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天价拖车案宣判】天价拖车案宣判 天价拖车费如何产生

原标题:天价拖车案宣判 天价拖车费如何产生

根据相关消息,8公里路程需要支付12.87万的拖车费,然而就是因车辆所属公司拒不支付,拿不到相关的费用的汽车救援服务公司诉至法院,同时就是要求车辆所属公司支付拖车施救费12.87万元。

【天价拖车案宣判】天价拖车案宣判 天价拖车费如何产生

13日,海淀法院审结了此案,法院判决被告车辆所属公司支付拖车施救费31685元。

原告汽车救援服务公司诉称,原告系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组织的联动救援机制成员。2015年10月23日22时30分,原告经海淀交通支队黄庄大队的调配,对位于海淀区杏石路口东的由北京号牌的大货车与河北号牌大货车引发的严重交通事故进行救援、拖车以及清理现场。该事故由被告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号牌的大货车承担全部责任。

原告接到交警的调配任务后,先后共计派出救援车3辆、200吨吊车1辆、75吨吊车1辆、钩(勾)机1部、货车5部、高低板车1辆、人员6人到达现场,对事故现场进行清理、救援、托运等事宜。在托运过程中,车辆残骸从拖车上掉落,原告又调配1辆75吨吊车进行救援。

原告将上述事故车辆运送至指定停车场,并告知被告应支付的所有费用为12.87万元。被告公司则以费用过高为由拒绝支付。庭审中,被告公司辩称,监控视频中显示原告派出现场救援车辆、人员与原告主张的救援车辆、人员形式、数量不一致,存在重复计费问题。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为被告提供清障救援服务,被告应当支付相应的对价。因双方事前未就实际服务项目及收费标准达成合意,原告应对其实际使用车辆人员的情况及收费标准承担举证责任。就实际使用车辆人员的情况。

法院比对原告提供的车辆照片及事故现场的监控录像,确认现场作业的有拖车两辆、勾机一台、高低板车一辆、10轮货车五辆、75吨吊车一辆、小平板车一辆、施工人员3名。就各类车辆及人员的收费情况。首先,原告提供清障施救收费服务,应当明码标价。原告主张按照其自制的救援价目表予以收费,但该价目表未在作业前出示,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曾在作业车辆或收费场所对该价格进行公示,网站上亦无公示,故对该主张不予采信。

其次,清障施救费目前属于中央定价项目及北京市定价目录之外的项目,在本市属于市场调节价,法院在判断本案中原告的收费方式及数额的合理性时,参考了其他省市的相关规定。被告主张原告各项收费均远高于本市同行业一般收费标准,提供了相关公司的报价表原件、询问价格的电话录音和拖车服务合同书原件,法院对其该项主张予以采信。法院认定本案中原告主张的收费数额不合理,并参照其他省市相关规定,结合本市经济发展状况,参考本市其他拖车救援收费标准,酌情确定施救费。最后,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天价拖车案回顾

去年10月,河南司机王允礼驾驶货车,在北京市海淀区杏石路上与另一辆车相撞。现场交警判定其负事故全责,并协调一家救援公司叫来拖车将事故车辆拖走。几天之后,王允礼到救援公司办理取车手续时,救援费用把他吓了一跳。短短8公里的路,拖车费居然高达12万8千多元。这起所谓的“天价拖车费事件”当时曾引发了广泛关注。王允礼说,他自己把车从事故车辆停车场拖去修理厂的时候,了解了正常的拖车费用,这和天价拖车费天上地下。

王允礼质疑,一共拖了32公里,每一辆车是1760,拖了8公里就要十几万吗?

由于双方一致协商不妥,这件事终于走上了公堂。先是王允礼和他的车辆所属公司起诉救援一方:北京永君顺达汽车救援服务有限公司。王允礼一方的代理律师韩骁说,一个当时的金额不合理,我们要求变更这个合同;第二,要求侵权损害赔偿,因为他有几个在救援过程中造成伤害,比如后备箱他直接进行破拆了,大概造成三四万的损失;第三,他一直扣押我们的车辆,当时就要求他把车还给我们;第四,我们这几个月的实际损失,大概是四五个月的误工的费用。

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个司法程序还没走完,原被告的身份互换了。北京永君顺达汽车救援服务有限公司反过来起诉王允礼一方,理由是拒不支付救援费用。同一事件,当事双方分别起诉对方。事故方曾要求两案合并审理,法院并未采纳。

昨天下午,这起由救援公司起诉货车公司的合同纠纷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次,12万多的拖车费是怎么产生的,能说清吗?原被告分别拿出了怎样的证据?

在昨天下午的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各有两名代理人出庭,在法庭调查阶段,北京永君顺达汽车救援服务有限公司称,作为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组织的联动救援机制的成员,2015年10月23日22:30分,经海淀交通支队黄庄大队的调配,对位于海淀区杏石路口东的由北京号牌的大货车与河北号牌大货车引发的严重交通事故进行救援、拖车以及清理现场。先后共计派出救援车3辆、200吨吊车1辆、75吨吊车1辆、钓(勾)机1部、货车5部、高低板车1辆、人员12人到达现场实施救援。而对方则以费用过高为由拒绝支付。请求法院判令王允礼一方支付拖车施救费1287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对此,王允礼一方代理律师韩骁并不认同。

韩骁表示,我们这边认为没有那么多车参与救援,也没有这么多人参与救援,我们掌握的视频资料跟他们那个有一定区别,我们认为就一台吊车,一个钩机,一辆高低板车和五辆货车和两辆拖车参与救援。

在庭审当中,北京永君顺达汽车救援服务有限公司出示了当时的施救确认单、调度工单、现场照片、救援价目表等证据。对此,王允礼一方代理律师韩骁提出了质疑。

韩骁表示,关键点就是在于他们这个救援是否合理,200吨吊车到底有没有必要来,因为我们两边的车提供的行驶证都是不到30吨或者三十一二吨,基本上救援根本用不着两百吨;第二个,收费标准是否合理,计费方式是否合理,他这种计费方式存在几个问题,第一他是重复收费,比如来了一个钩机一个平板车,比如人员他来了6个人,实际上他是按12个人收费,他是按车辆收费。

而针对这起事故救援当中所涉车辆、设备、人员的收费标准问题,北京永君顺达汽车救援服务有限公司强调,事故施救收费价格属于市场调节价,无需报价格主管部门备案。现收费标准从公司成立就开始使用,公司通过考察抢险施救现场后确定,有公示的价格表,通常情况由主管拿去现场给被施救车辆出示。

对于这样的说法,被告方代理律师韩骁同样不能接受。

韩骁表示,因为没有北京市的标准,但是上海云南河北等等二十几个省市都有这个标准,所以我们要看他这个标准是否超过,他的标准有的超过地方性的标准十几倍二十倍,甚至快到三十倍了,而且我们也提供了其他的一些拖车公司报价单,他一般都比人高至少四五倍的样子,所以收费是否合理这也成了双方争议的焦点。

庭审当中,法官还就相关问题对双方进行了询问,鉴于原告不同意调解,法庭并没有主持调解工作。庭审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并未当庭宣判。

近年来,所谓的“天价拖车费”事件频频发生。究其原因,无非是“由市场调节”或“法律规定不明确”等。与此同时,国家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都三令五申,各地公安交管部门不得指定社会救援机构实施拖移并收取费用。但在一些交通事故现场,不乏有交警“热心推荐”,当这种“热心”演化成“天价”后,就难免会引发公众的关注与质疑。缺乏竞争、管理混乱、无统一标准和价格不透明等市场因素,或是造成天价拖车费的主因。但公路拖车救援除了市场属性外,还具有公益属性,城市的管理者们,又怎能把公用事业一味推向市场旋涡呢?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