探访发现,有些精美图片的背后实则存在厨房漆黑脏乱,打包盒随意堆放等问题。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小盟发现更有甚者使用虚假的商家地址进行经营,按照他们上传的地址去找压根就没有这家店!此刻我们细思极恐:使用虚假地址的某个不知名的小作坊里送出来的外卖,你还敢点吗?

03外卖背后的故事!【送餐员绑架订餐女】送餐员劫持订餐女 外卖奇葩事儿你都见过吗?外卖背后的故事你知道多少

在欧洲餐饮互联网外卖市场火爆程度不低于国内的各家外卖平台比拼,从广为人知的Just Eat和Hungryhouse自身提供餐饮外卖之外,英国也有许多新秀平台纷纷看到了与餐饮商家合作的快递领域,致力于为在线餐厅商家解决运送方面的市场痛点。以下亿欧网为大家整理了7家位于英国伦敦的各家“按需快递”平台创业公司。

Deliveroo

位于英国伦敦的高端食品外卖创业公司Deliveroo创立于2012年,服务于50座城市,横跨12个国家;致力于通过与各家高端餐厅的合作为客户提供其余在线外卖公司,比如Just Eat和Delivery Hero旗下的Hungryhouse,无法提供的餐厅饮食的配送。Deliveroo于2015年11月获得1亿美元的最新一轮融资,同时宣布向欧洲以外的市场进军。该轮融资由DST Global和Greenoaks Capital领投,Accel, Hummingbird Ventures, Index Ventures参投。这家外卖公司发展迅速,它在去年年中才拿到270万美元的A轮融资,今年1月就融了2500万美元的B轮,随后7月是7000万美元C轮,如今又是1亿美元的D轮。累计融资共达约2亿美元。

Take Eat Easy

Take Eat Easy是Deliveroo的最大竞争者,与Deliveroo业务类似,该公司同样提供高端餐厅饮食的配送;创立于2013年。Take Eat Easy目前服务覆盖比利时、德国、英国、西班牙和法国。Take Eat Easy于2014年7月获得35万欧元的种子投资;2015年4月获欧洲著名孵化机构Rocket Internet(火箭网络)和Piton Capital共同参与的A轮融资,融资数额为600万欧元;2015年9月C轮融资获Eight Roads Ventures投资1000万欧元。其中作为投资者之一的Rocket Internet也是著名外卖公司Delivery Hero的投资方,后者目前获得12轮总计13.9亿美元的融资,计划2016年上市。

Jinn

与美国的Postmates商业模式相似的伦敦外卖服务平台Jinn承诺短时间内为客户运送所有想购买的物品,其中包含餐品快送和当地邻近商店的商品;创立于2013年。该公司仍在种子轮融资阶段,4轮融资共达约230万美元;最近一起融资于2015年10月获种子投资100万英镑。亿欧网了解到,Jinn将进行一轮数额较大的A轮融资。

Quiqup

Quiqup是成立于2014年的移动快递平台,致力于在1小时内帮助客户快递一切物件,包括餐厅、商店、甚至是落在朋友家的钥匙。该公司令人值得注意的是其背后的投资者为在线外卖平台Delivery Hero和火箭网络(Rocket Internet)共同建立的全球创始人资本(Global Founders Capital)。

Valk Fleet

Valk Fleet成立于2015年5月,是一家B2B移动快递平台,旨于为餐厅和外卖平台提供技术和快递服务。创始人为Steve Knight。Valk Fleet目前正在秘密筹划,还未上线运营。

Delivery Cube

位于英国伦敦的Delivery Cube创立于2014年11月,该公司将自己定位为“B2B技术驱动物流方案解决商”,通过技术和自身快递队伍为各餐厅和外卖提供服务。Delivery Cube于2015年11月获得种子投资15万欧元。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创始人Krupa Patel和Mitesh Patel也是快递平台MyDeliveryCab的创始人,后者于2014年11月13日被另一家外卖快递平台Dine In收购。

Stuart

Stuart成立于2015年,同样也是一家按需快递平台。该公司旨于为那些想要同时进行线下递送商品的商店和电商平台服务。Stuart目前还未正式上线,仅在法国发行试用版,但该公司目前已筹得2520万美元资金。值得一提的是,Stuart如此能吸金主要是其背后的三位创始人的经历足够吸引人:Dominique Leca曾创立的电子邮件客户端Sparrow被谷歌收购,Clement Benoit曾创立过餐饮快递服务公司Resto-In,Benjamin Chemla曾创立过Citycake.fr后被Resto-In于2014年末收购。Stuart目前正在紧密筹备在伦敦的发行事宜。

据亿欧网了解,同样做按需快递服务的外卖快递平台Dine In近日因融资不顺面临倒闭窘境,这暗示了快递互联网行业竞争的激烈。以上7家有不少刚刚起步甚至还未开业或获得融资的企业,可想而知,要想占领各自的市场还需要花一番精力。国内亦然,从一开始餐饮互联网外卖快递市场被美团外卖、百度外卖、饿了么垄断,到现在的到家美食会、口碑外卖与生活半径等新起之秀对外卖快递市场的占领,可以看出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昨日的巨头很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就被新兴的势力所侵蚀。创新无处不在,规模与垄断在移动互联网下不再是竞争的优势,因为移动互联网下,市场在不断地细分,用户的需求也越来越多样化,让垂直领域的创业充满了更多的机会与可能。

04透视外卖热背后的隐忧【送餐员绑架订餐女】送餐员劫持订餐女 外卖奇葩事儿你都见过吗?外卖背后隐患

1999年夏,一项名为“互联网生存挑战”的实验在北京举行。

根据挑战规则,3天时间里,挑战者需要待在酒店的封闭房间内,不得外出。包括日用品、食品在内的所有物品,都需要通过互联网解决。

来自北京的挑战者“雨声”找到了订餐网址并填好了订单。不过,由于不会收发电子邮件,他无法对外卖餐厅发来的邮件进行确认,最终没有通过考验。

17年后回头看,当时的场景确实有些“不可思议”。如今,人们的生活已逐渐“互联网化”。便利的O2O(线上到线下)服务,更是让“吃穿住行”从未有过的便利。

外卖,正是互联网创造的一项新消费场景。各色服装的外卖小哥穿行马路、诸多外卖平台站上资本风口、餐饮行业纷纷“触网”……随着“外卖热”兴起,一些新的社会话题也逐渐走入公众视野。

叫外卖,又何尝不是一次新的“互联网生存挑战”呢?

观念之改

结婚3年,在北京工作的“85后”媒体人芳菲发现,小两口做饭的机会越来越少,叫外卖的次数越来越多。“一来是因为工作忙,自己买菜做饭、刷锅洗碗没那个时间。二来外卖确实方便,随叫随到,价格上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芳菲说,身边的同事大部分也以叫外卖“为生”。工作日的午餐,大家常常通过外卖平台集体解决。

像芳菲这样的 “外卖族”可不是“稀有物种”。据美团点评数据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中国外卖用户已达 1.5亿人,外卖渗透率达21.1,半年增长率高达31.8%。

什么样的人更爱叫外卖?数据显示,外卖 App在女性、35岁以下年轻人以及一、二线经济发达城市人群中广受欢迎。从消费数量来看,超过七成的用户外卖消费金额都处于 20元—50元的中等价位。

还有一些有趣的数据。据经纬创投与饿了么的调查显示,24小时之中,午餐时段定外卖是“最强需求”。一周订单的峰值则出现在周三,或许是职场人士完全适应了忙碌的工作状态,工作效率和激情达到了最高。

外卖为何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从社会角度,专家认为,互联网背景下的“懒人经济”和“宅经济”渐成声势,推动了互联网餐饮行业的发展。而“80后”“90后”逐渐成为餐饮消费主力,年轻人的餐饮习惯的改变,使省时、高效、正规的外送服务逐渐进入消费者的视野。

在忙碌的环境下,人们正在追求饮食的便利化。因此,形式上简单便利的外卖出现之后,节省了时间精力,也提供了更多的餐饮选择。对餐饮从业者而言,成本降低了,效率提升了;对于消费者而言,吃饭便利了,消费成本也降低了。

不过,对不少年轻人来说,外卖的意义还不仅于此。在网站“知乎”上,就“未来社会,叫外卖会变得比自己做饭更常见吗”一项话题,1600多名网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现在一、二线城市社会最低工资是 15元—20元 /小时。如果做饭要花1个小时,那就不如花20块钱吃一顿外卖来得合算。”从社会分工的角度,有人认为,把做饭交给更专业的人,可以让社会更有效率。“家庭本身也可以利用高科技,来降低做饭的成本,将所需时间和体力弱化。”从技术发展的角度,有人认为,随着科技的进步,未来自己做饭也不会太麻烦。“用餐有情感交流的因素在内,家庭成员准备饭菜、共同用餐,是建立成员关系的重要环节。”从情感的角度,有人认为,再好吃的外卖,也抵不上亲人做的家常菜。

如何衡量“吃”的效率与其中的情感成分?当叫外卖越来越寻常,自己做饭是否会成为一种奢侈?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外卖在未来还将带来更新的社会问题。“我希望的生活是 菜在锅里,我在床上 ,现在却成了 我们在床上,外卖在路上 。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苦笑。”芳菲说。

职业之变

凌晨1时,北京的气温已降至零下。送餐员小赵依然骑着摩托车、挎着红色提箱,奔波在路上。“晚上送餐虽然辛苦,但是不堵车,配送费用也高一些。”成为外卖骑手前,小赵四处辗转打工。当了送餐员,收入还不错,但这项工作对服务质量的要求特别高。“送餐时最怕把外卖弄洒了,或者耽误了时间,这样很可能遭到顾客差评。”小赵说,每次送完餐,他都会给顾客发条短信,提醒他们打个“五星好评”。

数据统计显示,仅美团一家外卖平台,目前在全国就有 10万名配送骑手,其中93%来自于异地,26岁以上骑手占80%,半数以上都已结婚生子。在北上广深杭等城市工作的外卖骑手中,有九成每月会往家寄钱。其中北京和上海的骑手,每月寄回家的钱平均为 3400元。在满足自己日常生活需求的基础上,多数配送员还能有一定结余供养家庭。

从宏观而言,外卖优化了社会的资源配置;而从微观而言,它改变了个体的生活方式。在外卖的服务链条中,配送员所扮演的角色相当重要。自 10年间快递配送井喷之后,外卖配送员也成了一个新兴职业。有外媒称,中国外卖送餐员象征着中国正在从一个专注于制造业的社会,转型为一个受消费驱动的较富足的社会。送餐员也许不像他们的客户那样受益于中国的经济崛起,但是他们在一个机会来去匆匆的国家确保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不过,外卖骑手也充满风险和挑战。其中之一便是恶劣的天气。每逢刮风下雨,订单量激增,外卖小哥常常沐风栉雨,为顾客送餐。因此,有不少好心的用户呼吁,天气不好少叫外卖。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送餐是骑手的工作。恶劣天气配送费用更高,刻意不叫外卖反倒让送餐员少挣了钱。每逢恶劣天气,这样的讨论时常见诸网络。“我们不喜欢这样的天气,但是这样的天气来临时我们肯定会送餐。一方面这是我们赚钱的机会,另一方面也是我们的职业精神。”有外卖骑手表示。

也有的外卖骑手说,下雨时,也会遇到很多令自己感动的顾客。有的会在较近的地方自提,有的打着伞在楼下等待。“从对待外卖小哥的态度上,我们也可以审视自己的立场与观点。”有网友说。

监管之难

尽管便利,但目前网络外卖订餐服务仍有不少隐患。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体验式调查报告显示,网络外卖订餐存在七大问题,其中包括异物等不符合卫生安全要求的情况;无资质商家在平台线上登记,在线下无证经营;部分平台未设订单取消选项;平台商家不主动提供正规发票等。

今年以来,全国多地对网络订餐平台开展巡查和专项整治。10月1日实施的《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与新食品安全法呼应,对网络食品交易各方法律责任和义务进行了严格规定。

尽管如此,在新规之下,一些商家仍然以花样翻新的造假伎俩逃避监管。据媒体报道,有的商家以店铺实景图片代替证照,有的以模糊证件蒙蔽消费者,有的许可证过期仍然照常营业。而此前曾多次被查处的实际地址与公示地址不相符的“幽灵餐馆”、超范围经营等问题依然存在。

外卖为何难管?事实上,网络订餐平台对商家并非没有治理能力,技术上也可以实现。但一些仍处于跑马圈地状态的订餐平台治理意愿不高,不愿付出较高成本进行资质审核和管理。

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胡颖廉认为,外卖这种新业态,在发展初期确实存在一定的监管难度。小小一盒外卖,涉及工信、食药、卫生、工商、质监、商务等若干个监管部门,“业态边界不清造成监管边界不清,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监管效能。在目前法律法规尚不完善的情况下,各监管部门应建立协调机制,协同政策目标,关键是创新监管方式。

业内人士指出,从准入到送餐,外卖行业应该有一套完整的质量体系和行业标准。而对网络订餐平台的监管,应该收紧审核关口,从源头端过滤黑店。而这些工作有待相关部门联合发力,更有待于网络订餐平台和线下餐饮企业忠实履行安全责任和法律义务。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