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美安全顾问提辞呈】特朗普心腹闪辞 弗林成美国最“短命”国家安全顾问

【美安全顾问提辞呈】特朗普心腹闪辞 弗林成美国最“短命”国家安全顾问

当地时间2月13日,美国华盛顿,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迈克尔·弗林出席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首脑会晤。

【美安全顾问提辞呈】特朗普心腹闪辞 弗林成美国最“短命”国家安全顾问

美国媒体曝光的弗林辞职信。

上任不到一个月,特朗普政府就损失了一员大将。

当地时间13日晚,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宣布辞职。1月中旬,《华盛顿邮报》曝光弗林去年12月与俄罗斯驻美大使通话,暗示特朗普政府或会推翻奥巴马政府的对俄制裁。因彼时奥巴马仍在任,弗林并未就任总统国家安全顾问,他的行为已涉嫌违法。报道在美国掀起轩然大波,民主党方面借此猛烈攻击弗林,共和党内也对弗林不满。

分析认为,作为特朗普胜选后最早任命的白宫高级官员之一,弗林的辞职或将损害特朗普政府的形象。

突然辞职

弗林的辞职颇有些意外。

13日,特朗普在白宫接待了来访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弗林与众多白宫幕僚一起出席了美加两国的首脑会谈。当天晚上,弗林即向特朗普提交辞呈,宣布辞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一职。

弗林在辞职信中承认,在和俄罗斯驻美大使通话一事,他向副总统彭斯和他人汇报了不完整的信息。

弗林的辞职也让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短命”的总统国家安全顾问。

这一职位最早在1953年由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设立,是美国总统在国家安全领域最信赖的顾问,在外交、安全领域发挥着关键作用。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属于白宫幕僚序列,无需参议院批准,由总统直接任命即可。大名鼎鼎的基辛格、布热津斯基曾分别在尼克松和卡特政府中担任过这一职务。

弗林辞职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克洛格暂时代理总统国家安全顾问一职。

两通电话

令弗林“主动请辞”的是他和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的两通电话。

据《华盛顿邮报》上月13日报道,弗林在去年12月曾两次主动打电话给基斯利亚克。当时奥巴马政府因“俄黑客攻击美大选”一事准备对俄罗斯实施一系列制裁。弗林告诉基斯利亚克,奥巴马政府的立场不代表特朗普政府的立场,暗示特朗普上台后可能会取消奥巴马政府的对俄制裁。

此事再次引发弗林与俄罗斯方面“过于亲密”的质疑。

在2014年卸任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一职后,弗林曾现身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015年,弗林还受邀出席该电视台在莫斯科的节庆活动,并紧挨俄罗斯总统普京而坐。

民主党方面借此对弗林展开猛烈攻击,要求特朗普“炒掉”弗林。共和党方面也对弗林的做法非常不满。美国司法部上个月就曾警告白宫,说弗林在与俄罗斯通话这件事上“没有彻底坦白”。而美国副总统彭斯尤为恼火,他此前面对媒体的质疑,极力维护弗林。

此外,由于弗林在与基斯利亚克通电话时尚未就任总统国家安全顾问,他的这一行为已涉嫌违反普通公民不能干预国家外交事务的相关法律。

对于弗林的辞职,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4日说,“克里姆林宫不想作任何评论”。

麻烦不小

特朗普目前尚未就弗林的辞职公开表态。

不过,在弗林辞职前几个小时,白宫高级顾问康韦表示“特朗普完全信任弗林”,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则回应说,特朗普正在“评估”与弗林有关的情况。

美国媒体和专家普遍认为,作为特朗普胜选后最先任命的白宫高级官员之一,弗林的辞职对特朗普政府的形象是一大损害。

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和公共事务教授泽利泽在CNN上撰文称,弗林的辞职是特朗普上台后遭遇的第二次沉重打击,第一次是他签署的“禁穆令”遭遇美国地方法院的冻结。

《纽约时报》则援引“了解特朗普想法的人士”话称,特朗普越来越担心弗林的行为带来的持续后果,他对助手表示,围绕弗林而起的媒体风暴会损害总统在国家安全问题上的形象。

除了弗林事件,特朗普在处理国家安全事务上的“随意”也招致批评。

上周末,特朗普在佛罗里达的私家庄园招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朝鲜试射导弹的消息传来。他当时和安倍交换意见以及双方幕僚查看文件、在电脑上工作的“忙乱”景象被参会的一名成员发布到社交媒体“脸书”上。

媒体曝光后,参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在“推特”上表示,没理由让(总统)在一群乡村俱乐部会员面前处理国际危机,“弄得跟餐馆、剧院一样”。

■ 专家观点

特朗普团队或现“内斗”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指出,弗林“戏剧性”辞职暴露出特朗普团队存在两大问题:一,组建团队或过于草率;二,团队可能出现媒体口中的“内斗”。

“作为一名与国家外交、安保事务密切相关的人士,弗林私下与外国官员会面、联系、甚至讨论国家安全问题及外交相关事务,本身就犯了大忌。”刁大明说。

同时,刁大明认为特朗普团队甚至有可能出现“内斗”。此前有美国媒体大致将特朗普团队分为以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伯斯为首的“建制派”、以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及女婿库什纳为首的“家庭成员派”,以及以特朗普高级顾问班农为首的“激进保守派”。弗林普遍被视为“激进保守派”中的一员。

刁大明表示,现在有这样一种猜想:通过弗林一事,“建制派”及“家庭成员派”联手对“激进保守派”进行了打压。他认为,如果此类猜想成真的话,“建制派”及“家庭成员派”的影响力必然加大,“特朗普有关内政外交的决策倾向可能会向着共和党传统基调回调”。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