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日尝试无人机救灾】汉产无人机试水政务领域?下周亮相珠海航展

无人机的视线几乎无所不至:能一次将方圆5公里地面尽收眼底,能穿透树林和烟雾的遮蔽,也能在夜色中锁定拍摄对象。在越来越多的领域,体小身轻的无人机像一名三十六项全能的特种兵,替代人力轻松作业。

下周,航空领域最具国际影响力的博览会——珠海航展即将举行,汉产无人机连续第二年亮相,在全国版图中占得一席之地,销售额也逐年增长,其背后不乏政务领域大胆“吃螃蟹”。记者统计后发现,目前无人机已在武汉市及湖北省公安、交通、环保、城管、海事、国土规划以及农业等7个部门的日常巡查、地震救灾、应急救援、警用安防等作业中担当了重要角色。

俯瞰即知何处违建

一次拍5平方公里视频

日前,江夏区城管委的无人机编队闪亮登场。全队由6架无人机、8名经过培训的队员组成,为此该局共投入了30万元,堪称大手笔。

试飞了一段时间后,无人机的表现堪称惊艳:江夏区地域广大,共有273个行政村,以往靠人力巡查村湾环境、露天焚烧火点,3名队员一组,一上午要巡完两个村都很勉强;无人机一次航程拍下5平方公里的视频资料,一上午巡完4个村,村里的死角、狭窄的田埂等一处也不放过,效率相当于20名执法人员。

【日尝试无人机救灾】汉产无人机试水政务领域?下周亮相珠海航展

城管系统更早的尝试是在去年8月,从当月起,江岸区后湖街聘请一家航拍公司,每月用无人机从百米高空将辖区52个物业小区全部拍摄一遍,延续至今。街道负责人介绍,将前后拍摄的两段视频一对比,就能发现近一个月出现的新增违建。对于高层住宅楼林立的后湖地区来说,十几名查违队员就算跑断腿,也不可能做到毫无遗漏;而无人机只需要俯瞰一圈便能明察秋毫,轻松解决了困扰已久的高楼查违难题。

在夜幕的掩护下偷排废气,见到执法人员上门,便拖延时间抢着关停生产设备——面对这样狡黠的违法企业,该如何取得有说服力的证据?武汉市环境监察支队在去年的一次执法中也用上了无人机:将它放飞到数十米的上空,用夜视仪神不知鬼不觉拍下生产画面并反馈到地面站,摸清情况后直扑生产车间。大量的证据面前,污染企业哑口无言。

江夏区无人机设备的供应商、武汉拓普新科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不久,团队成员是几名年轻的航模爱好者,业务范围已经涉及七八家职能部门和媒体。负责人熊清震说,使用无人机航拍是目前最广泛的应用,几乎没有技术门槛,使用者只需掌握基础性的操作技能就能胜任。此外,装有夜视仪、红外等特殊拍摄设备的无人机,不仅能在夜间或密林中锁定跟踪对象,也能拍到肉眼看不见的气体排放,这是传统人力巡查很难做到的。

架线巡线效率高

是人工的三四十倍

不仅目光如炬,无人机还能充当灵巧的机械手,完成高难度的人工作业。

熊清震介绍,他的第一位顾客是本地一名承接电力架线工程的包工头。这项工程需要在山区作业,有的地段没有路,要带机械上山施工,就必须砍树,还得和山民谈赔偿,花费高也耗时。熊清震为他提供了一套无人机架线方案:施工人员在地面操控无人机携带牵引绳升空,越过树木飞到电力塔顶指定位置,准确投下牵引绳,再由施工人员将绳收紧系在铁塔上。整个过程只要2分钟。而直径1.5米的架线无人机不仅机身非常轻,还可以像收伞一样收拢,扛着上山。包工头惊叹:“以前几个小时都不够,现在竟然这么容易!”

去年底成功挂牌新三板的易瓦特科技股份公司目前占据湖北无人机行业的首席,董事长赵国成告诉记者,电力架线和巡线是目前公司最主要的业务方向之一,使用无人机的效率大概是人工效率的三四十倍。“无人机作业可以精准到什么程度?举个例子,它可以凑近50米高的电力塔顶,识别塔上几厘米的销钉是否有脱落的痕迹。”

易瓦特副总经理张凯介绍,根据省内某地市环保局的提议,他们正在研发一款无人机,未来可以替环境监测人员完成艰险条件下的自动采样。这款无人机上装有一个泵,飞抵排污口上空时,机身上的滑轮自动将一根吸管吊到下方3至5米的点位,将水体或气体吸上来,再装进机身的容器里带回来;甚至可以在无人机上装载分析仪器,采完样后当场分析。今后,在臭味扑鼻的污水口,或是弥漫毒气的爆炸现场,应急监测人员不用冒着生命危险靠近,便可获得第一手监测数据。

一些特别设计的无人机,机身下方装有储物盒,在救灾时可用于紧急投放救生药品、防毒面具等。遇到群体事件时,小型无人机还可以“抓”一个无线话筒,飞到人群正上方进行喊话。

对于无人机飞行的安全性,也产生不少质疑。例如它在超过500米的高空或者机场附近飞行,会影响到航空安全;在飞行过程中如果出故障坠落,可能砸到下方的人群;在执行巡航任务时,可能会拍下公民的隐私空间……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开始对付惹麻烦的无人机,荷兰警方训练老鹰去抓无人机,日本警方用渔网捕它,美国甚至出动了FBI。

赵国成认为,每一种高科技产品的问世,都伴随着问题和风险,无人机也是这样。但不能抹杀它的积极方面,以及它是一个有前景的新兴产业的事实。比起质疑,更应该多给它一些宽容和鼓励。

多名从业者及专家介绍,近年来国家围绕管驾驶员、管飞机、管企业、管空域四个方面,陆续出台了一些规章公告。虽然现在没有立法,但规章和公告作出了约定,也必须遵守。例如国家民航总局2013年底下发了规定,委托协会代为管理驾驶员,每一次飞行计划必须向协会申报;今年3月,民航总局批准了“优云”云系统平台,要求全国的无人机接入系统,申报飞行目的、驾驶员姓名、无人机型号等信息,目前已有数千名企业和个人用户。针对无人机的执法由公安部门负责,无证驾驶无人机将受到治安管理处罚,包括罚款、警告或拘留。

尽管如此,由于相关的标准和法规不尽完善,加上无人机数量庞大,遵守条规很大程度上靠驾驶员自觉。为了避免影响到生存空间,业界则正在积极“抱团”,例如成立地方性协会、参与起草行业标准等,希望靠行业自律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无人机:从玩具到政务领域还有很大市场空间

在众多无人机从业者的体会中,无人机从一件新鲜的玩具,到十多个行业开始应用,这一转变集中在最近两年。

业内人士认为,今后运用智能化的无人机来取代传统的人工劳动将会成为主流,还有很大的空间。甚至有国外专家预言,未来政务领域的业务将成为无人机打开市场的突破口。但这一切都取决于无人机技术能否进一步完善。

因为受小而轻的体型所限,无人机的“先天不足”最令从业者困扰,例如载重有限;续航时间短,最长也不到一个小时;稳定性不够,飞行中容易出故障,遇到大风大雨甚至会上演失踪事件。“未来需要更加智能化。比如智能化飞行、蔽障、控制技术,都有待进一步提升。”以赵国成为代表,研发更完美的技术是当下无人机公司创始人最看重的,每年这个行业的专利申报也像井喷一样。“它的市场还没有完全打开,还有很大的空间。”

张凯则认为,除了技术层面的升级,客户体验也需要改善。“客户觉得不好用、不方便,产品就没有市场。”他说,以前放无人机需要带一个巨大的箱子,现在手动控遥控器、声控、手机和平板APP、地面控制系统都可以操作,便捷性上已提升。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