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低保成学校提款机】【聊友汇】残疾学生“保命钱”,怎么成了学校“提款机”?

【今日话题】残疾学生“保命钱”,怎么成了学校“提款机”?

在我们国家,所有身患残疾的孩子,只要符合上学条件,都会有学可上。根据相关通知,国家为确实不能到校就读的重度残疾儿童少年提供送教上门或远程教育等服务,并将其纳入学籍管理。

然而,在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接受残疾儿童上学,却有一些令人难以理解的“附加条件”:比如必须上缴家庭的低保存折,并告之密码,学校声称是要收取学生每个月的生活开支,“理所应当”,如果不交不能上学。

目前,已有一位学生的家长拿回了低保存折。因为不会写字,在学校老师的强迫下,手拿低保存折在校门口照了相,作为学校退还低保存折的证据。

对此,你怎么看?

残疾孩子有学可上本是合法权益,却要上交低保卡;低保资金专款专用是国家明文规定,学校却可以擅自提取并花掉……可怜的孩子、无助的家长,遭遇不讲理的学校、无王法的校长,就成为这个冬天的“冰点”和“痛点”,冷了群众的心,伤了无数网民的心情。

道理其实也简单,小权一任性,百姓大遭殃。对陈传国而言是孩子难上学、生活有麻烦,对贫困群众而言却是遇到不公平、脱贫无希望。比如办个事要“意思意思”,申请个低保要看“关系远近”,个人应得的扶贫款项常常“不知去向”等等……只要“任性官员”在身边还存在一个,群众就难言获得感、幸福感。

管住“任性权力”,一刻不可放松。“科长一个电话,低保卡即可拿回”,也警示我们:小权任性都是各级不作为惯出来的毛病,要管好其实并不难。只要各级敢担当、负起该负的责任,党员干部恪尽职守、主动作为,鼓励群众敢于维权、大胆监督,“任性的权力”哪里还有存在的空间?

——庄永明浙江桐乡乌镇政府

特殊教育事业是一项崇高的事业,从事特殊教育事业的教育者值得所有人尊敬。但是,央视曝光的湖北洪湖特殊教育学校,竟然把残疾学生的“保命钱”变成了学校的“提款机”,还无法无天地强调“不上缴低保存折就别上学”。这种雁过拔毛的私吞截留困难群众低保、肆意践踏残疾学生利益的无耻行为,直接玷污了师者的名誉,也丧失了师者的基本操守。

“我最关心的还是困难群众”,习总书记的新年贺词还言犹在耳,像洪湖特殊学校校长们一样的害群之马,成为了党和国家好政策的“中梗阻”,让党和国家的良苦用心无法落地,赤裸裸地剥夺了人民群众尤其是特殊困难群众本应该享受到的福利,让人愤慨与不耻。

“一枝一叶总关情”。对特殊群体要格外关注、关爱、关心,要强化利益调整、健全托底政策,特别要搞好特殊监督、确保专款专用。要时刻把人民群众尤其是特殊困难群众的冷暖放在心上,关心他们的疾苦,千方百计帮助其排忧解难,努力使其生活得更有尊严感、获得感、幸福感。

——绵阳气动中心严平

别做特殊教育的拦路虎

对于身患残疾的小齐来说接受正规教育,是能否脱离贫困适应未来生存的一种途径。这位受国家特殊教育帮扶的幸运儿,在奔向新生活的道路上,却遇到了“抢低保存折”的拦路虎。

强行取走全家保障生活的低保存折,让本是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特殊教育学校所作所为令人发指。

早在2007年财政部、民政部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农村最低生活保障资金使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农村低保资金是用于保障农村低保对象基本生活的专项资金,任何单位和个人均不得截留、挤占和挪用。可见学校的行为已经触碰了法律底线,这一点学校也是应该知道的。

学校只所以敢冒风险“抢低保存折”,理由是为了保证小齐在校的正常生活花费。看似是一片好心,实质上是一种“弱肉强食”表现。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规定,“特殊教育学校(班)学生人均公用经费标准应当不低于同类普通学校学生人均公用经费标准的八倍”。这样的标准完全可以让特殊教育学校的学生们“丰衣足食”。在社会舆论下“抢低保存折”的闹剧已然谢幕,“钱去哪了”才是最应该公开的幕后。找不到钱的去向,特殊教育的下一只拦路虎还会出现在路上。

——贾振国网蒙东公司

为残疾儿童提供送教上门服务,无疑是一项惠民政策。然而,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通过收取生活开支等“附加条件”,把罪恶的黑手伸向残疾儿童这类弱势群体,也着实让暖心工程变成了“冰心”工程。

习主席在新年贺词中说:“我最牵挂的还是困难群众。”而一些无耻之徒最牵挂的却是困难群众的那点福利。扶贫救济款被挪用、残疾儿童被“剥削”等事件层出不穷,折射出政策落地前的“最后一公里”依然长路漫漫。

为何政策“看上去很美”,却“落下去很难”,出现了“中梗阻”现象?横亘在政策与百姓之间的,正是那些心术不正的基层干部。他们带着“见者有份”“雁过拔毛”“你吃肉来我喝汤”的思想,在惠民大道上人为设卡、人工设障,不仅把中央的“好经”念歪了,把便民的温暖送凉了,更在一定程度上腐蚀了党群干群关系。“中南海要始终直通人民群众”,必须大力惩治念歪经的歪嘴和尚,清除谋私利的害群之马,还人民群众一片朗朗晴空。

——陈大昊安徽军区政治部

教育必须挣脱“马太效应”的锁链

对残疾孩子及其家庭来讲,教育几乎寄托着他们生活和幸福的全部希望。因此,国家对残疾儿童教育实施了特殊的保障政策。然而,个别承担着这项光荣任务的特殊教育部门,却用市场谋利的眼光盯上了这群极端困难的群体,公然设置苛刻的附加条件,收取额外费用,其行为之恶劣,令人震惊发指。

教育是心灵的事业,教育的生命和活力都在于一个“爱”字。没有“爱”,再奢侈、再豪华的教育也不会成功。海伦?凯勒从小失去视力和听力,但她幸运地遇到了充满爱心的莎莉文老师,心灵得到了知识的烛照,生活走出了黑暗和无声,先后完成了《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等著作,成就了辉煌的事业和人生。

“马太效应”让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教育是政府理应提供的公共服务,必须挣脱“马太效应”的锁链,回归“爱”的本质和原点。教育主管部门不能被升学率牵着鼻子转,对失了“爱”心,混迹于教育工作中的谋利者,要依法惩处并清理。

——何冠军河南禹州信息办

莫让希望成为生命难以承受之重

“让她自己能把名字写好,男女厕所能分开。”这是一个父亲对身患残疾的孩子上学最简单希望。然而上学的代价是沉重的,学校要求扣留低保存折,并告知密码,并取走了救命钱。

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以至于大人心甘情愿把所有的宝压上。学校是将希望逐渐变为现实的一种重要路径,在教育面前,家长愿意花掉无数的金钱,从不讲条件和理由。正是基于民众对教育的重视,一些学校以教育之名,办补习班、订阅辅助资料、招收择校生等五花八门的名目,公然敛财;更有甚者,守着自家“一亩田”去觊觎困难群众的“三分地”,打政策上的“擦边球”榨取他们最后一滴油。

当简单的希望变成得沉重后,谁又能保证这不是“最后一根带草”?难道这是弱势群体孩子必须付出的“成长代价”吗?普列姆昌德说过,希望的灯一旦熄灭,生活刹那间变成了一片黑暗。对生存的需要,对发展的需要,这是每个人最基本的希望,没有任何人能剥夺,或把它浇灭。

——吴泽贵州铜仁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