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万人宴摆2100桌】东莞万人宴摆2100桌 市民各种途径欲成为座上宾

(原标题:东莞万人宴摆2100桌:万人宴竟然来自古代军队屯田?)

广东东莞麻涌镇大步村“万人围宴”15日晚在麻涌镇大步体育公园举行,大步村筵开2100多席,2万多人赴宴。

【万人宴摆2100桌】东莞万人宴摆2100桌 市民各种途径欲成为座上宾

东莞麻涌镇15日举行2017年大步巡游活动,保护、传承“大步巡游”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大步巡游活动当天晚上的聚餐,是每年都得举行的一项内容。

据介绍,这项聚餐传统源自古代军队屯田时集体用餐、互相招呼的习惯,后又与“大步巡游”这一民俗结合,逐渐演变成由村民自发组织的联络亲朋好友、同宗同族与友好村等感情的一项重要活动,规模也越来越大。大步村民每年都会在巡游当晚宴请各方亲朋好友一同享美味、叙情谊。

据悉,“大步巡游”活动前,好客的村民早早地向亲朋好友发出了邀请,邀请客人前来大步聚餐;而随着麻涌环境的不断改善,以及旅游资源的日渐丰富,越来越多市民对“万人宴”产生浓厚兴趣,通过各种途径希望成为座上宾。因此,近年,“万人宴”的参加人数连创新高。

今年的聚餐在大步体育公园举行,场面极为壮观,2100多席座无虚席,2万多名人济济一堂,品尝各种现炒现做的佳肴。为了让宾客吃得尽兴,吃得开心,菜式也十分丰富,鸡、鸭、鱼、肉、虾通通少不了,光是做菜的材料就超过12600公斤,厨师加工作人员超过800人准备这场盛宴。

麻涌镇大步村彭坊坊长赵炳祥说,现在环境越来越好,美食又多,来麻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而“大步巡游”影响力越来越大,加上今年又增加了嘉年华活动,慕名而来的亲戚朋友越来越多。

赵炳祥透露,去年万人宴开了800席,今年本打算做1800席,但大家热情高涨,最终增加至2100多席。“还有很多乡亲不断向我们订酒席,我们实在没地方添加安排了,大家明年请早吧。”

盘点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宴会

雅士之宴---王羲之和兰亭序

晋朝结束了英雄辈出的三国时代,却没有出现一个新的朝代应当有的新气象,统治阶层充斥着荒唐的荒淫奢靡、斗富比宝的生活,更可怕的是,司马氏几代人都是弄权高手、军事天才,可是晋朝的第二代领导核心惠帝司马衷竟然是个天生的弱智,这一切最终引发了八王之乱,边疆上已经臣服了数百年的匈奴等少数民族借机叛乱,纷纷建立自己的政权,并攻入内地,史称五胡乱华,汉人的政权第一次退到了长江以南。传统的士族阶层,士大夫、文人雅士,也纷纷南迁,晋朝总算是借助长江天险,在几个大士族的帮助下,又能苟延残喘了,这几个大士族最有名的就是王家和谢家。

尤其是王家,民间一度有过“王马共天下”的民谣,其势力影响可见。但王家也出了一个日后影响中国书法至今的大家--王羲之。东晋永和九年(公元353年),这一时期相对平静,几乎没有战事,这一年的春天王羲之邀请了四十一位亲朋好友,这其中有当时的书法家和诗人及名士,在“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的兰亭举行野外盛会。他们列在溪水两旁,把羽觞(一种轻便的酒杯)放在水上,顺水而下,每人顺序取觞饮酒作诗。写不出诗的人,都要被罚酒,当天有26人作诗,一共写了35首。王羲之带着醉意,以特选的鼠须笔和蚕茧纸,即席挥毫,乘兴而书写了一篇序,即《兰亭序》。据说,他在几天后再重写近百次,但是总比不上他当天即兴完成的作品。《兰亭序》共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章法、结构、笔法都很完美,也是他三十三岁时的得意之作。

保身之宴--韩熙载的夜宴

在中国历史上写下浓重一笔的大唐终于走到了尽头,它如同一只轰然倒地的猛犸象,那些执掌兵权的节度使、太守们,像食腐的秃鹫,分食了帝国的每一块领土,中国又一次陷入了分裂,史称五代十国。这其中的一个小国号称是唐朝的正统庶出,以唐为国号占据着江南一带富庶的地区,这个被称为南唐的小国,经济上富裕,又崇尚诗词绘画的艺术,几代皇帝也都极具才华,以最后一个皇帝--后主李煜最为出名,这一切都颇有盛唐遗风,但南唐在政治上软弱,军事上无能,仅凭长江天险苟活。在南唐朝中有一位三朝元老--韩熙载,他是唐末的进士,是当时著名的才子,他懂乐律,擅长诗文书画,而且富有政治才能。韩熙载本来是山东青州的士族,因父亲死于战乱,而避祸于江南,而在南唐做官,皇帝看重他的才华,让他做太子的老师,并兼作史书的编辑,后又用他的政治才能,让他做了吏部户部乃至兵部的尚书,在每一个职位上他都做得有声有色。

后主李煜准备拜他为丞相,但有人举报说,韩熙载每晚都召集许多大臣在他家里聚会,有结党营私的企图,海纳认为,这其实是在南北分裂对峙的局面下,南方士族和统治阶层对北方士族即想利用又有所顾虑的反应。后主李煜派御用画家顾闳中夜探韩府,回来后目识心记,绘制了一幅《韩熙载夜宴图》送给后主李煜。这幅画是怎样描述的这次夜宴呢?它以韩熙载为中心,分"听乐"、"观舞"、"休息"、"清吹"及"宴散"五段场景,第一段韩熙载和宾客们宴饮,听仕女弹琵琶。第二段韩熙载的爱妾王屋山舞蹈,韩熙载亲自击鼓。第三段写客人散后,主人和诸女伎休息盥洗。第四段韩熙载更便衣乘凉,听诸女伎奏管乐。第五段一部分留宿客人和诸女伎调笑。但作为主角的韩熙载眉头紧锁,若有所思,完全无视眼前的美酒美食美女美乐,他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灯红酒绿的场面,这一切只为掩人耳目,来保全自己。李煜也觉得韩熙载不过是声色犬马,休闲娱乐而已,也就消除了对他的戒心,韩熙载最后在高位上得以善终。

微信公众号:cngold-com-cn (长按复制),或搜【中金网】,获得更多免费信息实时推送!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