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官员当二奶面嫖娼】中篇故事:二奶被转包

一、应聘当二奶

杨梅就读于省城一所民办学院,上大三的时候,就忙着找工作。可是,学校没有名气,家庭没有背景,虽然她的学业优秀,但一连跑了十多家企业,都没有成功。

一天,她在一家网站看到一则消息:

高价招聘二奶

本人男,30周岁,英俊潇洒,事业有成,家产千万,只因婚姻不如意,欲招聘大学文化、容貌娇俏、温柔体贴、20周岁左右的女性做二奶。有意者,可在网上洽谈。

杨梅读后,先是觉得好笑,连二奶都可上网招聘,继而又想,爸爸妈妈下岗,身体又不好,这些年供她读大学已经不容易了,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再给二老增添负担,好在父母给了自己魔鬼般的身材和一张天使般的面容,只要勇敢面对现实,应聘当个二奶也不错……

她揣着怦怦心跳,按对方提供的QQ,很快与招聘者联系上。对方告诉她,他叫龙三,港商,在内地有一家公司,夫人留在香港。她告诉龙三,她叫杨梅,大专快毕业了,询问他包年还是包月,包费多少。龙三说,月包费6000元,至少包三年。杨梅心动了,心想作为女人,姿容就是资本,千万别被旧观念束缚了,她说服了自己,决定应聘当龙三的二奶。

不久,杨梅就毕业了,她收到龙三寄来的1000元路费,坐飞机来到南方的灵海市。龙三到机场接她,当两人面对面的时候,彼此都被对方的容貌惊呆了,杨梅既时尚又典雅;而龙三长相帅气,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特有的魅力。杨梅暗暗庆幸,同这样的男人呆在一块,一辈子当二奶也情愿。

龙三把杨梅接上他的奔驰,开到一家医院门口。杨梅正惊愕的时候,龙三说:“对不起,你得先去检查一下身体。”

杨梅明白了,现在的男人鬼精,怕被不三不四的女人传染上什么病。检查完毕,医生在体检单上写上“处女”。

龙三看了,对她说:“恭喜你,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聘为二奶了。”

接着,龙三陪杨梅逛商场,只要她看中的,龙三都替她付款。杨梅刚才受检的不愉快,很快被龙三的大方和购物的快感冲跑了。

吃过晚饭,龙三把车开到依山傍海的龙山山庄,这里绿树掩映,环境清幽。车子在一座漂亮的小别墅前停下,镂花大门打开,跑出一个四十多岁的精瘦女人。龙三向杨梅介绍道,她叫张妈,你以后的生活全由她照料。张妈把他们迎到楼上,面无表情地退了出去。房间装潢的豪华程度超出了杨梅的想象,她激动得“哇”的一声扑到席梦思上,十分满足。

龙三神色一变,跟她约法三章:一、包期内她只能在这座小别墅内活动,不可外出;二、与外界的联系统统切断,不能通电话,不能写信;三、不该问的不要问,烦闷的时候可以看看录像。

杨梅倒抽了口冷气,脱口而出:“这不是软禁吗?”

龙三笑笑,解释道:“你这叫包,被包的二奶都这样,有得有失嘛。”

杨梅打了个激灵,来时的激情一下从脚底泄掉了。

龙三说:“我还有事,马上得离开,但我至少一个星期来一回。拜拜!”

杨梅失声喊起来:“你不要走,第一个晚上就把我一个人撇在这里啊?”

龙三拍拍杨梅的肩膀说:“别急,我的小宝贝,你会慢慢习惯和喜爱这种日子的,惊喜还在后头。”

这天晚上,杨梅一个人冷冷清清地缩在毛毯下,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她很迟才起床。正在梳洗,张妈来叫她去餐厅吃早餐,并警告她:这里是不能乱走动的,山庄的保安日夜巡逻,外人进不了,里边的人出不去。不过这日子你也该满足,一个月给你那么多钱,不流汗,不晒太阳。张妈说话的时候,脸色冷冰冰的。杨梅想起昨晚龙三对她的约法三章,一股恐惧掠过她的心头。

龙三确实个把星期来一回小别墅,但他每回都是来去匆匆,几句话都说不上,更不用说上床碰她了,难道他不喜欢她?那为什么又包她?而且日子一到,给她的6000元包费一分也不少,杨梅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二、夜半黑影

日子比杨梅想象的要难熬得多。打开电视机,想看看外面世界,一片雪花,没有信号;而那些粗俗不堪的录像,她没有兴趣看第二遍;电话机也是个摆设,根本打不出去;别墅门口站着保安,她想离开没门。杨梅又后悔又无奈。

一天晚上,龙三又来了,突然朝杨梅跪下,眼里淌下泪水,抱住杨梅的双腿说:“杨梅,你救救我吧!”

“别这样,你有什么事?”杨梅吃了一惊,想把他扶起来,但龙三死也不肯起来,要杨梅先答应。

杨梅心想,总不是叫她去干杀人放火的事吧,只得点点头。龙三告诉她:他在生意场上出了大事,资本被骗光。有个姓易的大老板答应借一笔巨款让他东山再起,可有个条件,替他找一个天仙般漂亮的处女,满意了,这笔钱就借给他……

杨梅气愤地把龙三推开。他包她,又不碰她的身子,原来是为了关键时刻把她转包出去!龙三又抱住她的双腿哭着说:“我不是不爱你,我是被凶险的生意场逼的,现在只有你能救我!”

龙三声泪俱下,终于把杨梅说动了,她想,二奶不就是有钱的男人包吗?只要对方有钱,包给谁都一样。龙三看看有门,立刻爬起来说:“放心,易老板是台商,人是老了一点,但很有钱,他答应每月给你增加2000元,这样,你一个月就能拿8000元,你可得谢谢我呢!”

两天后,龙三陪着易老板来了,易老板五十多岁,秃顶,眼袋低垂,塌鼻,挺着个大肚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易老板看上去老态、臃肿,但在女人身上却特别灵活、有劲。杨梅被他折磨了半夜,痛得泪水直流。完事了,易老板往雪白的床单上一瞧,只见上面浸着一摊鲜红的血,脸上现出一丝满意,自言自语道:“这小子还不错……真货……”

以后,易老板每隔五六天就来一回,把杨梅折磨得死去活来,她恨龙三,恨易老板……

一个晚上,大约半夜时分,她刚迷迷糊糊合上眼皮,突然被一阵撬窗声惊醒,急忙睁开眼睛,见一个黑影从窗外跳进来,吓得一下子坐起来,正要大叫,却被黑影捂住嘴巴,低声说:“杨小姐,我不会伤害你的。这里四处都有眼,因此我才深夜来访。说话要轻声。”

杨梅颤着声音问:“你是谁?为什么半夜跳进我的房间?”

黑影回答:“我是山庄的保安,姓陈,叫陈剑,我来救你跳出火坑。”

杨梅惊奇地问:“你为什么要救我?我跟你不认识啊!”

陈剑说:“我看得出来,你是误入歧途的,所以想救你。”

杨梅感激地点点头,又茫然地摇摇头说:“我暂时不想离开,爸爸妈妈都下岗了,身体又不好,需要钱;我没有背景,找不到工作,只能走这条路。”

陈剑叹口气说:“我很同情你,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爸爸妈妈为什么双双下岗?你为什么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杨梅抬起头,在窗外透进的微弱光线中,她发现陈剑的一张脸像刀剑一般,一双眼睛却又像大哥一样注视着她。

陈剑说:“造成这种不公的是腐败,你希望不希望我们这个世界没有腐败?”

杨梅说:“我当然希望,如果这样,我就不会来当二奶受折磨了。”

陈剑的口气严肃起来:“你以为易老板真是台商吗?”

杨梅奇怪地反问:“不是台商又是什么?”

陈剑附在杨梅耳边悄声告诉她……

杨梅惊得尖叫:“怎么会是……”

陈剑急忙捂住杨梅的嘴:“嘘,轻声……”

三、神秘使命

陈剑告诉杨梅,所谓的台商其实是灵海市副市长关耀章。他分管城建工作多年,同不法建筑商勾结,大肆受贿,不知贪了多少钱……最近,他发觉有关部门开始注意上他,便常常躲到这儿,放松紧张的神经,很可能会把许多罪证转移到这里……

杨梅听了,惊得背脊直淌冷汗,原来自己身边躺着一条贪得无厌的狼,身子禁不住抖动起来。她拉住陈剑恳求道:“快让我出去,我怕,我……”

陈剑沉着地说:“不,恰恰相反,为了铲除腐败分子,你还得在这里委屈一段时间,因为没有谁能像你这样接近关副市长。”

杨梅慢慢冷静下来,问:“那我怎么办?”

陈剑悄声作了交待……

杨梅接受了神秘而又神圣的使命后,既紧张又激动。从那一天起,她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每回关副市长来,她都笑脸相迎,百般体贴。有一回,关副市长把杨梅抱在膝上,拧着她的腮帮说:“杨梅啊,我刚来这里的时候,你对我那么冷,一定暗地里骂我,什么年纪了,还老牛吃嫩草。想不到啊,你现在变得这么可人。小宝贝,你说说是什么原因啊?”

杨梅装成撒娇的模样,也拧了一下关副市长脸上的赘肉,说:“是的,易老板,我以前对你有点反感,恨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好意思找一个可以做你女儿的女孩做二奶,但后来,我看你对我蛮好的,想法就改变了。我从小穷怕了,一直想找个疼我的有能耐的男人,我感觉我已经找到了……”

关副市长抱紧杨梅说:“小宝贝,你不会是跟我逢场作戏吧?”

杨梅笑着剜了他一眼:“我才不想跟一个自己讨厌的人逢场作戏呢!”

关副市长开心地在她脸上吻起来……

过了一段日子,关副市长突然拎了只黑色小型手提箱进来。他神色有点紧张,拉住杨梅的手说:“杨梅啊,你说说,我待你好不好?”

杨梅主动偎到关副市长怀里,仰起红扑扑的脸蛋,故作感动地说:“可好啦,杨梅一辈子都忘不了你!”

关副市长神色黯然,叹口气说:“杨梅啊,我最近在生意场上惹了点麻烦,不想在灵海市呆下去了。现在有两条路供你选择:做我的女儿,我给你一大笔钱,出去后找一个年轻的好老公;如果你愿意从二奶升级为我的老婆,我立刻把台湾的黄脸婆离了,带你去国外,咱们快快乐乐过日子。”

杨梅从关副市长怀里蹦起来,拍着双手说:“我不做你的女儿,我要做你的老婆!”

关副市长说:“可我年纪毕竟大了呀!”

杨梅又抱住关副市长,装成十分激动的样子说:“年纪大才更懂得疼人呐!”

关副市长眼睛发热,搂紧杨梅说:“杨梅,我答应你,不久的将来你就是我的太太!”

杨梅在关副市长耳边甜甜地喊了声:“我的好老公!”

关副市长把带来的那只黑色小型手提箱打开,里边有一只小锦盒,再打开,只见五光十色,都是珠宝钻石之类。关副市长取出一只钻戒,说:“这是一位朋友从非洲带回来的,价值100万元,现在作为见面礼送给你。这余下的呢,价值上千万,存放在这里,你一定要保管好啊!”

杨梅心“咚咚”跳,她装成欣喜的样子把钻戒放在掌心里反复欣赏,随后又放进锦盒里,说:“易老板,现在我不能收,到时候我们出国了,我要你在结婚的教堂里给我亲手戴上!这只箱子,我一定替你保管好,绝对不会碰你一件东西。”

关副市长摩挲着杨梅的手说:“杨梅啊,我放心了。”

第二天深夜,保安陈剑又从窗口悄悄跳进来,杨梅把关副市长交托保管珠宝的事告诉了他。陈剑沉思了一会说:“关副市长开始行动了,你千万要沉住气。”

不料第三天晚上,张妈突然跑进杨梅的房间,脸色很怪,她对杨梅说:“杨小姐,易老板要我转告你,他在生意场上惹上祸事,不能再来了。他说存放在你这里的小箱子就送给你了,算是他对你的情意。你留在这里可能有危险,他要我带你从后山逃出山庄,跑得远远的,过你的好日子去吧!”

杨梅一怔,事情怎么会这样呢?

张妈催她:“快拿箱子,越早离开对你越安全!”

杨梅突然哭着扑到席梦思上,悲痛地喊:“不,我不离开!我要等易老板,他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以一个人逃生?我一定要等他,就是死也要死在一块!”

张妈的脸阴沉得像低垂的乌云。

四、逃出山庄

当晚半夜时分,保安陈剑又从窗口跳进杨梅房间,杨梅立刻把情况告诉陈剑。陈剑沉思了一会说:“你做得对,看来情况复杂,你千万不能离开,关副市长一定会再来。”

杨梅抓住陈剑的衣服,声音发颤地说:“我害怕……”

陈剑安慰她:“别怕,我时时在你身边,只是你看不到我罢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同挂在杨梅脖子上的一模一样的带钻白金项链,同她作了交换,叮嘱道:“这是你的保护神,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脱下它。”

果然不出陈剑所料,10天后的晚上,关副市长挟着一只黑皮包,又出现在杨梅的面前,脸色十分疲惫。杨梅扑过去,用小拳头捶打着关副市长的胸脯,一边哭一边说:“易老板,你可吓死我了,我好为你担心啊!”

关副市长抱住杨梅说:“张妈已告诉我了,我现在才真正认识了你,你是一个侠义女子,在这么多珠宝面前不动心,面对危险不动摇,叫我好感动啊!”

杨梅抬起头,擦擦发红的眼睛说:“我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啊?”

关副市长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看看外面黑黝黝的夜空,又把窗帘严严实实地拉上,然后把带来的黑皮包交给杨梅,突然掉下泪水说:“杨梅,这只黑皮包藏着你我的一切,包括你我的生命。我现在只能把它藏在你这里,你千万要保管好,到时候,我一定会同你远走高飞……”

杨梅假装泪水涟涟的,发誓说:“放心,你的命就是我的命,我的命就是你的命,我们俩谁也离不开谁。”

第二天,关副市长离开前,又对杨梅千叮咛万嘱咐,要保管好那只黑皮包,并且不能打开它。关副市长离开后,杨梅把黑皮包拿出来,瞧着它寻思,里边到底装着什么呢?好奇心促使她想把黑皮包打开看个究竟,但皮包上了密码锁,怎么也拨弄不开。

杨梅盼着早点天黑,尽快把这只黑皮包交给陈剑,让他打开看看。她的眼皮一直跳,好不容易挨到天黑,张妈喊她下去用餐。她来到楼下小餐厅,发现餐桌上的菜比任何时候都丰盛。张妈今天怎么啦?一阵恐惧从她心底升起,她喊了声:“张妈!”

张妈说:“杨小姐,快吃吧,吃得饱饱的。”

杨梅心事复杂,加上心情紧张,尽管饭菜做得很可口,可她哪里咽得下?扒了几口又停下了。她又看了一眼张妈,突然发现张妈阴沉的眼睛里竟然流出两颗浑浊的泪水。杨梅大吃一惊:“张妈,你怎么啦?”

张妈伸手擦擦眼睛,抬头看看外边,天已经黑了。张妈压低声音说:“快上楼,带上易先生交给你的黑皮包,我送你逃出山庄。”

杨梅怕又是关副市长的阴谋,冷冷地说:“张妈,你别演戏了,我不会离开易老板的。”

张妈额头淌出汗水,她焦急地说:“这回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接着,张妈告诉杨梅:这龙山山庄,她进来三年了,目睹了太多的黑暗与罪恶。她知道杨梅的房间装着监视探头,易老板对她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今天早晨杨梅试图打开黑皮包,已被易老板发觉,因此密令张妈在杨梅每晚必喝的牛奶里掺上蒙药,把她蒙倒,然后叫人抛到山庄附近的海里……

张妈最后流着泪说:“杨小姐,在我的眼皮底下,已经有两个活生生的姑娘被拉出山庄,再也没有回来。我不能再做他们的帮凶,拼上老命也要把你救出去!”

杨梅听了大惊失色,情况紧急,她已经来不及把这事告诉陈剑,急忙上楼拿了黑皮包下来,在张妈的带领下,从一个小门出了别墅,悄悄来到山庄的后围墙边。后围墙3米多高,怎么出去啊?杨梅正在着急,张妈从荒草里拿出一把短梯和一根绳子,用急促的语气对杨梅说:“爬上去后,把绳子系在腰里,另一头系在梯上,顺着围墙滑下去。一直往东跑,翻过一座小山梁,就是通向城里的公路了。天一亮你赶快去公安局报案……”

杨梅爬上围墙,在黑暗中同张妈招手告别。可是,还没等她跑上山路,路旁的树丛里突然蹿出两条黑影,把她拦腰抱住,蒙上双眼,嘴里塞团东西,强行架走了……

五、海上得救

难道这又是一场阴谋,张妈用眼泪欺骗了她?杨梅惊恐万分,拼命挣扎,但无济于事,心里大喊:“该死的陈剑,你不是说随时都在我身边吗?为什么不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大约被架着走了二十来分钟,杨梅又被推上一辆车,车子开了一段路停下,她被推下车,耳边响起海涛的哗啦声,一股海腥味直灌鼻子。她几乎吓晕了,身子软软地瘫下来。蒙着的眼睛被打开,嘴里塞着的一团东西也被取掉了,眼前是一片荒凉的海滩,海滩上长着半人多高的芦苇,海浪一阵紧似一阵地涌上来。惨白的月光下,只见四五个被捆住胳膊的姑娘背对背坐在海滩上低低哭泣……

杨梅愤恨而又恐惧地叫道:“放开我,为什么把我弄到这个地方,你们……”

随着“嘿嘿”一声笑,一个高大的男子出现在杨梅面前,托起她的下巴说:“杨小姐,别来无恙,还认识我吗?”

杨梅一瞧,原来是龙三。她像是见到了救星,抱住他大喊:“龙三哥,你怎么也在这里?快救我……”

龙三皮笑肉不笑地说:“杨梅啊,我是救你来了,要不是我,你早被易老板抛到大海喂鱼了!”

“快带我离开,还有一只皮包,也带上……”

龙三推开杨梅,冷笑道:“告诉你吧,易老板根本不是什么台湾老板,而是灵海市副市长关耀章。皮包里装着他的赃物,足够判他死刑,你为他窝赃,也得进监狱!”

龙三怎么知道这个皮包的底细?杨梅来不及细想急切地说:“对,龙哥,关副市长是个大贪官,我不想替他窝赃,快带我回城里,把皮包交给公安局!”

“你真是个可爱的小傻瓜呀!”龙三又一次托起杨梅的下巴,哈哈大笑,接着脸色一变,恶狠狠地说:“他娘的,如果你真的被关耀章扔进大海喂了鱼,那我的损失可就大了。幸亏我发现得早,派人盯住你,半路截下你。你不是贪钱吗?我就让你跟这几个娘们去一个好地方,有吃有喝能赚大钱,涨满潮就走!”

被缚住的姑娘哭着喊:“我们不去,不去……”

杨梅明白过来,龙三不是救她,而是要把她同眼前的姑娘一起偷运到海峡对岸去做皮肉生意,重新把她推入火海。她愤怒已极,拍掉对方托着自己下巴的手。但一想到自己的处境,又软了下来,哀求道:“龙哥,看在你我有段情缘的分上,你放了我吧!”

龙三也斜着眼睛说:“放了你?我喝西北风?”

杨梅几乎绝望了,忽然想到了陈剑,在心底呼喊起来:快来吧,一涨满潮,我就要陷入另一个魔穴了……

篇幅影响,剩余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平台:故事吧(gushiba11),栏目组下侧中篇故事中有全部故事!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AD