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环卫工投诉遭辞退】环卫工投诉遭辞退,权力怎能如此张狂

原标题:环卫工投诉遭辞退,权力怎能如此张狂

今年61岁的傅女士,从2016年6月开始做环卫工,主要负责章丘绣惠镇中央大街500米左右的路段。“元旦期间,1号或者2号,那天是雾霾天,还下着蒙蒙小雨,我感冒了就在村里的诊所输液,叫老头子替了我两个小时,结果查岗的逮住了。”2月9日,傅女士接受采访时说,替岗被发现以后她赶紧来到工作地点,之后几天也只在中午休息的时候输液治疗。因为觉得单位罚款太重,章丘环卫工傅女士打了12345热线投诉,本想能减轻些处罚,没想到却被环卫所辞退了。(2月14日澎湃新闻)

就算是傅女士生病找来丈夫替岗,违规在先,按照《绣惠环卫所岗位目标责任书》其中的规定罚款100元,这傅女士也是认可的。傅女士私自找人替岗,她这样做无疑是她的不是,按规罚款看似是合理。但是,这“举报也要罚款”的说法理从何来呢?举报或投诉是员工的权利,也是公民的权利。先不管她举报的对不对,但就因为她举报了就二次罚款,哪有这种规定呢?向上级部门反映问题,又有什么不妥呢?这位环卫所的刘所长一句话就要开除人家,是不是有些权力滥用呢?

其实,就是《绣惠环卫所岗位目标责任书》也属于霸王条款,环卫工每人每月的工资才800多块钱,替岗一次就扣除100元。傅女士也是61岁的人了,选择做环卫工的人大都是这个岁数的老人了,谁还没有个头疼脑热的,这样的“责任书”未免有些霸道,太不人性化,甚至有欺负人的味道。傅女士感冒了,都到了输液的程度了。如果她能坚持工作,想必也不会找老伴儿替岗的。就算有“责任书”上的规定,可她向上级反映情况,也不能把她开除啊!

环卫工的辛苦,几乎人尽皆知,他(她)们收入非常低。就拿这位傅女士来说,低到每月工资只有864.5元,而这800多元就是她的辛苦钱,甚至全家的依靠。少了那100元,就有可能给她甚至全家的生活带来很大影响。应该说,环卫工处于社会的底层,干的活又脏又累,还要起早贪黑。我们城市之所以有那么光鲜漂亮的环境,与环卫工的辛勤劳动很大关系,正是他(她)们的付出,才使城市看起来更干净、更清洁。

开除她,与她向上级反映问题有很大关系,其实就是那位工作人员透露出的“不服从管理”,而这与刘所长称的“这与傅女士拨打热线投诉有关系”实际上是一回事。可是,反映问题也好,打热线电话也好,这就是“不服从管理”吗?认为自己有委屈,向上级反映一下,有何不妥?难道刘所长还要把这项人人皆有的权利给傅女士剥夺吗?如此,就是权力的越界,就是权力的膨胀和张狂。

平时,每当遇到节日,就有政府部门或爱心人士到环卫工所在的地方,或慰问,或赠送物品,还有好心人给他(她)们送吃送喝,就是想表达一下对环卫工的敬意。然而,外界的尊重是一方面,管理环卫工的部门更应该对环卫工尊重一些,不仅要在平时的生活中对其表达关爱,也应该在政策的制定上更加合理一些,给其应有的待遇。真怀疑那800多元的工资是否能达到济南市最低工资保障线。在济南社保网中查到,章丘的月最低工资是1550元,而“非全日制用工的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章丘为每小时15.5元。就算傅女士每天工作仅仅4小时,那么她的月工资也远超864.70元,就是说这家环卫所明显没有按照规定执行章丘的最低工资标准,这就涉嫌违规。

另外,报道中提到的傅女士及另外几位环卫工,其工作时仅签了一份人身意外保险,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社保,这是否符合规定?诚如律师建议的那样,傅女士应该拿起法律武器维权,不仅要在开除她的这件事上讨个说法,还要在其他方面也讨个说法。(作者系四川在线特约网评员)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