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杀人逃窜20年】番禺劫案前,他已犯下两宗大案 | 对话广东公安厅原副厅长

【杀人逃窜20年】番禺劫案前,他已犯下两宗大案 | 对话广东公安厅原副厅长

广东省公安厅原副厅长朱明健。张子俊 摄

?番禺大劫案:

1995年12月22日当天上午7时25分,广州番禺,5名持枪歹徒朝农业银行一辆运钞车连开9枪,打死、打伤车上农行经警后,将装有人民币1320多万元、港币210多万元的押款车劫走。

案发后,除幕后摇控的2名犯罪嫌疑人逃脱,警方先后抓获何永新、何伟光、何冬海、袁长荣等5名主犯及其他涉案人员10名,缴获“五四”式手枪7支、子弹282发、自制手雷20多枚及赃款1175万多元、港币212万多元。这宗新中国成立以来抢劫现钞数额最大的持枪抢劫案成功侦破。何伟光、何永新等6名罪犯被法院判处死刑。

2016年12月25日,脱逃21年的主要嫌犯陈海强在云南投案自首,今年1月5日,头号嫌犯陈恂敏在云南瑞丽被抓获归案。

?朱明健75岁,头发花白。广东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公安系统人称“朱老总”。

40多年的从警经历中,他成功指挥和参与侦破的案件不计其数。唯独番禺"12·22"武装劫钞案总是出现在他脑海里。

21年前,他是该案的前线总指挥,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分管刑侦工作。“专案组利用10天时间侦破了这起建国以来最大的劫钞案。”

但头号嫌犯陈恂敏和另一主犯陈海强的潜逃成了朱明健和所有办案刑警最大的遗憾。

今年夏天,中央电视台到广州采访他的从警生涯,曾提及番禺大劫案。

憾事又萦绕心头。9月,他重走了当年办案路,跑去清远见了一起办案的刑警,还专门去了连山县的鹰扬关。

21年前,3名嫌犯连同400多万现金,正是藏在一辆装满饼干箱的货车里,经位于鹰扬关附近的公安检查站,逃亡广西境内。

朱明健觉得“冥冥中自有安排”,1月5日,头号嫌犯陈恂敏落网后,得知消息的他一晚上都没睡着,“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他落网,圆了我20多年的心愿。”

谈案情

做好了随时跟犯罪嫌疑人枪战准备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1995年,被抢劫1500万。这个涉案金额在当时是什么概念?

朱明健:当时这1500万是几乎普通人无法想象的数目。这个案件当时也创下了建国以来,第一大劫钞案的纪录,至今也是最大的。

剥洋葱:当时面临的各方压力也很大。

朱明健:那当然了。拿1995年来说,有两件大案。上半年是"612"东星轮抢劫案,犯罪团伙持枪劫去澳门中国银行的一千万港币。我们连续奋战三天,告破。到了冬至,就遇上了这个案子。当时轰动全国,全国人民都等着看我们广东刑警的本事有多大。

10天后,我们抓获了主要犯罪嫌疑人,案子破了。但是一号嫌犯陈恂敏和另一主犯陈海强跑掉了,这是最大的遗憾。

剥洋葱:据媒体报道,案件取得重大进展的突破口是涉案枪支?

朱明健:对。那天早上8点半我到的现场,指定广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余穗生做技术检验。他是全国有名的痕迹检验专家,很快就确定现场击发的一支五四式手枪来自清远市。经过连夜侦查,案发不到一天,两名案犯的身份已经确定了。

当时能够“以枪找人”,关键在于上世纪80年代末,广东建立了全国最先进的枪支建档体系,这种技术档案的支持非常重要,否则就是大海捞针了。

剥洋葱:办案过程中,有没有惊心动魄的时刻?

朱明健:当时侦办这个案件,我们是做好了随时跟犯罪嫌疑人枪战准备的。但到全部嫌疑人归案,都没费一枪一弹。后来想起来,唯一让我们后怕的是抓疑犯袁长荣的时候。

那一天我把陈志雄(时任专案组成员之一)紧急调往阳山县青莲镇抓捕躲在农户家里的嫌犯。陈志雄劝袁长荣投降,袁丢了一把枪出来,陈志雄就进去和他谈判。没想到袁长荣屁股后面还藏着一支枪,幸亏其他民警及时把他扑倒。

谈落网嫌犯

在任期间没有把案犯缉拿归案,是终生遗憾

剥洋葱:你对最后落网的陈恂敏印象如何?

朱明健:在团伙里,他是资格最老的,在幕后操纵,被称作‘师爷’。

提前踩点时,他让“两何”(何永新、何伟光)住在案发储蓄所对面的酒店,他自己却住另外一处。从物色作案对象,到分赃,再到逃脱,都是他一手策划,包括沿水路逃走。这个人很聪明,反侦查能力强,整个案子设计也非常周密。

他高学历,在清远承包了一个工程,当时收入也很可观。番禺大劫案之前,他在清远已经犯下两宗大案,包括一宗银行抢劫案。我分析他的作案心理,就是贪得无厌。

剥洋葱:陈恂敏和陈海强潜逃后,都进行过哪些追捕?

朱明健:我们刚准备进行抓捕行动的时候,陈恂敏和陈海强就跑了,我低估了陈恂敏的反侦查能力。当时我下了命令,全省陆上交通封锁,严查被劫的运钞面包车。还通知了边防封锁海路,甚至动用了炮艇,以防疑犯逃窜到港澳。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沿着珠三角密集的水网沿北江逃窜。等到我们发现他们沿水路逃窜时,偷运的船已经靠岸,已经晚了。

作为前线总指挥,我在这个重要环节上有误判,留下了遗憾。在1996年广东省公安总结经验教训时,我在大会上作了深刻的检查。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追捕。

朱明健:我掌握的情况是,我们曾经去过青海、宁夏、香港等地追捕。两名要犯一直下落不明。当时科技方面落后,根本找不到他们。当年办案的我们这一辈,都已经六七十岁了,到现在退休的退休,转行的转行,民警一代接一代,从未放弃追逃。

我是2003年2月8号离开公安厅的,在任期间没有把这个案犯缉拿归案,这件事是我离开警队之后一直遗憾的事,可以说这个遗憾是我终生难忘的。

前两天,我路过番禺分局的门口,很想进去看看坚持追捕的民警,又怕影响他们工作,最后也没去。我很感谢他们的坚持,让我在有生之年圆了一个心愿。

剥洋葱:案发至今,已超过20年。嫌犯陈恂敏和陈海强21年后落网,是否存在超过追诉期的问题?

朱明健:我国《刑法》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不再追诉。但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两陈”当时都是开了刑事拘留证的,又在网上通缉。不存在超过追诉期的问题。

谈过往

“‘朱老总’一打牌,破案就有戏了”

剥洋葱:我们了解到,上世纪90年代,广东发生了不少大案,比如我们谈的番禺大劫案,比如东星轮劫案、比如世纪贼王张子强案等。

朱明健:可以说,整个90年代,广东刑警的压力都不小。改革开放后,广东处于“南北夹击”的境地,南有港澳,北有“发财来广东”的内地人员。重特大刑事案件占了全国的1/7。

现在都无法想象那时候是怎么过来的。那时,重大案件要报告,每天晚上都有电话,为此,我夫人整夜睡不好,和我分居,搬去另一个屋子睡觉了。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张子强案也是你主办的,当时有啥故事?

朱明健:以张子强为首的跨境暴力犯罪集团,长期在粤港澳三地活动,杀人、持枪抢劫巨款、绑架人质勒索赎金16亿港元,罪恶累累。办案时,我和专案组的同事们睡折叠床、吃了半年盒饭,干到夜里两三点钟,没睡过囫囵觉。

当时张子强绑架勒索香港富商,香港富豪人人自危,很多人买防弹车,资产也不敢在香港放,转移国外。1997年,张子强逃到广东后,中央将张子强跨境暴力犯罪集团案交给广东省公安厅侦办,我任总指挥。

剥洋葱:抓获后怎么撬开他的口?

朱明健:张子强和香港警方打交道多年,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熟知香港和内地的法律。他负隅顽抗,我们就把他“冷却”处理,先关了两个多月。

他说,你们超期关押,违法了。我们问他,你到底叫什么?他说,我叫陈庆威。我们说,你不叫陈庆威,你叫张子强。按《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侦查羁押期限自查清其身份之日起计算。他一听,没办法,就招了。

剥洋葱:整个上世纪90年代,抢劫银行的案件不少,广州、中山、湖南等地都发生过。你如何分析这一现象?

朱明健:这确实暴露了当时银行在内外安保方面的一些问题。番禺大劫案之后,在广东佛山召开了一个银行安保的宣传会议。银行在警方的指导下,迅速改善了内部防范。外部安保也更加被重视。

1997年,广州市国资委成立了专业化武装押运机构--“穗保”,配备了防弹、防暴装置的运钞车和精良的武器装备。之后,针对押钞车的抢劫案几乎没有了。

剥洋葱:听说你喜欢打牌?公安内部有个说法:“‘朱老总’一旦开始打牌,这个案子八成就要破了。”

朱明健:案情复杂的时候靠什么缓解?烦闷的时候,我爱拉着大家打两把牌。广东叫“斗大”,就是斗地主。

1996年,中山发生“4·15”特大凶残杀人抢劫银行案,歹徒光天化日之下持枪劫去16万多元人民币、8万多元港币,杀害了三名银行营业员和一名司机。

在等待技术鉴定的时候,我拉着大家打牌。不一会,我被抓了乌龟(输了),趴在地上做完俯卧撑,家里(广东省公安厅)的电话就来了:涉案枪支是建档枪支,案件方向清晰,取得重大进展。

后来,大家调侃,我如果被抓了乌龟,破案就有戏了。这当然是玩笑。

END

剥洋葱people

记录真实可感的生命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